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孙建波:严防市场操纵,规范做空行为

2016-01-27 07:09:34 孙建波微信号  

  本文仅为作者学术思考,不是研究报告,更不代表单位观点。

  (法律的任务不是反做空,而是反市场操纵)

  自2015年6月底以来,反做空的声音不绝于耳。在舆论上甚至脱离了经济与金融的讨论,某些舆论将其上升到是否爱国或是否符合道德的层面。这一讨论,混淆了一个概念,做空没有错,错的是操纵市场恶意做空。非常时期,要严防市场操纵行为。

  一、泡沫及其破灭是经济自然规律

  泡沫这个词,大家都很喜欢。因为有了泡沫,才有挣大钱的机会。有的价值投资者将一些成长股的股价快速上涨归结于基本面的原因,但其高估值实际上是高泡沫的表现。

  泡沫,对于资本市场来说意味着股价的大幅上涨,对于实业来说则意味着超额的利润。拿房地产来说,正是由于房价连年上涨,让开发商对超额利润的预期更加强烈,才会有越来越多的开发商加入到房地产开发中来,中国的住房短缺问题才得到解决,直至今天的产能严重过剩。

  可见,泡沫是推动社会产能上升的基本动力。没有泡沫继续发酵的预期,企业家哪来的动力?

  但社会的产能总有饱和的时候,泡沫的预期也有逆转的时候。拿煤炭来说,金融危机之前的煤炭价格大幅上涨导致煤矿产能投资快速上涨,但2010年之后煤炭价格一路下滑,该类产能则不得不面临泡沫破灭的清算。

  可见,泡沫破灭是清理过剩产能的终极手段。如果泡沫不破灭,企业家是不愿意主动清理投资的产能的,这些产能所占用的资源过多,且由于泡沫未破导致要素价格高企,必然阻碍新产业的发展。

  总的来看,是泡沫发酵的预期推动着市场产能的上升,也正是泡沫的破灭,才能清理过剩产能,降低社会基础设施和生产要素价格,这时候,新的企业家才能够利用廉价的基础设施和廉价的生产要素,创造新的机会。

  可见,市场经济下,我们既然接受了泡沫,享受了泡沫,就必须承受泡沫的破灭。保护旧的泡沫,是对经济转型和社会创新最大的阻碍。股市中的高位救市,正是一种典型的保护旧泡沫的行为。

  二、健康的市场离不开空头,救市不是托股价

  一个简单的常识是:如果没有人卖出,怎么能有人买入?买卖是矛盾的对立统一。如果做空者是卖国的或不道德的,那么,股民中是不是有一半卖出的人呢?买卖本身,无关乎爱国或道德。

  也有人说,卖可以,便宜卖不行,便宜卖就是砸盘,就是恶意做空。这个说法同样是无稽之谈。试想,如果你去菜市场买菜,你是希望商贩卖得便宜点还是贵一点呢?你自然希望对方卖得便宜点。对于一个买股票的人来说,如果卖股票的人愿意便宜卖,真正的多头应该高兴才是。

  如果有一个菜贩子因特殊情况,需要甩卖,他有权甩卖吗?当然有。只要菜场足够大,蔬菜行情稳定,一个菜贩子的甩卖不会影响整个市场。这时候,需要一个平准基金来把该菜贩子的菜都高价买下来吗?当然也不需要。

  卖股票也一样,如果个别投资人因个人情况需要甩卖股票,那是他个人的事。只要市场稳定,他卖出的票会被别人买走,不至于影响市场。

  如果那位甩卖的菜贩子不是因为个人特殊原因,只是先知先觉,预测蔬菜要降价。提前甩卖就会占优,这样的占优,应该阻止吗?当然不应该。如果消息慢慢扩散了,认为菜价要跌的菜贩子多了,整个菜市场的菜价都要跌。这是菜贩子应该承受的风险,菜市场没有必要保障菜贩子的利润,毕竟他们挣大钱的时候也不是上交给菜市场的。

  股市也一样,先知先觉的投资人提前卖出了,不应该被道德谴责,而是其投资能力的表现。如果卖股票的人多了,表明股价太高了。政府没有必要在高股价状态下买股票来解救多头,毕竟,多头在挣钱的时候,也不会把挣的钱上交给政府。而且政府也不可能长时间托住明显高估的股价。

  当然,政府在极端情况下会有收储行为。例如,每当猪肉价格超低的时候,都会有冻肉收储。这是为了避免母猪被杀光,同时由于价格超低也不吃亏。政府的行为不是补贴肉贩子,而是直接收购养猪场的猪肉,确保养猪场的经营规模不至于缩减到严重影响未来猪肉供应的水平。

  股市中的救市,也要学习猪肉的收储:不要直接在二级市场上买股票(不要买肉贩子的肉),而是要救有前途的上市公司(向养猪场收储冻肉)。呼吁在二级市场上托市的所谓专家,不排除是为了自己解套或为了自己挣钱。如果政府把上市公司救活了,支持其发展好了,股价下跌就不可怕,会有真正的价值投资者来买股票的,用不着政府托股价。

