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盛电气客户供应商既集中又重叠,诉讼催讨逾期货款

关注
久盛电气客户供应商既集中又重叠,诉讼催讨逾期货款

文:权衡财经研究员 朱莉

编:许辉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9年末我国规模以上电线电缆行业公司超过4,000家,竞争较为激烈,尤其是在传统电线电缆板块。虽然目前而言,产品附加值以及技术含量较高的特种电缆,市场竞争相对缓和,但未来,随着国家产业政策的引导以及行业内公司转型升级战略的驱动,电线电缆高端产品领域的竞争亦有可能进一步加强。

主要从事防火类特种电缆以及电力电缆等的研发、生产、销售和服务的久盛电气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久盛电气)拟创业板上市,保荐机构为招商证券,评估机构为北京中企华。本次拟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4,041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为25%;拟募资4.68亿元用于年产12,000km无机绝缘电缆及年产600km油井加热电缆项目(2.68亿元)及补充流动资金(2亿元)。

现场审查催生众多IPO企业退场,过会率明显走低下,久盛电气此次IPO或难轻易过关,其董事长及董秘曾被出具警示函;业绩增速放缓,主要产品占比下滑,新拓产品或含不确定性;客户与供应商集中度高;应收账款攀升,诉讼催讨逾期货款;研发投入占比下滑;资产负债率超70%,偿债指标弱于同行;销量下滑仍扩产或否消化。

董事长及董事会秘书曾被出具警示函

迪科投资持有久盛电气6,995万股,占总股本的57.70%,为公司控股股东;张建华直接持有公司9.86%的股权,并通过迪科投资间接控制公司57.70%的股权,合计控制久盛电气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前总股本的67.56%。

久盛交联为久盛电气的控股子公司,持股70%,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20年9月末,久盛交联未分配利润为-6,892.45 万元,净资产为负。

2015年7月30日久盛电气在新三板挂牌,证券代码为“833131”,2017年11月20日终止,新三板挂牌期间,久盛电气因未在2016年会计年度结束之日起四个月内编制并披露年度报告,违反了新三板要求,构成信披违规。对于久盛电气的信披违规行为,公司董事长、董事会秘书/信息披露负责人未能忠实、勤勉地履行职责,新三板对久盛电气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自律监管措施,对公司时任董事长张建华、董事会秘书范国华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自律监管措施。

业绩增速放缓,主要产品占比下滑,新拓产品或含不确定性

久盛电气主要从事防火类特种电缆以及电力电缆等的研发、生产、销售和服务,公司主要产品为矿物绝缘电缆等防火类特种电缆,主要应用于基础设施建设、房地产、电力、交通等行业。

2017年-2019年及2020年1-6月其营业收入分别为10.12亿元、12.31亿元、12.56亿元和5.19亿元,2018年较2017年增长21.6%,2019年较2018年增长2%,增幅下滑放缓;各期净利润分别为2,054.12万元、6,479.33万元、8,000.44万元和3,305.75万元,2018年较2017年增长215.4%,2019年较2018年增长23.5%。

从产品结构来看,防火类矿物绝缘电缆为久盛电气最主要产品以及优势产品,报告期内防火类矿物绝缘电缆销售收入分别为4.15亿元、4.59亿元、3.94亿元及1.86亿元,占营收的比例分别为41.94%、38.20%、32.03%和36.58%,塑料绝缘电缆的销售收入分别为3.44亿元、3.64亿元、3.02亿元和1.04亿元,占营收的比例分别为34.79%、30.29%、24.56%和20.38%,2019年两类主要产品销售收入均出现下滑,矿物绝缘电缆较2018年下滑14.1%,塑料绝缘电缆较2018年下滑16.93%。

