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制造业复苏步履艰难 “购买美国货”为何难以兑现?

2021-01-13 07:29:15 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 高雅

   [ 根据该研究所对美国劳工部的数据分析,从2016年至2018年的特朗普政府期间,仍有近1800家工厂消失。 ]

   “从汽车到储备物资,我们要购买美国货(Buy American)”,即将于1月20日正式上任的美国当选总统拜登曾在竞选中承诺道,意图刺激制造业发展。

   每年,美国政府将约5万亿美元的工作外包给私人部门的企业。按照拜登的计划,美国联邦政府将以二战以来的最大规格来调动对采购、基础设施建设和研发的投资。但问题是,这些承诺能否变成现实、帮助美国振兴制造业?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研究员刘永涛教授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这是一个竞选时的口号,这是否能够实现还不得而知。一方面,美国现在还处在疫情当中;另一方面,美国制造业厂商是否愿意回到美国这都是一系列的问题。我们回头看历史,很多总统在竞选时期讲的话在上台后并没有兑现。另外,拜登的议程上还有许多优先事项,可能需要把它们做成后才会兑现这一句话。”

   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周世俭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拜登“买美国货”的竞选口号是奥巴马政府时期政策的翻版和延续。

   “这实际上违背了世界贸易组织(WTO)的规则,而且从实践上来说这也做不到。”周世俭认为。

   “购买美国货”口号助力竞选

   “购买美国货”的倡议在近十年的白宫议程中并不陌生。在2008年竞选期间,奥巴马曾在劳动密集型产业居多的州打出“买美国货,投奥巴马”的竞选口号。据美媒报道,这一立场为奥巴马赢得了强有力的劳工支持,为胜选奠定了基础。然而,由于世界上最大的工程机械厂家卡特彼勒公司等有大量海外出口的企业的反对,他很快就在2009年淡化了在这一问题上的态度。奥巴马表示,他的反悔是因为担忧“购买美国货”的苛刻要求最终可能引发国际贸易战。

   时隔八年,在2017年4月,特朗普签署了一项新的行政命令,试图兑现“购买美国货,雇用美国人”的竞选承诺。但以关税为手段的政策并未提振美国制造业的复兴,同时,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的文章指出,该行政命令很可能违反了美国在WTO《政府采购协定》(GPA)下的承诺,以及美国通过自由贸易协定向各贸易伙伴作出的政府采购承诺。GPA规定,成员国对投标协议所涵盖的政府合同的外国公司应一视同仁。

   周世俭告诉第一财经记者:“2018年3月23日,特朗普下令对美国进口的钢材和铝制品加征高关税,此举打击了34个国家和地区,其中33个都对美国采取了报复性措施。加征高关税之前,2017年美国进口了3592万吨钢材,价值690亿美元,限制措施有效地保护了美国14万钢铁工人,却导致了钢铁价格暴涨,大大伤害了使用海外物美价廉的钢铝加工制成品的651万企业职工的利益,整个美国制造业成本上升,相关企业利益受到损害。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福特公司总裁说,进口钢材和铝制品的关税使得该公司一年至少减少10亿美元的利润。”

   2020年7月,拜登在竞选期间发布了一项经济刺激计划称,将推动联邦政府投入4000亿美元支持使用美国产品的基础设施项目,如美国钢铁和医疗防护装备。他还提议国会再投入3000亿美元用于新产品的研发。拜登表示,该计划将让至少500万人在此经济衰退时期重新回到工作岗位上。

   “拜登这样做实际上是沿着特朗普脚印往前走,但这样做违背了产业经济全球化,打击了企业产业链,也就必然影响了其资金链和利润链。”周世俭说。

   汉密尔顿的产业保护理论还适用吗?

   打着“购买美国货”口号的总统候选人们传达着明显的意图,即要捍卫美国工人的工作岗位,增强美国制造业的竞争力。但这项政策能实现这些目标吗?

   事实上,美国对这一逻辑并不陌生。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系副教授李黎力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19世纪时,美国首位财政部长汉密尔顿等“美国学派”的观点是,短期来看,购买价格更高的本国产品可能意味着一定的损失,但是长期来看,支持本国的产业可能会有助于经济独立和产业发展。

   但也有观点指出,汉密尔顿时期的美国与今天不可同日而语。彼时美国经济规模很小,可以向内集中发展,而今天美国经济已是全球性的经济,美国公司不得不在世界各地扩大生产以保持增长。“美国是靠经济全球化发展起来的,现在否定经济全球化,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周世俭说。

   曾担任克林顿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的伯克利哈斯商学院教授泰森(Laura Tyson)认为,“购买美国货”的政策会减少竞争,提高产品的价格。此外,在不需要相较外国竞争对手有优势的情况下,美国公司可能没有那么大的动力去创新,因此,在采购预算有限的背景下,产品质量可能也会下降。

   “经济的价值规律是客观存在的,美国的优势在高新技术,它意图保住制造业是很难的。但拿美国的钢铁业来说,按照市场规律它应该被淘汰,可由于钢铁涉及国防,所以历任美国总统都要补助钢铁业。”周世俭表示。

   过去四年并未实现企业回流

   那么,“购买美国货”是否至少能促进企业回流,增加美国本土制造业的工作岗位?

   尽管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声称,从2016年到2019年,美国获得了大约50万个美国制造业岗位,但据美国经济政策研究所(EPI)计算,这种程度的收益与从2010年至2019年的整个经济复苏时期的平均水平完全相当,并未因实施了不同贸易政策有了更加突出的表现。

   EPI的报告指出,在过去四年中,离岸外包和制造业工厂的就业损失仍在继续。根据该研究所对美国劳工部的数据分析,从2016年至2018年的特朗普政府期间,仍有近1800家工厂消失。

   “除非现在采取措施,比如改革我们的贸易政策、抑制美元高估、取消对离岸外包的税收优惠并重建国内经济等,否则,美国制造业将不会卷土重来。”报告作者、EPI贸易和制造业政策研究部主任斯科特(Robert E. Scott)称。

   “我们必须依赖来自其他国家的原材料。”在疫情期间为美国生产外科口罩的美国采购商QYK Brands首席执行官塔马巴图拉(Rakesh Tammabattula)说,中国制造的口罩价格甚至比该公司在美国制造口罩所进口的面料价格还低。他说,QYK已经开始生产消毒湿巾而不是口罩,因为竞争对手较少。

   “现在看来拜登还是会拿这条政策来刺激经济。但实际上,这条路已经被奥巴马和特朗普两任政府验证是行不通的。”周世俭对第一财经记者说。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