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三十多年,这部“童年回忆”重映,票房已破7500万!一直都是盗版“重灾区”

2023-06-05 13:07:28 每日经济新闻 

很难想象,在随处都能看到《天空之城》电影、听到《天空之城》音乐的情况下,再将《天空之城》做正版引进的版权方,需要经历些什么。

儿童节这一天,由宫崎骏导演、吉卜力工作室出品的经典电影《天空之城》,时隔三十多年重新登上中国大银幕。在首映礼上,吉卜力工作室社长铃木敏夫通过视频表示:“现在盗版严重,要以战斗姿态才能努力完成。”

截至6月5日10时,《天空之城》上映5天,累计票房近7678.4万元

图片来源:猫眼专业版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发现,宫崎骏和作曲家久石让深度合作的作品,是被盗版的“重灾区”。多位版权方告诉记者,多年来,市面上频繁出现《天空之城》的画展、音乐会以及所谓的“光影音乐会”(一边演奏音乐一边放电影),不少人以为宫崎骏、久石让靠这些授权“赚疯了”,但实际上,这些展演大多数与他们没有关系,本质上是“山寨”的

图片来源:票务平台截图(左)吉卜力工作室(右)

就在前不久,吉卜力还专门发表声明,称2023年4月22日至2023年8月6日期间在武汉中心书城举办的“天空之城一宫崎骏电影原画特展”,未获得该公司的授权。但在6月3日,记者注意到,这场版权方亲自下场指认盗版的特展,仍在继续售票。“对此盗版行为已取证,正在走法律程序。”《天空之城》的正版版权引进方、北京听海拾贝影视文化公司创始人程育海告诉记者。

“票房若好,那是电影好; 票房若差,那是我们能力不行”

“这是一部(让人)非常难以忘怀的作品。”铃木敏夫如此形容《天空之城》。

作为世界知名的动画工作室,吉卜力成立于1985年,其关键人物就是宫崎骏。正在热映的《天空之城》全新修复版,诞生至今已有37年,是宫崎骏执导的第三部动画长片,也是吉卜力的开山之作,豆瓣评分高达9.2分。有160多万名豆瓣网友看过该片,这也是宫崎骏的经典动画之一。

图片来源:豆瓣截图

“记得《风之谷》上映后,在我们最愁‘下一部该做什么’的时候,宫崎骏来到我面前,只花了5分钟时间,就写下了《天空之城》的故事。我问他,你什么时候想出这个故事的啊?他说‘我在读小学的时候,就已经想好啦’。”铃木敏夫对此印象深刻,他在《天空之城》重映前夕的一则视频中直言,“现在盗版严重,要以战斗姿态才能努力完成”。并诚挚感谢了将影片版权引入中国市场的北京听海拾贝影视文化公司(以下简称听海拾贝)的工作人员“黄先生和程先生”。

程育海便是铃木敏夫口中的“程先生”,也是听海拾贝的创始人。“我们公司本质上不是一家电影公司,而是一个做制作和原创的公司。我本人也是宫崎骏的影迷,他的所有电影我都看了无数遍。”程育海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

可是除了喜欢,把这部时隔已久、且处于盗版“重灾区”的影片重新搬上大银幕,其商业逻辑行得通吗?或者说,这是一桩合算的生意吗?

在记者把这个问题抛给程育海时,他大笑道,“任性呗,我们就是任性鬼。”言归正传,程育海说,最大的一个出发点,是想把这样一部好电影带给孩子们。“我自己也是父亲,我考虑的是,有多少孩子和年轻人重新看到了它。”

“有机会能做,觉得赔钱概率比较低,那就当圆一个心愿。”程育海总结道,“总之,如果这部电影票房好,那是宫崎骏的电影好;如果它的票房不佳,那是我们能力有问题,肯定是发行没做好。”程育海对此很坦然,他告诉记者,在引进《天空之城》的时候就有预期,市场里不会有大量的观众去看30多年前的电影。