久盛电气客户供应商既集中又重叠,诉讼催讨逾期货款

值得权衡财经注意的是2017年-2019年及2020年1-6月久盛电气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14.72%、16.05%、19.03%和19.99%,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13.83%、15.14%、18.25%和19.12%,呈现上升趋势,久盛电气称由于产品定价水平提升,毛利率逐期增长,使得毛利增幅超过营业收入增幅,亦使得净利润增幅超过营业收入增幅。然而从销售单价来看,矿物绝缘电缆2019年销售单价未发生变化,而单位成本下降2.36%;塑料绝缘电缆2019年单价增幅为2.96%,单位成本下降了3.29%。

近年来,久盛电气开发了油井线矿物绝缘加热电缆以及核用矿物绝缘电缆等新产品,主要应用于能源开采以及核电等领域。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其矿物绝缘加热电缆销售收入分别为696.65万元、1,157.14万元、1,905.12万元和965.65万元,而核用矿物绝缘电缆尚未实现量产。能源开采以及核电等领域的下游客户对于新产品的使用较为谨慎,需要经过较长时间的论证,若未来公司新产品的下游市场应用推广不达预期,将对公司的业绩增长产生一定不利影响。

客户与供应商集中度高

久盛电气的主要客户为中国建筑、中国中铁、中国铁建等大型综合建设集团,华润置地、龙光集团等大型房地产开发商,控股子公司久盛交联主要生产电力电缆、塑料绝缘电缆,主要客户为国家电网及其下属各公司。

2017年-2019年及2020年1-6月公司前五大客户收入占比分别为53.90%、64.21%、65.70%和70.87%,逐期提升。其中,国家电网及中国建筑位居第一大和第二大客户,销售合计占比分别为38.41%、48.86%、55.42%和43.69%,销售占比较高,且逐期提升。公司的客户集中度显著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

久盛电气客户供应商既集中又重叠,诉讼催讨逾期货款

同时权衡财经注意到,久盛电气的前五大供应商占比也较高,显高集中度态势,2017年-2019年及2020年1-6月公司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铜材合计占比分别为69.66%、75.4%、76.17%和82.89%,其中2017年-2019年湖州久立电气材料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各期占比分别为19.96%、25.29%和36.77%。值得注意的是湖州久立电气材料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为久盛电气的铜材供应商,而浙江久立特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为久盛电气的客户,均系周志江实际控制企业,客户与供应商重叠。查公开资料显示,湖州久立电气材料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曾因死亡事故案受到行政处罚。

久盛电气客户供应商既集中又重叠,诉讼催讨逾期货款

久盛电气供应商与客户重叠的还包括铜材供应商广德亨通铜业有限公司、江苏五一互联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及公司2017年的客户江苏亨通线缆科技有限公司、江苏亨通电力电缆有限公司,均系崔根良实际控制的企业。

江苏宝胜精密导体有限公司为久盛电气的铜材供应商,宝胜科技创新股份有限公司为久盛电气的客户,江苏宝胜精密导体有限公司系宝胜科技创新股份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久盛电气客户供应商既集中又重叠,诉讼催讨逾期货款

客户与供应商重叠,错综复杂的商业关系,一旦生变,势必显得到供销两端,而从财务报表上看,也很容易出现虚增业绩的情况,这对审计工作也是一种考验,在注册制后,投资者对信披透明度需求更高,有前车之鉴的久盛电气或许能多给投资者一些信心。

应收账款攀升,诉讼催讨逾期货款

2017年末-2019年末及2020年1-6月末久盛电气应收账款净额分别为6.07亿元、7.16亿元、7.68亿元和7.88亿元,占各期末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72.10%、72.13%、67.74%和65.08%,应收账款金额较大,占流动资产比重较高,久盛电气称受行业经营模式、下游客户回款惯例以及给予客户的授信期等影响,随着公司规模的进一步扩大,如果未来不能持续有效地控制应收账款增长的幅度,或者由于客户商业信誉出现恶化导致大额应收账款不能及时收回,将会对公司的财务状况和盈利水平带来不利影响。

