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剧集行业「权力交割」乱象:收视低,排播空降,手撕剧方

2021-04-15 22:08:19 和讯名家 

剧集行业问题频发,是因为正在经历主导权「交割」时期。过渡期之后的剧集行业是否会变得更好,却并不能肯定。#你认为剧集行业还能好吗#,请在留言区留下你的看法。

"

作者|香雪兰

最近吃「瓜」发现,剧集行业真是挺「闹心」的。

从播出平台到制作方,从演员到粉丝,从制片人到观众,好像都对目前的剧集感到不满。

卫视播出平台一季度爆款剧凤毛麟角,高收视剧目数量明显少于去年同期,更糟糕的是,卫视剧越来越没有当年卫视剧的「排面」;而多部号称S+的网剧的表现也不达预期,口碑令人堪忧,排播模式更是稀奇古怪;流量和粉丝们也不消停,动不动就手撕剧方,颐指气使。

1号要问的是,剧集行业到底怎么了?

卫视继续让渡主导权:制作力量正在从卫视剧抽离

1号数读联盟-酷云互动的数据显示,去年一季度省级卫视收视率过1%的剧目共有7部,今年一季度则仅有1部,大幅减少6部;去年单部剧最高收视率为2.4%,今年降至1.95%,峰值数据也有明显下滑。

更重要的是,今年唯一一部收视率过1%的剧目《巡回检察组》还是一部「跨年剧」,表中相当于只计算了最后12集(共43集)的收视数据,整部剧平均后的收视率肯定要低于这一数值。

数据来源:1号数读联盟-酷云互动

卫视剧爆款剧少,固然有观众流失、缺乏优质作品等多种原因,但需要警惕的是卫视黄金档剧越来越多的透着浓浓的「网剧风」。

由于主流受众特征存在一定差异,卫视剧和纯网剧在题材与风格上存在着较为明显的区别。然而,纵观今年一季度卫视黄金档,平心而论,从质感和目标受众来看,许多上星剧其实并不适合放在卫视平台播出。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

有剧集购销内部人事向1号透露,「现在地面电视频道买剧特别困难,因为很多有实力的公司嫌不赚钱,都不再生产适合地面频道播出的剧集,转而都去做网剧了」。从今年开始,这种状况开始蔓延到卫视。

今年以来,即使是一线卫视,也开始出现多轮剧、先网后台剧,比如:江苏卫视《琉璃》、北京卫视《刑警之海外行动》均为先网后台剧;北京卫视《装台》《觉醒年代》等均为央视二轮剧。

随着卫视购买能力的下降,其在剧集市场的主导能力与话语权也此消彼长。当越来越多的剧集生产者不再依照卫视剧集的需求,而是按照视频网站对于剧集的题材、风格和审美要求进行内容生产时,必然导致适合在卫视平台播出的剧集数量越来越少。这个问题对卫视而言可谓釜底抽薪,必然会对其长远发展产生深远的影响。

这一点从越来越多的网剧备案和越来越少的电视剧备案数据中可以一窥端倪。

相关报道显示,2020年全年通过备案的电视剧有670部,较去年大幅减少235部;而同期规划备案的网络剧有1083部,电视剧备案数量近相当于网剧备案数量的62%。

今年一季度也延续了电视剧备案数量持续减少的趋势,1号数读联盟-艺恩数据显示,1-2月份电视剧备案数量仅为73部,较去年同期腰斩,较2019年同期已经大幅下滑了将近60%。

同时,下滑不仅表现在电视剧备案部数,每部剧的平均集数也有大幅度的下滑。今年1-2月份备案的每部电视剧平均32.8集,而去年同期则是38.8集。

图片来源:《艺恩数据:2021年Q1剧综报告》

「权力」让渡之后,卫视剧后备资源不足的问题正在凸显。

当越来越少的版权剧满足卫视的收视偏好,越来越少的影视制作公司理会卫视的需求,那么,卫视剧的播出品质该如何保证呢?

视频平台承接主导权:适应期依然混乱无序

喧哗与骚动,混乱与无序,视频平台承接主导权后的剧集行业需要适应期。

赵丽颖、王一博等顶级流量出演的古装剧《有翡》12月15日在湖北影视频道22:46开播,随后于次日在腾讯视频上线播出。

迪丽热巴、吴磊等顶级流量出演的古装剧《长歌行》3月31日22:00在山东卫视开播,同时在腾讯视频上线播出。

湖北影视频道和山东卫视,一个是地面频道,一个是二线卫视,而且排播时间均为非黄金时段,它们为何能够播出这样的头部大剧呢?其实,这背后有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策略」。

「因为重点网络剧审核跟上卫视黄金档一样同播同审,标准一致,因此过审困难。而地方台or二三线卫视非黄金档可以不用总局审,只要地方省局审,比较宽松,然后直接播出。而只要在电视台播过,网络平台再播就可以不用再审。」

这种奇葩的排播模式,正在成为不少网剧、网综追求快速过审下不得已的选择。

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另外,网剧的「空降式排播」也越来越频繁,甚至不乏头部网剧也常常有此操作。一部观众期待已久的剧集常常是突然官宣播出,完全没有预留出宣推的空间和时间,观众都被这种突如其来的播出策略表示一脸懵。

一方面,由于没有充分的营销,可能会导致网剧播出效果受损;另一方面,由于未能提前规划和匹配商务资源,而可能导致创收降低。既然没有可见的益处,那么为什么视频网址会越来越频繁采用这些较为「奇葩」的排播方式呢?

