我已授权

注册

美国二次探底征兆显现

2011-06-13 09:40:49 证券市场周刊  廖宗魁

  美国就业增长放慢,失业率抬升,消费者信心大幅下降,住宅市场再度衰退,诸多征兆都在预示美国经济存在二次探底的可能。而货币政策的无效和财政上的捉襟见肘使得难局频现,美国几乎无计可施。

  【《证券市场周刊》记者 廖宗魁】“经济复苏之路仍不平坦,从高失业的角度看,经济的复苏速度实在太慢。”美联储主席伯南克6月7日在美国亚特兰大面向国际银行界的发言时表示。

  目前的情形似乎与2010年惊人地相似,全球主要国家的PMI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回落,希腊债务问题再度引起市场高度关注,美国就业改善也开始放缓,美国住宅市场发出清晰的二次探底迹象。

  美银美林北美首席经济学家哈里斯也发出了警告,“美国经济目前处在一个非常危险的境地,如果油价过快上涨,或者美国财政政策有所失误的话,美国经济就可能重回衰退。”

  不少投资者已经开始讨论第三轮量化宽松(QE3)的可能性,而美国10年期国债利率的大幅下降,似乎表明这种预期在升温。正如QE2没能解决美国的就业、房市等根本性问题,即使QE3再度出手,恐怕也很难期待有什么太好的效果。

  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中国央行原副行长吴晓灵对美国量化宽松政策的理解相当到位,她在6月1日出席第一届中国金融学科终身成就奖颁奖典礼暨中国金融学科发展论坛上表示,“美国的量化宽松政策只是对商业银行不放贷的一种替代。截至目前,美国的信贷增量是负的,M2也只有1%的增长。”这意味着,在流动性陷阱下使用财政政策会更为有效,但美国空前庞大的债务又使财政政策捉襟见肘,这决定了美国的复苏不会是短期的过程。

  就业和房市再困山姆大叔

  2011年头四个月,美国的非农就业增长都维持在20万人以上,失业率也从2010年底的9.8%迅速下降到了8.9%,让人看到了美国就业大幅改善的希望。

  这种曙光在2010年的头五个月也出现过,2010年5月美国非农就业增长一度高达45.6万人。但好景不长,随着希腊债务危机的爆发,2010年6月至9月的非农就业都是负增长,直到美联储实施QE2后,非农就业才再度回复到正增长区间。

  2011年美国的就业变化很可能在重复2010年的走势。2011年5月,美国非农就业仅增加5.4万人,大大低于市场一致预期的16.5万人,也远低于4月份的23.2万人。而且私人就业仅增加8.3万人,低于4月份25.1万人的水平。5月份美国失业率再度攀升至9.1%。

  就业的再度疲软将拖延个人资产负债表的修复,直接影响到美国经济的引擎消费。一季度美国消费增长为2.2%,已经回落至一年来的低点。世界大型企业研究会公布的5月份美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4月份的66大幅下降至60.8。

  另一个重要的因素是,美国的住宅市场已经出现了“二次探底”。标准普尔的Case-Shiller20个大城市住宅价格指数已经连续8个月下跌,美国第一季度住房价格下滑4.2%,创下新的衰退低点,降幅高于2010年第四季度的3.6%。

  自2006年住宅市场泡沫破裂以来,美国房价总体已经下降了33%,而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时期,美国的住房价格也才下跌31%。

  美国住宅市场的二次探底,不仅会恶化美国拥有住房家庭的资产负债表,抑制他们的消费,还会恶化银行和企业的资产负债表,对贷款和投资也会形成强烈阻碍。

  次贷危机就是由于美国房市的崩盘所引起,当初美国金融市场上“毒资产”泛滥,美国当局并没有完全消化这些毒资产,而是把它们暂时冻藏了起来。如果美国房市再度下滑,可能会再度引爆“毒资产”?

  中国宏观经济学会秘书长王建曾多次指出,美国的危机还远远没有结束,到目前为止顶多是刚刚拉开序幕,因为由资产泡沫破裂所产生的巨额有毒资产,还远远没有得到处理。从日本处理资产泡沫的经验看,要处理这些有毒资产需要很长时间。

  王建认为,“美国在2007年次债危机爆发后则是用冻结和拖延的办法,把巨大的金融坏账掩盖了起来。但是纸里包不住火,美国的衍生金融合约高峰是2006—2007年间签订的,且绝大部分是5年期合约,因此到2011年后新的金融合约清算高峰就会到来。”

  无奈的定量宽松

  美国经济的再度放缓,美联储会继续延长维持低利率的时间,在QE2结束后,美联储是否会择机实施QE3呢?哈里斯认为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

  哈里斯在报告中指出,“美国实施QE3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的,2010年的夏天,当非农就业增加跌落至7万人以下,失业率大幅攀升,通胀和通胀预期持续下降的时候,美联储实施了QE2。所以我们需要密切关注未来就业和通胀的变化来判断美联储实施QE3的可能性。”

  即使是美联储继续推行QE3,就现在QE2的实施效果看,也不能抱有太大的期望。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证券市场周刊》学术顾问任若恩认为,此次美国的经济衰退并不是传统意义下的总需求不足的衰退,它与上个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和90年代日本的大衰退类似。

  在总结美国的货币政策时,任若恩指出,“不但传统的货币政策工具(如利率政策)收效甚微,而且非传统的货币政策(量化宽松政策)也是无济于事。美国处在资产负债表衰退或者说是流动性陷阱当中。”

  货币政策要想起作用,必须刺激银行放贷,从而拉动货币乘数上升。在资产负债表严重恶化的情形下,个人不愿意消费,企业不愿意投资,银行也不愿意放贷,货币创造的功能几乎瘫痪,从而导致货币政策无效。

  货币政策已经山穷水尽,面对经济的再度下滑,美国又该如何应对呢?

  按资产负债衰退或者流动性陷阱来看,可以使用的只能是财政政策。这也就不难理解,哈里斯认为美国经济的危险程度取决于财政政策是否失误。哈里斯估计,假如美国的税收减免政策到期中止,会拉低1个百分点的GDP增长。

  “但目前美国的财政赤字和债务状况留下的财政政策空间已经非常有限,这决定了美国的复苏过程不会是短期的。”任若恩判断,“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只能硬熬了。”

  更为严重的是,美国现在淹没在两党的竞争当中,根本没有对经济的放缓和就业的恶化有清晰的思路。

  2010年面对经济的放缓,美联储实施了QE2,奥巴马延长了减税政策。如今,“尽管美国的房市仍在衰退,但至今没有人讨论如何解决;尽管失业率重新回到9%以上,也没有人讨论如何改善;尽管经济已经出现明显放缓的信号,仍然没有人给出改善的措施。”哈里斯无奈地说。

美国二次探底征兆显现
美国二次探底征兆显现

(责任编辑:秦敬文 HF020)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