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坠楼女婴生母曾将儿子扔池塘淹死 事情经过是什么?背后具体情况曝光

2020-12-12 08:17:13 新京报 

近日,石家庄一出生仅4个月的女婴坠楼、其父郑某拒绝送医治疗事件引发舆论广泛关注。据新京报此前报道,女婴曾两次坠楼,疑被其精神不正常的母亲魏某抛下。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在搬来事发地前,魏某曾住在鹿泉区富丽花园小区。多位邻居称,魏某先是和父母共同居住,婚后则和郑某单独居住,婚后精神状态变差,体重骤减,暴力行为增多。在那里,魏某先后生过一女一子,其子在半岁大时溺亡,且生前被疏于照料,多次被邻居目睹丢在家外。

12月11日,石家庄市鹿泉区公安局政治处一位工作人员回复新京报记者,2017年5月4日,魏某家的男婴在小区附近一处湿地公园的水塘里溺水死亡,“是魏某做的”,当年上庄刑警中队负责处理此事,后来“因为她(指魏某)是神经病,所以撤了案。”

据12月8日石家庄市桥西区友谊街道办事处公告,目前,魏某已被送往精神疾病专科医院住院治疗并进行精神鉴定。

12月10日,魏某与郑某此前在富丽花园小区所住的二层小楼。 新京报记者乔迟 摄

邻居称魏某曾殴打父母

在石家庄城郊的鹿泉区富丽花园小区北院,高层居民楼的后面,有数排二层小楼,魏某和郑某曾在其中一栋面积约140平米的小楼中居住过近7年。

新京报记者走访发现,目前,这套房屋已多时无人居住,铁门上锈迹斑斑,二楼的阳台外墙瓷砖剥脱,约30平米的院子里落满了干草、枯叶。客厅满地杂物,地面蒙着一层灰,卧室床上也堆满了旧衣服、旧被褥和旧床垫。

12月10日,魏某与郑某在富丽花园的家中,客厅杂物满地。新京报记者乔迟 摄

程颖(化名)就住在魏某家隔壁,据她回忆,魏某和父母是在2010年前后搬过来的,据说是魏某父母购置的房屋。她对魏某的最初印象很好,皮肤白,样子漂亮,个子很高,身材略胖,衣着搭配也比较讲究。

然而,住进来没多久,邻居们就发现了异常。有一天,程颖的父亲在楼道里看到魏某父亲蹲在地上哭,挽起裤子的两条腿上,紫红色和青紫色的新伤旧伤叠加在一起,还有的伤口正在流血。一问之下,魏父哭诉,自己“差点被闺女打死,一天没吃饭了”。没过多久,魏某父亲就搬走了。

程颖见过魏某母亲几次,头发非常稀疏,部分头皮裸露,后来程颖听郑某说,魏某对父母像对仇人一样,会按住母亲去揪头发。程颖不止一次听到隔壁传来女人的喊叫声,有两次还来了警察。

但魏某父母从来不会提及女儿的精神状况,若是有人问到,就含糊地说“闹得太厉害”。

到了2011年前后,魏某搬到富丽花园一年后,另一位邻居周丽娟(化名)看到,魏某身边多了个男人,常在小区里一起走。“不般配”是多位受访邻居的第一反应,五短身材,又黑又胖,头发总是油乎乎的,“走起路来哈着腰”。这个人就是郑某。

没有任何贴喜字、放鞭炮等仪式,郑某搬进了富丽花园的魏某家。此后,在邻居们的印象中,魏某母亲出现的次数渐渐变少,后来就不再上门。

12月10日,魏某与郑某在富丽花园的家中,卧室床上堆满了旧衣物。新京报记者 乔迟 摄

婚后魏某精神状态变差,体重下降

婚后的魏某体重直线下降,周丽娟记得,魏某身高将近一米七,以前看起来一百二三十斤的样子,脸蛋圆圆的,但结婚后瘦到了“也就90斤的样子”,脸蛋都凹下去了,“皮包骨头”。

然而,邻居们却经常看到,郑某三天两头拎一大袋子各种食物回家,有人问起,他就说,“魏某不吃我做的饭,她自己煮鸡蛋,想起来就吃一个鸡蛋。”

郑某没有工作,据新京报此前报道,郑某靠魏某病退的一个月4000多元的退休工资生活。有一次,郑某跟周丽娟说自己没钱,“跟魏某要也不给我”。周丽娟逗他说可以“偷”魏某的钱,郑某说,魏某“睡觉都要抱着包睡”。

邻居们看到,魏某出门会一直随身携带一个巴掌大的斜挎包,郑某告诉过程颖,包里有房产证、户口薄。

魏某还经常反锁着门,不让郑某进去,任怎么敲门都不开。郑某跟程颖家借过锤子砸门,要么就是借梯子翻院墙回家。

程颖不止一次听到过对门屋内传出来魏某对郑某喊叫,“你个臭流氓”,“我不认识你,你快走吧!”

