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新疆光伏成下个围剿目标?被黑企业回呛:“想对新疆光伏搞‘产业灭绝’,问问中国和全世界市场答不答应!”

2021-04-16 19:35:05 环球网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记者范凌志 白云怡 张丹】继年初美国太阳能(000591,股吧)行业协会(SEIA)宣布组建所谓“反强迫劳动”联盟,矛头直指中国新疆光伏产业后,13日,彭博社一篇题为《秘密和虐待的指控萦绕中国在新疆的太阳能工厂》的文章再度祭出一些西方媒体抹黑新疆的老套路:宣称被军警“跟踪”、卫星地图、郑国恩的所谓“报告”……企图用同样的手法给新疆光伏产业扣上“强迫劳动”的帽子。相关专家对记者表示,从棉花到光伏产业,新疆的主要产业接连成为西方的狙击目标,其目的不仅是要对新疆进行“产业灭绝”,更是要试图破坏整个中国参与全球价值链的合作。

15日,彭博社文中所提及的新疆大全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接受了《环球时报》的采访,该公司副董事长张龙根坚决否认所谓“强迫劳动”的指控。他透露,从2月份遭西方抹黑以来,“公司股价从130多美元跌到60多美元”,但与棉花不同,中国的光伏产业是全球光伏产品供应的主力军,对美已具备很强的产业优势,美国针对新疆的打压并不会给中国光伏产业链带来任何实质性的影响,“要对新疆光伏进行‘产业灭绝’,恐怕要问问中国的光伏产业和全世界的光伏市场是不是答应”。

彭博社再玩西方惯用套路抹黑中国光伏产业

“当飞机在乌鲁木齐着陆时,两个警察登上飞机,其中一人的胸前挂着机关枪,他们手持照片,在比对后找到了这两名记者。”彭博社的目标直指新疆的几家多晶硅提炼企业,报道声称,其记者在接下来的三天内“被特工一路跟随”,“所有与当地人交谈的努力都被喊停,最后连照片也被强制删除”。文章称,从公开信息中能找到“足以令世界不安的资料”:“例如,保利协鑫曾在2019年的一份报告中说,该厂已经从新疆南部维吾尔族人聚居的心脏地带接收了121名贫困少数民族工人。”

这些所谓“论证”都是为了支持其主要观点:“世界各地数以百万计购买太阳能电池板的房主面临着道德上的不确定性——在拥抱所谓绿色能源的同时,无法知道自己是否变相支持了肮脏的强迫劳动。”

这不是“强迫劳动”的帽子第一次硬扣在新疆的主要产业头上,上一个被“瞄准”的是棉花产业。新疆光伏产业与棉花产业的共同点是:同样在国内外占据相当的市场份额。资深光伏产业从业者代延岭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中国的多晶硅产能2021年年产能预测56.7万吨,占全球85%以上,其中新疆硅料占全国57%。代延岭说,多晶硅生产过程中电费成本占20~30%左右,因此硅料生产企业往往选择电费较低地区,如新疆、云南、内蒙等,因为这些地方有大量火电、水电及光伏能源。

“多晶硅(或硅料)是光伏电池板的基础原材料,以硅料为基底加工而成的电池板能够产生光伏效应,把光能转化成电能,这就是光伏发电的原理。”新疆大全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张龙根对《环球时报》记者解释,硅料的生产,其实就是把纯度95%-98%的工业硅粉通过化工提纯的方式将纯度提升到“9个9”甚至“10个9”(小数点前后9的个数,例如4个9就是99.99%)的过程,是极致精细化的提纯过程。

在彭博社的报道中,大全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在美国上市的公司”,文章称,该公司和其他三家多晶硅公司均未就其询问作出回应。

根据新疆大全提供的数据,2020年该公司的硅料产量是77,288吨,2021年预计产量在80,000到81,000吨之间。目前该公司约占全球市场份额15%左右,“我们硅料产品的直接客户是硅片生产厂商,全球大约97%的硅片是中国制造,所以我们的产品100%在中国国内销售。”张龙根说。

“强迫劳动”污蔑下 新疆多晶硅生产企业在美股价“腰斩”

彭博社在报道中照旧想竭力塑造一幅符合西方想象的“强迫劳动”场景。例如,报道称,新特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多晶硅工厂的母公司特变电工(600089,股吧)有限公司从和田接收了300名贫困工人,报道在这里不忘补上一句“该地区的维吾尔族人口众多,这是政府的同化政策所针对的地区”。而在描述保利协鑫在南疆招工时,报道称“在当地政府于2017年6月发布的照片上,一群身穿蓝色制服的工人整齐排列,依照‘劳工计划’,他们即将被送往各大工厂”。

制服、贫困工人、整齐划一……这幅画面与此前西方炒作的“新疆被强迫的摘棉大军”如出一辙。事实是否如此?

