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北京春天的感觉

2021-04-15 07:47:17 和讯网 

  我对季节没有特别的偏好,春夏秋冬,一视同仁。多数人,对春天比较有好感。“冬天来了,春天会远吗?”最能反映人们对春天的期待。一年之中,冬天在前,中国北方的大部分地区,最冷的时候是在1,2月份,即春节前后。可排序的时候,春天占了先,足见人们对春天之热爱。

北京春天的感觉

  至少,在我小时候,冬天是有乐趣的。赶不上“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的意境深远,也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壮美。这时,躲在积雪覆盖的小屋里,围炉而坐,“大块吃肉,大碗喝酒”,或者,烧个红薯烤个玉米,岂不快哉。可是,美好的东西都不长久,气候变暖之后,北方少雪甚至无雪,银装素裹的北国风光从此不再。

  无雪的冬季,可命名为《色戒》——空旷寂寞的原野上,只有一种模糊不清的黑色,其他的色彩都被“戒”了,更别提银色洁白的“主色调”了。因此,人们对春天的盼望,一部分来自对寒冷的北风的恐惧,更主要的,是源于“色欲”——喜欢春天新鲜活泼、与日俱新的色彩。

  北京的冬天,是一部中国导演拍摄的黑白电影,单调乏味;春天,色彩绚丽;冬春变换,就像在一幅色彩单一的黑白片上渲染。“有时三点两点雨,到处十枝五枝花 ”,浊气上升,清气下降,繁华落雨,春光流泻,好一派满园春色——这是曾经的春天,是梦想的春天,我们看到的,却是另一种样子。

北京春天的感觉

  气候变暖以后,春天来得早了。按照气象学的定义,春季延长了。可是,品质打了折扣,等量的风景稀释到更多的时间里,春天,就像淡而无味却“更大、更肥、更长”的现代水果一样,成了劣质产品。“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因为它用了春天的血液来浇灌”——春天的血液,就是“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的春雨,而北京的春季,多风而少雨。

  没有雪的冬季,就像一个没有爱的女人一样,破败而枯萎;没有雨露的春天,就像一个贫血病人的面容一样,苍白而憔悴;“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草长莺飞,杏花春雨,多少景象,只在梦中,尽在梦中。只在江南,尽在江南,难怪康熙乾隆,一次又一次地“烟花三月下扬州”,因为,北京的春天是全无风情的。

  遥想去年,一个人躺在友谊医院的病床上,看着窗外,天,灰蒙蒙的。北京起了沙尘,干干净净的天,有了“不明悬浮物”,让我想起韩国人大酱汤的颜色。“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沙尘是从哪儿来的啊?

  我问日本回来的同事,日本有这样的天气吗? 他说:“没有。要是日本有了沙尘,他们就说,这是从中国过来的。”中国人也不示弱,看前几天的报道,气象专家说,北京今年第一次沙尘的起源,是外蒙古地区。不知道外蒙古人民看了这个报道,作何感想。

  可是,春天的脚步是挡不住的。风,像从冬天的禁锢中私奔出来的,四处撒欢。小雨,在人们的睡梦中,悄悄来临。落在枯草上的小雨,细密无声;裸露的黄土,换了颜色,空气中弥漫着万物复苏的气息,尤其是迎春的花朵,竞相开放,“红杏遮不住,毕竟出墙来”——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挡生命的成长。

(责任编辑:李莹 HN016)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