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含章可贞

2015-12-29 09:35:20 证券市场周刊 

  高善文/文

  通胀中枢下移将带动利率中枢水平的显著下降,这带来外债杠杆的调整压力和汇率水平的贬值压力。对2016年上半年经济增长仍要谨慎一些,这会使市场继续处于3200-4200点的箱体格局。

  未来5年,通货膨胀的中枢水平会从此前的3.2%下降到1%。主要考虑农民工工资涨速将大幅放缓,国际能源和粮食市场转入明显熊市,国内粮食市场开始进入长期的调整格局,合并使得一般消费物价的涨速将大幅下降。

  通胀中枢下移将带动利率中枢水平的显著下降,这带来外债杠杆的调整压力和汇率水平的贬值压力。利率中枢下降有利于经济的恢复和金融市场的稳定和繁荣运行。

  中国经常账户盈余已经大体平衡,以商务部口径观察的FDI和ODI也基本持平,目前国际收支基础盈余占GDP比重处于历史最低点附近。考虑到美元可能仍处于强势周期,中美利差可能继续下降,资本流出和人民币贬值的压力可能持续存在。

  中国政府和监管机构希望从汇率干预中逐步地淡出,让市场力量更多地发挥作用。在这一转换的过程中,会不会再次出现恐慌,并对中国和全球金融市场产生冲击?

  站在目前来看,恐慌的基础仍然是存在的。2016年甚至更长的时间里,这样的风险可能始终存在。政府引导人民币汇率贬值的速度过快,或者即便引导贬值的速度很慢,但资本流出规模和外汇储备的下降速度很快,都可能再度引起市场出现一定程度的恐慌。

  随着人口红利的消失和重工业化高峰的结束,中国经济潜在增速在过去5年趋势下移,到2020年潜在增速可能继续下降到5%-5.5%的水平。从国际经验来看,在人均GDP达到8000美元-10000美元(1990年不变价美元)的区间,制造业与服务业增加值之比见顶回落。中国人均GDP已跨越这一区间,意味着未来制造业增速将低于GDP增速,服务业增速会高于GDP增速。

  中国第三产业占GDP的比重,与发达国家相比差距较大,特别是在信息和通信、房地产、社会中介服务、教育医疗公共管理等领域仍有较大的发展空间。

  2014年,中国第三产业占GDP的比重只有48%,发达国家平均在70%以上,差距在20个百分点以上。未来中国整个第三产业占GDP比重持续攀升,并最终追平发达国家,并不会特别意外。

  经济转型,一定是向着服务业的转型,特别是服务业之中特定几个主要类别的转型。

  2013年以来的数据显示,“其他行业”增速逆势上升,经济转型已经发生,但总体经济增速仍然在下降,问题就在于经济转型所产生的支撑力量,仍然赶不上传统行业走弱所产生的向下拖累力量。

  2015年,公共财政开支回升,一定程度上扭转了2014年下半年财政支出下滑的局面,但并没有扭转经济的下行势头。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出口的走弱,并且在中短期来看,出口的疲弱可能不会改变。另一个原因是房地产去库存与投资的下滑。在库存压力仍然较大的背景下,2016年新开工可能继续负增长。

  2015年,剔除掉不可销售的面积之后,新开工面积仍高达13亿平米,这意味着2015年新开工和销售面积是基本相等的,我们仍没有看到实在的去存货过程。

  以此来看,2016年房地产新开工面积增速可能需要继续负增长,以实现去库存。我们认为新开工面积未来可能需要下降到10亿-12亿平米之间才能稳定下来。这意味着新开工面积在2016年的水平上还需要下降20%左右才可以达到底部。

  对2016年上半年的经济情况,我们可能看到的是,财政开支继续增长,出口仍在下降,房地产新开工继续下滑,制造业投资很可能也在继续下行。综合来看,我们对2016年上半年经济增长持谨慎的态度。

  对2016年上半年经济增长仍要谨慎些,这会使市场继续处于3200-4200点的箱体格局。

(责任编辑:李治华 HN026)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