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晓威:《渴望》播出曾获“维护治安奖”(组图)

2008年09月19日14:41  来源:
  《渴望》剧照,左为王沪生(孙松饰),右为刘慧芳(张凯丽饰)。资料图片
  《渴望》拍摄现场,鲁晓威(中)在说戏。新华社资料图片 《渴望》海报

  鲁晓威

  现年56岁,北京电视艺术中心国家一级导演。1979年开始职业影视导演生涯,由于“平民化”的人文主义创作视角,被媒体冠以“庶民导演”。

  1979年,参与创作《有一个青年》,获1981年全国优秀电视节目评奖电视剧类一等奖。

  1986年,改编并导演电视连续剧《钟鼓楼》,获“第三届巴西里约热内卢国际影视节评委特别奖”。

  1989年导演《渴望》,获第六届“飞天奖”、第九届“金鹰奖”长篇电视剧一等奖。

  1992年导演电影故事片《幻影》,获第六届东京国际电影节提名奖。

  一顿涮羊肉提出故事构想

  新京报:故事是怎样创作出来的?

  鲁晓威

  :我们请了几个贤能,有王朔、李晓明、郑晓龙、郑万隆等,一顿涮羊肉就提出了故事构想,是从报纸上不足100字的报道衍生的。时任中心编辑室主任的李晓明写了7万字的大纲,就两个人物:东方温柔的女性和恶大姑子。我接手导演工作,写了110万字的导演台本,故事总结为“大姑子的孩子丢了,弟媳妇捡着了,还给她了”,就这么简单。这里面有亲情、爱情、友情、真情还有世情,就此组成了当代中国北京市井篇。

  新京报:刘慧芳因过于完美而受争议,这个人物是怎么确定的?

  鲁晓威

  :《渴望》的主题是“人间真善美,与人要奉献”。所以写了刘慧芳这么一个集东方女性所有美好品质的人。她非常理想化,是一个神话人物,一个思想符号。她的作用是呼唤传统美德的回归,但不能起垂范作用,不能模仿。

  所以其他人物就必须有血有肉来陪衬她。于是我写了个宋大成式的中国男人,我给他起名叫“电熨斗式的男人”。通上电什么都能烫平了,电就是奉献。我本人更钟情于王亚茹,她家破人亡后的觉醒,就是片子的完成。

  新京报:拍摄过程出现困难了吗?

  鲁晓威

  :在大纲指导下,不足两个月我写了20集剧本。棚搭好了领导就催我们赶紧拍,一年租金2万等不起。20集拍完,剧本跟不上了,被迫停下来了,剧组休整10天。请当时做助理的赵宝刚做现场执行导演。我就白天当导演晚上写剧本。

  《渴望》一共拍了10个月。到第9个月的时候,演员的片酬甚至盒饭钱都很困难了,剧组人心涣散。这时我把前20集戏拿出来,到偏远的地县市试播,看看能不能有预期效果,也是想刺激下自己的信心。我很忐忑。赵宝刚回来说他母亲看完后觉得太好看了,爱不释手。我母亲看完也说:“儿子,你这回非赢不可!”我就有信心了。最后一个月硬是自己跟自己较劲,拧完的。

  新京报:经费困难的时候,没想到拉赞助吗?

  鲁晓威

  :当时我们是拒绝赞助的,要有文人的骨气,退一步讲也拉不来赞助。《渴望》开篇有个大钟,那是个软广告,是北极星钟表厂找来的,给了5万赞助费。片尾有个贴片广告,广告语是“少抽两盒万宝路,一年不用刷厕所”,是一个生产洁厕灵的小厂子做的。《渴望》播出后,工厂产值从每月7万上升到每月700万,立马转行干别的去了。

  新京报:《渴望》的结尾是开放式的,这在当时很先进,是你设定的吗?

  鲁晓威

  :《渴望》原本是大团圆结局:刘慧芳还了小芳,得到王亚茹的理解。小芳管两个人都叫了妈妈,腿摔伤的刘慧芳,也站起来了。但最后一个月,累得不行的张凯丽跟我说“导演,我有心脏病,别把我拍死了。”她每天工作12小时,挺不住了。我就减弱她的戏,发展宋大成和徐月娟的。《渴望》就成了真正的“渴望”。

  更多内容请看新京报……

  本报记者勾伊娜

【来源:新京报】 (责任编辑:和讯网站)
热点
推荐
我有话说  已有0条网友评论,点击查看全部评论
  匿名发表
  
如果您还不是和讯注册用户,请先注册
谁在说
理财产品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