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日本宣布下架放射性氚吉祥物,韩国考虑在国际法庭状告日本“排污”,中国外交部:太平洋不是日本的下水道

2021-04-15 09:16:47 和讯网 

日本宣布下架放射性氚吉祥物
日本宣布下架放射性氚吉祥物

  本月日本宣布将福岛核废水排海,此决定引发世界担忧。

  而为了宣传福岛第一核电站处理水中所含有的放射性氚的安全性,日本制作并发布了一份传单。在这份传单中,“放射性氚”被拟化成了“吉祥物”的可爱角色。

日本宣布下架放射性氚吉祥物
日本宣布下架放射性氚吉祥物

  这一奇葩操作坚持了一天便中止,日本宣布将修改相关设计,并将此前公开的传单和视频暂时下架。

  4月15日消息,据媒体报道,日方称我们收到了各方声音,在此基础上,我们会修改关于放射性氚的相关设计。因此,此前公开的传单和视频暂时下架。

  尽管如此,日方并没有消除业界对于核废水入海的隐忧。

  有专家表示,发生过事故的日本福岛一号核电站内的水,即使经过仔细清洗被排到海洋中,仍可能导致放射性同位素留存在包括鱼类等海洋生物体内,继而在人体内积累,超过一定剂量时就会对人体产生危害,比如“三致”(致癌、致畸形、致突变),剂量更大的话会直接致死。

日本承认难以清除:核废水中的“氚”放射性危害有多大?

近日,日本决定将核废水排入大海的消息引发全世界关注。

日本政府声称,将依照国际标准管理核废水排放。按照日本政府和东京电力公司的说法,专业设备可过滤水中62种放射性物质,但同时承认,放射性元素氚难以清除。

对于氚,科学见意见存在分歧。由于全世界目前没有技术能把核废水种的氚处理干净,该元素的危害性格外引人关注。

氚也被称为超重氢,是氢的同位素之一,半衰期为12.43年。氚一旦进入人体可能从人体内部对人造成辐射损害,如果人类持续暴露在氚辐射下,可能会导致细胞死亡、DNA遗传损伤。

有意见认为,氚所放射的β射线穿透能力较弱,氚从外对人造成可能性不大。但也有调查报告显示,在氚排放较多的地区,白血病及新生儿死亡率偏高。

另外,就氚含量的安全水平,目前国际上没有统一标准。

此外,福岛核废水种的放射性物质,并不止氚一种超标,还包含碳14,有可能损害人类的DNA。

据报道,放射性核素可能在海洋生物体内富集,影响海洋环境。部分核素将洋流等向其他海域迁移、扩散,碳14可能造成基因损害。

另外,一些原子同位素衰变过程需要数万年甚至几十万年。向海洋排放的废水虽然经过处理,但依然还有很多放射性核素。废水所含碳14在数千年内都存在危险。

  韩国考虑在国际法庭状告日本“排污”

日本福岛核电站,储藏核污水的储水罐。资料图片/IC photo

当地时间4月13日,韩国首尔,一家超市停售日产海鲜。图/IC photo

绿色和平日本办公室发言人铃木一枝。图/绿色和平官网

当地时间4月14日,韩国首尔光化门广场,公民团体“韩国素食联合”举行示威,抗议日本政府决定排核污水入海。图/IC photo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当地时间4月13日,日本政府召开相关阁僚会议,正式决定将福岛第一核电站核废水排入大海。日方表示,经评估,核废水不会对人体健康或者海洋环境造成负面影响。

日本政府决定一出,引发多国忧虑。4月14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对日本政府接连发问,并强调“海洋不是日本的垃圾桶,太平洋(601099,股吧)也不是日本的下水道。”

韩国总统文在寅向日本驻韩国大使表达严重关切,同时要求官员研究把“排污”一事提交国际法庭。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也表态称将就此同日方展开交涉。

