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金种子酒的至暗时刻:竟然失守安徽大本营

2019-11-13 07:30:24 和讯名家 

  导语:中高档酒的营收下降、净利润亏损和安徽根据地的失守,让金种子酒(600199,股吧)陷入了近十年最艰难的时刻。 10月31日,金种子酒(SH:600199)披露三季报,公司前三季度实现营收6.93亿元,同比下滑13.12%;归属净利润亏损7161万元,同比下滑4507%。 这已经是金种子酒连续多个季度经营不佳,业绩的持续低迷也让集团做出了更换领导人的决定。 10月21日,金种子酒发布公告称,宁中伟不再担任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职务,由贾光明任安徽金种子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职务,同时提名贾光明为安徽金种子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人选。

  

  三季报首亏

  金种子酒1998年上市,主营业务为白酒生产、制造和销售,公司主要品牌为“金种子”、“醉三秋”、“种子”、“和泰”、“颍州”等五大白酒品牌。 回顾公司过往,最辉煌的时期是2012年,当年公司实现营收22.94亿元,净利润为5.62亿元。 回看整个行业,2003-2012 年是中国白酒产业的“黄金十年”,整个行业快速增长。2003 年,中国白酒产业产量不足350万千升,产值不足800亿元,而2013年行业产量突破1200万千升,产值接近5000亿元。在这个阶段,绝大多数白酒品牌都随着整个行业的繁荣而增长。 2012年后,三公消费、禁酒令等政策相继出台,白酒陷入了寒冬。 此后,白酒行业已经无法实现集体增长,出现了更多的分化。强品牌、高端酒持续增长,弱品牌、低端酒遭受了重大考验。 纵观2012-2018年,金种子酒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2.94亿元、20.81亿元、20.75亿元、17.28亿元、14.36亿元、12.9亿元、13.15亿元,其中酒类收入分别为20.72亿元、18.97亿元、18.66亿元、15.05亿元、11.86亿元、10.18亿元、8.76亿元。相比于2012年,上市公司2018年的酒类收入下降57.72%。 同期,金种子酒的广告费用分别为1.87亿元、2.85亿元、3.92亿元、2.94亿元、2.22亿元、2.03亿元、1.42亿元,公司高峰期的广告费用近4亿元,但是大量的广告费并没有给公司带来更好的增长,这似乎说明,金种子酒品牌增长的极限已经不远了,公司的广告投入已经无法再支撑公司已有产品的持续增长。 不仅如此,收入下降和大量的广告支出使得金种子酒的净利润逐年走低。 2012年,公司实现了5.62亿元的净利润,但此后逐年下降。2013-2018年,公司的净利润为1.34亿元、8857万元、5235万元、1753万元、916万元、1.03亿元。 而2018年金种子酒净利润大增的原因并非公司主业长足发展,而是因为阜阳市棚户区(城中村)房屋改造工程中,公司持有的部分土地被征收,因此收到9870万元的补偿款。 2019年前三季度,公司归属净利润亏损7161万元,这是公司近10年来的首次三季报亏损,也意味着公司陷入了十年以来最为艰难的时刻。 白酒是一个产品和营销驱动的行业,更多的销售会带来更多的利润,更多的利润更有利于品牌的打造,而目前公司收入持续下滑、净利润亏损、营销投入被迫减少,而投放的广告又无法带动公司销售增长,面对其他品牌的竞争,如何打破僵局是金种子酒面临的最重要工作之一。

  

  失守根据地

  金种子酒起家于安徽,安徽是金种子酒的根据地。一直以来,古井贡酒(000596,股吧)(SZ:000596)、口子窖(603589,股吧)(SH:603589)、迎驾贡酒(603198,股吧)(SH:603198)、金种子酒并称为“徽酒四杰”。 2012年,古井贡酒、口子窖、迎驾贡酒、金种子酒的酒业收入分别为40.46亿元、24.78亿元、30.34亿元、20.7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7.26亿元、4.56亿元、4.66亿元、5.62亿元。 从收入来看,金种子酒虽稍有落后,但是差距并不是很大。从净利润来看,公司排名第二,仅次于古井贡酒。2013年,金种子酒的品牌价值为105.33亿元,而此时的口子窖和迎驾贡酒只有45.34亿元和25.65亿元。 从当时来看,金种子酒在安徽市场的竞争中占据着有利局面。 金种子酒最知名的产品为“柔和型白酒”,此种香型的产品开创于2005年,公司一度标榜为“柔和型白酒的开创者”。柔和是针对于白酒口感的分类,此宣传点非常独特,作为柔和型白酒的开创者,金种子酒迅速成长。 但可惜的是,金种子酒并没有一直坚持这样的路线。

