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任特首董建华:SARS是任内最悲痛回忆

2008年10月08日02:12  来源:

  谈创伤:

  “SARS是任内最悲痛的回忆”

  1998年,就在董建华上任一年后,金融风暴猝然而至。接踵而至的SARS疫情更是雪上加霜,每忆及此,董建华语气低沉,眼神中仍充满着难以用笔墨形容的哀伤。

  记者:这10年是香港挑战和机遇并存的10年,尤其是您在任的前7年,惊心动魄的挑战接踵而来。

  董建华:当时的香港经济在金融风暴的摧折下飘摇,利息不断上升,楼价快速下跌,对普罗大众造成极大影响,消费信心低沉,香港因而进入长时间的“通缩”。

  其后的SARS疫情,令情况变得更为严峻。SARS是我在任期间内心最悲痛的回忆。当时,每天看到报告,看到多少人受感染,多少人死亡,心里的难过讲不出来。身为香港的当家人,我的责任最大……

  记者:您当时心理压力非常大吧?

  董建华:中央及时给了我支持。同年4月份,刚上任不久的国家主席胡锦涛南下广东,在深圳会见我。他十分关心香港,更特别提出了许多有关SARS的问题。我至今仍很难忘,胡主席回到北京后继续亲自关心此事,从医疗设备到加强疫情沟通机制,都直接过问、了解。在他的指示下,在很短的时间内,我们需要的防护物资就都运来了。

  谈复苏:

  “2001年已在构思CEPA签订”

  除了难言的悲伤,回忆中也有让董建华眼神清亮的情节。说到CEPA的签订和其后香港经济的持续复苏,当和记者谈到香港走出低谷,已经连续15个季度录得经济增长时,他睁大双眼,一脸兴奋的表情。

  记者:让经济复苏,CEPA的签订被认为是当时很重要的一步棋,幕后有什么故事?

  董建华:实际上,我很早就开始把眼光投注到经济正高速发展的内地。这是考虑全局后,恢复香港经济的唯一路向。CEPA是在2003年6月签署的,但其实早于2001年便已有这个构思,我当时向时任国家主席江泽民及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提出,得到了高度肯定。幸好,透过CEPA、个人游等措施,香港经济一步一步重上轨道。我看到,自2003年第3季度以来,香港经济已经连续15个季度快速增长。这是最让我开心的。(笑)

  核心提示:董建华,今日的全国政协副主席、香港前任特首。回首10年,他百感交集。面对香港市民对他的“好人”评价,他的心情最为复杂,坚持仍会做个好人埋头苦干。如今董建华依然每天伏案工作8小时,对人生则只有一个心愿——尽快走遍神州大地的每个角落。

  谈回归:

  “受江泽民主席嘱托郑重介绍卓琳”

  对话中记者问到董建华10年中最难忘的瞬间,他不假思索地作答。1997年6月30日午夜的香港政权交接仪式,当五星红旗伴随着庄严的中国国歌冉冉升起,英国“米字旗”徐徐降下,董建华热泪盈眶。

  记者:在那个仪式上,您可以说是主角。我不知道您的心情和别人有没有什么不同?

  董建华:那一刻我仰视着升起的国旗,心情激荡。事隔多年了,这一幕我一点都没有忘记过。作为特区成立后第一任行政长官,我更加真切地感受到自己肩负落实一国两制、港人治港使命的分量。

  记者:在回归庆典上,我们记得一个细节,您特意郑重介绍卓琳女士,引来全场掌声。

  董建华:(笑)你们也记得那阵经久不息的掌声?其实那不是“临时起意”的,国家主席江泽民在庆典开始前对我特意做了嘱托。

  我对卓琳的介绍中,寄托了港人对邓公的无限敬意及追思,也是希望透过卓琳聊慰邓公未竟的心愿。当时我话音刚落,卓琳站起身来时,整个大厅掌声雷动,实在难忘。那不是事先预演的场景,是发自与会者由衷的敬意,他们用双手拍打出同一个讯息——邓公,香港终于回归,您老人家当可含笑九泉!这个片段,是整个回归庆典中最动人的镜头,至今仍令人津津乐道。

【作者:邱瑞贤 窦丰昌 丘萍菲 张建华 来源:大洋网-广州日报】 (责任编辑:董文)
热点
推荐
我有话说  已有0条网友评论,点击查看全部评论
  匿名发表
  
如果您还不是和讯注册用户,请先注册
谁在说
理财产品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script src="http://utrack.hexun.com/track/track_xfh.js?ver=20120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