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小准:中国是保护主义受害国 不会设壁垒

2009年04月18日17:09  来源:

  多哈回合:危机中的展望

  金融危机使多合回合谈判陷入更加困难的境地,但金融危机带来的变化,或许又能为多哈回合今后的谈判带来契机。加强WTO的规则,进行更加公平与开放的贸易,将是应对危机蔓延、抵制贸易保护主义的一项重要措施。在世界经济一片阴霾之下,多哈回合何去何从,其意义将远超于多边贸易体制本身。(14: 56)

  主持人:

  英国司法部长 尼尔·德围训

  讨论嘉宾:

  世界贸易组织总干事 卡尔·拉米

  中国商务部副部长 易小准

  日本经济产业审议官 石毛博行

  法国外贸事务国务秘书 安娜-玛丽·伊德拉克

  韩国外交通商部交涉本部长 金宗埙(14: 59)

  主持人:女士们,先生们,下午好!这一次的一个半小时当中我们将讨论多哈回合,这是目前大家关心的问题。我们的讨论嘉宾都是非常著名的,他们所讲的话题是非常重要的。温家宝总理在他的发言当中也给大家介绍了多哈回合的成功结束对于全球经济的发展是非常重要的。全世界的贸易是世界经济的血液,如果贸易出现阻碍,会给每个人的生活带来影响。在这个领域有很多国际争端,多哈回合已经存在多少年,我们希望减少世界纠纷,带来更好的经济情况。(15: 07)

  主持人: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也非常好的嘉宾在此发言,首先是卡尔·拉米,他是世界贸易组织的总干事。他从2005年9月份就任世贸组织总干事,世贸的从业人员都非常熟悉他。另外还有法国的事务国务秘书安娜玛丽·伊德拉克,她在99年4月份任法国银行的CEO,她在布鲁塞尔有很长时间的工作经历。卡尔·拉米在电视和媒体上多次发表关于世贸组织的概念。另外一个要介绍的一位部长先生是易小准,他是中国商务部副部长,他有北京大学的经济学学位。我知道北京大学有非常好的学生,在全世界都有很好的职位。他曾经在北京经济研究所和原外经贸部、中国驻美大使馆工作过,并且成为国际经济贸易和关系司司长,他在这方面有很长时间的从业历史。在2003年他成为部长助理,2007年成为副部长。(15: 07)

  主持人:日本的嘉宾是经济产业审议官石毛博行,他长时间的从业历史让他对国际贸易有很好的理解。下面我想给大家介绍的是来自法国外贸事务国务秘书安娜玛丽·伊德拉克女士。伊德拉克女士有非常广泛的教育历史,她获得了经济学学位、法学学位,在法国公务员学校接受过培训。她从1995年-2007年一直在交通部工作,因为她在政治管理方面的卓越能力,而成为法国交通管理当局的负责人,成为法国铁路公司的负责人。由于她的出色管理,在这期间法国的交通管理局的成就达到了历史巅峰。法国总统任命她为法国外贸事务国务秘书,去年她领导了欧洲的部长级WTO谈判。Kim来自于韩国的部长将成为这个席位的主席。博鳌论坛的好处就是部长之间可以进行沟通,金先生也多次参加过部长讨论,金部长很快就会参加到我们的讨论当中。我现在告诉大家,我们的嘉宾首先会给大家介绍他们感兴趣的话题,以及对于多哈回合的看法。最后会请大家提问。(15: 14)

  主持人:首先,请帕斯卡尔·拉米总干事发言。(15: 14)

  帕斯卡尔·拉米:谢谢尼尔。今天早上,温家宝总理进行了重要讲话。今天下午的话题是关于国际贸易。刚才你也讲到了我们关注的就是多哈回合,我想讲的比较简短,主要有三个方面。

  第一,贸易政策对于解决目前全球性危机能够作出的贡献。

  第一点是非常简单的话题。因为虽然经常会有争议,但是我觉得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这次危机的起源并不是来自于贸易开放本身这个话题,目前危机的起源是来自于金融界,在金融界所缺乏的就是规则。现在金融比以前更加开放,但是开放并不是导致危机的原因。应该有开放的贸易,同时对贸易进行监管,现在世贸组织所作的就是对贸易进行监管。我们可以在金融行业开放的同时对它进行监管。

