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民:世界正在离开信息时代进入智能时代

2023-12-08 17:18:22 财经网 

12月8日,由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政府指导,《财经》《财经智库》、财通汇主办的“2023全球财富管理论坛”在北京举行,论坛主题为“以金融高质量发展助力增长与开放”。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副总裁朱民指出,迭代使得人工智能变得更加强大,特别重要的工具是数据。

关于“把数据变成财富”朱民提及四点:第一是技术关,需要解决隐私问题;第二是交易挑战,数据归属于谁;第三是数据资产的金融化,即定价;最后是市场制度的建设。朱民表示,要将数据转化成资产和财富,需要面对4个核心技术挑战。正因为这4个挑战,数据转化成财富和生产力的过程并不顺利。

朱民还指出,世界正在离开信息时代进入智能时代,物理世界、经济世界和社会世界都将被数据化。数据是未来一切经济活动和社会活动的起点和终点。数据资产化是工业经济走向数字经济的重要转折点,推动个人、公司和社会进入新时代。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副总裁朱民

以下为演讲实录:

朱民:感谢会议的邀请,又一次回到这个论坛,也感谢燕冬的溢美之词实在不敢当。虽然我年纪大了应该退居后面,但是燕冬诚意邀请,我就过来把自己的观察向大家做一个简要汇报。

这个论坛主题是关于财富,财富通常指金融财富。从我的观察来看,新的财富大潮正在涌现,尤其是在ChatGPT的加持下,数据财富的大潮已经不可挡。我一直从事金融工作,通常讲财富都是金融财富,但是我现在可以看到在不远的将来,数据财富可以超过金融财富,数据财富的时代到来了。今天我想用这个机会简单地把我的观察给各位嘉宾做一个简要的汇报,因此我的题目叫《数据财富时代》。

我们正在离开一个信息时代进入智能时代,这是一个重要的概念。我们以前一直强调信息时代以软件为主,它是软件生产的结果,支离破碎,信息到处都在,但信息的价值一直存在很大的疑问。信息时代是程序优先,进入智能时代以后,最近全球科学家已经形成了共识,每年举办一次关于人工智能的大会。智能时代,信息被机器使用,程序不再优先,而是信息优先、数据优先。数据是智能时代的开端和起点,突然变得特别重要,数据改变了很多东西,毫无疑问改变了我们的财富管理,这个过程没有问题。数据改变了科研,我们进入第四个象限的科研研究方式,以数据为主。数据优先时产生了有趣的事物,今天的智能已经出现了人的智能和机器智能的并行阶段。人的智能是观察,例如牛顿看到苹果掉下来,从科学到技术再到产品,因为重力加速度。

以数据起点的人工智能直接产生的就是知识,知识直接到产品,产品本身是数据,数据又迭代。人的智能从观察到产品再回到观察,这是非常辛苦且迅速的迭代,使得人工智能产生的速度和规模都很快。这是我们今天讨论人工智能特别重要的方面,迭代使得人工智能变得更加强大,特别重要的工具是数据。人类有史以来第一次找到第二个知识获取面就是人工智能。大家都可以看到,人工智能不完全是和人的智能平行的智能,它可以超越人的智能,发现人没有看到的智能,理解是很重要的一点。因此,机器认知和人工智能扩大了人的知识范围和智能空间,这是很重要的概念。

与此同时,从数据到产品服务社会的路径更短,效率更高,因为它是一个闭环。在这个含义上,数字和知识是一个概念,数据就是一切。数据流通就有知识流通,就有智能流通,这是一个重要的概念飞跃。Chatgpt的foundation具有各种功能,可以用于音乐、诗歌和绘画等。它的起点非常清楚,包括数据、人工智能、算力、算法和数据。大家都提到了很多,数据是所有事情的起点,未来世界是构建在数据之上的。理解这点非常重要,包括在座的各位,现在已经可以通过chatgpt把人的蛋白数据化做三维数据结构,已经做了19万完整的三维蛋白。整体而言,蛋白的很小部分可以把人数据化,这是完全可能实现的。我们只是不知道数据化装回来会不会成为同一个人。例如,数据装回来可能我跟张燕冬搞混了。

