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2019春夏巴黎高定:老佛爷罕见缺席 时装周鲜有亮点

2019-01-26 09:42:45 21世纪经济报道 

  本报记者 梁信 综合报道

  导读

  尽管高定行业固守的高门槛、高标准让它看起来像是刻板僵化、只有少数人拥有话语权的领域,但实际上消费者正在把时装的边界向艺术的疆域拓展。

  1月21日至24日,2019春夏巴黎高定时装周如期而至。每年1月和7月在巴黎举办的高定时装周是世界上最顶尖的高端时装秀。成衣时装秀往往反映出时代风貌,但作为面向金字塔尖人群的高定时装周,其所展示的高级时装通常是异想天开,并且由技艺精湛的工匠耗费数百小时,杂糅了薄纱、亮片、花朵和羽毛等精致元素设计而成的精品。

  你方缺席我返场

  由于高定时装周相对固定的品牌阵容,以及高端的定位,使得其每季没有过多变化,但本季仍然出现一些意料之外的状况。

  在Chanel于巴黎大皇宫举办的两场高定秀后,品牌艺术总监Karl Lagerfeld(老佛爷)都没有亮相谢幕。这是老佛爷执掌Chanel多年后首次缺席谢幕,官方解释为老佛爷身体疲惫。这位德国设计师于1983年加入Chanel,助其制定了五十年的行业标准,他所设计的系列时装曾受戴安娜王妃和名模克劳迪娅·希弗等名人青睐。作为时尚界的常青树,现已85岁高龄的老佛爷同时执掌Chanel、Fendi、Karl Lagerfeld三大品牌,他的缺席也让业内对Chanel的未来产生担忧。而在即将到来的3月初和5月初,Chanel还有两场成衣时装秀,老佛爷会否再次缺席现场将备受关注。

  本季Chanel带来的62套高定女装探索花朵和身体线条相结合的美学,融合了创造力与新技术,表现可圈可点,其中一款绣有真花的派对礼服是全场亮点,纷繁的花朵用树脂凝注,以永久地保持形态。秀场主推覆盖脚面但裸露脚跟的尖头鞋,推崇贴合腿部延伸线条的设计;此外Chanel还对开襟式夹克进行了创新设计,为夹克边缘细节和缝隙处都点缀了如同别墅花园一般繁复的花纹。不过,南华早报刊载时装评论称,本季Chanel高定舞台的呈现差强人意,整场秀似乎缺乏一些必要的艺术指导。

  另一方面,自从2002年Oscar de la Renta卸任创意总监后,法国品牌Balmain就退出了高定时装周。直至2018年,品牌现任创意总监Oliver Rousteing在WWD零售与服饰CEO峰会上表示,他正在“通过钻研高级定制时装的世界将巴黎DNA带回Balmain品牌”,并宣布品牌将于2019年返场参加巴黎春夏高定时装周。深受明星、超模追捧的Rousteing打造的Balmain高定也赢得了十分高的关注度。

  对于这次返场Rousteing也抱有极高的热情,不吝于付出最冒险的创意和最大胆的尝试来回答“什么样的设计才是2019年的高定时装?”他为白色的长款不对称羊毛外套设计了较宽的肩位,一侧有多个褶皱沿着袖子垂下,再搭配热裤和巨型圆球形手镯,整套造型显示了又夸张又戏剧性的特点。此外还有圆形气球状的微蓬短裙搭配超大号高领毛衣,以及短款珍珠刺绣连衣裙等,处处充满着梦幻童话色彩和实验性。时尚评论人士LONG NGUYEN在Flaunt Magazine官网发表评论文章称,无论这些出挑的设计能否讨得观众欢心,Rousteing的热情和决心使得Balmain走秀的设计成果得以广泛传播。“本次的返场秀就像一座桥,连接起过去的Balmain高定与时隔16年后的现代高定,历史和当下得到了重新的统一。”

