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观察|天承科技明日上会却“疑点”重重:现金流不足却巨额分红、董事长之外甥入职不久获股权激励、研发人员平均薪酬远高于同行

2023-03-02 19:36:53 和讯网  俞言

  如果不出意外,广东天承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天承科技)将如此前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审核委员会2023年第5次审议会议公告提及的,于2023年3月3日即明日就IPO首发申请接受上交所上市审核委员会的审议。

  不过,对于广大投资者而言,即将上会的天承科技却依然疑点重重,包括在现金流紧张的背景下依然巨额分红、董事长之外甥入职不满三年获股权激励、毛利率明显低于同行且下行的背后研发团队却拿着远高于同行的薪酬。

  现金流不足却巨额分红

  近40%募资将用于“补流”

  根据天承科技的招股书,本次IPO将募资4.01亿元,分别将1.71亿元用于“年产3万吨用于高端印制线路板、显示屏等产业的专项电子化学品(一期)项目”;将约0.81亿元用于研发中心建设项目;将约1.50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其中, 上述募集资金计划用于补充流动资金的占比高达37.41亿元。有业内分析指出,一般情况下,企业的IPO募集资金,如果补充流动资金的占比超过 25%,将会受到监管的特别关注。

  如此高比重的现金流补充计划,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天承科技在报告期内乃至此前曾经历了什么?这部分将被补充的现金流“窟窿”原先都被什么项目“掏空了”?这些现金流都流向了何方?

  值得注意的是,在市场关注、思考天承科技现金流问题的同时,报告期内,天承科技却进行了大额分红,匪夷所思。据招股书显示,天承科技在2020年、2022年分别进行了3000万元、1000万元的现金分红。

  而报告期内,天承科技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36.63万元、1.05万元、-472.74万元、4638.98万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2298.53万元、3878.01万元、4498.07万元、4279.69万元。即2020年公司只有1.05万元现金流净额,当期却存在现金分红高达3000万元。IPO观察|天承科技明日上会却“疑点”重重:现金流不足却巨额分红、董事长之外甥入职不久获股权激励、研发人员平均薪酬远高于同行

  对于现金流的情况,天承科技在招股书中也提及,2022年,公司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负数,主要系公司支付分红款项、发行费用等金额较大所致。

  股权激励分配公平性存疑

  研发总监妹妹入职未满一年获股权激励

  董事长童茂军的外甥,入职天承科技不足三年,即获得股权激励;董事、研发总监的妹妹,入职不到一年,即获得股权激励。其中,是否合法合规?是否存在“暗箱操作”?

  招股书显示,天承科技前身广州市天承化工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11月19日,由天承化工、广州道添共同出资设立,天承有限设立时的注册资本为17000万港元,其中天承化工以货币方式出资11900万港元,广州道添以货币方式出资5100万港元。同时,天承科技系由天承有限整体变更设立的股份有限公司。

  截至2022年3月,天承科技先后进行了九次增资,股东包括天承化工、广州道添、天承电子等11名股东。其中天承电子为员工持股平台。

  而这个员工持股平台的股权激励中的记录却让广大投资者疑惑,即对一个入职不满一年的员工进行股权激烈。其中,章斯晨在2020年5月入股天承电子,邹镕骏于2022年8月入股天承电子。同时,邹镕骏、章斯晨两人的入职时间分别为2019年10月、2019年7月。即邹镕骏在入职不到三年、章斯晨入职不到一年的时间,就获得了股权激励。而两人的职位分别为:证券事务代表、采购专员。IPO观察|天承科技明日上会却“疑点”重重:现金流不足却巨额分红、董事长之外甥入职不久获股权激励、研发人员平均薪酬远高于同行

  按照招股书中提及的,股权激励计划的实施对象为公司核心员工,激励计划的实施有利于建立长效激励机制,鼓励员工参与公司共同成长,并使员工能够分享公司的发展成果,对公司生产经营产生积极影响。

  上述两位为何入职不久就可以获得股权激励?IPO观察|天承科技明日上会却“疑点”重重:现金流不足却巨额分红、董事长之外甥入职不久获股权激励、研发人员平均薪酬远高于同行

  笔者细细观察发现,上述两名获股权激励的员工,还与发行人的董事长童茂军、董事兼研发总监章晓冬有亲属关系。IPO观察|天承科技明日上会却“疑点”重重:现金流不足却巨额分红、董事长之外甥入职不久获股权激励、研发人员平均薪酬远高于同行

  招股书显示,童茂军持有广州道添99.91%股权,且持有天承电子14.54%出资份额;而童茂盛系童茂军哥哥,童秀系童茂军姐姐,邹镕骏系童茂军外甥。童茂盛通过广州道添、润承投资间接持有发行人股权;童秀通过天承电子间接持有发行人股权;邹镕骏通过天承电子间接持有发行人股权。另外, 招股书提及,邹镕骏为发行人证券事务代表且为童茂军之外甥,章斯晨是采购专员且为章晓冬之妹。IPO观察|天承科技明日上会却“疑点”重重:现金流不足却巨额分红、董事长之外甥入职不久获股权激励、研发人员平均薪酬远高于同行

  除了上述两名员工与发行人董高监、核心技术人员存在亲属关系外,另外还有五名员工存在类似的情况。

  那么,上述员工的入职是否合规合法?有没有利益输送?员工的股权激励是否合法合规、是否公允?是否存在“暗箱操作的情形”?

  毛利率明显低于同行均值

  研发人员薪酬却远高于同行

  报告期内,天承科技主要从事PCB所需要的专用电子化学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其在2019年、2020年、2021年、2022年1-9月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6778.80万元、25724.89万元、37549.84万元、28020.25万元,净利润分别为2298.53万元、3878.01万元、4498.07万元、4279.69万元。

  尽管业绩增长,不过,同期的毛利率却持续下滑。2019年、2020年、2021年,天承科技的毛利率分别为43.49%、32.08%、28.33%,远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值分别的44.05%、42.76%、38.36%IPO观察|天承科技明日上会却“疑点”重重:现金流不足却巨额分红、董事长之外甥入职不久获股权激励、研发人员平均薪酬远高于同行

  需要注意的是,天承科技毛利率下行的同时,其研发人员平均薪酬却远远高于同行可比公司。即2019年至2021年,天承科技研发人员的人均薪酬分别为18637.34元/月、17876.56元/月、18577.91元/月,远高于同行可比公司。IPO观察|天承科技明日上会却“疑点”重重:现金流不足却巨额分红、董事长之外甥入职不久获股权激励、研发人员平均薪酬远高于同行

  可见,天承科技研发人员平均薪酬高于同行业上市公司。持有如此高薪酬的研发团队,天承科技的毛利率却明显下滑,又作何如何解释?是否存在研发低效的问题?

  (图片来源:上交所)

(责任编辑:黄金海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