世界将构建在数据之上变得特别重要。中国是数据大国,数据增长的规模非常快。在算力、算法和数据这三个基本支柱中,我们在算力上,因为美国科技对中国的围堵,现在小院高墙也引起了算法的约束,数据变成了我们特别重要的资源。大家可以看到,中国在2018年和2025年,未来的五年中国的数据是2.76到48,会超过美国的数据产量成为世界最大的数据国。因为物联网比较强,结构数据比较多,所以将前面的概念放在一起就能看到,中国如果是世界最大的数据国,那么中国因为物联网比较强,结构数据比较多,这是中国最大的资源。因此如何运用这个资源,用好这个资源,就成为中国在面向全世界的竞争和挑战、面向未来科技的竞争和挑战的关键抓手和起点,数据由此被推向了前沿舞台。

因为深刻的认识到这个重要性,所以我们也分析要把数据变成财富的一系列关键过程。

第一是技术关,需要解决隐私问题。目前通过联邦学习和沙箱等一系列方面的同态加密,我们基本可以解决隐私问题,让数据不动,隐私权不动,大家可以使用数据。我认为这个问题基本解决

第二是交易挑战,数据归属于谁。例如在网上购物时使用的数据是我的还是网上公司的?它通过银行支付、银行卡,是银行的、电商的、国家的?它的所有权和使用权是什么?杨行长在这里表示,所有数据都是银行的,这非常有趣。中国人很聪明,改革开放40年来做的最大事是将所有权不清楚的部分搁置起来。土地承包改革就是所有权不动,先进行承包权、经营权的无数转移,土地就会变成资源。因此对数据要采取相同的办法,这次我们发明了一个特别重要的概念叫持有权,持有数据就有权利用它产生利益。

第三是数据资产的金融化,即定价。数据分散成产品和定价进行交易,这个环节目前面临较为困难,涉及到很多会计交易和定价等。目前整体市场还未形成,这将是整个数据产业的重大环节。然而,正是在这个环节进展迅速且有趣的地方。当我们放弃所有权,从经营、管理和持有权开始着手的话,交易便无法阻挡。权利确定和价值明确后,这个东西一定变成商品就一定能够进行交易,这是不可阻挡的。因此,数据的金融化也在其中。

最后是市场制度的建设。包括评估、结算、交易以及保存数据。我称之为数据公示,契约、合约信息、区块链系统流动性交易等等这个系统都要建起来,这个系统会逐渐形成。

要将数据转化成资产和财富,需要面对4个核心技术挑战。正因为这4个挑战,数据转化成财富和生产力的过程并不顺利。在当前全球地缘政治不确定和巨大波动的影响下,中美科技矛盾日益加深的情况下,数据对中国的意义越来越重要,因此国家对数据采取了一系列重大政策。一个非常重要的政策是我们出台了《数据二十条》,它完整地定义了数据资产金融和未来财富性质,我认为这是一个特别重要的文件。全球首次提出数据分配权和收益权问题,这是领先的技术。《数据二十条》是一个时代性的文件,对全世界来说,它的核心是让数据流动起来,将其变成资产和财富,用于推动中国的科技发展、生产力和经济发展。

下面有几条特别重要的内容,

第一是产权产权结构性分置,将其变为持有权、使用权和经营权,这与农村改革相同,三权分置特别重要。第二是建立交易制度,第三是收益分配,这是我们明确提出的收益分配。最后是合理支出,这20条特别重要,它打开了数据资产化的大门。接下来财政部今年7月份出了一个特别重要的文件,资产、数据可以入表。以前能够入财务表,你不再使用数据财富管理,在中国没有市场。大勇居然没做这件事,应该走在前面。财政部这个文件你应该知道,以前能入财务公司表的是金融资产,是地产、厂房。20多年前我们把知识产权作为隐形资产可以入表,今天我们把隐形资产虚拟资产进一步扩大,从知识产权扩大到数据可以入表。数据一旦可以入表,就把数据的金融化的门全部打开了。在过去的5个月里全国的数据金融化试点非常厉害,这是中国1个了不得的变化。数据资产入表是个了不得的事情,这是数据资产应用的第一步。

