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滚动 金融资本 国内经济 产业经济 经济史话
时事 公司新闻 国际经济 生活消费 财经评论
 
专题 新闻周刊 一周深度 人物  访谈
话题  和讯预测  法律法规  封面  数据
 
公益 读书 商学院 部委 理财产品
天气 藏品 奢侈品 日历 理财培训

健力宝:“中国魔水”何以魔法尽失?

  • 字号
欢迎发表评论 2008年08月29日10:59 来源:和讯网 

  (注:本文原载于2002年10月29日《知识经济》)

  引子:2002年的秋天对李经纬来说是个充满梦魇的季节。

  这位广东籍的著名企业家在中国的经济舞台风光了整整18年,但是,在他刚刚无奈地把一手创立的“健力宝”交出去、准备体面地谢幕而归的时候,却得到了一个足以永远毁灭其政治生命的判决:因涉嫌贪污犯罪被罢免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职务。

  此时,三水市传出“健力宝四大老臣”的杨仕明、黎庆元、阮钜源“因涉嫌转移巨额资金而被双规”的消息,于善福则在几个月之前远赴新西兰,“暂时逃脱了一难”。在李经纬执政时期,这四个人分别是分管财务、销售、制罐厂和技术的副总经理,于善福更是常务副总经理,也是健力宝股权转让之后惟一保留了几个月高位的人士。

  谁也不曾想到,李经纬会走到这一步。

  在转让给浙江国投签字仪式后的第二天,广东各大媒体刊登了李经纬“在会上难掩失落之色”的大幅照片,观者无不为之动容。

  李经纬的失落不应只为个人大权旁落。他一生荣辱皆系于健力宝,在1998年、1999年他曾当选九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二次会议主席团成员;健力宝18年以来的税收达到20亿,赞助和捐助体育等各项社会福利资金近7亿。

  风光时,广东企业家无人能及李经纬。而且,李经纬是国企经营者中一棵18年不倒的长青树。这在一个省,乃至全国,也是硕果仅存。

  10月24日的《南方周末》头版头条刊登长篇报道《李经纬陨落》,在这篇报道,把李经纬称为褚时健第二,同样把矛头指向体制困境。不过,这篇文章忽视了这样一个事实:在健力宝发展的后期,李经纬与三水市政府之间糟糕的关系加速了健力宝的衰落,诸如迁都风波,改制受阻、国有资产流失、贱卖健力宝等诸多怪现象,看得让局外人直摇头。在这种大背景下,健力宝最终易帜,李经纬最终失足是无可逃遁的宿命。也许还有一个问题应该被提出,在李经纬陨落的背后,三水市政府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健力宝易帜层层迷团

  健力宝举旗出售可能是中国经济历史上最难以自圆其说的一个故事,在这个故事中,充满了许多自相矛盾和无法理解的怪事情,怪现象。个中原因,是三水市政府和李经纬的貌合神离。

  以举旗出售这事为例,按三水市市政府的解释,早在2001年6月,由三水市府办公室、国资办、体改办、工业局负责人和健力宝两位副总组成的改制六人小组诞生了。不过,三水市政府在酝酿股权出售时,并没有正式知会李经纬。

  健力宝最初的股权架构是这样的:广东健力宝饮料厂占健力宝集团60%的股权,广信企业发展公司占15%,澳门南粤集团有限公司占10%,香港顺明企业有限公司占15%,也就是说,三水政府持股75%。

  李对此显然深感不满,在一次与部下的工作餐上,李突然脱口而出一句粗话:“他妈的,市里要卖股,我一点都不知道,就只通知我一起吃个饭。”

  正是在这次饭局上,李经纬第一次与新加坡第一食品(600616,股吧)公司总裁魏成辉晤面,后者正是三水市政府最初挑中的买家。

  六人小组为健力宝一下子引来了十几个买家。最为耀眼是有法国达能、摩根士丹利、汇丰投资基金、香港永富、新疆德隆等。最后选定达能与新加坡第一家食品公司两家相关产业巨头。