  早在高峰期,公司似乎就已为之后的困境埋下了隐患,公司在开创了柔和型白酒后,并没有长期坚持宣传“柔和型白酒开创者”,更没有在柔和型白酒品类上深挖,而是改成了“金种子传天下”、“有喜事喝金种子酒”等广告,广告策略的不断改变让金种子酒失去了独特性。

  再加上公司产品系列众多,相继开发“和泰”、“颍州”等品牌,在有限的广告支出中分散了火力,这使得公司主打产品节节败退。 2019年前三季度,金种子酒与其他三家徽酒的差距越拉越大。2019年前三季度,古井贡酒、迎驾贡酒、口子窖分别实现营收82.03亿元、26.49亿元和34.66亿元,同比增幅分别为21.31%、8.69%和8.05%。反观金种子酒,公司当期实现营收6.93亿元,下降13.12%。 在净利润方面,2019年前三季度古井贡酒、迎驾贡酒、口子窖分别为17.81亿元、6.01亿元、12.96亿元,而金种子酒亏损7161万元。 根据华经产业研究院发布的报告,在250亿元的安徽白酒市场,2018年金种子酒省内市占率仅为4.23%。 无论是收入、净利润还是市场份额,金种子酒早已掉队。

  

  多元化经营无一成功

  一直以来,金种子酒的控股方都是金种子集团,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金种子集团持有公司股份的27.1%,金种子集团主要从事白酒、生化制药、房地产、包装材料等行业的生产与经营,集团旗下有多家全资和控股子公司。 由于是集团控股,上市公司也难免会走上多元化的道路。 2018年,上市公司总收入为13.15亿元,酒业收入8.76亿元,占比66.62%;药业收入为3.31亿元,占比25.17%。 上市公司药业部分的收入主要是安徽金太阳(300606,股吧)生化药业有限公司(下称“金太阳”)所贡献,后者成立于2000年,注册资本3000万元,主要从事西药、中药的生产和销售等业务,而金种子酒业持有其92%的股权。 在近二十年的发展中,金太阳的经营并不理想。2016-2018年,金太阳分别实现收入为2.46亿元、2.63亿元、3.31亿元,净利润为648万元、1214万元、1092万元,药业的收入和净利润始终在低位徘徊。 金种子酒不仅仅涉及中药行业,在2006年的时候还进入到房地产行业,但是收入规模始终在几百万元至几千万元徘徊,2010年公司把房地产业务转让给了集团。 除了酒业和药业公司以外,金种子酒的子公司还有安徽金之晟传媒有限公司,主要经营广告设计与策划等业务。 从历史来看,上市公司的业务相对广泛,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公司的保健酒业务。 自白酒业务在2013年起开始下滑后,2016年6月,金种子酒在经销商大会上提出加入“健康酒”的浪潮,推出两款新品“和泰苦荞酒”和“东方神草”,两款产品的定价均为128元,金种子酒试图在保健酒领域占有一席之地。 目前,中国保健酒行业,劲牌一家独大,其市场份额达到三分之一,牢牢占据行业老大的地位。数据显示,2014 年,中国保健酒行业销售额已突破200亿元,但保健酒在酒类消费中的占比还不到3%,相对于国际上12%的平均水平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预计未来中国保健酒行业有近1000亿元的发展空间。 保健酒作为一个未来潜力巨大的市场,不仅仅现有企业众多,更是引来了贵州茅台(600519,股吧)、五粮液(000858)、广誉远(600771,股吧)、江中药业(600750,股吧)、同仁堂(600085,股吧)等企业的加入,各个公司纷纷推出自己的保健酒产品。 也就是说,金种子酒不仅要面临已有保健酒品牌的竞争,还要面对贵州茅台(600519)、五粮液等白酒巨头的加入,更要应对广誉远、同仁堂等知名药企的竞争。这几类企业更有优势,且各不相同,而金种子酒所推出的保健酒似乎没有什么优势。 上市公司新推出的“和泰苦荞酒”和“东方神草”两款酒至今也没有披露经营成果,由此可见其经营结果似乎不尽如人意。 从目前来看,公司不仅仅酒业持续低迷,其多元化业务也并不成功。 对于公司收入下降、多元化业务以及怎样扭转目前不利局面等问题,记者尝试联系上市公司,截至发稿公司没有任何回复。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阿尔法工场。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