首先是征信,我们以前征信需要请第三方,例如贷款可以使用数据征信。我们看到了数据质押融资的情况。我不确定北京银行(601169)是否已经开始做数据资产银行,这个非常有趣。数据可以作为资产来质押,甚至出现了数据保理。我是银行出身,保理是未来收益的现金化。虽然北京银行还没做保理,但是仔细想数据就是未来的使用收益,因此保理是市场最大的。数据可以无数次运用,一定是未来收益。现在开始数据保理,发展非常快。数据证券化开始出现,以前叫ABS,现在叫DBS。数据可以入股,数据等同于资金、地产、知识产权和专利。在短短6个月里数据金融化走得非常厉害,我们看到了一系列试点。深圳、贵阳做质押,青岛出现了数据入股,北京出现了数据资产化。它做的是REITs,REITs是将来很有趣的产品形式,它有股权和债权双重性质,符合数据债权以及数据未来收益增加的股权,因此REITs是一个很好的载体,北京试点非常有趣。

绿色债券不用多说,数字结构化票据金融化现在非常厉害。我作为一个老金融家也惊讶地看到这个世界能够如此迅速。在数据财富化过程中,进展最快的是数据资产,反而是前面的数据产品和数据资源化进展不够。现在金融业和北京银行的行长走在前面,科技界没有在前面。数据产品化和安全使用不够,数据资产化后,金融变成财富的过程中不只是抵押,还需要让大家使用和交易。如果数字不能用于产品和金融,那么它只是做金融,没有意义,不会成为巨大财富。

现在非常有趣,金融再次走在前列。我们正在推动科技界加入这个队伍,建立一个完整的数据产业链。以数据证券化为例,数据资产的持有方需要加工、经营,需求方需要交易,证券交易所发行证券,最后落实到投资人。虽然现在这部分发展很好,但是科技落后了。我们迅速看到科技数据产业的企业和品牌,原因很简单,数据金融化已经提供了利益和窗口。从数据、资产到财富是一个巨大的过程。第一次将其资源化具有可访问性、完整性和唯一性,这个过程会变成资产化。在资产化过程中,它增加了价值,最终会变成资本,资本变成财富。我们现在这一环节进展非常快,如果基础环节能加强,这条路将走得非常厉害。

对国家非常重要的事情是构建生态和市场体系。首先是技术安全、技术向善、明确保护所有权、隐私权、经营权的明确和保护,以及交易机制和市场的形成。BCG未来需要做大量的定价咨询、估值保理和信用确认,会计公司BCG也在进行数据管理工作。如果不从财富方向管理,那么会导致亏损,市场体系将逐渐发展。

由于时间关系,今天我将简要汇报我观察到的大变化。世界正在离开信息时代进入智能时代,物理世界、经济世界和社会世界都将被数据化,这点大家都非常清楚。数据是未来一切经济活动和社会活动的起点和终点。数据资产化是工业经济走向数字经济的重要转折点,推动个人、公司和社会进入新时代。

BCG的另一个挑战是数据一旦变成资产,公司的架构和治理架构都会发生变化。你认同波士顿的做法吗?当公司拥有数据资产时,整个经营架构和理念会有所不同。我们可以请波士顿合作讨论这个问题,这是企业架构变化的重大课题,也是内生问题。因此,人类生活、工作、社会和思维的重大变化改变了市场与金钱、公司与金融、数字化与数据等问题的新定位,改变了企业模式,产生了新的产权和激励机制。何大勇是波士顿咨询公司的老板,他的数据值钱,大家都要使用。我是一个经济学家,我的数据没有人使用,何大勇的数据会被几千万次使用,这很有价值。我的数据就没有价值,这会产生完全不同的收益资本定价变化,完全个人化。数据的资本化使得数据参与分配,这是20条做的重大决定,成为个人企业和社会最重要的财富。中国是数据大国,推动数据资产化对中国的科技创新、经济增长、财富扩大和社会发展意义重大。未来是建立在数据之上的,迎接挑战继续改革开放,全面推动数据资产化,这是我们现在面临的重大大潮。数据资产化大潮正在到来,数据金融化试点层出不穷。作为老金融从业者,我认为未来将是数据财富时代,祝各位都能在数据财富时代取得更多发展。谢谢大家!