  达能兼并重组娃哈哈、乐百氏之后麻烦连连。因此达能提出只要健力宝的品牌、渠道、饮料厂、罐装厂,对其他非主营业务不考虑。达能的计划自然出局。

  新加坡公司从一开始呼声最高。它是本国最大型的食品企业,旗下16家企业,有“春卷皮大王”之称。为加重进入饮料业的筹码,新加坡公司拉来了一个有份量的收购盟友——美国Delmonte公司,这是一家全球最大的果汁饮料生产厂商。

  新加坡对三水市的承诺中有一条颇为打动人心。他们打算将设在菲律宾的年销售量达到5亿美元的蕃茄饮料基地搬到三水。生产基地的大转移,意味着迅速复制第二个“健力宝” 。

  这么多厂商与6人小组谈,而且小组中还有健力宝的人,都到了候选人水落石出的时候,作为健力宝的总裁李经纬却不知道?这的确是个荒唐的事情。

  不过,这个被三水市政府选中的新加坡公司却最终没有成为健力宝的主人。关于新加坡公司的黯然,版本众多,让人无从相信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一种说法是,新加坡公司请荷兰ABN-AMRO银行的分支机构做的会计审计结论让“收购”僵持了下来,据说,这份报告显示健力宝净负债高达16亿人民币,一举吓退了新加坡买家。而另一种说法是,新加坡公司与他的收购联盟美国Delmonte公司突然发生“利益矛盾”,联盟体解散。

  还有一种说法很有些中国特色,那就是在谈判的几个月内,新加坡公司的总裁魏成辉的包机几次停在广州白云机场(600004,股吧)。后有三水本地人说,这个魏老板每次坐包机来谈判,谈判对手钻进他的包机去谈,能谈得舒服吗? 新加坡公司胜算很高,但在一些细节上忽略了“中国国情”。

  得到最广泛认可的是从三水市政府角度琢磨出来的说法,新加坡方面错过了最佳时间。健力宝改制的酝酿期有3年之久;正式运作近1年;谈判过程6个月;最后的选择和来回反复只有1个月。三水市政府把转让的“了结期”原定在2001年年底。这种说法在张海入主后也被三水市政府提到,对于为什么要在这个时间解决问题,三水市给出的直接原因只有一个——春节前一个月是饮料订货的旺季,一切的变数要在旺季前发生掉。据说,这几年每年1月份签的销售合同可达20-30个亿。 新加坡公司按照国际惯例要有漫长的“审计时间”;这就拖过了三水市定下的最后“了结期”——2002年的订货旺季之前。

  不过,这个得到广泛认可的说法却是最值得商榷的说法,有时间表利于事情有节奏高效率的进行,但出售健力宝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好的买家和好的价格比好的时间更重要,这是常识问题,更是原则问题。即便三水市铁心要卖健力宝,但也不用采取争一时的赌气行为啊。

  这里有个小插曲,新加坡第一食品公司黯然离去之后,李经纬想自己“举旗”,遭到三水市政府断然拒绝。政府方面认为,健力宝改制的关键问题不仅是资金问题,管理机制、人才体系早已遇到了瓶颈,已经到了非换血不可的地步。另外,李经纬提出4.5亿元的3年分期付款的方案,风险很大,有用健力宝资金来买健力宝之嫌。

  局面又僵了起来,这时候张海出现了。

  2001年12月20日,一直为健力宝转让股权而牵线搭桥的山东人王岩把新加坡第一家食品公司总裁魏成辉送过罗湖。当天,王岩去了深圳威尼斯酒店与浙江国投副董事长张海见面。这是健力宝与浙江国投的第一次接触。

  此前的11月20日,新加坡公司与健力宝的第一大股东三水市公有资产管理委员会签了一份股权转让备忘录。内容涉及三水市将持有的健力宝75%股权转让给新加坡公司。新加坡公司首付500万元(60万美金)定金;将对健力宝做补充调查;在指定日期开出1亿元的信用证。备忘录有效时间为1个月。

