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文艺青年的逼格,救得了中年亚朵吗?

2021-06-11 14:35:50 投中网 

近日,中高端连锁酒店品牌亚朵酒店正式提交招股书,计划以“ATAT”为证券代码登陆纳斯达克挂牌上市。

根据招股文件,截至2021年5月31日,亚朵旗下一共拥有639家酒店和74811间客房。2020年总营收15.66亿元,全年净利润3782万元;2021年Q1总营收4.2亿元,净利润1147万元。

早在2017年,亚朵C轮投资方君联董事总经理周宏斌曾公开表示,亚朵将在3年左右登陆A股,但最终在今年4月停止中金公司的上市辅导工作,转战美股。而在三年间,新冠疫情加上竞争对手的冲击,也让亚朵未来的发展有了更多变数。

文旅行业开始复苏的当下,冲刺美股奋力一搏,可能是困境中的亚朵最好也是最后的选择。

最好的故事,最难的路

亚朵曾经是中国酒店连锁品牌中最好的故事之一。

亚朵酒店创始人王海军是酒店行业老兵。1995年从燕山大学旅游系毕业后,王海军在携程工作了5年。2001年看到快捷酒店的市场机会,王海军加入如家,成为如家的6号员工。2004年,他随季琦一同创业,建立汉庭酒店(华住酒店集团),成为公司创始人之一。

2012年王海军从汉庭离职,与其余两名联合创始人组建团队,并在2013年正式创立亚朵品牌,定位是有文化、有温度的中高端酒店,主打商旅人群。

2013年正值房地产市场疲软,大量资金涌入商业和旅游地产行业。亚朵还没正式创立,2012年底就已经拿到了德晖资本1600万美元投资。2015年1月,亚朵再次获得去哪儿领投的3000万美元B轮投资;到了2016年底,亚朵完成第三轮融资,君联资本和阿里前CEO陆兆禧个人投资亚朵1亿美元。

这也是亚朵公开的最后一轮融资。根据招股书,上市前王海军持有公司31.3%的股份,君联资本作为第一大外部股东持有30.4%,德晖资本持股16.2%,与去哪儿合并的携程持股14.8%,是第四大股东,这三家机构的代表也分别拥有一个董事会席位。

完成C轮融资后,亚朵和王海军雄心勃勃,投资人也表现出了极大的信心。2017年接受媒体采访时,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周宏斌表示,亚朵已经有了明确的上市计划,希望三年左右在A股完成上市。

三年之期将至,2019年6月亚朵找到中信建投开始接受上市辅导,冲刺A股,半年后换成中金公司,但始终没能成功挂牌。2021年4月,中金公司在证监会官网披露亚朵酒店辅导工作终止,这也意味着接受辅导近2年后,亚朵A股上市计划付之东流,随后财联社报道称亚朵酒店计划赴美IPO,募资3亿美元。

亚朵管理层对于挂牌失败的原因三缄其口,外界猜测财务表现平平加上突如起来的新冠疫情,导致估值和募资额度难以让投资人和管理层满意或是直接原因。

亚朵开始创业的2013年,中国酒店行业已经是一片红海。为了建立差异化的定位,在一众同行的包围中弯道超车,王海军没有选择做如家、汉庭时期做过的快捷酒店,而是致力于打造以文化主题为卖点的中高端精品酒店,瞄准消费能力更强、对品质有一定要求的精英商旅人群。

2016年前后,亚朵先后推出一系列IP酒店,包括与吴晓波合作的吴酒店、戏剧主题的The Drama、篮球主题酒店,以及与网易严选、知乎、网易云音乐、QQ超级会员合作的各类主题酒店。

这种差异化营销策略让亚朵一时风靡,不少文艺青年和小众亚文化的爱好者,跑到全国各地打卡。

但好景不长,看到消费升级的机遇,过去主打经济型酒店品牌的酒店集团纷纷提高中端和中高端品牌占比,以王海军的老东家华住为例,截至2021年3月31日,华住中高档酒店的总数已经达到2484家,全季酒店、桔子酒店、星程酒店三个品牌就有1935家。

