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企民资角力金沙江 金安桥项目陷困局

2009年06月25日09:08  来源:

  

3月10日,向家坝水电站建设者在施工。

  “何时复工?”龙开口、鲁地拉两大水电站,正在静候环保部的最后判决。

  在它们上游的金安桥水电站,更是耐着性子等待“临门一射”—尽管第一台机组已具备发电条件,但至今它仍然没有通过国务院的核准,属于“未批先建”项目。

  “我们只是维持着,等待国家的审核。”金安桥水电站总经理刘兴荣对时代周报记者坦言,近段时间他一直在密切关注这次环保风暴中利益各方的反应。

  “金沙江中游的水电开发,其实是一场看不到硝烟的战争,充满了民营资本与国有企业、地方政府与中央部委之间微妙而复杂的博弈。”年近70的这位老水电人意味深长地说。

  捷足先登

  华睿集团进入金沙江,始于2002年响应国家“西部大开发”的号召。

  当年年初,统战部、全国工商联、中国光彩事业促进会组织全国民营企业家到云南进行了一次投资考察活动,华睿董事长李河君随行。

  当时华睿集团已由房地产投资企业成长为一家立志清洁能源开发的颇有规模的民营企业。当听到云南省领导有关“当地1亿千瓦装机的水能资源有待开发”的介绍时,李河君眼睛亮了,他决定进军云南进行水电开发。

  “当时国家对金沙江开发的前期投资非常有限,云南省迫切希望引进多种所有制经济投资水电。”刘兴荣说,那时云南省开始将水电作为主导产业强力推动。

  华睿与云南省一拍即合。“考虑到上虎跳峡、两家人项目涉及移民太多,最后我们只接了另外6个水电站。”刘兴荣说,因金安桥电站被国家列为近期重点开发项目,华睿遂决定先期启动建设,以期“滚动开发”金沙江中游河段。

  2002年4月5日,华睿集团与云南省签订《云南省金沙江金安桥水电站投资开发协议书》,协议要求:2002底完成金安桥水电站预可行性研究报告,2004年完成可行性研究报告并开始施工准备工作,2005年完成电站工程投标并正式开工建设,2009年第一台机组发电。

  “民营企业独立整体开发国家一条重要河流,我们捷足先登,是一件很了不得的事。”刘兴荣说。一个极具诱惑力的未来,正在华睿面前展开。

  “国”、“民”分食

  但风云突变。

  2002年底,国家电力体制改革,5家国有发电集团成立。次年全国发生历史性“电荒”,引发水电投资热潮,这些发电巨头们加入争夺战,纷纷“跑马圈水”。

  金沙江成为巨头们觊觎的“肥肉”。

  华能、华电和大唐三大巨头向华睿集团提出质疑:“国家尚未明确金沙江中游水电开发主体,以及尚未批准项目建设,民营企业华睿凭什么开始金安桥水电站的道路工程、导流洞的施工?凭什么对6个电站进行勘测设计?”

  丽江市金沙江中游水电建设协调办公室主任树发青,6月15日向记者出示了由国家发改委在2005年8月23日递交给国务院的《关于落实金沙江中游水电开发建设管理体制问题的请示》(发改能源〔2005〕1585号文),其中明确提到:对华睿公司的行为“有关部门和发电企业意见很大”。

  “意见很大”的直接结果是,国家发改委出面对金沙江中游水电开发管理体制进行协调。

  “对于大型河流的水电开发,根据国内外经验,国家一直主张组建流域公司统一负责梯级电站的开发建设和管理,以充分发挥整个流域水资源开发利用的整体效益。”国家发改委认为,金沙江各梯级电站联合运行,整个中游电站年发电量可比各电站单独运行增加140亿千瓦时。

  同时,国家发改委表示,金沙江水能资源是国家的重要资源,其水电规划成果是在国家几十年来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经过几代水电工作者对流域进行水文地质调查和勘测设计工作的基础上得出的,“仅近年来我委就拨款数千万元,委托水规院用于开展金沙江水电规划”,对这类跨省重要河流,应由国家统一规划和开发利用,“全部要求划给民营企业无偿开发是不合理的”。

