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游走在理想与现实之间的贾跃亭被罚2.4亿元终身禁入证券市场

2021-04-24 20:24:11 和讯名家 

2021年4月12日,据乐视网(300104,股吧)公告显示,4月12日收到北京证监局送达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因公司2007年至2016年连续十年财务造假等,对乐视网合计罚款2.41亿元,对贾跃亭合计罚款2.41亿元。

北京证监局对乐视网合计罚款2.4亿元,对贾跃亭罚款2.41亿元,作为乐视网创始人,贾跃亭用亲身经历告诉我们,“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罗永浩在《脱口秀大会》中讲到,他老婆得知他欠了6亿元以后,焦虑了很长时间后对他说:要不咱们也去美国,就别回来了。然后每周都说回来一次,就别回来了。

下面的观众会心一笑。

罗永浩在这里用到了一个梗,那就是“下周回国贾跃亭”。

“下周回国贾跃亭”梗缘于2017年7月,贾跃亭辞去了乐视网董事长,飞赴美国洛衫矶专注“造车”。从此,江湖上到处弥漫着贾跃亭跑路的消息。随之,屡屡有“知情人士”爆料,贾跃亭下周就回国 ……

无奈明日复明日,下周又下周,至今未归。

如果把中国互联网商业比作一本书,那么乐视的故事是其中颇为引人入胜、不容错过的一大章节。

昔日,贾跃亭高举“生态化反”的大旗,高调宣扬乐视的七大生态、八大奇迹,一时间风头无两。突然之间,2016年,乐视资金链断裂,庞大的乐视系一夜之间土崩瓦解,贾跃亭开始滞留在美国,国内资产被冻结。

一时之间,对乐视帝国的创始人贾跃亭的议论和质疑之声不绝于耳。

有人说贾跃亭是一个操弄庞氏骗局的骗子;也有人说贾跃亭是一个敢冒天之下之大不韪的冒险家,在尝试前所未有的商业模式。

对此,罗胖曾经调侃道:

“这是最奇葩的一家公司。就是为了一个月多赚几千块钱,什么赚钱就去做什么,我看到乐视都像遇到一个老朋友,都不敢问:你还是原来那个媳妇吗?乐视简直是神一般的存在,贾跃亭没有拿过主流投资人一分钱,他和互联网人士不怎么来往,贾跃亭敢去碰大家不敢碰的东西——政治。”

2016年,是贾跃亭口中乐视全球化的元年。站在风口浪尖上的贾跃亭开启了他七大生态的抱团,此时乐视的生态化反已经划分成内容生态、手机生态、体育生态、互联网云生态、大屏生态、汽车生态、互联网金融生态几大块,形成“平台+内容+硬件+软件+应用”生态体系。为梦想而窒息的贾跃亭将乐视帝国摊子铺得玄乎其玄,大而无疆。

2016年10月20日,贾跃亭在美国办了一场盛大发布会,发布了最新的手机、电视产品,以及超级自行车、乐视VR产品等。彼时,乐视是第一家囤积版权的视频网站、第一个拥有自制剧的公司(自制爆款《芈月传》)、第一个进入电影行业的互联网公司。

乐视内部有人称他为贾布斯。

坊间传闻,乔布斯走后,全世界就两个人的产品发布会还有看点,就是中国的锤子科技老罗和乐视生态老贾。

贾跃亭借鉴了乔布斯的发布会模式,摇身变成贾布斯,豪情万丈地在发布会上慷慨陈词:乐视模式全球领先,美国都没有。谷歌苹果都做不了这些。很多人说我们在讲故事,吹NB,但我们吹过的NB,正在一一变成现实!

贾跃亭的套路是:讲故事→怼大牌→卖情怀→颠覆一个产业。

这既是他的战略,也是他的梦想。

贾跃亭曾放言“99%的人不看好的事情,才有可能成就颠覆。”

“为什么叫梦想呢,很多你做出来的梦,现实中根本不存在,等你讲起来,人家会认为你是在做梦。”

对于这个追梦人、做梦人以及造梦人,原易到用车ceo周航曾说贾是个“有情怀的野蛮人。”

最终与乐视分道扬镳的时候,周航又吐槽:他不能天天“生态化反” 与“跨界颠覆”,这些大词太空。

就这样,贾跃亭一路狂甩大词,蒙眼狂奔、大把烧钱追求规模扩张,直到2016年11月,由于乐视全球化战线拉得过长,在同一时间布局产业过多,公司管理能力没有及时跟上,相对应的是资金和资源非常有限。同时,乐视汽车前期投入巨大,乐视汽车及FF两个项目整体共需400亿至500亿元,陆续花掉100多亿的自有资金,直接导致资金支持不足;再加上融资能力不强,方式单一、资本结构不合理,外部融资规模难以满足快速放大的资金需求。

终于,2016年11月,因资金链断裂,乐视整个体系近乎崩溃,陷入危机。

2017年7月,因乐视的一家附属公司拖欠贷款,上海一家法院冻结了贾跃亭的资产。同月,贾跃亭远走美国。何时回国遥遥无期,身上的“老赖”标签一直贴到今天。

2017年12月,因贾跃亭未能按照北京一家法院的要求向平安证券支付约4.62亿元人民币,他被列入了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被禁止乘坐飞机和高铁。

2021年4月12日晚,乐视网因2007年~2016年连续十年财务造假、非公开发行欺诈发行等行为,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宣布对身在美国的贾跃亭处罚2.41亿元,同时,对贾跃亭以及乐视财务总监杨丽杰采取终身进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作家和菜头说:我一直看不懂贾跃亭在干什么。我看不懂他开那么一堆公司是为了什么,我也看不懂他所有关于生态化反的表述。有些时候,我甚至觉得那就是一堆病句。不过,在这个时代里,一个人越是经常出现在新闻头条,越是经常成为热门话题,意味着你对他的认知也就越少。

