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王建:明年7月份将发生经济危机 GDP增长跌破5%

2014-06-28 20:26:22 和讯网 

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王建
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王建

  和讯网消息 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论坛今日举行,探讨第二季度以来的相关重大问题和热点话题,和讯网对此全程播报。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王建在论坛上表示,估计新的经济危机就应该是在不远的将来,比如明年7月份左右,这场新的危机可能就是你的外需再一次塌下去,那么靠他们烧这把虚火撑的外需没有了,速度还要掉下来。如果我们看不到一个围绕城市化的大调整,中国经济不但是要破7,还要破6、破5。

  以下为文字实录:

  王建:评价中国的话绝对不能高兴起来。2010年,说起来是四年前了,也是在这我做了一个预测,刚才来的时候袁钢明老师还说我当前预测说准了。我说中国经济2011-2013年连续三年下行,当时我在很多会上都做了这样的预测,因为那个时候是11%的速度,算起来10%的速度没有人信我的话。为什么现在看来比当时的9、8、7速度还要低呢?实际是9、7、7的速度,我预测了说:应该是在去年底四季度中国经济出现触底反弹。但是去年上半年数字出来之后我赶紧写文章更正观点,我说反贪污。为什么这么说?道理在于中国经济的高增长一向以来,就是靠外需。靠外需引领高增长。但是次带危机爆发以后这个外需没有,速度就跟着往下掉。如果没有从外到内的需求变轨经济增长速度是不可能恢复的。我在2005年在林义夫那说过,估计07年要爆发全球性危机,中国要出现内外需紧缩双碰头,这是我们需要警惕的事情。但是现在看来当时说的这个情况也应验了,我在05年的会上说只有城市化可以救中国。现在中国大的问题想变轨就得往城市化这变。我在08年世界危机爆发了以后写了一篇文章《论走城市化是走出低谷的唯一通道》,当时领导还欣赏,后来领导也讲城市化。当时我说,如果领导接受了我的观点,真正转向城市化的内需,新上台的政府2013年上台的话到年底就应该出现反弹,新政策出来,当时我们酝酿大的政策,比如几十万亿的投资要加上来,但是我们看到这个变化并没有发生。我们所期待的城市化的调门一开始很高,现在越来越低,现在领导说是“微刺激还是强刺激?”一开始是不刺激,现在是微刺激和强刺激的之间徘徊,这是不对的吗?没有根本性大调整时需求变轨根本不要指望发生,所以去年我赶快更正我的说法,我说年底触底。结果怎么样呢?我们看到了现在一季度数字又跌下来了,7.4%的增长,比去年平均水平、四季度水平要低。现在又说五月份开始反弹,包括PMI等一系列数字,大家会觉得不错,看来下半年速度要提升。我说这是不对的。为什么?五月份真正回升的速度是出口,4月份是0.9,5月份突然变到7,这个7是怎么出现的?它的背后是美国日本、欧洲的疯狂的货币政策再一次在发达国家点燃了这把虚拟经济的虚火,出现了新的繁荣。这个“繁荣”背后不是经济增长繁荣,而是它在货币刺激下需求的反弹,所以我们现在看到的是没有什么再工业化,因为美国到去年底……

  李稻葵:对不起,我打断一下。您的观点是说外需下降是导致中国经济放缓的主要原因,因此必须要搞一些内部刺激。过去没有做太多,现在开始做,所以出现反弹。那么未来一到两年经济形势是怎样的?一种是有内部刺激,一种是没有内部刺激。

  王建:好,我先给个结论。外需恢复是没有牢固基础的,我估计新的危机就应该是在不远的将来,比如明年7月份左右,这场新的危机可能就是你的外需再一次塌下去,那么靠他们烧这把虚火撑的外需没有了,速度还要掉下来。我是说,如果我们看不到一个围绕城市化的大调整,中国经济不但是要破7,还要破6、破5。

(责任编辑:邓益伟 HN006)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