久盛电气客户供应商既集中又重叠,诉讼催讨逾期货款

同时久盛电气的应收账款周转率低于同行业平均水平,主要是由于公司部分客户系建筑安装单位或房地产客户,受经济增速下行及行业付款特性影响,回款周期相对较长。对于某些客户逾期货款的催讨,久盛电气采取了诉讼的方式。

2020年8月25日,久盛电气对中铁十八局集团第三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铁十八局第三工程”)提起诉讼,请求南太湖新区人民法院判令中铁十八局第三工程向其支付货款110.85万元及逾期付款利息;此外久盛电气就逾期货款事项诉泉州浦西万达广场投资有限公司,2020年10月20日,久盛电气向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请求裁准泉州浦西万达广场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泉州浦西万达投资”)向其支付货款145.69万元及逾期付款利息和违约金。

房地产及建筑安装行业,是资金运作的行业,往往伴随着高杠杆的资金需求,在“房住不炒”的社会共识下,其增长态势必然得以抑制。其客户一旦形成货款拖欠,一时是难以解决,久盛电气的客户质量将备受考验。

研发投入占比下滑

2017年-2019年及2020年1-6月,久盛电气研发投入分别为3,188.55万元、3,040.31万元、2,894.25万元和1,365.42万元,占营收比例分别为3.15%、2.47%、2.3%和2.63%,占比逐年下降。从研发费用的具体明细中也可以看出,用于研发活动的费用从2017年的2338.2万元下降到了2017年的1757.01万元。

久盛电气客户供应商既集中又重叠,诉讼催讨逾期货款

久盛电气客户供应商既集中又重叠,诉讼催讨逾期货款

不过比同行业可比公司,久盛电气公司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比重整体略低于同行业平均水平。从2017年-2019年,研发费用占比逐年下降,排除掉金龙羽、宝胜股份异于同行业的低研发占比外,与其他四家同行业公司比,久盛电气是普遍较低。如果未来公司未能通过研发创新掌握关键技术,将面临技术创新失败的风险。

资产负债率超70%,偿债指标弱于同行

2017年末-2019年末及2020年1-6月末,久盛电气负债总额分别为7.81亿元、8.76亿元、9.33亿元和9.86亿元,其中流动负债占比分别为99.47%、98.94%、98.90%和98.99%,是负债的主要构成部分。久盛电气短期借款金额及占流动负债的比重较高,报告期各期末,公司短期借款占流动负债比例分别为 31.02%、26.11%、31.31%和32.17%。

报告期内,其流动比率分别为1.08、1.14、1.23和1.24,速动比率分别为0.98、1.06、1.10 和1.09,资产负债率(母公司)分别为67.15%、65.50%、62.54%和63.72%,公司偿债指标弱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水平。

久盛电气客户供应商既集中又重叠,诉讼催讨逾期货款

如果后续公司的资产结构或销售回款状况发生不利变动,或者国家实行紧缩的货币政策,公司将可能面临较大的偿债风险,若出现无法偿还银行借款、无法支付供应商款项或员工工资等流动性危机,将对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久盛电气本次募集资金中2.68亿元拟用于年产12,000km无机绝缘电缆及年产600km油井加热电缆项目,其中矿物绝缘电缆拟扩建产能10,000KM,据招股书披露的信息显示,矿物绝缘电缆2019年的产能为7,000KM,产能利用率为93.04%,产销率为96.93%。然而此次新增产能是2019年产能的1.4倍,对比2018年来说,2019年公司矿物绝缘电缆的销量下滑1041.99KM,下滑幅度达14.12%,面对产品销量的大幅下滑,新增产能能否消化呢?

久盛电气客户供应商既集中又重叠,诉讼催讨逾期货款

注册制以来,很多IPO企业都顺利过关,登陆资本市场,但新的一年到来,光2021年至今,除速达股份和灿星文化两家上会未通过,撤回或终止的IPO企业多达50家。面对诸多问题,久盛电气的IPO上市进程又如何,有待时间的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