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俞乔:传统金融理论现在看都有相当大缺陷

2009年04月29日14:20  来源:

  和讯消息 4月29日,中国社会科学院第25届国际问题论坛“全球金融危机:中国面临的挑战及其对策”在京举行。以下为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经济学教授俞乔的发言实录。

(和讯财经原创)

  俞乔:我想说两个背景:

(和讯财经原创)

  第一个背景,中国对于美国根本的需求是什么?我们现在从国家层面、未来发展来看可能有这三个根本需求:

(和讯财经原创)

  第一个需求是,保证中国的核心利益,中国的主权,包括台湾问题、西藏问题,从中长期来看还包括人民币的地位,这可能也是国家核心利益的诉求。

(和讯财经原创)

  第二个需求,我们对美国的需求就是创造进口它的创新产品,而我们出口制造产品,这个需求在短期内不会改变,美国还是全世界最重要的创新型国家,而中国目前还不具备这样的创新能力,中国要继续可持续发展,按毛泽东的说法“自强于世界民族之林”,在这一块,我们的互补性非常强,这是一个长期、根本的问题,未来三十至五十年,这还是中国对美国的根本需求。

(和讯财经原创)

  第三个需求,可能需要和美国协调建立一个和谐、可持续发展的国际政治与经济体系,具体体现为几个方面,比如现在的亚洲安全,东北亚安全、南亚安全都需要和美国进行合作,另外,一个可持续的国际金融系统,这也是需要和美国合作解决的,全球气候变暖,也需要和美国联合解决。大概归为这三方面,需要由双方合作建立良好的合作关系,为国际社会提供全球性的公共产品,同时也为我们的下一代提供未来的发展空间。

(和讯财经原创)

  过去30年我们是搭了为全球提供公共产品的便车,邓小平抓住了这个机遇。

(和讯财经原创)

  第二个背景,这次金融危机给我们的教训,金融危机之后大家都有很多思考,第一个思考,金融危机的原因是什么;第二个思考,应该怎么办?第三个思考可能更多是在学者层面,我们的理论出了什么?投资银行家们都失去了方向、失去了图腾,传统的金融理论现在看来都有相当大的缺陷。

(和讯财经原创)

  金融危机的原因说了很多,我想强调一点,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需要认真考虑,金融产业已经远离了实体经济,成为了一种自我强化、编故事的系统,而编故事关键是要获得高收益,它是一个庞大无比的“庞氏神话”,八十年代金融产业频率收益率从15%上升到超过40%,八十年代一个高管的工资水平就是几十万到几百万美金,二十年过去了已经翻了上百倍,以千万甚至亿计,这有一个很强的自我实现的功利目的。大家谈了很多原因,包括公共政策的缺失和监管缺失等,但有一点不可忽视,大金融机构主导了私募产品的交易,形成了垄断格局,引资银行大量出现推动了这种交易。还有一个,金融高管机构不断进入政府,主导公共政策,从克林顿时代就出现了。

(和讯财经原创)

  最后,金融学的图腾神话了衍生产品,它的核心是离开了实体经济。金融产业的恢复最后还是基于两点:

(和讯财经原创)

  第一,金融产业要充分恢复到对实体经济的支持作用上来。第二是国际金融体系的调整。实体经济的恢复需要创新,八十年代全世界走出了七十年代后半期的经济危机,相当程度上是得益于八十年代开始的信息传播技术,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机会。

(和讯财经原创)

  现在我们要把中国问题放在大背景下来思考,我们面临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2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怎么办?我们把它称之为“存量资产”,很难办。但我们能不能在技术上想一些办法?根据美国官方公布的数据,现在我们持有7000亿美元国债,实际上我们还通过一些间接方式购入了美国国债,有些研究者得出的结论持有的美国国债大概是三分之二左右,这是非常高的,整个亚洲社会(持有美国国债的比例)更高。

(和讯财经原创)