  等待中的一个月也正是张海和他的收购团队往三水的路上一趟趟赶的时间。张海发现在广州——三水高速公路的路口加油站内有几十种饮料卖,唯独见不到健力宝的影子。市场的缺口添加了他入主的兴奋剂。

  2002年1月15日,三水市政府与浙江国际信托投资公司签订协议,把此前拥有的75%股权悉数转让,并把从澳门、香港两家公司回购的5%股权也一并转让。转让价格远低于此前与新加坡方面的交易价格,80%的股权售价仅有3.8亿。张海作为浙国投副董事长出场。

  按照卖给张海的价格推算,整个健力宝只值4.5个亿。这个出让价也是一个让人无法理解甚至说无法接受的价格。一位人士曾参与健力宝的重组过程。他的判断如下:从健力宝的财务数据上分析,此前的4.5亿的净资产评估值可能相当不准确,因为如果健力宝18年来上交三水市政府的28个亿利税为真,那么理论上说,至少健力宝应该有40个亿的净资产。

  原因很简单,企业在1997年以前还没有增值税,当时的流转环节税综合起来一般不超过6%,再加上所得税,大概在33%左右,企业的各种税费加起来最多不会超过45%,以此推算,健力宝的净资产当有40亿之多。

  考虑到中国的特殊情况,资产的约1/3会被用来打点各种关系,另1/3会由于管理不善跑冒滴漏,最终至少还有1/3存在,那么这个净资产大概也有10个亿左右。

  健力宝的一个原高级管理人员直言不讳地说:“净资产不止3.8个亿,我看也不止4.5个亿,至少会有8到9个亿。”

  那么,剩下的资产跑到哪里去了?

  这位人士分析说,单是在内地,健力宝就有北京、镇江、西安、昆明、漳州等多个饮料分厂,有自己的房地产公司,有五星级的健力宝山庄,有38层高的健力宝大厦,还有为数不少的仓库。此外还有健力宝集团(香港)有限公司、健力宝美国公司、健力宝新西兰公司、健力宝澳门公司,这些公司的资产如何?是否都已经清算在内?1994年健力宝在美国纽约斥资550万美元购买的一层帝国大厦物业是否计算在内?在三水本地一眼可见的观龙楼、世界之星夜总会等物业,是否计算在内?

  直到现在,我们依然没能回答,所谓李经纬转移资产,是发生在股权变革之前还是之后?

  如果发生在变革之前,那么狙击外资进入就会变得更加容易理解;如果发生在变革之后,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他继续转移资产呢?这又是一个不好解释的问题。

  这些迷团其实集中起来是一个问题:三水市和李经纬之间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以李经纬精明和气度,怎么会如此处理与三水市政府的关系?不应该,实在是不应该。是因为曾经占据半壁江山而功高盖主?还是因为其超强的公关能力让他肆无忌惮?或是因为三水市政府不闻不问让他有天高皇帝远的感觉?或是其他个人方面的原因?

  同样的问题要问三水市政府,健力宝是个国有企业,它的“老板”是三水市政府,也就是说,真正的控制权应该在政府手里,既然政府不满意李经纬,那为什么不立马换帅呢?即便考虑换帅波及面太大,但为什么不加强监管呢?为什么不能与李经纬面对面的好好谈一谈?为什么不为这些有功之臣设计一个皆大欢喜的出路,采取杯酒罢兵权的方式呢?健力宝虽然近年来业绩下滑,但品牌还在,根底犹存,还不至于到只有卖掉一条路的地步啊。

  用个政治性术语来质问,那就是三水市政府与健力宝李经纬等创始人之间真的由人民内部矛盾转化成敌我矛盾吗?

  问出这个问题的同时也预示着三水和李经纬之间是一个双输的结局,一个让人痛心的结局。

相关新闻

查看更多专家观点>>

暂无专家推荐本文
全部观点(

0

)
专家观点(

0

)
网友观点(

0

)
  • 暂无观点
您推荐的 标题 将自动提交到和讯看点, 请输入您的观点并提交。

新闻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 每日要闻推荐
  • 社区精华推荐
精彩焦点图鉴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