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光盯着利润看,要上市的微医才是最“硬”的互联网医疗公司

关注

4月1日,微医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微医”)向港交所提交了招股书。如果成功上市,算上阿里健康、平安好医生、京东健康,微医将是第四家登陆资本市场的互联网医疗公司。

和京东健康IPO时的热闹景象相比,微医的上市显得有些安静。这可能与微医的体量有关,微医最新的年营收是18亿元,平安好医生是68.66亿元,京东健康和阿里健康早已跨过百亿大关。

从行业发展的角度看,微医上市的意义也许被低估了。


01

“另类”微医

从出身上看,微医的前身是挂号网,并在2015年创办了全国首家互联网医院——乌镇互联网医院,逐步搭建了覆盖全国的线上+线下一体化的数字医疗服务。可以说,微医从一开始就是一家数字医疗服务公司。

阿里健康和京东健康主要依托电商经验,着力点在医药电子商务平台业务和医药自营业务上。

平安好医生与微医有相似之处,医疗健康服务也是其主营业务之一;但平安好医生同时也有健康商城业务。平安集团是保险行业巨头,平安好医生很大程度上为集团扮演流量入口的角色。平安好医生既可以为平安保险业务引流获客,也可以完善风控体系、提升用户粘性。

然而,从营收贡献的角度看,医疗健康服务仍然不是平安好医生的主流。

基因不同,各家互联网医疗公司的营收结构也大不一样。

以电商为核心能力的阿里健康,2020年度(截至2020年3月31日)自营健康产品销售、电商平台服务的营收占比分别为84.76%、12.2%,互联网医疗业务占比仅为0.4%。

京东健康2020年医药和健康产品销售营收占比为87.02%,市场、广告及其他服务营收占比为12.98%。

平安好医生健康商城、消费型医疗两项业务营收占比分别为54.09%、22.8%;两项与医疗服务相关的业务家庭医生服务、健康管理及健康互动营收占比分别为20.14%、2.97%。

微医的业务主要分为医疗服务和健康维护服务。前者为C端用户提供在线预约、线下首诊、病历获取、在线复诊、电子处方、处方配药、在线结算医疗费用等;后者为C端用户提供慢病管理服务及为企业客户提供线上诊疗、转诊、健康监测、健康指导等服务。

招股书显示,微医医疗服务和健康维护服务的营收占比分别为38.6%、61.4%。


大健康市场包含医疗健康服务、药品零售、非药健康产品零售、消费医疗健康服务、医疗健康基础设施5个细分领域。

如果以营收过半作为主营标准的话,微医将成为中国第一家上市的数字医疗服务公司。


02

“难啃”的数字医疗服务

是巨头们不愿意做医疗服务吗?

平安好医生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四个业务板块的毛利率从高到低分别是:健康管理和互动76.5%、在线医疗56.2%、消费型医疗41.5%、健康商城6.9%。医疗服务的盈利能力远远高于电商业务。


事实上,巨头们也都在尝试数字医疗的落地。

结果却是:微医成为国内最大的数字医疗服务平台,在互联网医院数量和数字医疗问诊量上,其市占率排名第一,超过2到5名总和。

医院数量上,截至2020年底,微医运营27家互联网医院,连接了中国超过7800家医院,覆盖95%以上的三级甲等医院。在医院的覆盖上,唯有阿里健康与微医匹敌——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支付宝已经签约的医疗机构超过35000家,其中二级和三级医院的数量超过4000家,超过700家三甲医院接通医保支付。

但是,支付宝作为支付入口进入医院和开展数字医疗服务并不是同一概念。

医生数量上,截至2020年底微医平台注册医生超过27万名,平安好医生内外部医生共2万余名;京东健康和阿里健康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平台上的医生数量均为6万余名。

数字医疗服务最大的竞争对手其实是用户的线下就医习惯,因此在数字医疗服务领域,供给决定需求,有足够优质的医疗服务才能促使用户接受线上服务。

巨头们手握海量的资金,还愁聚不拢足够的医疗资源?这事儿,光砸钱还真不行。

医疗不同于其他消费,一方面从业人员受到极强的监管“规制”,另一方面用户非常谨慎。这就导致了医疗服务提供方和用户对平台的信任很难快速构建,这才是数字医疗最大的难点。

当然,阿里、京东的电商基因,平安的保险基因或许也决定了他们对医疗服务并不会倾注所有热情,阿里、京东可以靠医药零售业务赚钱,平安好医生辅助保险业务做好引流、风控、提升用户黏性等工作,也算完成了使命。

微医则不同,数字医疗几乎是其全部业务,身家性命所系,不“啃”不行。


03
医疗系统“不可能三角”何解?

在医疗领域,有一个著名的“不可能三角”,即:一个国家的医疗系统很难同时兼顾“提高医疗服务质量、增加医疗服务可及性和降低医疗服务的价格”。

很多人寄希望于数字医疗解决这一难题。从现实来看,互联网医疗确实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同时提升医疗服务的质量、扩大优质医疗资源的覆盖范围、减少医疗浪费。

数字医疗服务本质上还是典型的互联网平台生意,但是数字医疗平台“连接”的对象要更多。

我们说门户网站连接了信息与受众,电商连接了商品与消费者,外卖平台连接了餐饮服务与消费者。数字医疗平台则连接了医疗机构、零售药店、用户、支付方,这里的支付不仅仅是一个接口,而是医保、商业保险机构。

在用户端呈现的良好用户体验,背后是对多个资源方的协调,平台“连接”的复杂程度陡增。

换一个视角来看,“连接”的对象越多,平台的社会价值也就越大。比如,数字医疗平台是不是可以缓解医疗机构的门诊压力、提升医疗机构的效率?是不是可以改善患者的就医体验,缓解“看病难,看病贵”的难题?是不是可以节约医保费用,减轻医保支出压力?是不是可以提升商业保险的风控能力?……

在整个互联网医疗行业中,数字医疗服务模式的探索才是最大的看点。微医上市,动静也许应该再大一点。

【重要声明: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如果你关注资本市场和财经热点,喜欢上市公司深度分析文章和财经锐评,可以关注微信公众号:张三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