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意如:中国不应把全部的钱都以美元方式持有

2009年04月19日16:08  来源:

  博鳌亚洲论坛2009年年会于4月17-19日在海南博鳌举行,主题为:“经济危机与亚洲:挑战与展望”。北大经济学教授刘意如在金融危机下两岸金融与经贸合作论坛上表示,国际贸易长期结构失衡是金融危机发生的主要原因,不应把全部的钱都以美元方式持有。以下为部分会议实录。

  刘意如:两位共同主持人,各位来宾,大家好!

  今天我要谈的是关于这一次的风暴以来,引起我们看到非常多宏观经济思潮上面,全球的讨论的改变。当然,最近最受瞩目的就是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提出来的,尤其是对国际整个金融架构的改变,我们也看到了一个思潮的改变它都是常常在历史过程中,都是经过非常大的一个震荡之后,大家共同脑力激荡,然后其实也费了相当多年的时间才最后讨论出来的,我们可以看到以周小川先生提出来的当然是第一步,我们后面也可以看到,国际思潮上都会有很多的改变。

  前提就是说,这一次的风暴,现在大家已经毋庸置疑的认为说公认这是1930年以来最严峻的一个考验,我们也看到,这两天最新出炉的,过去40年来一共有122件的经济的危机,这个危机里面如果是光看一般的危机122件,平均要花多长的时间呢?一年的时间,然后它复苏的时间,一年以后开始复苏,复苏以后平均会有5年的荣景,GDP在一年当中是平均全球下降2.78,可是有一个很值得我们关切的是说,122个个案里面如果经济的危机起源是因为金融危机所引起的,而不是一些政策或者石油危机等等所导致的危机的话,其实它拖的时间就会比较长,平均一年半的时间,GDP下降的幅度也比较大,大概要3.5左右。

  我想我们注意的是说,这一次的风暴因为是1930年以来最大的,所以这一次的特性不但说绝对是金融危机所引起,更有一个特性说,它是一个全球全面性的危机,相对于1997年,虽然我们在亚洲的人都觉得这个风暴非常大了,可是比较区域性,或者说2000年泡沫破灭,虽然我们也是首当其冲,大家都受到影响,可是它其实是针对产业,所以像这一次一样,这个区域这么广,产业这么分布,标准的全球性的风暴。这样子的一个雪上加霜,不但它是全球全面性,而且另一方面因为是金融危机所引起的,这一种个案真的很少,这一种个案平均要花的时间至少是两年,GDP下降的幅度要达到5%,这是平均过去历史的经验。

  最新出炉有一个压力测试,是已成熟的国家,17个地方经济体做测试,测试出来的结果,也是前天刚刚出炉的,告诉我们说,对我们来讲比较关心的亚洲这一次的风暴,到目前它的压力已经比1997年还要严峻,在这么严重的一个情况下,我想我们得到的警示有几点。

  既然是1930年最严重,我们拿1930年来做对照,那个时候缺乏第一时间,1929到1933年之间,全球花了4年的时间,搞不太清楚方向,不知道如何对症下药,争论了4年,这一次我们是全球得到了这样的一个警示。

  第二个缺乏全球共同一致的政策,这一次针对这个部分我想我们在宏观经济思潮上面做了一个很大的改善。所以我们看到这两个政策,第一个毫不迟疑的每一个地区都是以宽松货币的部分去走,这里最主要我们看到达到的成效其实已经开始在发酵,最主要就是避免一个通缩的噩梦,我们看到1930年代,因为物价持续下跌10年,为什么大家不买东西?因为觉得明天明年还要更便宜,为什么现在要买?这一次虽然我们看到零零星星物价的下跌,可是已经很清楚的不会陷入通货紧缩这样的噩梦。

  第二个效果所达到的是股价的回升,这样创造出来的财富效果是可以看得见的。尤其明显的是在亚洲,所以亚洲为什么到现在大家认为觉得复苏的脚步会走在前面,跟股价的回升很有关系,亚洲普遍11月初开始反弹,如果我们看今年以来的反弹,大陆跟台湾的反弹尤其明显,从今年到现在4月15号,大陆的反弹是34点,台湾是25点,遥遥领先第三名的韩国15点以及其他的地方,我看起来觉得其实已经看到一个隐性的两岸的合作,这是在我们既存的基础之上,为什么今年以来台湾的反弹的力道会超过其他的亚洲的地区,主要的理由,当然是我们看到各种下乡的政策,扩大内需的政策,其实跟台商关系非常的密切,所以我们已经从这边看到一个两岸共同来往的好处。