在程育海看来,现在很多经典都被束之高阁了。在大众娱乐和消费的环境里,很典雅的艺术往往也是“曲高和寡”的代名词。“我觉得就别想那么复杂,这就是一部给孩子拍的动画电影。(对于)能卖多少钱,我觉得要顺其自然。”

“60周年”是个不错的营销点 捆绑衍生品更卖钱,但都没采用

早在《天空之城》之前,国内市场曾连续三年引进宫崎骏作品。

首个引进电影《龙猫》于2018年获得1.73亿元票房,《千与千寻》于2019年暑期获得4.88亿元票房;《崖上的波妞》于2020年年末上映获2841万元的票房。记者了解到,《千与千寻》《崖上的波妞》都由光线传媒(300251)引入。

千与千寻海报 图片来源:豆瓣

“吉卜力不会把宫崎骏所有电影打包给同一个公司(发行),我们公司也不敢说自己是最好的合作伙伴。”程育海向记者直言。

按照常见的电影营销思路,借电影发行的契机,片方可以与餐饮、快消等行业推出联名商品,商家可以销售商品,片方也可分得相应收益。但吉卜力不是这样,从创立之初,他们就认为,基于电影发行的营销不能与基于商业化的IP合作混为一谈

“无数人来跟我说,你让我做,多少钱你拿走。我都得咬着牙跟人家说,这个钱我不能挣。”程育海表示。

程育海认为,跨文化合作,尤其是做电影,一定要讲规矩。在首映礼上,程育海的公司授权制作了少量的《天空之城》衍生品以赠予观众,“有想跟我批量定制拿去卖的。我说,不行,不能对外发售。”

在和吉卜力讨论《天空之城》的宣传时,程育海也感受到不小的震撼。“2023年,其实是宫崎骏入行的60周年。难道我不知道打出来这个概念能为电影多卖钱吗?”程育海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当他把想法提给吉卜力时,立刻遭到了拒绝,并被对方反问,“61周年就不重要了吗?”

“所以我们不做这样的营销概念,因为宫崎骏的每一年都重要。”程育海为自己感到汗颜,类似的事情在整个合作过程中层出不穷。

“吉卜力说‘我们不能因为观众看不出来就骗他们’。”程育海豁然开朗,他想到自己与宫崎骏初见面时的场景,“他的状态很好,跟个孩子似的,还撒娇。我答应他,说我会尽全力在中国市场推广好他的作品。我不能骗老爷子,我喜欢他的片子,他的片子对我的帮助也很大,我更不能骗消费者。”

被吉卜力亲自“证伪”的展演 还在继续正常售票

宫崎骏IP的版权,并不限于大银幕,涉及的音乐、图书版权,也在近几年深入中国市场。

《风之谷》《天空之城》《龙猫》《千与千寻》《起风了》等影片中让无数人印象深刻的经典旋律,出自被誉为“东方威廉姆斯”的日本配乐大师久石让之手。时至今日,久石让已与宫崎骏动画一同走过了近40年。有人说,宫崎骏让久石让走向了成功之路,是他的伯乐,但其实,久石让也成就了宫崎骏,让他的作品更加生动且富有韵律。总之,两个人的完美结合成就了动漫史上的不朽神话。

在《天空之城》重映前的一个月里,各种规模的“《天空之城》宫崎骏&久石让经典动漫视听音乐会”已在全国率先热闹开售。但有业内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指出,这些年,非常频繁的“宫崎骏、久石让音乐会、展览等”,实则是市场上一个无奈的盗版痛点

图片来源:网络平台截图

“近期,武汉有个《天空之城》吉卜力盗版美术展还在卖票。但这类打着‘宫崎骏、久石让’名头的音乐会、画展,实则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举办方根本没有购买过版权。”上述业内人士说。

