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谁对调电价最敏感

2008年08月24日11:09  来源:

  火电行业的盈利状况已处于2002年以来的最差阶段,任何政策面或市场面的改善都将有助行业景气重新进入上升通道。

  国家发改委发布通知称,自8月20日起,全国火力发电企业上网电价平均每千瓦时提高0.02元。是次为年内第二次上调电价,上次是在7月1日,当时全国上网电价、销售电价平均每千瓦时分别提高了0.0174元、0.025元。

  光大证券测算,电价每上涨0.01元,可弥补电煤上涨28元/吨的成本上涨。两次上网电价平均上涨0.0374元/千瓦时,基本可弥补电煤上涨105元/吨的成本,但仍不足以抵消电煤价格上涨带来的成本上升。

    电价敏感度

  分析师们认为,电价的解禁关键要看CPI下降的程度,如果到今年底CPI能够持续回落,则电价才有再次上调的可能。

  目前,国内部分电厂发电机组因煤炭问题被迫停产。长城证券分析师张霖认为,大规模电荒正在逼近,而且电厂建设速度明显放缓,为今后更大的电荒埋下隐患,其危害的严重性绝不比CPI高涨的影响小。

  电力行业分析师普遍认为,在今年四季度国家会再次调整电价或给予电力企业财政补贴的概率较大。但这一预期被提前了。

  按照国家发改委的通知,自8月20日起,除西藏、新疆自治区不做调整,各地火力发电企业上网电价调整幅度每千瓦时在0.01元至0.025元之间,平均提高0.02元,同时销售电价不做调整。

  上调上网电价,而维持销售电价不变,既能缓解发电企业的成本压力,又能避免电价上涨对CPI的影响。但根据光大证券的测算,上网电价每千瓦时需上调0.07-0.08元,才能使电力行业的盈利能力得以恢复。

  同时,就不同的电力企业而言,由于其利润对于电价敏感性不同,电价上调的受益程度也会出现差别,从而导致业绩变化的差异。

  中金公司认为,电企利润变化主要取决于电价与煤价的变化趋势,而电量变动的影响不大。据其对电价敏感性的测算显示,上市公司中,华能国际(600011,股吧)最高,2008年预测净利润对电价的敏感度达到38.78%,粤电力次之,为25.75%,建投能源(000600,股吧)、大唐发电(601991,股吧)、国投电力、国电电力(600795,股吧)依次为18.92%、15.42%、13.29%和8.67%。

  而且,今年以来,此前电价全国普调的情况已被各省逐调所代替,未来各省电价的上调幅度也将不同。由于各公司电力资产的地理分布存在差异,收益影响也将各异。如,华电国际(600027,股吧)的主要机组分部在山东地区,大唐发电的机组则主要分布在河北、内蒙、浙江和山西,而华能国际的机组则平均分布于全国。

    火电业绩见底

  除电价外,单位燃料成本、利用小时数、加权容量和贷款利率也将影响电力上市公司的利润。

  张霖认为,在国家发改委对电煤先后二次限价的情况下,电力行业的成本业已基本得到锁定,使得行业整体业绩的不确定性大幅降低。考虑到关停小机组的影响,电力行业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大幅下滑、新增装机容量同比增速连续出现负增长,供需缺口扩大化所导致的“剪刀差”,有望带来利用小时数的回升。

  此外,从国内利用小时数历史周期的角度看也可印证这一点。中国利用小时周期平均为10年左右,目前所处的谷底位置,预示行业机组利用率回暖,有望进入景气上升通道。

  根据中电联公布的统计数据,2008年1-6月累计火电机组利用小时下降幅度(-50)已经小于1-5月累计下降幅度(-58)。即,6月单月火电机组利用小时出现正增长。

  由于二季度水电处于丰水期,对于火电利用小时的“挤出效应”明显,历年来二季度火电业绩普遍是全年低点。随着下半年火电利用小时的回升,从全年来看,二季度火电的业绩应是最低点。

    价改取决CPI

  8月18日,国家能源局局长张国宝表示,奥运会后煤、电、油的价格走向,将由国家整体经济发展的情况、国内外能源状况以及市场供求关系等因素决定。

  张国宝表示,当前电力紧张不是因为电力装机容量不足,而主要反映在煤炭供应紧张上,相信在采取一系列措施以后,煤炭供应较紧,煤炭价格上涨的状况会得到改善。

  2007年12月国务院发布的《关于促进资源型城市可持续发展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要完善资源性产品价格形成机制。此后,有关部门也曾多次表示要加快推进能源价格改革,但受到多重因素的影响,能源价格改革一直引而未发。

  作为资源价格形成机制改革中的重要一环,从长期来看,抑制电价或者电价非联动性上涨,都不利于保证国内火电企业的发电积极性以及火电行业的长远发展。

  张霖认为,电价改革需要建立由上网电价、输电价格、配电价格和终端销售电价组成的价格体系,发电和售电价格由市场竞争形成;输电、配电价格由政府制定。同时,建立规范、透明的电价管理制度。能源市场化的定价将是大势所趋,而在中国电、煤矛盾激化的时代,进程将会加快。

  “决策层最有可能视国内通胀变化和经济发展情况,渐进、适度的放松对资源品价格的管制。近期,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回落和普遍预期中的国内CPI增速趋降都对放松价格管制创造了可行的氛围。”银河证券分析师邹序元说。

  8月17日,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王一鸣亦表示,CPI回落以后,资源品价格改革的环境就会相应地宽松一点。

【作者:陈臣 来源:证券市场周刊】 (责任编辑:孙静静)
热点
推荐
我有话说  已有0条网友评论,点击查看全部评论
  匿名发表
  
如果您还不是和讯注册用户,请先注册
谁在说
理财产品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