A10-A11版采写/(除署名外)新京报记者 栾若曦

●中国

强烈敦促日方认清自身责任

4月14日下午,中国外交部举行例行记者会,有记者就日本政府决定以海洋排放方式处置福岛核电站事故核废水的国际反应进行提问。

据央视新闻报道,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回应指出,日本媒体称,日方排海工作预计两年后开始,将持续30年,拟排放核废水超过100万吨,排放数量之大,持续时间之长、涉及地域之广、风险等级之高前所未有。

此外,赵立坚还向日方提出三个问题,希望日方作答。第一,日方真的听到了国内外的质疑和担忧吗?第二,日方此举真的符合国际法吗?第三,日方拟排放的核废水真的符合国际标准吗?

赵立坚强调:“海洋不是日本的垃圾桶,太平洋(601099,股吧)也不是日本的下水道!日方处理核废水,不应让全世界买单。”至于日本个别官员称这些水喝了也没事,赵立坚表示,“请他喝了再说。日本水俣病殷鉴不远,当地受害民众的伤痛还未抚平。日方不应忘却历史悲剧,更不应揣着明白装糊涂。”

赵立坚表示,中方强烈敦促日方认清自身责任,秉持科学态度,履行国际义务,对国际社会、周边国家以及本国国民的严重关切作出应有回应。日方应重新审视福岛核电站核废水处置问题,在同各利益攸关国家和国际原子能机构充分协商并达成一致之前,不得擅自启动排海。中方保留进一步作出反应的权利。

另据新华社报道,当地时间4月14日,中韩海洋事务对话合作机制举行首次会议。在会议上,中韩两方对日本近日不顾国际社会特别是中韩两个重要邻国的反对,单方面决定将福岛核电站事故核废水排海表示强烈不满。

双方敦促日方务必在与国际机构和周边国家充分协商,并在有关国家和国际机构实质参与基础上,审慎处理福岛核废水问题。中韩双方将继续就此保持密切沟通协调,并愿同国际社会和地区国家一道采取必要措施和行动,共同应对这一国际挑战。

●韩国

总统文在寅表示“严重关切”

韩国总统文在寅14日就日本决定向海中排放福岛核电站核废水向日本驻韩国大使表达严重关切,同时要求官员研究把“排污”一事提交国际法庭。

韩国总统府发言人康珉硕说,文在寅当天接受新任日本驻韩国大使相星孝一递交的国书,随后在交谈中告诉对方,作为与日本邻近的国家,韩国对日方决定把福岛第一核电站核废水排放入海“严重关切”。文在寅要求相星孝一把韩方态度转达给日本政府。

康珉硕说,韩国总统在这一场合发表这样的言论“极为罕见”。

另外,康珉硕说,文在寅同一天在总统府内部会议上要求政府部门“积极研究”把日方“排污”一事提交国际海洋法法庭。

韩联社报道,韩国外交部同一天说,正考虑在国际层面针对日方做法采取法律行动,将与国际原子能机构及相关国家合作,确保日方排放受到“可接受、科学和客观”核查。

韩国朝野政党14日继续就日方“排污”决定表达强烈反对和谴责。韩联社报道,执政党共同民主党召开会议,“谴责日本政府没有透明地披露信息或经过验证程序就做出决定”。

一些共同民主党籍国会议员不满美国政府对日方“排污”做出的反应。议员申东根在社交媒体写道,作为韩国的传统盟国,美国“支持和偏袒”日本,令人“非常失望”。“我怀疑,如果加拿大墨西哥决定排放核电站核污染水,美国是否也会发表类似支持声明。”

韩国外交部当天说,韩方已经经由美国驻韩国使馆和韩国驻美使馆,就日方决定向美方表达韩方忧虑。

据新华社

●俄罗斯

将同日方进行交涉

据CGTN报道,当地时间4月14日,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就日本政府决定向海洋排放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的核废水,俄方将同日方进行交涉。

罗斯呼吁日本向有关国家通报情况,包括今后将采取何种措施,以减少对地区和生态环境的危害。扎哈罗娃指出,俄罗斯也是相关国家之一,因为日方行为将影响到俄罗斯公民居住的相关海域和边境地区。

