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博弈话语权悄然转变 理直气壮指责美元贬值

2008年06月19日07:53  来源:  

  美方首提中国价格管制问题

  第四次中美战略经济对话中,值得关注的是,能源问题开始替代汇率成为焦点。从会议现场传来的消息:中美双方已经就中美能源与环境十年合作的框架文件以及优先合作领域达成了一致,并且正在积极推进五个行动计划的制订。

  在这次的对话中,美方开始针对中国的价格管制提出质疑。据参加此次对话的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张晓强透露,美国官员在此次对话中还谈到了中国的能源价格管制问题。

  中方官员当时的回应也表示,中国政府的确认识到,价格体制应该反映资源稀缺程度、市场供求关系以及产品生产所应该负担的资源、环境成本。

  “美方一直将推高世界油价的责任推在中国身上,他们想借此次对话迫使国内放开油价电价的管制。”张明向记者表示,中国目前也正在考虑放松价格管制,但是,不会迫于美方的压力而立刻放松。

  对于中国国内燃油和电力的价格管制,保尔森此前就在公开场合表示过关切。近日,中国国家发改委也公开表示,将采取一系列措施,以推动节约能源、提高能源利用效率,包括继续实施有利于节能的经济政策,并积极稳妥地推进能源价格改革,以理顺成品油、天然气价格。

  “但关键是选择适当的时机。”张晓强说,中国今年面临近十几年来最大的物价上涨压力。1月到5月,居民消费品零售价格上涨了8.1%,目前中国政府把“防止结构性膨胀发展为全面通货膨胀”作为更加紧迫的任务。在这种情况下,对于成品油价格这方面的大幅度调整要抱慎重态度。

  张明指出:“我们不能因为美国的压力就要放松价格管制,只有当这项措施切实对中国有利时,我们才可以去做这件事。”而梅新育也表示,“这件事情不需‘山姆大叔’多劳神。”

  中美战略经济对话须解决可持续性问题

  第四次中美战略经济对话已经开幕了,这很有可能是11月份美国大选之前最后一次中美战略经济对话,也是本届美国政府最后一次有意义的中美战略经济对话。因为在美国大选结果已经揭晓而新政府尚未正式就任这段空档之间,且不说美方各个部门主管都在忙于准备移交而无暇认真准备深入的对外谈判,就是举行了深入的对外谈判,新政府能否接受认可其结果也是未定之数。在这样的背景下,中美战略经济对话需要解决可持续性问题。

  这里所说的可持续性问题,首要的就是这个对话机制自身的持续性,换言之,也就是在美国新政府就任之后这个对话机制能否保持?在形式上保持之后其定位作用能否保持?考虑到美国大选正在如火如荼展开,新政府半年之后将要上台的前景给这项机制在形式和实质上的持续性增添了不少不确定性。根据美国既往的纪录,我们不能太过低估这种不确定性,中美双方需要为此作出安排,美方需要对自己的谈判伙伴增信释疑。

  一项国际对话、谈判机制能否持续,取决于是否存在接连不断的需要解决的问题,取决于这项机制能否给双方带来利益、解决接连不断涌现的问题,甚至从根本上降低问题发生的概率。中美之间存在的问题之多,涉及面之广,国际社会有目共睹;而双边磋商、对话机制能否令双方都从中受益,却可存疑,因为山姆大叔在任何国际谈判中都始终有着发号施令要求对方执行的强烈欲望,在中美对话中也不例外,以至于“中美战略经济对话”有沦为“中美战术训话”之虞。而在中国,就总体而言,至今在对西方的经贸谈判中尚未摆脱被动局面,在对美国的经贸交涉中尤其如此。而中美之间任何一项对话机制,如果成为美国单方面提要求、中国就得照单全收的场所,那么这项对话机制也就基本上走到尽头了,因为这种状况注定不可能在中国国内赢得足够的支持,无论中国的某些“学者”如何时时事事都不忘为美国歌功颂德。

  那么,在这一点上结果会如何呢?我们已经看到这次的五个议题中有涉及中方要求的内容,如在“金融和宏观经济周期管理”议题上中国完全可以提出美元汇率问题,以及中美宏观经济政策错配问题;在“促进相互投资”议题上我们需要解决美国对中国投资者、特别是中国金融机构的市场准入问题……但最终结果如何,我们还须拭目以待。 

  相关报道

  中国持有美国债首破5000亿美元

  据上海证券报报道,经过连续两个月的增持,我国持有的美国国债余额再创新高。美国财政部网站日前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4月末,我国持有的美国国债余额达到5020亿美元,首次站上5000亿美元关口。

  数据还显示,截至今年4月底,所有海外投资者持有的美国国债余额为26018亿美元。中国仍是其第二大持有国,占比为19.29%,较3月底的19.47%略有下降。日本仍是美国国债的最大持有者。截至4月底,日本持有美国国债5922亿美元。

【作者:吕天玲 梅新育 来源:南方日报】 (责任编辑:丁勇)
热点
推荐
我有话说  已有0条网友评论,点击查看全部评论
  匿名发表
  
如果您还不是和讯注册用户,请先注册
谁在说
理财产品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