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纲:由于政府的干预 可以限制金融危机的程度

2008年04月13日14:26  来源: 和讯网  

  2008年博鰲亚洲论坛于4月11日- 13日在海南博鳌如期举行,本次年会的主题为“绿色亚洲:在变革中实现共赢”。和讯网将进行全程追踪和报道。以下为转播实录部分内容:

(和讯财经原创)

  樊纲:我非常高兴能够再次回到这里讲话。马斯金教授已经详细地阐述了银根紧缩这方面的情况,还有就是中央银行采取的一些政策和机制。大家都在讲美国经济的衰退以及金融危机的范围。而且有些人把它和大衰退相提并论。而且很多人说这是从大雪灾之后最糟糕的情况。

(和讯财经原创)

  我从马斯金教授那里学到很多东西,对政府干预理论的必要性方面,我是同意他的观点。我相信有很多人是不同意的。但是我认为需要某种程度的政府干预。正是因为这一点,使得我们的局面跟大衰退的时候情况是不一样的。所以,我对现在的情况还是比较乐观的。只要世界各地主要的中央银行能够履行他的职责,用有效的方式来做,当然他们不能够替代市场,市场的波动是正常的。总的来说我是比较乐观的。但是我觉得由于政府的干预,我们可以限制这种金融危机的程度。

(和讯财经原创)

  本次午餐会要谈论的话题是本次衰退、信贷紧缩以及次贷问题给我们带来的影响。大家对这个问题研究都很深了,大家都同意这个事情是有影响的。因为美国是一个很大的经济体。而且这不仅仅是美国的问题,也是一个全球金融市场的问题。这样的次贷问题已经波及了世界经济的每一个角落,包括一些中国的银行,他们手里面也有次贷产品的持仓,虽然他们的持仓很小,但是还是有影响的。主要是通过贸易以及金融渠道,大家都会感到次贷问题的影响,这是毫无疑问的。

(和讯财经原创)

  大家都在谈这个问题,我们也应该去想一想全球经济的光明面。为什么目前的这种衰退以及信贷紧缩他能够产生的效果,他的影响实际上是有限的,或者不会太大以至于失控。为什么这样说呢?首先我们来想一想亚洲经济,特别是东亚经济,与十年前相比,与亚洲金融危机期间相比,亚洲经济比十年前要好得多,特别是十年前的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以后,大部分东亚的国家当中的大部分公司都已经懂得了要采取审慎的原则,政府的监管更加地审慎,公司和金融机构也更加地厌恶风险,对于风险是更加地小心、谨慎。所以各公司不那么美国化了。

(和讯财经原创)

  有一天我和几个欧洲的经济学家聊天,他们说有些欧洲金融机构这次受到了重击,因为这些欧洲金融机构学美国学得太多了,而抛弃了欧洲传统的保守主义的商业传统、注重风险的传统,所以他们才倒霉。这些亚洲国家的财政状况非常的好,财政态势非常的好,外汇储备充足,所以,亚洲经济体会继续地增长。虽然有着来自于美国的需求减少了,日本也采取了相当审慎的政策,日本的金融行业会受到一些影响,但是不像其他国家受到的影响那么大。在座各位代表的大部分的国家态势良好。

(和讯财经原创)

  其实谈到欧洲,由于欧洲的金融监管体系相当地稳健,而且欧洲有着良好的传统,所以,欧洲会有问题,但是欧洲的经济仍然处在良好的上升通道之中,而且市场也在继续地增长。有一天我在一个会上和几个德国人在一起,德国商会主席说,他们认为他们应当把经济增长的预测加以调整,但是大家都说不需要调低,每家企业都说俄罗斯、中国、印度给我们下了很多的订单,不需要调低增长率,也就是说欧洲的市场还是发展得相当好的。

(和讯财经原创)

  然后我们来谈中国以及印度。我谈印度谈得不多,我主要来谈中国。我认为中国还是会受到影响,因为时政性的数据已经表现了,美国增长率放慢一个百分点的话,会造成中国对美国的出口下滑5%。如果去掉3%的话,也就是说美国减速3%的话,我们对美国的出口就会减15%,这是相当大的影响。但是,对于美国的出口,在我们的总出口额占到的比重20%都不到,1/5都不到,几年前还占了30-40%,现在要低得多。

(和讯财经原创)

