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家吕梁

2008年10月29日14:58  来源:

    (和讯编辑注:本文转载自2001年02月07日《财经》杂志)

  可能是2001年最为重大的证券新闻,在仅有两天的元旦假期结束后就爆发了。K先生吕梁从幕后走到台前,一反常态地主动联系媒体,要讲述中科创业(代码0048,原名康达尔)股价跳水后面的庄家故事。一场规模空前的庄家操纵市场案于是浮出水面。

  虽然确切原因仍不得而知,但吕梁向媒体“自曝内幕”显然有其自己的需要。所以,对吕梁的采访在某种意义上带有了利用与反利用、操纵与反操纵的博弈味道。吕梁对这些是不陌生的。在成为证券市场的大人物之前,他有过一段成功的记者生涯。

  初访吕梁是在1月6日一个星期六的晚上,北京下了一场大雪。《财经》记者胡舒立晚11时来到亚运村北辰花园5号楼。这是一处豪宅,也是吕梁的大本营。记者到达的时候,吕梁正与沈阳飞龙的董事长姜伟及其财务顾问王巍在一墙之隔的会议室里谈判。在姜、王走了以后,采访进行至次日凌晨3时。谈话从西北的苜蓿草项目开始,以他斥责中科创业经理管理层为“一帮犯罪集团”告终。

  次日,传来消息,沈阳飞龙入主北京中科。

  再访吕梁是在数日后的一个下午。由于是白天,吕梁的豪宅呈现出一个指挥部的模样。律师和助手们进进出出。吕梁在楼上楼下来回跑,采访断断续续。姜伟与王巍也在场。“我做的应该叫什么?”吕梁说,“串谋操纵市场?”他查过,在《证券法》上,这一条罪名的量刑幅度是有期徒刑五到十年。

  三访吕梁是1月19日上午。采访仍在北辰花园5号楼进行,但这时据说这处豪宅已被吕梁抵押出去了。

  在三次采访中,吕梁始终温文儒雅。吕梁虽败,但不服。他相信中科创业崩溃不是其“理论”失败,而是基于一系列偶然事件。他最担心此事影响他的“信誉”——能够策划、指挥和执行庞大的市场行动的庄家的信誉。但此事由不得他。“至少在这个意义上,他完了。”一位同行说。

  从组织资金进入企业筹划重组,到在二级市场控盘指挥,再到直接通过新闻舆论为自己造势,吕梁身兼三大角色轮转自如——他是中国股票市场上三位一体的“超级庄家”的典型代表。中科系于2001年到来之际崩溃,吕梁个人此番庄家生涯亦将就此结束了。那么,中国股票市场的 “庄家时代” 呢?

  1、亮相

  如果没有世纪之交“中科系”股票的雪崩,45岁的吕梁可能仍然选择往昔的角色:在国内证券投资的小圈子里名气很大,而在社会上却尽量低调,免为人知。

  不过,就在中科创业(0048)于阳历新年前连续拉出5个跌停之后,这位颇以“先知先觉”自诩的“庄家”还是坐不住了。元旦前的最后一个周四(2000年12月28日),他就曾通过人找到本刊编委,《财经时报》总编辑杨浪,表示愿意披露有关做庄中科创业(0048)的内幕情况,但不可透露他的名字。杨浪坚持表示,要报道便不可能回避这个基本事实。

  吕梁犹豫了两天。2001年元月1日晚,在北京北辰花园别墅自己家中,他终于面见了杨浪和本文作者之一,讲述了那个自己作为庄家操纵康达尔(在1999年底改名为中科创业之前0048的名称)重组,最终吃亏上当、导致危机的故事。当时,采访是不被允许录音的。而且,显然是吕梁坚信自己更长于写作,第二天他又向报社传真了一份题为“中科崩溃内幕”的文字稿。

  《财经时报》并没有在周三(1月3日)立即发表这一独家采访。那正是“中科系”搅得市场上动荡不已的日子,兹事体大,编辑部要再做一些调查。谁知吕梁提供给报社的文字稿绝非独家,至周四(1月4日),网上相关消息已经传得沸沸扬扬。至周末,《财经时报》、《中华工商时报》等多家报纸,都刊登了中科创崩盘的“内幕消息”。当然,在当时,真正见到吕梁本人的只有《财经时报》记者。

  吕梁提供的“内幕消息”中仍包含着重重疑雾,但最核心的事实却公之于众了。人们确切地获知,在A股市场上把中科创业(0048)及相关的所谓“中科系”股票炒得热火朝天的投资者们是一批“北京机构”,其中负责策划和指挥这场炒作的庄家首领人物叫吕梁;这位吕梁,又正是年来在媒体上神秘莫测地谈论大市的“K先生”。

  从去年以来,证券监管层为了查处操纵市场的“恶庄人物”曾想过种种办法,无奈庄家们一人控制上千个户头,到头来串通一气死不认账。

  这一回,终于有一个庄家,而且堪称“超级庄家”,自己站出来亮相了!

【作者:胡舒立 李巧宁 李箐 来源:《财经》】 (责任编辑:谢晓茵)

  更多信息请到《财经》杂志网站

热点
推荐
我有话说  已有0条网友评论,点击查看全部评论
  匿名发表
  
如果您还不是和讯注册用户,请先注册
谁在说
理财产品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