  第二点要讲贸易的开放,也是解决这次危机的方法。发达国家有很多资金注入银行体系,或者说注入他们的保险公司,或者是注入某一些行业。但是这样的情况对发展中国家并非如此。对发展中国家来讲如何走出危机?只能靠贸易。发展中国家所需要的就是更多的开放,他们所需要的是尽可能快地从各种不同的刺激计划当中受益。(15: 14)

  帕斯卡尔·拉米:我们知道美国、欧洲、日本,包括中国,大家都有很多的刺激经济的方案。我想再使用今天早上用到的一个词,就是“希望”。假设我们能够继续保持贸易的开放,假设游戏规则对发展中国家更加公平,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这一点也是我们在伦敦G20峰会中讨论的问题,我们也参加过13次七国首脑会议。这两者之间有很多的不同。(15: 25)

  帕斯卡尔·拉米:七国首脑会议并不是把贸易放在很重要的位置,对G20峰会来讲很重视贸易。G20峰会当中有很多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国家参加,对于他们来讲贸易收入是非常重要的。(15: 25)

  帕斯卡尔·拉米:这就引出了我的第三个观点,如果贸易并不是这次问题的导火线,如果贸易是我们解决危机的方法,我们应该怎么做?我所说的“我们”,指的是所有参与到贸易政策指定以及企业方面的人士。我们到底应该怎么做?有三点。(15: 25)

  帕斯卡尔·拉米:第一,打击贸易主义的趋势。在很多地方出现了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在经济、社会出现问题的时候,比较容易理解,大家都希望得到保护。很多人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我们必须要帮助他们意识到保护主义并不能保护自己的需求。但是现实的情况是保护主义恐怕是大家反应当中最差的一个。如果你要保护自己的进口,你的邻国也会这样做。(15: 26)

  帕斯卡尔·拉米:事实上,最终所有的人都会自食其果。所以我要说的第一个解决方法就是打击贸易保护主义,这也是世界贸易组织所做的工作。在过去一年时间当中,我们也制定了很多非常严格的,非常开放的和透明的跟踪机制,来关注贸易政策的发展,来观察贸易政策是走错了方向,还是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15: 26)

  帕斯卡尔·拉米:通过跟踪发现做对的比做错的更多,当然不见得会带来宏观经济上的影响,但是我们必须要提高警惕,台上的这些同志也是G20峰会的代表。这些国家已经同意抵制贸易保护主义的趋势,所以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实施跟踪机制。对我们来讲就是要遵循各国领导人在伦敦峰会上所做的承诺。我们有相应的资源,让公众做出正确的决定。(15: 26)

  帕斯卡尔·拉米:第二个方法,推动长期复杂的,在七年以前就已经开始的多哈回合谈判的顺利结束,我们已经做了80%的工作,剩下的20%比较难、比较复杂。但是我们还有些工作需要完成。如果WTO成员,包括二十国成员都非常认真严肃地关注这个问题,而且也认同贸易是解决危机的方法的话,他们都应该共同努力,创造一些必要的目标。同样在这一方面,发展中国家也在等待重要的结果,这样多哈回合结束以后他们就会使用自己的比较优势。其实美国、日本、欧洲仍然是很大的贸易国,但是现在除了这些比较活跃的经济体之外,还有其他国家也加入了这个经济体当中,你们在这方面做出了很多承诺。当然,每个人都希望这个回合谈判结束的时候,自己的条件得到满足。但是我们也需要有更多的政治上的能力帮助我们推动这个回合的结束。当然美国的新一届政府也非常关注这个话题,我们在印度也有新的进展,但是我们应该尽快地完成这个回合的谈判;(15: 31)

  帕斯卡尔·拉米:我最后要说的一点就是要确保在贸易融资方面遇到的问题得到解决。因为这样的经济危机,贸易会有所减少。贸易说到底就是需求和供应的问题,要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就是从宏观经济的角度做更多的工作。过去一年时间当中我也看到过很多次这样的情况,就是说有买方、供应商,但是这个贸易的交易却没有发生,因为我们不再连接买方和卖方之间的桥梁,也就是贸易融资。所以这就是我以及WTO一直努力的,希望把国际贸易这方面的工作做好,不能因为金融的问题,而抑制融资的效果。我们也会非常密切地关注这方面问题。(15: 32)

【来源:和讯独家】 (责任编辑:陈正红)
推广
热点
推荐
我有话说已有0位网友发言看看大家都说了啥

和讯网友  您好,欢迎您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言更能获得别人的关注。

匿名发表如果有人回复了我的话,请用站内消息通知我。  
谁在说
  

如果您还不是和讯注册用户,欢迎您注册

理财产品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