大批同行的涌入很快把中高端这个蓝海品类变成了一片红海,亚朵IP化的战略也从客观上拖慢了新酒店的布局速度,再加上2020年突如其来的疫情,酒店行业遭受重创,亚朵登陆A股受阻也就在情理之中。

而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随着疫情在国内得到控制,酒店和文旅行业在二级市场的表现也得到了回升。华住股价从疫情时最低的25美元,今年2月一度达到64美元,涨幅超过150%;A股上市的锦江酒店(600754,股吧),股价也从低点的48元上涨至65元,涨幅近30%。

这样的背景下,亚朵终止在条件相对严苛的A股上市,转去美国资本市场募资也在情理之中。但打铁还需自身硬,想要解开美国投资者的腰包,亚朵还需要交出一份更加漂亮的财务数据。

亚朵难题:要小而美,还是要扩张?

酒店客房间数、入住率、RevPAR是三个衡量酒店运营状况的常用指标,再加上营收、利润、现金流这些财务数据,就能得出一个酒店品牌在市场上的竞争力如何。

先看财务数据。2019年、2020年亚朵的总收入分别是15.67亿元和15.66亿元,同比略有下降,主要受去年疫情的影响。分季度来来看,疫情影响最严重的2020年Q1和Q2分别较上一年度下降了33%和12%,所幸下半年的旺季国内控制住疫情,亚朵明显回暖,全年来看收入下降不多。

但由于2020年上半年亏损严重,2020年亚朵净利润从2019年的6083万元下降至3782万元,降幅近40%。不过从Q3开始明显复苏,2020年Q3、2020年Q4的净利润分别是8450万元和1.02亿元,相比2019年同期(5819万元和694万元)大幅增加。

再看现金流的情况。截至2021年3月31日,亚朵账面还有8.85亿元现金和等价物,比2019年底增加了1.3亿元。2020年运营现金流1.19亿元,相比2019年的2.24亿元大幅减少。

截至2021年5月31日,亚朵旗下一共拥有639家酒店,包括606家管理经营酒店和33家租赁经营酒店,前者是特许经营授权的酒店,后者则是亚朵直接管理运营的酒店。

亚朵一共有74811间客房,扣除掉被政府征用应对新冠疫情的酒店,2020年整体入住率为67.1%,比2019年下降了6.3个百分点,其中2020年一季度的入住率只有37.2%。而随着疫情缓解,今年4月和5月亚朵入住率分别达到80.4%和78.4%,明显回升。

疫情不仅影响了亚朵的入住率,客房售价也受到影响。2020年亚朵ADR(注:ADR=客房收入/实际售出客房数量。)为389.8元,相比2019年下降了9.3%。

入住率和房间价格的下降导致衡量酒店运营的综合指标RevPAR(注:RevPAR=客房实际总收入/客房总数)有所下降。2019年亚朵RevPAR为329.5元,2020年RevPAR下降至275.1元,同比下降了16.5%。

相比同行,亚朵在疫情期间表现出了很强的韧性。以行业龙头华住为例,2020年华住集团RevPAR为149元,相比2019年的198元下降了24.7%,下降幅度比亚朵多了8个百分点。

亚朵的IP化战略虽然让其在疫情期间表现不错,但其扩张速度也受到影响。2020年亚朵净增加酒店数量为150家,同期华住净开业1051家,锦江净开业892家,新增酒店绝大多数都是中高端酒店。

面对同行的合围,光靠IP主题和一些文艺青年的追捧,显然已经不足以帮助亚朵解决所有的问题,是继续坚持精品化路线,还是拿到IPO的几亿美金后走上加速扩张的道路,是“七年之痒”的亚朵必须在走到二级市场后思考的问题。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