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利的“阳谋”

关注
百亿营收巨头伊利,正在抢夺下一个十年

最近,伊利搞了个大新闻。

2020年6月4号晚,伊利对外披露定增预案,拟向不超过35名对象发行股份,募集资金不超过130亿元,以当日收盘市值2403亿元计算,募资比例占比为5.4%。

而在不久前,高瓴资本从二级市场直接以38元一股的高价买入瓴17.95亿元伊利股票,并一举成为伊利第八大流通股东。对于资本来说,高瓴的入场无疑给了他们信心,而伊利的算盘则不仅仅是想要再推高自己的股价,而是将算盘打向更为长远的市场:矿泉水、奶粉,宛如一场阳谋。

那么,伊利究竟为何在两千多亿市值之时开拓新赛道?这130亿伊利用到了什么地方?伊利的乳制品霸主还能保持多久?

伊利的恨:高毛利低净利

伊利最近几年市值步步高升,最高处近三千亿,但伊利的愁在于,即使坐拥两千多亿的市值,成为A股增长强劲的选手之一,但据天眼查数据显示,伊利2020年毛利率为35.97%,近六年来伊利毛利率一直维持在35%左右,不过净利率却从来没有超过10%,2020年其净利率仅为7.35%。

低净利率意味着高市盈率,这其实对伊利未来的股价增长影响很大,而纵观伊利的支出数据,其花在营销广告上的支出仍然为大头,占据总支出的六成以上,这就表示乳制品依旧需要超大规模、持续性的广告宣传,用以维持业绩增长和庞大的市场份额。

同样的遭遇也发生在老对手蒙牛身上,蒙牛自2018年以来毛利率连续三年维持在37%以上,但净利润却常年在5%徘徊,2020年蒙牛净利率甚至仅有4.61%。

百亿营收巨头伊利,正在抢夺下一个十年

整个乳制品行业都面临着净利率低而陷入一种尴尬的境地,但与此同时,中国乳制品市场依旧在以12%的年增长率在增长,只是伊利们很难再拿到这块蛋糕了。

这种尴尬的境地使得伊利等奶企们要持续面对投资机构对于其盈利能力的质疑,所以,我们也可以从本次伊利定增的130亿的资金用途:54.8亿用于液态奶基地建设,15.5亿用于加码婴幼儿奶粉,2.7亿用于铺设矿泉水业务,可以看出,伊利迫切想要改善自己的业务营收。

伊利破局:剑指农夫山泉

从伊利的公告来看,此次募集资金将主要用于液态奶生产基地建设、婴儿配方奶粉智能制造、长白山天然矿泉水以及数字化转型和信息化升级等项目。

液态奶作为伊利的基石业务,据天眼查数据显示,2020年财年液态奶为伊利贡献了78%的收入,液态奶生产基地建设项目的实施,有助于扩大生产规模,巩固行业地位。而在整个乳制品行业中,对于牛奶生产基地的资源争夺一直如火如荼,伊利也长期与新西兰奶源合作,用于维持自有规模。

百亿营收巨头伊利,正在抢夺下一个十年

毫不夸张的说,限制国内乳制品企业发展的关键因素就是奶源,而黄金奶源产地在全球却极为有限,伊利拿出130亿定增资金中的54.8亿,用于基地建设也是行之必要的。

而将130亿中的15.5亿用于婴幼儿配方奶粉智能制造项目,更是为了提高业务营收利润,据天眼查数据显示,2020年伊利旗下奶粉及奶制品营收为128.85亿元,同比增长了28.15%,是伊利目前增长最快、毛利率最高的业务。

国内的婴幼儿奶粉市场一直深受信任危机,保持着一个敏感的状态,但婴幼儿奶粉却又是一个千亿市场,随着国家开放三胎政策,针对母婴等垂直行业的市场只会进一步加大,良品铺子、三只松鼠、洽洽等零食企业都瞄准了这一市场,伊利自然不甘相让,毕竟以飞鹤为例,近50%的毛利,35%的净利,谁看了都会眼红。

百亿营收巨头伊利,正在抢夺下一个十年

伊利布局矿泉水也是有原因的,以农夫山泉作为对照,2020年农夫山泉的毛利率为59.05%,净利率为23.07%,农夫山泉将钟睒睒送上了首富之位,伊利手里的产品渠道也几乎和矿泉水重叠,将矿泉水作为拓展业务,也具备了可行性。

本次定增,已经明显看出伊利想要改善自身净利率以及改善盈利能力的“野心”,伊利需要通过资源投入,提高公司的成长能力和盈利能力,继而给投资者以信心。

但伊利,究竟有多少可能?

伊利阳谋:长期主义的胜利?

伊利早就习惯了“长期主义”,最近三年伊利不断加大营销支出,但对主要业务的增长均不超过10%,也就意味着,依靠广告营销获客即将迎来天花板,但现实数据又表示,国内奶制品依旧有上升空间。

据《2020中国液体奶质量报告》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人均乳制品消费量折合生乳是35.8公斤,比起美国的106公斤,相差了接近两倍。同为亚洲国家的日本,2019年人年消耗乳制品95.4公斤。

百亿营收巨头伊利,正在抢夺下一个十年

但从伊利和蒙牛的数据来看,单纯消耗存量市场已经见了底,他们需要寻找新的增量市场,例如低线城市以及农村地区。伊利们还需要加大投入用于培养国人饮奶习惯,之后的伊利有很大可能会聚焦于牛奶级别分层,用以满足不同的市场需要,而这是一个相对长期的过程。

不过对伊利来说,如果选择面向长期市场,结合渠道改革,那么他就有机会在这个市场中开拓新的增长曲线,届时带领伊利再上高峰,实现伊利董事长潘刚在不久前提出的”2030全球乳业第一“的野心,也不无可能。

但是遗憾的是,即使安信证券、方正证券等多家券商都看好伊利此次动作,但市场却表现了担忧,在宣布定增130亿之后,伊利收盘跌4.78%,报价37.61元,从市场侧来看,伊利很难在短期内实现有较大增长的可能。

与同样进行定增之后的涪陵榨菜(2020年毛利率58.26%,净利率34.19%)、五粮液(2020年毛利率74.16%,净利率36.48%)相比,伊利的表现实在有些捉襟见肘,对比临近赛道的养元饮品(2020年毛利率为47.82%,净利率为35.64%),伊利说到底赚的还是辛苦钱。

百亿营收巨头伊利,正在抢夺下一个十年

而纵观伊利多年的业务,伊利两千多亿的市值、百亿营收基本上来自于单一商品-牛奶的支撑,伊利想要从乳制品企业成长为一家全球食品企业,还需要进一步加固自己的护城河。伊利或许能向雀巢、达能等成名已久的“前辈”那抄抄作业,只是需要的时间只会更久。

那么是,市场还会给伊利多少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