“多晶硅生产并非劳动密集型产业,企业最关注电价,人工成本在制造成本中占比非常小,根本不是关注点。”代延岭说。张龙根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表示,其生产基地的员工都必须是具备相当专业知识并且经过专业培训的技术工人和工程师,“我们实际产量8万吨左右,工厂目前有1934位员工。按照2020年的产值和利润来估算,人均产值大约为240万元左右,人均净利润大约为52万元左右,今年由于硅料价格行情比较好,这两个指标还将大幅度提升。劳动力成本在我们目前的生产成本中占比不到7%,因此硅料的生产并不是一个劳动密集型的产业。”

与西方媒体描绘的“大批少数民族工人被强迫进入工厂劳动”的画面不同,《环球时报》了解到,新疆大全公司1934名员工中只有少数民族18人(满族4人、回族3人、苗族3人、土家族2人、壮族2人、藏族2人、蒙古族1人、土族1人),占比0.93%。

彭博社文章引用“与海外维吾尔人一起工作”的新疆“专家”鲁恩·斯坦伯格(Rune Steenberg)的话称这些少数民族工人“没有自由拒绝签订工厂合同的权利。”对此,张龙根表示,这纯粹是无稽之谈:“他们想象力太丰富了!中国有劳动法,作为一家企业如果不守法还能开展生产吗?我们是严格按照劳动法来进行员工招聘,来去自由。”《环球时报》了解到,大全的工人来自新疆本地、重庆、甘肃及河北等地,主要通过网络招聘、校园招聘、人才市场、员工介绍等渠道进入公司。

一位名叫巴金的蒙古族员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自己2011年就来到公司,主要负责生产安全管理,每天工作8小时,月收入有9000元左右,是当地平均水平的两倍多,“我很奇怪,西方怎么会认为少数民族参加工作还用‘强迫’?谁不想找一个好的工作,提高生活质量?”根据2020年9月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新疆的劳动就业保障》白皮书的数据,2014年至2019年,全疆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均工资由5.35万元增至7.94万元,年均增长8.4%;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均工资由3.62万元增至4.59万元,年均增长5.4%。

彭博社报道中还提到,其记者曾试图采访新疆大全公司遭到“身着棕色迷彩的警卫”阻挠,对此新疆大全方面对《环球时报》回应称,多年来公司一直开放参观,只不过由于疫情,最近一年来开放较少,“彭博社在春节前确实联系过,但那时国内防疫形势较紧,就没有接待。”

尽管所谓“强迫劳动”已经被无数次证明是彻头彻尾的谎言,但针对中国光伏产业的打压却早已展开。面对中国迅速崛起的光伏产业,美国从近十年前就开始出招:早在2012年,美国商务部就曾作出裁决,决定对中国太阳能光伏产品征收31.14%-249.96%的反倾销税。今年1月初,美国太阳能行业协会(SEIA)宣布组建所谓“反强迫劳动”联盟,2月份,SEIA在官网公告,联署承诺的企业已经达到175家,有行业文章分析发现,参与联署的主要是美国境内开发光伏电站需要使用光伏组件的公司,少部分是组件供应商。与此同时,西方媒体与之相互配合,《纽约时报》援引咨询公司Horizon advisory报告称,中国新疆地区以多晶硅生产为主的光伏公司“涉嫌强迫劳动”。

“从2月份到现在,公司股价从130多美元跌到60多美元。”张龙根对《环球时报》记者透露,相关污蔑很快资本市场见效,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光伏企业晶科能源以及最初由归国太阳能专家创办阿特斯股价都不同程度遭到“卖空”的打击,“对一些媒体毫无证据、不负责任、颠倒黑白的报道,我们表示强烈的谴责。”

中国光伏产业为何成为西方的“眼中钉”?