  表现平淡,新意欠奉

  在品牌第一位女性设计总监Maria Grazia Chiuri的领导下,本季Dior高定时装秀强调把高定与当下流行文化的纽带连接起来。自从2016年在Dior任职以来,Chiuri毫不掩饰地把自己女性主义的取向放在了品牌的核心位置。之前的走秀中她曾与女作家、音乐家和舞蹈编导等各个行业的精英女性合作。2017年电影《马戏之王》票房大获成功后,马戏团元素在流行文化圈里重获新生,今年她选择与以女性杂耍演员为主的英国杂技公司Mimbre合作。如Chiuri在秀场手记上所说:“马戏团的条纹帐篷是一个美丑、出身、性别和年龄都不再重要的地方,只有技艺和胆色才至关重要。”Chiuri通过引用小丑角色“雌雄同体和无性别”的美学灵感,展现Dior的女性主义新面貌。

  她所选择的裙摆设计,已经充分体现了她对现代女性的理解——安静平和而不具侵略性。这一季展出的时装,裙子设计偏好绵长的线条、饱满的曲线、低长的裙摆和柔和的轮廓。同时,面料大多选材自精缩羊毛绒呢、黑色薄纱和打结金属丝,点缀以火焰刺绣、亮片热裤,以及烫金圆领,以保持“马戏团”的主题特色。正如设计师所说:“现在购买高级时装的女性已经不仅仅想要派对礼服了。”对本季的巴黎高定时装周,她所做的设计并没有让她的作品变为过往设计范例的再现,反而让她将关注点投注到当下社会需求的表达上。她表示,在时装秀上可以看到人们的时装价值观在变化。而她认为现在作为Dior设计师的工作是创造与当代社会“同声同气”的时尚。但时尚撰稿人Sonia Kolesnikov为CNN撰写评论文章称,如此“接地气”的设计,更像消费者日常可以接触到的成衣,而非耗工费时且价格昂贵的高定。

  本季巴黎高定时装周许多品牌选择延续其DNA,因此并没有带来太多惊喜。Schiapparelli的设计师Bertrand Guyon依然从其品牌创始人、传奇女性设计师Elsa Schiapparelli的战后设计中汲取灵感,通过发掘20世纪30年代的前卫时尚,把这些时装史上或多或少已失去吸引力的设计再度提取出来;Georges Hobeika复刻绝代艳后玛丽·安托瓦内特的法式奢华,再现了大量的花卉、羽毛和复杂的宝石般的图案细节和装饰;此外,2018年12月刚刚成为16位法国官方认证高定设计师之一的黎巴嫩设计师Rabih Kayrouz带来复古传统的波西米亚风,继续寻求中东与西方之间的碰撞与融合。不过John Galliano执掌的Maison Margiela仍然带来了惊喜,镜面T台折射秀场布景,与模特身着的时装印花相呼应,极具视觉冲击。

  高级定制走向何方

  尽管高定行业固守的高门槛、高标准让它看起来像是刻板僵化、只有少数人拥有话语权的领域,但实际上消费者正在把时装的边界向艺术的疆域拓展。纽约私人女性社交俱乐部LBV的创始人Joss Sackler在接受CNN采访时表示,她想尝试通过自己创造性的想法改写高级定制时装的未来。据称,设计师 Elizabeth Kennedy正为其制作一件定制礼服,这件礼服随后将在她的俱乐部会员晚宴上被艺术家Will Cotton用作绘画的画布。“我喜欢用年轻人的视角来看待高定时装,”她表示,“我认为我们正处于一个过渡时期,高级定制时装这个语义严格的术语正在发生变化。对我而言,高级定制意味着时装的艺术,裁缝正是艺术工作者。”因此她认为尝试把高定服装腾挪到艺术领域“可以支持同行开拓时尚领域的新方向”。

  而对于更多人而言,高级定制时装是一项拥有巨大潜力的投资。Wendy Yu,时尚界年度大趴Met Gala的委员会成员,也是其同名投资公司Yu Holdings的创始人。她的公司投资了英国首相卡梅伦的妻子Samantha Cameron的女装品牌Cefinn和英国时尚品牌Mary Katrantzou。她在接受CNN采访时说道:“如果有合适的机会,我很想投资一家高级定制时装店,也想在中国开设时装博物馆来保留高定时装。”她认为,高定是耐久保值的艺术品,而时尚有时候让人觉得经不起考验。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