对于贾跃亭而言,远赴美国,似乎绝不仅仅是“跑路”那么简单。

“理想很美好,现实很残酷”

跑到美国的贾跃亭就这样上演了现实与梦想的差距。

当年,天天开发布会的贾跃亭最空泛的一次忽悠就是用PPT造出了乐视超级汽车。

后来,他用行动证明这是他为数不多的一个落实了的梦想。

只是,中间隔了无数法律问题,无数空间与时间的落差。这个造车梦想也是导致他走到今天这个现实的根本原因。

2014 年,贾跃亭在乐视如日中天之时成立法拉第未来 Farady Future(下简称 FF)。自成立以来,累计投入了资金超过20亿美元,研发了FF91、FF81两款车型。

众所周知:汽车项目烧钱。

FF在2014年成立后几乎没有过“饱日子”,始终被缺钱问题缠绕。

作为法拉第未来的投资人,贾跃亭的一大隐忧是乐视错综复杂的财务状况。2016年5月,《华尔街日报(博客,微博)》详细报道了贾跃亭的“非正统”融资方式。该报指出,他将自己所持股票的85%进行质押并以个人名义将质押所得借给他新创办的公司(包括智能手机和汽车业务)。

2015年,贾跃亭还卖出了价值超过3000万美元的公司股票,转而将所得无息借给公司。

这些高风险操作让公司极易受股市异动的影响。贾跃亭不得不卖出股票,寻找更多资金来偿还贷款,从而威胁到他的整个融资结构。

从 2017 年到 2020 年,法拉第未来还多次向匿名员工借过钱,最低 70 万美元,最高几百万美元。最多一次从员工拥有的一家公司借了 1600 万美元。

为了彻底解决债务问题,把FF汽车做成功,贾跃亭使出了最后杀手锏,主动在美国申请个人破产重组。

2020年7月2日,贾跃亭在自己的新浪微博上发布一封题为《打工创业、重启人生,带着我的致歉、感恩和承诺》的公开信,在信中,贾跃亭向全体债权人、投资人、乐视网股民坦陈心迹:

“6月26日,经过近一年的努力,我在美国申请的个人破产重组程序终于完成,重组方案正式生效,同时债权人信托也正式设立并开始运营。

对于我的全体债权人来说,大家将以FF股东的身份共享FF未来成功的成果;对乐视网股民来说,也可以在满足一定条件后从债权人信托当中获取既定份额的补偿;对FF来说,这意味着资产价值得到了高度认可,股权融资和推动中美双主场战略的最大障碍得以消除,FF的发展也正式走上了快车道。

而对我个人而言,则意味着人生的重启。随着FF合伙人制的实施和我个人破产重组方案的生效,我已经不再拥有FF的股权,进而完成了由一名纯粹的创业者,向以创业心态打工和用打工方式创业的转变,而与FF全体合伙人一起把FF做成和回国推动中美双主场战略依然是我人生下一阶段的核心使命。

我是乐视体系一夜崩塌的第一责任人。有朋友劝过我放弃FF,把股权卖掉然后用破产清算的方式“躲”在美国一了百了,但他还是不够了解我,放弃和逃避从来也永远不会是我人生的选项。”

在贾跃亭发完公开信的次年,即2021年,中国的新能源汽车市场迎来一场大爆发,掀起了电动车的热潮,蔚来、理想、小鹏等造车新势力迎来高光时刻。电动车行业成为新一轮风口和一个非常热的投资赛道,大家都看好电动车会改变未来的交通出行、物流配送乃至整个社会结构。

活跃起来的资本市场,突然发现FF有投资机会。有投资人表示:“FF未必是个理想的标的。但是在目前的新能源汽车赛道,只要投得进,就是胜利。”

FF没有披露基石投资人名单,只是说包括中国排名前三的民营汽车主机厂,他们加起来贡献了7.75亿美元的投资。这其中有吉利汽车,将帮助FF代工生产。

2020年12月14日,FF在珠海成立“法法汽车(珠海)有限公司”。2021年1月27日,珠海国资向FF投资20亿元。其中,珠海两大龙头国企,格力集团与华发集团携手参与了此次投资。

2021年1月28日,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宣布,将通过借壳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在美国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上市,募集资金约10亿美元。预计此笔交易将在2021年二季度完成。SPAC又称空白支票公司,上市时没有实际运营项目,后续需要和合适的公司合并,是企业借壳上市的一种比较干净的形式。

法拉第未来(FF)在资本市场的逆风翻盘,再一次印证了那句话:科技产业的底层规律是趋势投资时代人人跟风。这一次尽管还是有泡沫,但让有些股民觉得回不了国的贾跃亭也许只是失败了而已。毕竟,贾跃亭还是法拉第未来的“首席产品和用户生态系统官(Chief Product and User Ecosystem Officer)”

我们都不敢妄言很了解贾跃亭,正如和菜头所言,也许贾跃亭并不是一个绝对的存在,他有时候是冒险家,有时候有不实之处,处于这个混沌未清的状态的他,应当被称为“薛定谔的贾跃亭”。

“薛定谔的贾跃亭”和他的山西老乡暴风影音的冯鑫一样,喜欢《野子》这首歌。

“怎么大风越狠

我心越荡

幻如一丝尘土

随风自由的在狂舞

我要握紧手中坚定

却又飘散的勇气

我会变成巨人

踏着力气 踩着梦”

也许贾跃亭骨子里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野子。

未来,“野子”贾跃亭是被巨浪吞没,还是把海洋煮沸,我们唯有拭目以待。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GPLP。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