  上市公司如果经营有问题,股价偏高,政府需要托市的资金是非常庞大的,甚至在流通盘上要控盘,但只需要少量的资金就能支持上市公司的业务发展。有效率的救市,不是托股价,而是救经营。

  三、反做空的边界应定位于反市场操纵

  这个市场不仅只有恶意做空,也有恶意做多。做空的前提是资产的价格必须高估。做空是一种极其冒险的技术活,对时间和空间的要去非常高,如果资产价格没有明显高估,是不会有人大规模做空的。由于做空的时间成本极高,做空者往往面临多头和政府市场维稳力量的狙击,即便做空的方向是对了,如果由于政府因素加入,目标资产价格下跌晚了两个月,空头也可能已经提前爆仓了。

  问题来了:政府的介入只是让资产价格的破灭迟了几个月,前面做空的爆仓了,后面的空头却赚了。凭什么说前面的空头是坏空头,后面的空头是好空头?

  一般认为,前面那个空头,利用市场力量,先恶意做多,然后立即反手恶意做空,打得市场一个措手不及,利用市场操纵的力量,先把中小投资人搞HIGH,然后再屠杀。

  实际上,在市场操纵者“恶意做多”的时候,往往得到了全社会的呼应。市场泡沫繁荣让各类舆论兴奋,所有投资人都会描述一个远大而美好的前景,认为做多的机构是资本的领导者。正是这种社会氛围的配合,“恶意做多”才容易。当他们反手做空的时候,就人人喊打了。政府要对付的,是这样的市场操纵者。

  如果一个菜市场,80%的菜都是一个商贩卖的,他就具有市场操纵能力,其定价就必须接受政府指导了。当年亚洲金融危机的时候,索罗斯的量子基金,在东南亚各国外汇市场上操纵了外汇交易,所以才应该被狙击。

  2015年6月底以来的中国股市,以及最近几个月的人民币汇率市场,是否存在操纵市场的恶势力呢?最近有个段子说:好多股民都在镐国家的羊毛,国家救市,股民趁机卖出;好多中产阶层都在镐外汇储备的羊毛,国家稳定人民币汇率,这些人赶紧卖出人民币兑换美元投资美元资产。可见,这一轮中国金融市场上,不存在恶意做空市场的市场操纵者,市场直接干预的手法和力度,都值得商榷。

  有恶意操纵市场的,如果是在A股,应该按照有关法律直接严办,也不需要拿钱直接托市。如果在汇率市场的市场操纵者,更不必担心,中国仍然没有放开资本项下的管制,轻轻松松打爆恶意的空头。只是,恶意的空头背后,是千千万万的善意的空头,市场趋势不会因救市而逆转。

  四、严防利用反做空进行利益输送

  救市,人民拍手称快,但也是一个非常容易产生利益输送的行为。

  例如,2015年7月的暴力救市,不排除有利用救市机会进行利益输送的行为。当时对众多股票的暴力拉升,以及暴力拉升背后的集中卖出盘,显示出救市背后暗流涌动。到了8月中下旬,A股市场又创出新低。

  例如,当前的汇率维稳,也不能排除有利益集团利用人民币汇率维稳的机会,趁机转移资产。这样的救市,形成了这样的困境:国家用自己的外汇储备,补贴了出逃者。

  人民对人民币的贬值趋势一定要理性看待。目前有一种错误观念在误导着民意:“人民币贬值会导致外汇储备贬值”。这个观点是绝对错误了。外汇储备,使用过去的中国产品换来的,不是用未来的人民币换来的。这些外汇的价值衡量,是能够换来多少外国商品和服务,而不是人民币。无论人民币贬值多少,外汇储备中的美元在美国的购买力是不受影响的。

  问题来了:老百姓(603883,股吧)手中的人民币,换的美元少了,能买的国外商品和服务也就少了。所以,在贬值预期下,是老百姓要拿手中的人民币换国家的外汇储备。也就说段子中说的,老百姓要镐外汇储备的羊毛。

  如果汇率维稳同时阻止老百姓换美元,则会产生美元的黑市。要降低老百姓换汇的需求,可行的办法是人民币贬值到位,降低人民币继续贬值的预期。恰恰不是稳定人民币汇率。

  当前人民币汇率维稳力度很大,但同时国家外汇储备减少得也很快,这表明全社会的换汇需求在上升。在我国资本项下并未开放的背景下,国家应审慎评估国际社会中做空人民币的势力是否为恶意操纵,如果不是,则应让人民币贬值到位,降低人民币继续贬值的预期;如果确实存在恶意操纵势力,则应在维稳期间实施临时性的管制措施,严防汇率维稳带来的利息输送和资本外逃。

(责任编辑:马郡 HN022)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