张燕冬:朱行长刚上来就提到数据财富时代已经到来,他后来的观点和小结都已经总结得非常清晰。今天您的话题仍然在交叉方面,既有技术也有金融成分。作为一位经济学家,您总是跟踪世界科技前沿的事物,是什么逻辑和思路让您一直跟随这样的前沿?谢谢。包括人工智能和GPT,您也讲得很早,都是在全球财富管理论坛上介绍您的思路。

朱民:我没有思路,我是天生充满好奇心的小男孩。感谢你有这个平台,我愿意分享我的观察。数据财富时代的大潮正在到来,它既有高潮也有起伏,一定会产生新一代的无数英雄和财富人物,将以前的财富人物,如上一代的企业家等抛在后面。

张燕冬,您刚才提到将数据变成资产再变成财富,即转化为生产力。然而我们的科技有滞后,目前金融正推动科技发展。在您的想象中,这方面应该如何在科技领域取得突破?

朱民:我们主要关注两个方面,科技、隐私、技术向善,隐私处理、和交易以及区块链等。目前我们现在都有了,只是金融业非常活跃和能干,大潮闻风而动,走在前列。

张燕冬:是不是金融业机会主义者比较多?

朱民:这是你的话,我就不这么说了,金融业特别的敏感,应该这么说,这个敏感有好有坏,它会产生不同的结果。现在是科技相对落后,它不是技术不够,是科技还没有起来,所以下一步科技要把基础工作做好的话,在金融利益的推动和引导下,这个大潮势不可当。

张燕冬:最后一个问题,这个问题与我们这次会议无关,我需要抓住这个机会,这是很难得的。这可能是2023年最后一次追问您朱民行长跟基辛格有着非常深厚的关系,。尽管我与基辛格关系也可以,但是朱民行长可以说是基辛格公开露面见的最后一个人。那天朱民行长带着一些中国人和姚明去基辛格家里,当时你们还在交流,您见他最后一次的感受以及他都讲了什么?谢谢。

朱民:我可以讲三个小时,大家能不吃饭吗?我10月25号正好在美国访问,我们有一个很大的民间对话代表团。既然去了纽约,我就给老先生的办公室打电话说我在纽约,我们想去见一见他,我和他很熟悉,老先生也非常慷慨,在非常短促的情况下安排时间我们去见了,姚明把他的房间堵得严严实实,非常有趣。我们讨论了很多问题,我第一个就问他中东战争对中美关系和世界的影响,他谈了很多。我对基辛格印象特别深的是他的脑子非常好,100岁的人非常灵敏。简单说几句,请大家包涵,他说巴以形成的历史原因很复杂,与一般的传统国家不太一样,它是宗教为基础的冲突受到舆论的主导。中美和世界第一个不要走极端,这个话讲得很精彩,这个很重要。

第二他也讲得很好,他说中美两国不但要考虑双方利益所在相关的问题,还要定时举行与中美不直接关系、与全世界有关的更大格局的事情。因为中美是世界上第一第二大国,所以它对整个世界的安全、经济和金融发展有责任。如果双方能有定期的交流机制不断沟通,这样的事情也许可以避免。他将中美关系定位在更高、更宽的平台,就是中美要共同对世界和人类的未来负责,我觉得这是讲得非常好。所以我很佩服老爷子,100岁了还是想着天下的事,想着中国和美国的事,而且视野非常开阔。我们还是进行了很好的交流,我就说到这里,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