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袁钢明:中国经济最严重的问题是房价过高

2014-06-28 22:45:31 和讯网 

社科所研究员、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袁钢明
社科所研究员、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袁钢明

  和讯网消息 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论坛今日举行,探讨第二季度以来的相关重大问题和热点话题,和讯网对此全程播报。社科所研究员、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袁钢明在论坛上表示,现在中国经济最严重的问题是投资过多、房地产过高,那么只有让它下来以后你的经济才能走向正轨,但是你如果要是下来的话,经济一下死了就坏了,所以我的意思是在它下落过程中看它喘不过气来让它放松,不要一下掐死。

  以下为文字实录:

  袁钢明:今天主要是两个问题,一个是经济形势怎么样,一个是房地产市场怎么样。我是悲观派。到底是内需还是外需?当然是内需。咱们自己内部存在着问题。会议开始前我和咱们外国嘉宾简单交流了一下,他直接问我,你是悲观论还是什么?我说是悲观论。我原来是乐观派。

  李稻葵:告诉我们原因。

  袁钢明:主要原因是,从各种数据来看,没有上升。克强指数,发电量和铁路货运、贷款,这三个指标,你怎么看,中国经济现在是5%以下。

  李稻葵:会不会因为现在经济结构变了,服务业更重要,反而比传统制造业下降了?

  袁钢明:唯一反常的是就业很好。刚才嘉宾说现在就业很好,这说明中国好象还不是那么悲观。主要来自于,第一,政府对就业很重视,给企业补贴和行政强制要求。第二,结构发生了变化,很多就业者进入了服务业,比如餐馆打工的服务者非常多。即使工厂倒闭、产量下降,但是服务业就业人数多,这是一个好的变化。所以如果不看工业,光看服务业,那经济形势还不太那么可怕。所以我回答问题是,排除服务业,工业形势非常糟糕。什么意思呢?用电量是5.3%,经济增长不会超过5.3%。铁路货运是-3.3%,那么经济增长绝对不会太高。还有一个是贷款指数,现在是13%多,从来没有低过。我敢有可靠证据证明,现在中国经济实际状况水平是非常低的,你怎么按照悲观去估计都不会错误。为什么?今天王建一开始说了,2010年他说9、8、7时我根本不相信,当时我是乐观派,在那之前我很多预测都是乐观的,我总说中国经济可以增长10%。很早以前很多人都认为中国经济应该下滑到8%,但是我认为中国经济10%是正确的,我都对了,我是乐观派。当王建在说9、8、7的时候我根本不同意,结果事实证明他是对了。

  李稻葵:您刚才讲到您比较悲观,主要原因是一些主要指标在下滑。那么该怎么办?

  袁钢明:问题出在我们内部的问题上,就是我们现在的结构出了严重问题,就是我们的增长一直是在靠投资和房地产,现在这两个东西都撑不住了,都要往下走了,这是结构生存问题,不管调整还是不调整都要下降。第二,现在房地产不管怎么说都是要下降的。房地产下降的重大因素就是它已经过头了,不下降也得下降。无论是结构正确合理的调整要造成下降,还是不调整,他也要造成下降。另外,房地产救或不救都要下降。如果你不管房地产,房地产还要继续上涨,经济也不会上涨。为什么?因为去年房地产涨的那么高,经济业下降,因为房地产占的资源太多挤压了其他方面。房地产越高,经济越下滑。按理说我们把它压下去是不是经济就起来了?因为压下去经济也要下降。所以救还是不救经济都要下降。那我们只有不救,或者下降太厉害时让它慢慢下降,因为你救或不救都要下降。我原来觉得这个标题都不太合适,结果没想到今天正用到这个标题了。现在怎么办呢?没有办法。我现在唯一的办法是,根本的办法没有,只有饮鸩止渴的办法,就是喝毒药上瘾,然后解决一下眼前的困难能够不要马上死、马上出现问题。

  举个简单例子,现在中国经济最严重的问题是投资过多、房地产过高,那么只有让它下来以后你的经济才能走向正轨,但是你如果要是下来的话,经济一下死了就坏了,所以我的意思是在它下落过程中看它喘不过气来让它放松,不要一下掐死。现在调整过程太快了,比如说紧缩货币,紧缩货币是一个调整的过程,就是过去我们为了扩大投资放出贷款太多,所以被迫要紧缩货币,但是货币紧缩的太厉害那么经济下滑就很厉害,这个时候稍微放松一点,放松了以后又造成了调整的倒退,在倒退过程中我们再松一松,一松调整又倒退了,所以我们在松货币过程中会造成结构调整的倒退,但是帮我们缓了一口气,因此我们只能非常狭窄的空间饮鸩止渴,或者是兴奋剂或者是麻醉剂或者是强震剂。

(责任编辑:邓益伟 HN006)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