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英国前首相托尼-布莱尔主题演讲文字实录

2013-06-07 19:14:09 和讯网 

  和讯网消息 2013年财富全球论坛于6月6日-8日在中国成都举行,和讯网全程报道。英国前首相托尼-布莱尔做了主题演讲。

  以下为文字实录:

  柯文:我们很荣幸有请下一位特别来宾。托尼•布莱尔在1997年到2007年期间担任英国首相。上任时,布莱尔是英国近200年里最年轻的首相。离任时,布莱尔是工党有史以来在任时间最长的首相,也是各个党派中在任时间最长的首相。

  离开唐宁街后,布莱尔依旧十分活跃。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今天有幸将他经过来的原因。他讲做一段演讲,然后我与他在台上对话一段时间。让我们欢迎托尼•布莱尔阁下。

  布莱尔:(汉语,通过翻译)各位下午好。很高兴来到成都。恐怕我只能用汉语说这么多了,我的口音很重,抱歉。非常高兴能在成都2013《财富》全球论坛上与诸位相聚。我将在十分钟内发表我对中国和世界的看法。颇具挑战,所以我会竭尽全力。我们在中国迎来领导层新旧交替的时刻相聚,这也是中国发展的一个新的时代。在过去30年里,中国向世界开放,这种影响不仅改变了中国,也改变了我们周围的世界。这是一个体现伟大领导能力的行动。

  今天,我们认为这种开放是理所当然的。但在当时,关于是否开放却是争论十分激烈的。上周一,我在香港。想起了1997年,当时我是英国首相,香港回到中国后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但事实是中国领导层具有充足的智慧智构想出一国两制的方针政策,他们也足够明智最大程度地落实它。

  所以,中国高层在近期已经成功地领导了国家。在人类历史上,它让很多人拜托贫苦,数量比任何一个国家做到的都多。它主导的现代化发展的速度之快是前所未有的。它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的具体时间还不清楚。但是在新千年之交,这一点是很明确的,而且速度要比任何人想象的还要快。

  全世界现在都在问,不光是政治精英,还有普通民众,是否这是我子女的一生中所发生的最大变化(我是相信这一点的),它对民众及其子女又意味着什么?最重要的是,我们如何与之合作促进全世界的和平与繁荣?奥巴马总统和习近平主席的历史性会晤明天将要开始,非正式的性质和友好的氛围显示了全世界确切地知道回答这些问题是多么重要。对于外界世界来说,尤其是西方,我们必须要明白两点。

  首先,中国重回世界强国的行列,希望受到与之地位相符的对待,也会做出与之地位相符的行动。我要说中国不是60年才开始这么做。中国是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文化、哲学、政治文化丰富,她现在重回到正确的位置上,这一位置在数个世纪里得到巩固。而不是仅仅来自过去几十年的努力。

  我们外界必须要接受这一点,并且要坦然处之。那意味着中国感觉到了自身的政治和经济能量,也会实践它。所以我们都希望该地区的争端能通过外交而不是任何一方的挑衅得到解决。这些都不需要,或者说不应该是咄咄逼人的。但是今天,中国将会坚决维护自身利益,我们应该明白这一点是不可避免的。

  第二,全世界都将竞相与中国保持合作关系去面对和解决我们面临的种种挑战。因为缺少了中国的积极参与和承诺,这些挑战不会轻易地、优雅地得到解决。全球经济不平衡必须在中国领导能力充分参与的情况下得到处理。

  我们的经济与中国相互依存,事实是,我们现在担忧地观察中国增长方式的最新迹象,如信贷管理,大宗商品购买,劳动力市场的发展,大型公司走出国门等等,所有这些都显示中国已经变成了全球性的经济体。随着时间推移,这一点会变得越来越明显。

  中国以及世界的环境挑战,气候变化和污染要求中国有决心和意愿去投资新能源、新技术。毫无疑问我们在开发和分享这些技术上具有共同的利益,没有中国减排的成功,就可能找到切实可能措施去解决全球环境恶化的问题。

  当然还有一系列的安全问题,尤其是朝鲜问题和网络安全问题,我们期待中国正在做好准备与世界一道合作,并做出必要的行动。所以,我们与中国的关系在组织程度和紧密程度将达到一个新水平,这将要求我们具有足够的想象力使之运转、起作用,要求我们足够强大在公平公正的角度上使之运转。

  中国也应该意识到两件事。她的下一阶段的发展将会比过去更加艰难。新领导层的五年计划是非常大胆和雄心勃勃的。她承诺在金融服务、工业、促进教育公平、加大医疗覆盖面、法制建设等方面加强改革和开放力度,而这些挑战是很大的,要完成目标的困难阻碍是可怕的。好消息是中国领导层敏锐地注意到了挑战的规模之庞大。但我们也不应该低估在中国这么大的国家里做些事情的困难,而中国百姓的利益和期待都是在不断增长的。

