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市问题:与其窝里斗 不如先炮轰“谢国忠们”

2008年04月09日08:26  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由于近期不断唱空中国股市,而且呼吁政府不能干预市场,摩根士丹利前“亚太区经济学家”谢国忠成为焦点人物。而网上热帖《中国股市十大乱象》更是直斥这位麻省理工学院的经济学博士是外国大资本的代言人。文章指出,谢国忠对中国经济判断和预测的动机并不单纯,在全面唱空中国经济的背后,却潜藏着外资在国内的巨量抄底。

  时下最热门的话题除了大起大落的股市,就是管理层是否“救市”之争。近日,网络上一篇题为 《中国股市十大乱象》的网络文章,却大声喊出了“要救市,先清言”的声音。众多网民、股民为这篇文章讨论得热火朝天。在“救市”之争如此之强烈的背景下,为什么有如此多的人关注这 “另类”的声音?这无疑是一个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

  安南:是时候对言论界“打假”了

  A股似乎悄然见底、众多中小投资者深陷“套”中……近段时间以来,对于股市的言论铺天盖地,围绕着管理层是否应该 “救市”争论不休,而一个严峻的事实却被评论界有意无意地忽略,那就是大量外资悄然重返中国股市,大肆抄底。在这种氛围之下,“救市”与否的争论更像是一场窝里斗,而外资大举进入的深层背景却被忽略了。

  并不是没有人注意到这一点。近日,一个名为《中国股市十大乱象》、打着“水皮”名字却又被证实不是“水皮”的草根股民所撰写的帖子,尽管还未完全成稿,却连日来在众多网站上已经成为网民热议的话题。在这篇长达万言的文章中,有一点值得我们深思,那就是在股市中沉浮的那么多的声音中,有哪些是站在公众利益的角度所发,哪些是为某些集团利益所代言的良心缺乏者?作者更是直截了当地指出:正是如“著名经济学家”谢国忠之流不负责任、漠视公众利益、自始至终为某些集团不遗余力丢放言论烟幕之所为,一定程度上扰乱中国资本市场的健康发展。

  在很短的时间内,中国股市经历了过山车般的起伏,众多缺乏对宏观和微观层面深入了解的中小投资者早就草木皆兵。中国股市发展这么多年,从来就不乏形形色色的“评论家”,充斥着各种各样的“金玉良言”。正如这篇帖子的作者所言,“在利益博弈的世界里,没有无私高尚的言论,任何一方的说教总是以对手利益的出让为目的的”。从这个道理上讲,无论是行内人士以及评论家的言论,都代表着自己看法,也在一定程度上维持着自身的利益。股海沉浮,若要听人指点,原本就是要做好交学费的准备。但倘若学费交得多了,是不是应该擦亮我们的眼睛,好好甄别这不绝于耳的声音们呢?

  正如那句著名的、形同正确的废话的“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一样,经济学家、评论家们发表的观点,自然也是 “我说涨或跌,盈亏你自负”。也从未听说有谁听了这些“家”们的话亏了老本打上门去的范例。话是这个话,理也是这个理,但如果真如郎咸平先生所言中国合格的经济学家最多不超过5个,那么我们多如牛毛的股评家只怕都要哑掉99.999%。

  经济学家与评论家是否合格是一回事,其是否有良心,则才是根本之所在。我们可以接受不同的意见,我们也可以接受尖锐的观点,但中国仍显稚嫩的资本市场,更需要客观的分析,更需要发自内心的呵护,更需要发声者的良心和责任。这样的良心和责任体现于何处?那就是对自己的言论真正负起责来,体现对投资者真正的尊重。这样的良心,无法以严刑峻法来制约,更多的需要评论者自律而生。倘若一昧替少数利益集团摇旗呐喊而置公众利益于不顾,丢弃自己的良心,自然会为人所不齿。

  眼下股市最为热门的话题,仍集中在管理层要不要“救市”的争论。这样的争论并非没有意义,也属正常之举,但眼下对于我们年轻的资本市场而言,更紧要的是将那些披着为公众利益代言、实则为某些利益集团摇唇鼓舌之辈放在太阳底下暴晒,让其原形毕露,还言论界一个干净与清澈,让中国的资本市场能够在一个相对纯洁的言论氛围中健康成长。

  在话语为王的时代,我们丝毫不能低估民间或个人言论对管理层或公众的影响力。也许,就是某个人的一篇文章,一句话,就可以让你的辛苦所得一夜之间化为水。而最痛苦的是,没有人会为你的后果负一丁点责任。而你付出的不仅是资产上的损失,还有对某些“权威”的信赖之心,这无疑是身心的双重打击!

  是时候在言论界来一场 “打假”运动了!因此,我们不妨停止于事无补、价值不大的窝里斗,揪出那些别有用心的 “代言人”,毫不留情地将他们轰趴下!

  网友发帖

  “谢国忠们”到底代表谁的利益

  假如合理的制度是资本市场的骨架,那么公平的信息就是资本市场的血肉!然而,在中国这个以中国人为投资主体的国家,我们却眼睁睁地将这个市场的部分话语权,让位给了对中国资本市场从来都是虎视眈眈的外国大资本和大资本的代言人!

  “谢国忠现象”则是这种弃守让位的典型代表!