代延岭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在2010年之前,全球光伏使用的多晶硅被美、德等企业垄断,价格曾经涨到500美元每公斤,经过10多年的发展,中国生产的多晶硅打破了暴利垄断,使光伏行业“度电成本”(发一度电所需成本)以惊人的速度接近或低于传统能源。

在过去两年中,《环球时报》记者曾与多名美国商界代表有过坦率的交流,他们中的很多人在提到中美贸易战的时候,都会把光伏产业当作一个中美经贸分歧的“经典案例”拿出来说事。因为虽然美国是光伏技术的起源地,但现在无论是和德国日本等发达国家相比,还是和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相比,美国的光伏产业都已经处于落后地位,所以相关产业人士非常着急。

据这些商界人士介绍,他们“不满”的点在于,中国政府给予了光伏企业大量补贴,中国国内生产成本又相对低廉,这使得中国的太阳能板等光伏产在国际市场上价格极具竞争力。不仅美国的光伏产品很难进入中国市场,就连在第三方市场,欧美企业现在也在节节败退给中国产品。

就补贴问题,据记者了解,光伏作为一种可再生能源,目前发电成本仍然高于石油和天然气,短期之内必须仰仗政府的补贴,这本身就是一个受政策影响极大的产业。而美国的联邦能源管理委员会过去长期被支持传统能源的力量占上风,制定了许多对可再生能源不友好的政策,导致美国光伏企业难以拥有成本优势,产品整体价格偏高。

“欧洲此前一直补贴其光伏产业,到了2008年,金融危机席卷全球,欧洲一些国家取消或降低了补贴,这对中国行业的发展就起到刺激作用。”张龙根说,中国光伏企业在此之后不断进行技术引进,渐渐实现自主研发,再加上规模优势,将光伏产业的市场份额不断扩大。他列出一串数字证明中国光伏产业的整体竞争力之强:“按照中国光伏协会的数据,2020年中国光伏制造业各环节全球占比为:硅料67%、硅片97%、电池片79%、组件71%。可见中国光伏制造业是一个为全球可再生能源转型做出重大贡献的产业。”

张龙根告诉记者,新疆大全正在上海科创板上市的进程中,“下一步,我们还要发展半导体晶圆的硅料,继续推进替代进口,持续的科研投入给我们带来领先的行业地位,现在我们要为整个行业贡献力量。”

美针对中国新疆实施“产业灭绝”?专家:意在全球价值链“去中国化”

“光伏产业事关未来的新能源的话语权。”15日,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边疆研究所副研究员王垚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说,现在看来,美西方像是借着“强迫劳动”的幌子准备对新疆进行“产业灭绝”,但这其实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无论是打击棉花产业还是光伏产业,其实都是在破坏整个中国参与全球价值链合作的现状。

王垚说,现在美西方已经在效仿抹黑新疆棉花的套路,企图把整个中国光伏产业挡在门外,这跟打压华为属于同样的性质,都是美西方“全球价值链去中国化”行为的一部分,“为什么是新疆?因为新疆是中国重要的能源基地,而且是一个相对敏感的地区。此前暴恐案件频发,现在新疆回归稳定繁荣,对于妄图‘以疆治华’的势力来说,新疆这个‘棋子’不好用了。而利用所谓‘强迫劳动’制造国际话题,把新疆的良性互动破坏掉,一旦新疆出现贫困陷阱,他们就可以很顺利地利用民族、宗教等议题扰乱中国良好的发展秩序。”

“产业灭绝”或许改成“产业窒息”更恰当,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高凌云认为,毕竟美西方没有能力把新疆的棉花产业“打死”,在他看来,打压棉花是美国软实力应用的典型例子,“美国也没花太多的钱,更没有动用国防力量,只用媒体、NGO等手段来打压。”

“但一个套路第一次很有效,再用的话,边际效用就会下降。”高凌云说,中国光伏发电实力比较强,很多年前,欧美对中国加征反倾销税很高,国内光伏企业并没有受到很大影响,相信最后成功的可能性不大。

2020年,我国在联合国大会上明确提出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在今年全国两会上,“碳达峰”“碳中和”被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

“有一点我们肯定,光伏行业的未来是前途无量的,在‘碳中和’过程中,光伏行业是主力军。可惜某大国自认为是全球的领导者,却不与中国合作积极解决气候问题,整天在考虑自己的‘小九九’。”张龙根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中国光伏新增装机已连续7年位居全球首位,中国光伏产业并不单单为某一国市场服务,而是为全球市场服务,“同时我们也不会惧怕任何不公平的待遇。按照美国目前占全球10%左右的光伏市场份额,针对新疆的打压并不会给产业链带来任何实质性的影响。中国光伏产业是全球光伏产品供应的主力军,而新疆硅料又是中国硅料生产的主力军,要对新疆光伏进行‘产业灭绝’,恐怕要问问中国的光伏产业和全世界的光伏市场是不是答应。”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