  第三个好处是在于对实体经济面,因为我们看到即使是货币宽松,可是很多时候利率即使下降,也没有办法直接嘉惠到一般的民众,英国经济学人杂志有过一篇特别报道,中国大陆是一个以这样规模的经济体来讲,唯一一个有宽松的货币,低的利率然后因为有国有金融机构的关系,所以普遍会嘉惠到一般的阶层,我们也看到大陆1、2月新增放宽是1.6兆人民币跟1兆人民币,相对于整个30兆人民币是相当惊人的数额,台湾,我们虽然有很多一般私有的,也有很多公营的金融机构,在这样金融机构的带动之下,台湾的表现也是很不错,我们的基本利率调降到1.25以后,现在台湾普遍的房贷利率1.6左右,相对于美国,它已经降到0到0.25之间,可是房贷利率还是在此之上。两岸在这个部分目前都有相当好的表现。

  第二个部分,宽松的财政政策,现在大家公认两个关键,一个是说你本来有没有筹码,如果本来财政比较健全,政府的负债比较少的话,那么风暴过后,你的埋单的伤害就会比较小,这个部分我们也会看到,中国大陆跟台湾,虽然台湾没有像中国大陆加码这么多,但是财政政策这个部分我想表现的都不错。

  下一个,这一次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风暴,主要是国际贸易上其实长期结构是失衡的,大家都谈了很多,对于欧美的过度消费尤其是美国,看到亚洲地区的过度的储蓄,可是我们也看到,当然有很多的历史的背景跟因素,最主要以后要怎么调整呢?如果说在目前的情况之下,亚洲不管是因为民族天性或者是其他的理由,我们手上存了很多的钱,一方面是说自己的经济体里面需求不足,钱剩下来了,其实在这种情况下应该多鼓励,应该朝向的思潮的方向的转变是说,即使是在区域内,也要多一点的FDI,互相的投资,而不是单单把剩下来的钱全部都以美元的方式持有,累计更多的外汇储备,这个到头来还是有伤害的,我也看到另外两岸之间应该创造的商机就是说彼此的FDI,彼此直接投资应该要大幅增加,我们看到过去虽然台商已经来大陆耕耘相当的久,可是过去的投资都是单项的投资,好不容易现在两岸的关系和缓,也是祈求经贸正常化的过程当中,我们也希望陆资能够到台湾去投资,我想这个部分也会对于贸易失衡的改善有所注意。

  下一步,亚洲经济成长动力的来源,过去一向满扭曲的,主要都是在出口的部分,大陆从05年起针对这个部分,我们看到已经提倡内需,所以希望把这个引擎转为内需,台湾在今年年初的时候,我们也推出消费券,对全台湾只有有身份证的人,每一个人有120美元的消费券,这个部分主要的作用就是希望由政府的资金能够让民众增加他们的消费,所得税也是大幅的减免,所以我想这个部分成长动力的来源,这个是非常需要调整的也是两岸可以共同努力,那么第五个是美元的地位的改变,这边我也想呼吁周小川行长提出来的运用SDR的部分,我们当然看到美国尤其为首在周小川行长提出来的第二天,奥巴马带头就说这个事情美国暂时不考虑,我们知道其实每一次在比较大的危机之后,国际金融市场上都有一个很大的制度的改变,像在1930年代的时候,我们看到本来,当时各个国家都是盯着黄金本位制的,可是英国1931年放弃,美国1933年放弃,1944年变成了固定汇率制度之后,到1973年之后,因为美元的钞票太多,又没有办法维持住,因此在1973的时候又改成浮动汇率制度,所以我想现在其实我们面临的,既然是1930年以来最大的一个风暴,那么在这个时候,其实提出来就是说,美元作为本位不但是交易的媒介,而且是外汇储备的主要货币,其实真的是制造了非常多的困难。

  我们看到,虽然美国跟很多国家在会议上并没有针对SDR里面是不是成分要改变的这个部分正式提出讨论,目前的规划是说到秋天的时候讨论,可是我们已经看到非常多的,不但有很多的国家呼应比如像印泥、俄罗斯,我们也看到学界里面,目前已经有两位诺贝尔奖得主他们提出来,周小川提出来的想法,认为这个才是真正解决根本的问题。

  现在大家看到也承认的是说,为什么泡沫这么大?破掉了才让它破掉呢?为什么前面都没有及时警示的机制,所有的都不要景气循环,这个台湾起步很早,我想两岸也可以进行合作。

热点快报
总理演讲
博鳌语录
特别策划
精彩图片
【来源:和讯独家】 (责任编辑:陈正红)
推广
热点
推荐
我有话说已有0位网友发言看看大家都说了啥

和讯网友  您好,欢迎您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言更能获得别人的关注。

匿名发表如果有人回复了我的话,请用站内消息通知我。  
谁在说
  

如果您还不是和讯注册用户,欢迎您注册

理财产品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