据塔斯社报道,当地时间4月13日,俄罗斯外交部曾对日本“排污入海”一事发布声明,表示俄罗斯正在等待日本就其计划排放核废水的各个方面作出详细解释。

扎哈罗娃表示,俄罗斯希望日本在必要时允许在泄漏区域进行辐射监测。“我们希望东京方面能够以严肃态度处理该项重要问题,采取必要措施尽量减少对海洋环境的负面影响,并避免对其他国家的经济活动,例如捕鱼等活动造成困难。”

●太平洋岛国论坛

日本应重新考虑排放计划

太平洋岛国论坛14日表示对日本政府将福岛第一核电站核废水排入大海这一决定深表关切,并呼吁日本政府重新考虑这一计划。

太平洋岛国论坛秘书长梅格·泰勒当天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根据国际法要求以及2020年12月召开《南太平洋无核区条约》缔约方会议时重申的精神,日本应采取一切必要措施避免福岛核废水对包括南太平洋无核区在内的太平洋地区造成危害,而日本目前显然并未采取足够措施解决这一问题。

她说,太平洋的渔业及其他海洋资源对太平洋地区的民生至关重要,必须加以保护。因此,太平洋岛国论坛紧急呼吁日本政府推迟将核废水排入大海的决定,等待太平洋岛国论坛成员就此问题进行进一步磋商并做出独立专家评估。

由太平洋岛国论坛发起并于1985年签订的《南太平洋无核区条约》又被称为《拉罗汤加条约》,条约规定在南太平洋地区设立一个无核武地带,各缔约方承诺不在该地区安放、试验任何核爆炸装置,不倾倒放射性废料和其他放射性物质。

太平洋岛国论坛成立于1971年,是南太平洋国家政府间加强区域合作、协调对外政策的区域合作组织,其成员包括澳大利亚新西兰、斐济、巴布亚新几内亚及瓦努阿图等,秘书处设在斐济首都苏瓦。

新华社记者 张永兴

■ 对话

绿色和平日本办公室发言人铃木一枝:

反对核废水入海需要每个国家和个体的努力

昨日,新京报记者专访绿色和平日本办公室发言人铃木一枝(Kazue Suzuki)。从2011年日本地震以来,绿色和平长期跟踪关注核泄漏事件。铃木一枝从2011年5月开始全职参与有关福岛的项目活动。

对于此次日本核废水排放事件,她认为需要建造更多的储水罐处理核废水而不是排海,并呼吁更多人积极发声,携手反对核废水入海。

需要建更牢固的储水罐而不是排放

新京报:能否和我们分享一些关于核废水排放的研究和数据?

铃木一枝:绿色和平一直致力于福岛核废水排放的相关研究和数据,我们一直在遵循政府部门相关准则,讨论怎样处理福岛核废水。

一开始,日本政府和东京电力公司说,他们可以从福岛核废水中取出62种放射性元素,但是他们不能取出一种名叫氚(chuan)的放射性物质。近期,他们又发现,不仅是氚,还有碳14——一种能存在很长时间的放射性物质,也不能被取出。特定的仪器本来可以将62种放射性元素取出,但是目前这两种无法取出。在用于储存核废水的储水罐里,约80%的水已经受到严重污染,这些水都有含量超高的放射性物质。

放射性物质不能运输,一旦被释放,也不能撤回。放射性物质的毒害性没有一个临界值,没有“低于某个标准就不危险了”这一说法。即使是非常不活跃的核辐射物质,也会有危害。我认为,这正是我们不该随便排放核废水的原因,它们会在全球海域漫延。

新京报:你认为解决方法是什么?