  第二,现在中国作为一个强国将会被与众不同地审视,质疑,会遇到更严格的检查,甚至是恐慌,与简单地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不同。这种审视也是一个强国的必经之路。它将意味着,比如,随着世界在经济上向中国开放,中国也应该如此,外界也希望中国以德报德。中国在海外投资的重点地区会感觉到的压力也也会帮助该国取得发展。

  所以当世界和中国双方都在调整适应新的现实,一些不和谐甚至争端是无法避免的,这很正常。它需要智慧而不是恐慌来应对处理。然而,总体而言我是持乐观态度的。真相是西方和中国有着巨大的共同利益,和追求稳定的共同目标。中国内部以及全世界的稳定需要逐步的政治和社会变革,而不是动荡。外部的稳定也很重要,这样世界在过去五十年取得的进步才能被肯定,才能向前走。
最重要的是,我们应该积极地把中国视为世界的一个巨大的机遇,不仅从中国市场取得利益,也要汲取她的文化和文明的养分。中国和中国人民可以给予世界的东西很多。深深扎根于中国历史和传统的是儒家信仰,一个负责、有序、和善、体恤的社会。这在将来会给与我们极大的信心,不光是他们的信心,还有我们的信心。

  随着中国崛起,很多问题注定会被问及,其中一些还无法解答。但是我相信希望而不是恐惧将会伴随我们,21世纪将会见证中国崛起,为塑造我们周围世界而分享责任。

  柯文:请坐。我想他们希望你坐在这。非常感谢,布莱尔先生。您对我们在这里将要讨论的问题提供了很了不起的概括和分析。你提到了经济体的相互依赖。中国作为世界最大经济体的日子已经越来越近了,不仅是在发达经济体的范围内,坦白地说,是在全世界范围内。
我想在座的每个人都明白。作为一个政治问题,很多发达国家人们都将中国视为生计的威胁,将合作关系视为敌对关系。未来将会怎样?为了克服这一点,这些国家的聪明的领导人会怎么做?

  布莱尔:发达国家的聪明的领导人数量不是很多。我想最大的危险是操纵眼前的短期政治。
我的意思是随着中国的发展一定会产生一些问题,问及这些问题也是很正当的。但是,我们必须得想想,如果全球金融危机发生,但中国经济却没有增长,那么世界经济不会面临更多的困难,变得更加脆弱吗?

  所以,有些人在这个时候会写很多东西说,看看,一个崛起的大国遇到一个现存的大国是不会没有冲突的。但是我想如果我们足够聪明,会找到解决之道,进行合作,我们一块解决重要问题,然后也会彼此挑战对方。但同时,不要丢掉全局视野,那就是中国和世界正在合作。

  柯文:是的。现在诸多问题之一是贸易保护。你提到了这一点。这是过去几天新闻的主题,欧洲向中国太阳能板征收反倾销税,中国作出回应。更广的范围看,似乎确实有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危险。避免贸易保护主义的最好的办法是什么呢?

  布莱尔:最好记住上世纪三十年代全球经济危机的教训,而一些教训至今仍不清楚。其中一个教训是贸易保护主义是不好的。我希望在新领导层的带领下,中国会继续推进WTO进程,这是避免保护主义的一个办法。我们也应该记住,因为与太阳能有关,法国葡萄酒也被卷进来……

  柯文:所以,事情变得更糟了?

  布莱尔:的确,在过去几天,我的意思是这种类型的争端在彼此友好的国家中也不是什么陌生的事情。我在任英国首相时,就苏格兰羊绒衫的问题与美国政府产生了分歧。有时候事情就是这样。我们必须克服、解决。但总体来说,我们越开放越好。这一点中国自己有很大的教训。我们讨论了中国经济转型。领导层开放了,就会办到。如果中国闭关锁国就办不到。只要对外开放才可以。对世界而言亦是如此。

  柯文:对。最近的新闻与欧洲有关,它希望我们应对这个问题,事关欧洲经济的未来。具体而言,真正的进步需要结构性改革,但对于任何一个国家而言要做到这一点是最难的。事情发展到如此糟糕的地步是因为它无法避免吗,还是有其他办法解决?

  布莱尔:欧洲已经做了不少系统改革,主要是社会体系方面。我想要保持乐观的态度,所以今天我不谈论欧洲或者中东。

  柯文:不好意思我提及了这些。

  布莱尔:我想,如今全世界所有国家都面临着进行深刻变革的挑战。中国现在已经进行了重大变革。正如我所说,中国要想要进一步发展将要做出一些非常困难的改革。欧洲,由于老龄化、科技、全球化等原因,我们必须改革基本的社会体系,福利、养老金、劳动力市场、公共服务等。在我看来,如果我们这么做可以拯救欧洲,将她拉回到增长轨道上来。但是如果我们不这么做,如果我们未能作出必要的决定,我们体系上的脆弱将会继续存在。

  所以我认为,单一货币现在还处在很微妙的状态中。但是欧洲现在正在进行一些真正的变革。我想它们已经更加深入和广泛的进行着。如果经济也能增长、就业也能改善,这些变革就会变得更容易。目前,对于欧洲领导人来说最困难的事情是带来改变,经济停滞不前,失业率居高不下。

  柯文:是的。听起来确实非常困难。没有捷径可走。
布莱尔:确实如此。离任后,我从政治上学到的一点是给出建议远比作出决定要容易得多。所以我这么说是非常不好意思的,我们生活在同一个世界,虽然对于我们和欧洲来说,所有的选择都是很艰难的。改革是困难的,但不改革将会把我们拖入一个很长、很长的停滞期内。

  柯文:是的,你提到了来自大萧条时期的一个最重要的教训之一是贸易保护主义的可恶。那么最近这段插曲呢?作为政策制定者,当你看待金融危机、发达国家经济挣扎多年,政策制定者们应该从这样的经历中得到什么教训?