一种可能的解释是,当前平台方更看中会员收入和超前点播收入,因此为了防止付费会员数量的流失,只能这样「慌慌张张」的往前赶。

还有一些网剧的播出时间则一直爽约,导致配套的商务只能一拖再拖,错过了适合的营销季,产生了大量的纠纷和资源浪费。

策略式审查、空降式排播、爽约式排播等乱象恐怕还只是行业「混乱与无序」的冰山一角。

承接主导权之后,除了考虑自身的发展和未来规划之外,视频平台还需要思考如何才能承担起这份责任,如何让行业变得更健康。

破坏力量:流量及其粉丝们的「割韭菜畸形循环」

剧集行业需要警惕的一股破坏力量来自于围绕流量及其粉丝们形成的「割韭菜畸形循环」。

萦绕在众多从业者心头的忧虑是,或许华语乐坛的现在就是剧集行业的将来。流量及其粉丝们在毁掉音乐行业后,又在毁掉剧集行业。知名编剧汪海林:「这帮孙子搞死了唱片业,没歌听;搞死了电视剧,没剧看」。

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不论这一观点是否过于偏激,但流量明星及其粉丝们颐指气使的持续干扰正常项目的开展却是越来越频发的事实,这股力量的建设性和破坏性都实在是不容小觑。

一个越来越普遍的现象是,一旦众多粉丝认为某个剧集项目配不上自家的哥哥(姐姐)时,便会采取集体行动的形式下场开撕。

近日,杨紫粉丝集体刷起了#杨紫粉丝拒绝欢瑞世纪(000892,股吧)#的话题,目的是不希望杨紫出演欢瑞的剧目《沉香如屑》。目前该话题阅读量已经达到了4.4亿。

粉丝们认为自己掌握了充分的理由:资源与艺人不符,消耗演员热度,签约期间无公关、不告黑等。事件的最后,最终以杨紫、欢瑞、优酷三方联合声明收尾。粉丝们的此次行动看似失败了,但可以预见的是,这口郁结在内心的怨气终有一天会找到下一个出口,进而产生破坏式效应。

再比如:当粉丝认为剧方的宣推工作没有做到位,同样会手撕剧方。

由迪丽热巴、吴磊主演的《长歌行》正在热播中,两位主角的粉丝认为,《长歌行》官博转发的宣传物料中女主、男主物料偏少,而女二、男二却有更多的曝光,便在评论中指责剧方的消极不作为。

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这些事件看起来似乎都是粉丝的问题,但其实躲在粉丝背后的流量明星们并非无辜。他们通过一个又一个高超的「粉运」手段,完成了从吸粉到虐粉,再到死忠粉、氪金粉的流程,与各方合谋将粉丝们圈进了一个「割韭菜畸形循环」中。

有的流量演员身上坐拥30+数量的代言,几乎每条微博都带着计入销量的商品链接,号召粉丝氪金;

有的流量演员身兼主持人、综艺咖、演员等多个身份,出演的每个节目、每部剧都号召粉丝宣传推广、维护数据,而且粉丝们还得满足平台搞出的各种超前点播、付费花絮、豪华周边等花样百出的「割韭菜」行为;

还有的流量演员不忘随时出一张音乐专辑来让粉丝购买,彰显自己的「音乐才能」。

在这个「割韭菜畸形循环」中,流量演员和粉丝们并不是始作俑者,当然也不会是最后的赢家,播出平台、代言商家等也都是重要的参与方。

播出平台看重了流量演员带来的粉丝氪金能力,就会邀请流量出演剧集;或者在签订各种分约的情况下直接捧红一个流量,然后进行「割韭菜」。

而「割韭菜」的方式也是花样百出,令人眼花缭乱。其中包括但不限于:充会员解锁加更、超前点播、付费解锁双重结局、付费花絮、主演音乐会、拍卖戏服等。不敢想象,难道将来视频平台盈利的希望要建立在粉丝氪金的基础上吗?

相关数据显示,仅在超前点播方面,2021年Q1上新剧中,有27部开启了超前点播模式,比去年同期增加了12部。

图片来源:微博

还有不少的品牌商家也被卷入到了「割韭菜」的质疑中,伤害了多年维护的品牌形象。

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割韭菜畸形循环」由于其立竿见影的效果,让越来越多的相关方卷入其中,彼此之间的纠缠和依赖也越来越紧密,越来越复杂。粉丝撑不起整个剧集行业,这也是基本的事实,但要想逃离这个怪圈,恐怕非一方力量所能及。

没有对粉丝穷追猛打的「割韭菜」,Netflix也实现了盈利;华纳扶持视频流媒体平台HBO Max 的「大招」是17部院线大片同步上线;Disney+则凭借着迪士尼多年维护的品牌IP衍生,迅速成长。

苹果这样的视频平台也在认真的进行着内容创新,近期上线的新剧《骇人来电》,剔除了镜头画面和人像,全程利用数码波形的颜色、形状和波动用来展现人物情感的起伏和不同通话场景,堪称神剧。

剧集行业主导权交割给互联网视频平台之后,我们希望看到的是这样充满科幻、脑洞大开的剧集创新,希望看到的是投资陡增之后剧集质感的飞升,希望看到的是蒸蒸日上的剧集行业,而不是向着粉丝们纷纷举起的「镰刀」。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传媒1号。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董云龙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