邻居们明显觉得,婚前,和父母住在一起时,魏某的病情还不算太严重,但婚后精神状态“再没好过,反而越来越差”。

有一次魏某和程颖在小区里不慎相撞,魏某膝盖擦破了皮。当时程颖道歉后两人分别,然而第二天,魏某找到程颖家,称“你们在家骂我,都说我是神经病”。随后就给了程颖一拳,两人撕打起来。

在整个过程中,郑某就倚在门口,嘴里说“别打啦”,但步子都没往前迈一步。最后还是魏某自己收了手。

在小区里,魏某经常会骂骂咧咧,自言自语,眼睛直勾勾地盯住别人,“眼球抠着,往下翻”,甚至从背后突然袭击别人,这些都是魏某和父母同住时没发生过的。

有一次,魏某跑到程颖家,一直哀求要找自己的母亲,程颖反复表示“你妈真没住我这儿,不然你进来搜一圈?”魏某真的进来寻找,没找到人才不得不回家了。

邻居们多次劝说郑某带魏某去就医,但郑某表示,魏某只是胃不舒服,“胃气下去就好了”。还说医院里面受罪,“我就能治她的病,烧烧纸就好了”。

12月10日,魏某与郑某在富丽花园小区的房子大门紧锁。新京报记者 乔迟 摄

魏某此前曾育一女一子,男婴两次被目睹丢在家外

2012年春天,魏某的大女儿出生了。邻居们看到过几次魏某穿戴整齐,带着女儿到院子里晒太阳,或者去打疫苗。

然而,没过几个月,孩子就再也没出现过。程颖去打听,郑某称,魏某“双手提溜着孩子的两只脚往外扔,差点摔坏,就赶紧送到老家了。”

据新京报此前报道,魏某的大女儿今年8岁,一直在县城跟爷爷奶奶一起生活。

2016年,魏某又怀孕了,邻居们提醒郑某多陪着魏某,以免出事。但就在分娩前几天,魏某还被人看到坐在小区的路边,拿着一面小镜子,用剪刀“挨着头皮”剪自己的头发,“剪得跟狗啃的一样”,而郑某不知去向。

当年12月,魏某临盆。程颖记得,当天郑某找来了一个60多岁的接生婆,在家里接生的。这次魏某生的是个儿子。

郑某曾在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直言自己“重男轻女”,“有儿子立马就精神了,因为有后了。”然而,在照顾这个儿子时,郑某却并未表现出多么上心。

程颖经常看到郑某跟魏某两人出门,把刚出生两三个月的婴儿一个人扔在家里,孩子哭得很凶,但郑某却称,“没事,哭累了就会睡着的。”

另一位邻居在魏某家车库门口见到过出生三个月左右的孩子,当时天气很冷,但孩子只穿了一层单衣,“脑袋上一层灰色油脂都结痂了”。邻居报了警,警察过来把孩子还给了郑某。

第二年3月的一天,程颖出门,看到门口一辆货车前传来微弱的哭声,是魏某的孩子躺在货车前的地上。她赶紧把孩子抱回家,她的母亲给孩子喂了点奶粉,又送回了魏某家。

想及此事,程颖十分后怕,要是她当时没发现孩子,货车司机也没注意到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在邻居们的记忆中,这个小男孩长得十分漂亮,“大眼睛,双眼皮,长长的睫毛往外翘着”。一见人就笑,“真的特别可爱”。

然而,男孩儿穿的衣服总是脏兮兮的。周丽娟记得,男孩儿的棉袄黑得发亮,一看就是很久没洗过,因为太脏,衣服已经变得硬邦邦的。程颖见过男孩儿脖子下有一道红色的结痂,是奶渍长期不擦把皮肤沤出来的,足有半指长。

而这段时间,魏某的状态也差到极点。邻居经常听到魏某在家中大声号叫,频繁往屋外扔各种东西,甚至擦过大便的纸都扔了出来,人也脏兮兮的,“脸连着脖子都是黑泥”。

12月8日,郑某在后来发生女婴坠楼事件的另一处家中。新京报记者 乔迟 摄

男婴半岁时溺亡,因魏某精神问题撤案

到了2017年5月,男孩儿半岁了。有一天,程颖看到,郑某又被魏某反锁在屋外,直到第二天下午才进门。这期间,程颖始终没听到过隔壁孩子的哭声。

终于进门后,郑某很快又匆匆骑自行车出门了,样子很慌张。第二天,警察来了魏某家,郑某眼眶红红地站在一边。程颖上去询问孩子的情况,郑某小声回了句,“没了”。然后转过头去揉了一下眼睛。

程颖说,这是她唯一一次看到郑某流露出一点点伤心。但警察走的第二天,她就看到郑某哼着小曲出门了,看起来样子“很轻松”。程颖生气质问,郑某却表示,“孩子投生到我这里,这就是他的命。”语气很平淡。

程颖的父亲告诉新京报记者,事后,他遇到过警察来小区里询问魏家的情况,警察对程父透露,“男孩是被魏某扔到小区后面公园的池塘淹死的。”

据新京报此前报道,郑某承认自己此前有过一个儿子,6个月大的时候夭折,但具体情况不愿多讲。

12月11日,石家庄市鹿泉区公安局一位工作人员向新京报记者证实,2017年5月4日,魏某家的男婴溺水死亡,溺亡地点是在上庄桃李小区北侧湿地公园水塘内。新京报记者查询发现,该公园距离富丽花园小区约1.3公里,步行过去约20分钟。

上述鹿泉区公安局工作人员表示,这起溺亡事件“是魏某做的”,当年事发后,最初是上庄派出所出了警,但发现这是刑事案件,就转为由上庄刑警中队处理。后来“因为她(指魏某)是神经病,所以撤了案。”该工作人员表示,这起案件涉及隐私,不方便透露其他细节。

事发后不久,魏某和郑某搬家了,邻居们一年只能见到郑某回来几次。2020年8月,在石家庄桥西区康泰园小区,魏某又诞下一个女儿,四个月后,女婴从五楼坠下。

据石家庄市桥西区友谊街道办事处发布的通报,12月4日下午,魏某被送往精神疾病专科医院住院治疗;公安机关已经立案,按程序对魏某开展精神疾病司法鉴定。相关部门已经启动社会救助程序。

石家庄4个月坠楼女婴所居住小区。新京报记者 乔迟 摄

新京报记者 乔迟

编辑 王婧祎 校对 卢茜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