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千亿市值到破产仅2年,最大校办企业哈工大集团,为何坠落?

关注

曾经的国内第一大校办企业哈尔滨工业大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哈工大集团”),拥有240多亿元资产,负债率仅有30.43%,曾一度号称拥有1000亿元市值。但是,该校办企业群在短短几年间就坠落到破产重整的地步,评估称其资产偿债率仅为14.24%。

他们怎么做到的?背后又有何玄机?

原哈工大集团董事长张大成因“票据诈骗案”入罪一事,揭开了这一“坠落事件”的一角。

据张大成陈述,2015年初,时任哈工大党委书记王树权找到时任副校长、原哈工大集团董事长张大成,提出要学习北大校办企业私有化做法,将哈工大集团等校办企业私有化,张大成拒绝的这一提议。随即,哈工大突然遭遇债权银行集中抽贷36亿元——目前,没有直接证据显示这二者有直接关联。

2016年7月,又发生了一次类似谈话。

至发稿时止,王树权及原王树权的秘书、现任哈工大集团董事长郭君巍未对中国经营报、《等深线》记者的采访要求作出回应。

2015年7月,张大成在北京一个论坛上,结识一位名为任春玲的女性。任自称可为哈工大集团提供融资。张大成遂令财务人员与其对接,该集团随后发文支持该笔融资。

检方称,赵晓清及任春玲用绿地北方建筑工程(天津)有限公司,与哈工大集团签署了一份总金额为5亿元的煤炭购销合同,同时还签署了一份6个月时效的5亿元商业承兑汇票的居间服务合同。

资金提供方收取了7000万“居间费用”。

6个月票据融资期间到期后,钱暂时还不上,双方就将此手续又重新走了2遍程序,也就是又进行了2轮同样的操作。这实际上达成了跟银行贷款“展期”一样的效果。

2018年1月,兰州警方找到哈工大集团及张大成,称该公司出具的商业承兑汇票涉嫌“票据诈骗案”,要求归还5亿元票据融资。哈工大集团因无法按计划把款项归还给兰州警方,2018年7月至10月,哈尔滨警方及兰州警方抓捕张大成及该公司财务负责人。

该案庭审的争议焦点,是票据融资诈骗是否成立

蹊跷的是,哈工大出具的票据,经过几轮折腾后,被甘肃某国有大行武威文昌路支行原行长王建中挪用另一家银行的5亿元,意外归还了。而王建中却未在哈工大集团“票据融资案”中以嫌疑人身份出现,前述“票据融资”的其他多个关键环节的关联人,也未在该案中以嫌疑人身份出现。张大成的律师要求检方说明,此案中哈工大集团究竟是如何完成“票据融资案”的,究竟骗取了哪一家银行的钱,受害人究竟是谁,检方未能做答。

该案原定于近期开庭宣判。

此案的背后,是一连串疑问:哈工大原党委书记是否确实推进过校办企业私有化进程,他究竟进行了哪些操作?张大成指称哈工大集团的240亿元资产近年来遭到恶意低价贱卖,且有关联方暗中接盘,究竟卖了多少?买家都是谁?

哈工大集团在2017年时,审计总资产为240亿元,负债73亿元,合计负债率仅为30.43%。但两年后,该集团总债务就飙升至224.6亿元,负债率就高达170%,且剩下的128.98亿元资产被判定为“清算评估价值”只剩31.99亿元,偿债率仅为14.24%。

2年巨变。

真相是什么?有待国家级的相关部门进一步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