  我们能不能想出一种机制来解决,可以从保险角度来思考,亚洲经济联合行动,把部分债权转换成股权进行投资,让金融重新回归到实体经济,美国经济体最有活力的地方还不在于它的市场规模,而是在于它的创新能力,所以要进入它的创新领域,但现在又不敢进入,因为我们对他们的治理结构不了解、内部机构不了解、监管政策不了解、工会不了解,不敢做,如果我们能有一种保底机制兜底,不损失本金,那就可以做了。其实还是有的,CDS就是这样的设计,但CDS有一个根本性的缺陷,没有可保价值,而对实体经济的投资是有可保价值的。问题是,美国保险公司这次都受到了CDS的影响,这时如果有一种机制,政府对他们提供担保,由保险公司对部分再转股进行担保的话,亚洲和中国是愿意投资的。但有一个核心,必须要进入它能对未来20年产生深远影响的的科技领域,如果在20年前我们进入了IT产业,就能在九十年代发展中分到相当大一杯羹。

(和讯财经原创)

  第二,从长期来看,我更愿意用人民币“区域化”的概念,不用人民币“国际化”。

(和讯财经原创)

  大家提出了超主权货币,这里有一个很大的问题从政治经济学上来讲很难克服,从技术上来讲也很难克服。人民币区域化是有基础的,任何一个主权货币从狭义上讲,它的支撑体系就是一个国家稳定的税收,从广义来讲,要看这个经济体的经济总量和经济规模是否可持续发展,从这个意义上看人民币是有基础的,而人民币现在的做法是扩大在周边国家的使用范围、扩大计价和结算,这些都很重要,但这仅仅是起点,我个人认为人民币区域化的核心点在于人民币、港币和新台币的融合,如果做到这个,那就不仅仅是一个技术问题,而是有非常强的政治经济学含义,也涉及到了国家的统一、中国未来的发展,中国未来的发展,无论是经济还是政治,台湾和香港都是我们非常重要的资产而不是负债,所有人民币、港币、台币融合在一块儿,就可以强化人民币区域化的能力,这是重要的推进点。我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人民币和港币之间的关系,在未来20年,一币两版,在人民币不可完全兑换之前,香港港币可以起到这个作用,因为港币面临的选择就是到底以中国经济为支撑还是以美元为支撑。而和新台币之间的关系,现在三通已经通了,我们可以考虑采取货币局(音)之路,如果人民币、港币、新台币的融合走上路并取得成果,人民币区域化就水到渠成。

(和讯财经原创)

  最后是人民币区域化回收的问题,这需要金融市场来回收,人民币区域化最后可以推动香港和上海作为双中心,香港上海轴心的建设促进人民币区域化。在这里列一个数据,用外国持有的本国债券股票占本国总债券、总股票的比例,再除以本国GDP的比重来表明金融市场国际化的深度,07年金融危机之前美国这两个比例分别是1.38%和1.16%,英国是2.81%和1.17%,欧元区是1.06%、1.65%,日本是0.69%、0.84%,中国是0.42%和0.66%,确实有很大的空间。最后我想说,人民币区域化今后的发展趋势很可能是这样:形成三架马车的基本格局,美元构成最主要的国际交易货币、欧元作为欧洲大陆一侧,大概承担20%左右的交易量,人民币在亚洲作为区域性货币承担10%左右的交易量,还有两个小货币,岛国货币,日元和英镑。大概是这样的演进。

(和讯财经原创)

  对中国政府而言最担心的问题是资本外逃、投机冲击、对金融机构管制的失控。但这些都是可以解决的问题,大的思路一定要想清楚。我就讲到这里,谢谢大家。

(和讯财经原创)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 “和讯网”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 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 13552934200 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来源:和讯网】 (责任编辑:谢晓茵)
推广
热点
推荐
我有话说已有0位网友发言看看大家都说了啥

和讯网友  您好,欢迎您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言更能获得别人的关注。

匿名发表如果有人回复了我的话,请用站内消息通知我。  
谁在说
  

如果您还不是和讯注册用户,欢迎您注册

理财产品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script src="http://utrack.hexun.com/track/track_xfh.js?ver=20120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