铃木一枝:我们原本有1000个储水罐,也有地方放更多,但是它们都不是很坚固。我们认为需要建更牢固的储水罐,不要让核废水漏出来。东京电力公司也需要用更高端的技术,尽可能把废水处理净化,达到排放标准。

储存和净化核废水确实是一项最昂贵的方案,这也是他们为什么没有选择这个方案的原因,但是这就是他们需要付出的代价。

日本此举违反《联合国海洋法公约》

新京报:日本当地民众、国际组织以及其他国家的反应是怎样的?

铃木一枝:绿色和平发起了意见书,询问日本民众意见,大部分日本人都反对排放核废水进入海洋。2019年,全国大约有11.7%的人同意,50.8%的人反对核废水入海,比例约是1:5。

我们已经递交了反对排放核废水的请愿书,有来自24个国家的311份签名,请愿是来自世界各地的。但是也有许多人还不知道这个危机的存在,我希望我们的声音可以传递给更多人,更多人去发声。

对于渔民,尤其是福岛的渔民来说,这是一个生死攸关的问题。他们已经受苦了近十年,近期才刚刚重启渔业,如果政府现在决定这么做,注定会严重打击他们的生意。

新京报:日本决定是否违反国际法?

铃木一枝:这项决定违反了日本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承担的法律义务。日本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缔约国,在保护海洋环境方面,公约有明确规定:各国在采取措施防止、减少和控制海洋环境污染时采取的行动,不应直接或间接将损害或危险从一个区域转移到另一个区域,或将一种污染转变成另一种污染。

公约说,必须保护海洋,要尽力做到最好。核废水排放入海不是对海洋最好的方法,是最坏的方法。为了保护海洋,我们必须赢得这场运动,我们必须成功,这就是我想说的。

对于是否会利用法律维权,我们还不确定,但是我们肯定会继续领导运动,反对排放核废水进入海洋。

我希望其他国家也都能加入这场保卫战,我们需要每个国家和个体的努力。我们必须要成功。我们不能直接排放这些未经处理的放射性物质,不论是排放进海洋里,抑或是排放到大气中。

感谢邻国公民反对排放核废水

新京报:日本排污入海会怎样影响海洋环境和人体健康?

铃木一枝:核废水中有很多种放射性物质,每种放射性物质进入大自然之后,我们都无法预测它们未来的表现。有时候,鱼可能会食用这些物质,然后鱼会被人类食用,所以很难预测放射性物质的走向。

有的放射性物质存活时间很长,一旦释放将无法撤回,所以对环境的伤害很大。同时,放射性物质也会伤害人体,对我们的后代也会非常不利。

我认为蒸发法是较差的替代方案,放射性物质即使在空气中,还是有可能被人体吸入,并且被带到其他地方。

新京报:对于这个问题,国际上为何争议不断?科学问题为什么难以达成一致?国际标准是怎样的?

铃木一枝:现在世界上有很多国家都在依靠核电站来发电,对于其中一些国家,我认为他们在反对排放的事件上不会活跃发声。

《伦敦倾废公约》是1972年国际海事组织制定的国际公约,是目前一项关于海洋倾倒的国际标准。各缔约国认识到海洋环境及赖以生存的生物的重要性,并确信国际间应采取行动以控制倾倒废物带来的海洋污染。

我听说邻国的很多公民在反对排放,对此我十分感谢。我希望我们能一起携手反对核废水入海。我认为现在很多日本主流媒体也在反对排放,他们发表了很中立的意见,我也希望他们能一起参与反对排放。

绿色和平会继续参与和促进反对核废水入海的活动。希望其他国家和国际组织都参与到这场战斗中,反对排放,努力发声。

新京报记者 彭岸

中国外交部:太平洋不是日本的下水道
中国外交部:太平洋不是日本的下水道

外交部:太平洋不是日本的下水道!至于日本个别官员,请喝了再说

  针对日本政府正式决定以海洋排放方式处置福岛核电站事故核废水,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14日说,海洋不是日本的垃圾桶,太平洋也不是日本的下水道。日方应重新审视福岛核电站核废水处置问题,在同各利益攸关国家和国际原子能机构充分协商并达成一致前,不得擅自启动排海。