  布莱尔:我认为开放市场无疑是一个教训。今天政治领导的最艰难的事情之一是,当我还是英国首相时,即便是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时,对于如何处理问题仍然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共识。今天的问题是没有共识,但是我的观点是西方必须要做两件事。一件事我已经说了,就是改革,就像我在评论赋权体系时说的,改革需要深入。

  另一件事是,西方存在着一种反商业言论的危险,从政治上感受到这一点很容易,但事实上,对于国家来说是错误的长期政策。我真的,灵活调动商业作为恢复经济的合作者是很重要的。我对金融部门也这么说,而不应该说我们正在抓捕你们这帮家伙。有时候,我在欧洲会说,“愤怒政治”和“回应政治”两者之间是存在不同的。我们需要更少的愤怒,更多的回应。

  柯文:那将会很难,因为我已经看到了民意,相信你也一定看到了。在欧洲,甚至是英国,人们对金融机构的新任可能是所有行业、所有机构中最低的。

  布莱尔:是的。这对我们来说是个大问题。但事实是,如果没有繁荣的金融部门,我们无法从这场危机中解脱出来。所以我们要小心,如果不意识到经济恢复也包含着金融部门的恢复,那么我们的经济复苏将会变得更慢。当然,现在条例和监管已经作出改革,银行资产负债表得到清理的问题欧洲还需要继续努力。但是不管怎么说,最基本的观点还是,如果你想要恢复经济,就必须把金融机构附上复苏的正路。

  柯文:对。我在介绍你时说了你离任后做了很多事情。你自己也创建了一些机构,也参与了一些项目。你现在做的事情中哪个是最让你兴奋的?

  布莱尔:我对很多事情都赶到很兴奋。如果我彻底诚实坦白的话,中东的工作是最让我感到挑战的,非常难。但是我们在发展中国家的工作让我非常幸福,尤其是在欧洲的一些项目,我和不少国家的政府合作,目的是影响并帮助他们做出变革。非洲20世纪过得很艰难。21世纪,我确确实实感受到更多的乐观,这给我——这是一份非常令人兴奋的工作。

  柯文:我想是这样的。你能否略仔细阐述一下,你为何能看到希望,或者你在何处所起的作用最为显著?

  布莱尔:在过去十年间,经济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中,五分之三都位于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在接下来的四到五年中,非洲的中产阶级数量将会翻一番。死于可预防疾病的人数也将会大大减少。你在非洲看到的将不仅仅是商品的发展,也有私营成分的开展和进步。

  顺便说一下,非洲其实是一块大陆,而不是一个国家。这表明,或许你仍然无法在相当一部分区域进行投资,但是可投资区域只会逐渐增多。还有很重要一点,人们应当意识到,大约四分之一世纪以前,在撒哈拉以南非洲有三个民主国家,如今数量已经达到23个。也就是说,在这块大陆上已经发生了很多变化,就像我和非洲的七个国家的外交一样,如果人们乐意和这些民主政府进行合作,那么我们将会看到一个国家、一个种族的崛起并最终找到一条适合自己发展的道路,这样的合作着实让人兴奋。

  柯文:最后一个问题。这间屋子里坐满了各大公司的CEO。你刚才提到了CEO有不幸被妖魔化的倾向,以此类推,还包括各大公司。CEO除了最大程度为信任并给他们投资的人和机构服务之外还有其他角色需要扮演吗?

  前首相托尼布莱尔:我认为有。CEO的生活其实比较艰难。但是CEO就像首相一样,没有人会为他们所面临的艰辛而表示出多少同情心。你应当为你自己所居的职位高兴,因为无论如何那都是你自己的选择。

  当然,我也认为聪明的CEO,尤其是当他们在发展中地区进行投资的时候,应该意识到一旦和你所注资的社会和地区格格不入那是一种非常愚蠢的行为,你应当带有高度责任感,做好你正在做的事。所以,如果你运营者一家大公司,我和全世界15到20个国家进行合作。他们无一例外的都很欢迎外来投资,但是我还是要跟你们在座中的每一个人说,如果你想要在某一个国家进行投资的话,只有当你能对该国的发展起推动作用的话,你才会拥有一个更安全的,风险更少的投资环境。

  柯文: 说的太好了。我真是不想结束这段精彩的谈话,但是节目时间要求我们只能到这了。您给了我们一段关于世界动态的高品质的分析。我们所有人都对你表示由衷的感谢。

  
 

(责任编辑:果果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