  而中国现在最大的市场是亚洲,东亚,包括日韩的东亚。当然,美国衰退会影响到这些经济体,会影响到中国对这些经济体的出口。所以,这些经济体会减少对于来自中国的进口商品的需求。但是这种间接的影响,在很大程度上是有赖于其他的这些亚洲的经济体的增长态势如何。问题并不可能完全地消失,但是有可能会有几个百分点的下降。只要那些经济体能够继续地增长,我认为中国的这部分出口,也就是中国对这个地区的出口占到我们出口总的40%,还能够继续地上升。

(和讯财经原创)

  然后我们再来谈一谈中国的两大出口对象国,就是增速很快,一是欧洲,现在欧洲对中国的贸易利差在剧增,一方面是因为人民币相对于欧元是在贬值的,因为美元对欧元贬值的速度还要更快,所以我们根本赶不上美元下跌的速度,所以美元对欧元也在贬值,所以这就造成了欧元对中国的贸易顺差的加大。另外一个快速出口增长地就是海湾国家俄罗斯,如果这些经济体仍然能够保持增长的话,那么我想美国的衰退对我们的影响仍然是大的,但是会是有限的。

(和讯财经原创)

  最后一点也是同样重要的。我们要想到这个影响,不仅要从贸易的角度来想,也要从金融渠道的角度来想,这样就使得问题变得非常地复杂,但是影响也会非常地重大,这就是说我们要在两者之间作出区分,一方面是美国和欧洲的金融市场,另一方面是新兴市场,包括东亚新兴市场以及中国这些新兴经济体的金融市场。

(和讯财经原创)

  问题在于,以中国为例,我们在中国资金流入比以前还要更多,当其他国家出现信贷紧缩的时候,这有两个原因,第一是美元对于人民币在贬值,美国的利率也在不断调低,而且是大幅度的。人们对于美元升值的期望值越来越高,就造成了对于人民币的投机性的投资,这种投机行为在越来越多。第二是虽然现在信贷影响了资金的流入,但是在世界上仍然有一些资本在寻找流向的机会,所以这些资本毫无疑问会越来越多地看好资本市场,特别是快速增长的新兴市场,包括东亚和印度。

(和讯财经原创)

  所以,结果我们看到中国的资本流入不断增加,在今年头两个月当中,资本流入,我们又增加了18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只有不到300亿美元是由于贸易顺差,我们的贸易顺差在不断地缩减,但是我们有外商直接投资,外商直接投资占到了新增外部资本的70%。一千多亿,很难解释。不管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资金在流入,甚至是有一些非法的流入。这意味着什么呢?资本流入越多,钱就越多,流动性就越多,投资就越多,过热就会越严重,通货膨胀就会加剧。而在世界上其他的地方,我们看到有信贷紧缩,在世界上其他地方信贷紧缩的同时,中国和其他的一些新兴经济体与此同时却要控制流动性过剩,这就是这个问题对我们影响的复杂性所在。

(和讯财经原创)

  投资越多,资本流入越多,对我们的增长是有积极的一面,也有消极的一面。现在很难来对这个流入做一个定义,流入可以为我们的增长再贡献几个百分点,这个问题说起来实际上是非常复杂的。这个形势对中国经济来说,对我们的决策人来说,今年是格外复杂的---我们要控制通胀。美国还有信贷紧缩,美国对中国的需求下降,有衰退,同时在国内又继续出现流动性过剩的问题。我不想用脱钩这个词,脱钩这个词会误导我们,但是我们看到,由于大家都在活跃在同一个全球市场当中,我们会看到这种鲜明对比的现象。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市场在发展的不同阶段,他们的金融发展,他们的金融周期所处的阶段也不同。所以,现在是一个对每家公司、每个政府的决策人来说都是一段很微妙的时光,来考察各种各样的问题。对于中国来说,我们必须要解决短期的这些复杂性问题。但是长远的角度来说,我们必须要继续地增长,要创造就业机会,并且来解决中国经济当中的长远问题,这样我们的路变得更加的复杂,我就讲到这儿。谢谢!

(和讯财经原创)
(责任编辑:关力培)

 

[发表评论] [复制链接] [收藏此文] [我要提问] [打印]

我来说两句
谁在说
用户名: 密码:   全部评论>>
  全部评论>>
热点
推荐
商讯
热点新闻
热门评论
热门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