  当日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问:日本政府13日正式决定以海洋排放方式处置福岛核电站事故核废水,韩国方面就此召见日本驻韩大使,表示严正抗议。俄罗斯也表示严重关切,称日方应展现透明和责任感。欧盟委员会发言人称,日方应在充分履行国家和国际义务的情况下确保任何排放的绝对安全。但我们注意到,日本个别官员表示“这些水喝了也没事”。美方还感谢日方保持透明的努力。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赵立坚说,日本媒体称,日方排海工作预计两年后开始,将持续30年,拟排放核废水超过百万吨,排放数量之大,持续时间之长、涉及地域之广、风险等级之高前所未有。“这里我提出三个问题,希望日方回答。”

  第一,日方真的听到了国内外的质疑和担忧吗?日本执政党一些议员表示,核废水应长期储存而非一排了之,现在做决定欠缺考虑。日本渔业协会发表抗议声明称,政府决定将给渔业带来沉重打击,“绝对无法接受”。日本东京、福岛等多地13日发生抗议游行,当地民众打出“海洋在哭泣,鱼类在哭泣,地球在哭泣”等标语。

  赵立坚说,除中国、韩国、俄罗斯、欧盟外,311个环保团体向日方表示坚决反对。绿色和平日本办公室气候与能源项目主任称,尽管日本有技术、有条件建更多储存罐,却选择把核废水倾入太平洋。日方决定无视生态环境,完全是不正义的。

  第二,日方此举真的符合国际法吗?日方决定将开创严重核事故处理后废水向海洋排放的先例。日本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缔约国,应当知道公约有关规定。根据公约,各国应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确保在其管辖或控制范围内的事件或活动所造成的污染,不致扩大到行使主权权利的区域之外。但由于洋流、量级、洄游鱼类等因素,日本核废水排海将不可避免地造成跨境影响。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及早通报核事故公约》《核安全公约》等,日本还需承担通知并充分协商环评监测、采取预防措施确保危险最小化、保障信息透明等国际义务,日方承担这些义务了吗?

  “有人说,日方作出决定征得了美方的‘许可’。我要强调的是,美国的‘许可’不等于国际社会的许可。美国居然还对日方表示了‘感谢’。”赵立坚说,既然美方重视环境问题,就应该负起责任,从维护海洋环境和人类健康安全出发,敦促日方以诚实、科学、负责任的态度,慎重对待福岛核电站事故核废水处置问题,而不是不分是非、不讲原则,采取双重标准。

  第三,日方拟排放的核废水真的符合国际标准吗?国际原子能机构专家组评估报告明确指出,福岛核电站现有经过处理的含氚废水中仍含有其他放射性核素。据东京电力公司统计,核废水中共含有62种放射性核素。2018年8月,环保人士经过分析东京电力公司发布的数据发现,处理后的核废水远远不止残留氚。其中,2017年度的核废水中有60次碘129严重超标,核废水中还存在锶90严重超标的问题。据媒体报道,加拿大已经在其西海岸的三文鱼身上检测到放射性元素。在美国夏威夷海域,放射物含量的水平已经达到先前的两倍。有关迹象都表明,日本福岛核污染可能已经扩散到北美地区。

  “海洋不是日本的垃圾桶,太平洋也不是日本的下水道。日方处理核废水,不应让全世界买单。至于日本个别官员称‘这些水喝了也没事’,那请他喝了再说。”赵立坚说,日本水俣病殷鉴不远,当地受害民众的伤痛还未抚平。日方不应忘却历史悲剧,更不应揣着明白装糊涂。

  赵立坚说,中方强烈敦促日方认清自身责任,秉持科学态度,履行国际义务,对国际社会、周边国家以及本国国民的严重关切作出应有回应。日方应重新审视福岛核电站核废水处置问题,在同各利益攸关国家和国际原子能机构充分协商并达成一致前,不得擅自启动排海。中方保留进一步作出反应的权利。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