记者了解到,久石让的中国互联网信息传播权由中国移动咪咕运营。“和久石让合作线上音乐会完全是一个偶然契机,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像是做梦一样。”咪咕公司一带一路文化合作团队负责人丁江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2020年底她意外得知由于疫情,久石让无法在线下与中国乐迷见面,所以希望和国内的平台合作一场非商业性质的线上音乐会。

团队深知“久石让”IP的价值,所以没有任何犹豫就应了下来。“好内容天然具备三种价值,传播价值、用户价值和现金价值,暂时没有办法做现金价值并不等于永远无法变现。”

于是,咪咕方面决定,用久石让正式开启平台的线上音乐会尝试。

“我们从NHK拿下久石让的版权合作内容,主要基于双方秉持着商业与艺术同行的共识。”据丁江介绍,以久石让打头的前期试点音乐家的长视频在国内首播后收获了不错的反响。“近65%的用户来自一线城市和新一线城市,70%的用户年龄在25岁到33岁之间,这些人群也是线下高品质文化活动的重度用户。”

谈及市场上猖獗的盗版音乐,丁江说,“久石让(的作品)一直都是被盗版的重灾区。前些天,我们去某电影院看了一场线下音乐会,用的背景就是我们(久石让)线上音乐会的素材,毫无疑问,这是一个盗版素材。”

宫崎骏不会停下来 永远不要相信他说的最后一部

《天空之城》剧照 图片来源:豆瓣截图

“久石让的中国音乐市场并不独属于咪咕或者任何一个音乐平台。与其说我们要运营久石让的音乐市场,不如说我们想传播和运营的是海外音乐艺术家长视频这个新的品类。”丁江认为,音乐可以为城市创造价值,前提是得想办法把高品质音乐送到线下,“公播和展映当然是很好的途径,不能放弃。”

丁江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咪咕今年会加大和久石让版权方的沟通,“希望将他的线下展映做起来。推动久石让本人演出在中国的线下落地和传播,是解决盗版问题的一把钥匙。”

与宫崎骏IP的电影、音乐版权相比,其中国市场的图书版权也在近年来逐步走上正轨。《龙猫》《千与千寻》《崖上的波妞》等多部大热的图书,由磨铁集团引入发行。

图片来源:磨铁集团供图

磨铁集团方面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截至目前,磨铁的吉卜力工作室系列产品已涉及绘本、设定集和电影漫画三大品类,发行超200万册。

尽管不少人早已看过宫崎骏动画的绘本,但实际上,直至2020年12月上市的《龙猫》,才是中国首次引进吉卜力官方唯一的简体中文版作品。这也说明,宫崎骏的相关图书也是被盗版的重灾区。

记者查询注意到,《龙猫》在国内市场售卖后,迅速横扫各大平台销售榜单,登上诚品书店2021年度销售图书冠军等,宫崎骏也在中国公司的助力下,获得当当网第八届影响力作家奖。

在收获了发行《龙猫》的果实后,磨铁集团又连续上市了《千与千寻》绘本、《龙猫官方艺术设定集》、《崖上的波妞》绘本、《辉耀姬物语》绘本、《天空之城》绘本等8本宫崎骏系统IP图书。

宫崎骏带给我们的经典作品,已在动漫史上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但一个残酷的现实是,做动画是劳心劳力的繁重工作,这些年,宫崎骏在封笔和复出中徘徊,82岁高龄的他还能创作多久?

图片来源:豆瓣截图

“创作《天空之城》时,宫崎骏40多岁,处在做动画的最黄金的年纪,体力达到巅峰,两年就做好了这一部。但在这之后,从《千与千寻》开始越来越慢,大概6年才一部。”程育海告诉记者,做动画是非常辛苦的事,宫崎骏的经典之作无疑是看一部少一部,但他认为,“深爱动画的宫崎骏不会停下来,会一直做到离开,永远不要相信他说的最后一部。”

记者|丁舟洋 杜蔚 编辑|魏官红孙志成 杜波

校对|程鹏

|每日经济新闻 nbdnews 原创文章|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镜像等使用

(责任编辑:刘畅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