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牙齿经济兴起是社会发展必然

2021-07-22 02:17:22 证券时报 

【念念有余】

牙医受人尊重,要等牙齿成为阶层划分标识时,才真正开始。

余胜良

写《活着》的余华有一次演讲,说自己在浙江海盐给人拔牙的时候,牙医是被人看不起的江湖营生,和修鞋、理发差不多,他一心想转行,根本想不到牙科医生在美国社会地位那么高。

如果余华那时在美国当牙医可能就不会转行,这样就少了一个小说家。

在我小时候,拔牙从业者的地位的确不高,在老家庙会上,拔牙业者将一排牙挂起来,这些被拔下来的牙又黄又难看,还有些恐怖,陈列牙齿就是陈列自己的劳动成果,意思是拔牙无数,这门营生干了很久,请客官放心。这跟卖耗子药的有些相似,卖耗子药的会将耗子尾巴剪掉,弄一大排,以此证明耗子药药效好。而这两者的摊位往往也相距不远。

那时候看牙就是拔牙,牙齿歪了,牙齿疼了,就拔掉,谁也没听说过种植牙,谁也没听说过根管治疗,谁也没听说过牙齿还要洗,还要清洁。和人说话,缺个门牙,牙齿黑黄,一嘴烟熏老黄牙,一口烟味,也没谁觉得不对劲儿。

余华就是在这样的情形下当牙医,纯体力劳动,当然没社会地位,那时候整体上就不重视牙齿,或者根本就没想到牙齿很重要,

将牙齿刷干净、刷白,成为讲究人,那是后来的事。我同龄人中多数上了初中才开始刷牙,牙刷要用到秃才换新的,经常把牙龈刷流血,刷牙连牙结石问题都解决不了,只能解决牙齿清洁问题,想要牙齿健康还要洗牙。我是工作好几年后,才第一次去洗牙,才第一次知道牙结石这么厚,可以顺着牙齿长到牙龈里去。

牙医的劳动被重视,受人尊重,还要等牙齿成为阶层划分标识时,才真正开始。

牙齿不仅要白,还要整齐,我第一次知道牙齿重要是在港台电影中看到有些女生箍起钢牙,被称作钢牙妹,当时以为是为了治疗,后来才知道是为了美观。上大学时第一次看到现实中有人戴牙箍,可见,部分先发展起来、有优势的人群,那时已意识到了整齐牙齿的重要性。

时至今日20年,牙齿经济已日趋庞大,拔牙成为其中特别简单的部分,补一颗牙要花两三万元,拔掉一颗牙只要两三百元。牙齿经济中,一部分是实用功能,比如洗牙、根管治疗、种牙,做牙冠。更多是美观经济,比如做牙齿整形,牙齿整形发展还更为快速。

因为牙医工作无法流水线操作,所以围绕牙齿的消费成本无法下降,维持一口好牙所费不低,也就成了不同人群相互区别的工具。

我有一个同学总是接待欧美客人,这些客人尤其重视牙齿,在外旅行,中午也好好刷牙。《老友记》里有一集是罗斯美白牙齿,牙齿闪闪发光。我看古装剧经常晃神儿,这些演员衣服都碎成布片片,脸也黑乎乎的了,为啥一张口都是小白牙,就跟玉米一样整洁好看,美国西部片也是如此,中国民国戏也是如此,连吃不好的黑瘦老农民也一口好牙,好人一口好牙,穷凶极恶的人也一口好牙,为何这些剧组不好好把电影角色的牙齿还原一下呢?该黄的黄点儿,该黑黑点儿,或许是因为其他妆容都好画,牙齿反而不好处理,比如说看到衣服和脸都觉得是妆容需要,看到牙齿黄,观者会不会觉得心里膈应。可见,所有演员的牙齿都非常好,很少看到牙齿不好的演员。

对牙齿重视是经济发展的必然,中国已经到了余华做牙医那时候的美国年代。以前人们靠锦衣玉食、靠名车别墅相互区分,靠化妆和美容手术做区分。牙齿本来包在嘴里,不是展示工具,可惜总是要吃饭说话,时不时要露出来,成为门面,而且打理牙齿和打理头发一样,需要花费不少时间,还要受不少罪,重视牙齿不仅显示自己卫生,还显得有见识,这都是中上阶层人士的特征。(作者系证券时报记者)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