  国家发改委决定组建流域水电开发公司。2005年12月9日,国家发改委做出《关于组建金沙江中游水电开发有限公司有关事项的批复》,公司注册资本金3亿元,注册地昆明,股比为:华电33%、华能23%、大唐23%、华睿11%、云南省开发投资有限公司10%。

  “华睿一开始并不愿意,坚持要求控股开发金沙江中游梯级水电站。”据树发青介绍,华睿当时认为组建金沙江流域公司的总体思路是正确的,但“目前条件不成熟”,建议建成投产后再考虑组建。

  刘兴荣坦承,协调期间,华睿曾专门就金沙江的开发权等问题向国家发改委递交法律意见书“讨说法”。但在各利益方“胁迫”下,华睿最后只得妥协。

  2005年12月16日,金沙江中游水电开发有限公司在喧嚣中成立。规划的“一库八级”电站中,一至四级由这个合资公司开发,五至八级由华电、华能、大唐、华睿四家公司各建一个电站。其中,华睿控股开发金安桥水电站,占股80%,金沙江中游公司、云南开发投资公司分别占股12%、8%。

  金安桥困局

  金安桥水电站作为金沙江中游梯级开发的第五级,早在2003年2月20日就通过了预可研报告。刘兴荣说,因具备国家规定的立项审批条件,当年5月6日,云南省计委向国家计委上报项目建议书,“但在长达1年半的时间里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2004年9月,国家发改委实施《企业投资项目核准暂行办法》,将项目审批制改为核准制。华睿集团组织人员,重新按核准制的要求上报项目。2005年上半年,金安桥水电站完成了环保、水土、劳动安全、土地征用、移民安置、地质灾害评估、银行贷款承诺、可行性研究报告等一系列文件报批。

  “2005年7月27日,云南省发改委向国家发改委上报核准申请。”但令刘兴荣不解的是,国家发改委2007年11月下旬才将项目上报国务院,2008年7月国务院审核未予通过。

  据知情人士透露,国务院审核未予通过的主要原因是金安桥水电站“未批先建”,在审核前擅自大江截流,进行主体工程施工。

  “我们'未批先建’也是无奈之举。”刘兴荣至今感慨:国家发改委审核时间太长,前期工程早已结束,我们企业等不起,必须尽快截流。

  2005年12月27日,云南省时任副省长的秦光荣和金沙江中游水电开发公司董事长贺恭紧急向国家发改委联名报告:金安桥水电站具备年底前后截流条件,按照大型水电站惯例,核准有一个过程,经过质量验收后可截流。如果枯水期不截流,整个工程将推迟一年,希望一方面尽快核准,一方面从项目实际出发实施截流。

  “两人还共同承诺:如今后发生问题,由我们承担相关责任。”刘兴荣说,这个报告发出去后石沉大海,并没有得到国家发改委的批复。

  但这丝毫未延缓金安桥水电站大江截流的脚步。2006年1月2日,电站向金沙江中游水电公司申请截流,后者当天请示云南省发改委。随后的1月6日至8日,云南省发改委、金沙江中游水电公司组织通过了截流验收。

  1月9日,金沙江被拦腰截断—大江截流成功。此后,金安桥水电站进入主体工程建设,但一直被舆论“未批先建”的质疑声包围。

  未通过国务院审核,金安桥水电站的麻烦接踵而至。2008年8月,各大银行接到银监会通知:暂时停止对金安桥水电站贷款。“我们的资金流一下子就断了!”刘兴荣说,截至目前,总投资147亿元的水电站已累计投资90多亿,“汉能控股集团(华睿更名)只得把自己在全国的其他能源项目停了,来全力以赴保它”。

  金安桥水电站1880万立方米的土石方工程开挖已全部完成,大坝厂房混凝土工程量已完成近九成。“审核通过之日就是发电之日。”丽江市金沙江中游水电建设协调办公室主任树发青说,6月11日的环保风暴让金沙江水电陷入困局,金安桥审核可能无期。

【作者:邓全伦 来源:时代周报】 (责任编辑:孔晋)
推广
热点
推荐
我有话说已有0位网友发言看看大家都说了啥

如果您还不是和讯注册用户,欢迎您注册

理财产品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script src="http://utrack.hexun.com/track/track_xfh.js?ver=20120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