  48岁的谢国忠,1983年毕业于上海同济大学,1987年获麻省理工学院土木工程学硕士,1990年获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博士,同年应聘到世行。1995年,应聘新加坡麦格里银行,担任企业财务部的联席董事。1997年加入摩根士丹利,任该公司“亚太区经济学家”。

  打开谢先生的博客,“崩溃”“破灭”“危机”等触目惊心的字眼直扑眼帘,谢先生论断着“中国的股市将崩溃”“中国的房地产企业将大量破产”“中国的基金已死缓”……一句话,中国资本市场的未来是一片断垣残壁!其实,谢先生从2002年就开始对中国的经济按照相同的路数指点江山,即使其间中国股市、房市和谢先生的要求背道而驰。谢先生就是这样哀愁婉约地低调啊低调,和左小蕾、许小年等组成了一个规模颇为壮观的“低调俱乐部”。

  从2007年4月份起,他先后发表了以下杀气腾腾的意见:《警惕A股泡沫未来将经历一次痛苦调整》《中国股市即将崩盘》《建议政府征收资本利得税以降温股市》等。其时,中国股市正从年初2800点左右向上攀升,而谢先生声声急、句句催,最后直接放弃市场经济学家的理念,要求政府伸出“有形的手”,将股市打下来!4300点了,也许是天道酬勤,去年“5·30”,半夜鸡叫了。6月到7月,现在回头来看那时候,正是散户惶恐不安而大资本满脸堆笑、不慌不忙地收集散户丢下来的满地筹码之时。谢先生在这时又有那些高论呢?——《应该开征证券交易增值税抑制投机》《中国股市与赌场,哪个赢面大?》《全球泡沫破裂风险高》等等,想必看到这些言论惊魂未定的不少散户最终欲留还走了。7月底,大资本将筹码收集完毕开始拉升了,“悲观先生”一反常态,撰文:《不再唱空A股》!果然,在此后A股4000、5000、6000点攻城拔寨的过程中,谢先生只说些美国通胀等无关疼痒的话题。直到10月份A股抵达历史高点前后,现在看来那时候大资本已成功撤退,谢先生的“空军司令部”才又重新开张!

  更有一个极端的例子让人有理由怀疑谢先生对中国经济的判断预测的动机并不单纯:2004年到2005年初,谢先生连续发表了诸如 《上海房地产是一个泡沫》《上海房地产可能步曼谷后尘》等一系列公开报告,全面唱空中国经济,但是与此同时,谢先生的老东家——麦格里银行却进入 “泡沫即将破灭”的中国地产市场,先后收购或者开发了大连万达商业广场、湖南澳洲商业广场等一批地产项目。而谢当时的东家摩根士丹利则在2005年3月以4亿元收购北京富力双子座TOWERⅡ;6月11日,更是花10亿元人民币从中国海外发展有限公司手里,买下了上海最繁盛的商业区淮海中路路段的一处六层物业——上海广场6层高的商业裙房!嘴里唱空,手里做多,事实证明,当时其实是一个低点,这些房价到今天何止翻两倍?!难道是谢先生专业判断失误?我更愿意相信这是大摩和谢国忠先生精心设计的一套双簧!

  今年以来,谢先生更是竭力唱空,从5000点追杀到4000点,再从4000点追杀到3000多点。4月3日,更是以 《A股还是被高估了100%要熊两年》为题,希望A股回归到1700点……

  在利益博弈的世界里,没有无私高尚的言论,任何一方的说教总是以对手利益的出让为目的的。凡“家”总是有一以贯之的理论标准来判断他的研究对象,但是我们却看不出谢国忠们的标准在哪里:去年股市在4300点上涨着的时候,谢国忠们呼吁政府伸出“有形的手”将股市打趴下,而现在股市跌到3300多点的时候却呼吁政府不能用“有形的手”干预市场,“让市场自己去调节”;当美国股市和中国股市同时下跌的时候,谢国忠们说,美国政府需要救市而中国政府不能救市,为什么呢?谢国忠们说“因为美国经济基本面有问题而中国经济基本面没有问题”,这真是你不说我还明白,你一说我倒糊涂了:有两个都不会游泳的人同时溺水,一个病人一个健康人,救助的标准是“病人要救上来而那个健康人就让他淹死算了”!

  在谢国忠们矛盾的标准、混乱的逻辑、荒唐的理由背后有一个东西是始终如一的,那就是利益!谁的利益?是国际上对中国资本市场馋涎欲滴的大金融资本家的利益!

  今天的股票市场,我们押上了几乎全部的金融企业、能源企业……那是我们近几十年积攒下来的一点家当,我们的儿孙还靠着这些企业为他们存钱,为他们采油、挖煤、发电……我们不能失去它们,所以,请我们的管理部门站出来,鼓舞我们的信心,不要让我们的人民在自己的国家,任凭那些胸怀吞我之心的人忽悠。 (节选自 《中国股市十大乱象》,有删节)

(责任编辑:陈正红)

 

[发表评论] [复制链接] [收藏此文] [我要提问] [打印]

我来说两句
用户名: 密码:   全部评论>>
  全部评论>>
热点
推荐
商讯
热点新闻
热门评论
热门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