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也张迷,败也张迷

2009年08月09日04:13  来源:
  水木丁

  《小团圆》一早就看完了,到如今这反射弧才反射到要把它写一写,之前也一直想看看别人的评价,发现没有我想像中热闹,最有意思的发现是,“我不是张迷”这句话,出现的概率简直不低于任何一句张爱玲的话,只要看到一个自认为不是张迷的读者为张爱玲说几句好话,你就去找吧,它里面必定就会有这句“我不是张迷”,很多人其实是反感被贴标签,结果却是自己也搞了个标签贴上了。

  张迷是谁?很多年前在我网络上看到有个叫“张迷客厅”的论坛,还很纳闷这个问题,后来才知道这不是一个人,是一群人,也知道了人们对“张迷”的种种评价。中国文学史当然是不会稀罕研究“张迷”的,但我觉得张迷的存在,却恰恰说明张爱玲在中国,是一个多么与众不同,独一无二的作家。我身边很张迷的朋友如果是不搞文字工作的,一旦写点什么东西就是张腔,而搞文字工作的,本来平时写东西都很有自己的腔调,但是只要一碰到张爱玲相关的,就立刻就变成了张腔。我的一个张迷朋友说,这正说明了张爱玲的气场强大。可是我倒不这么看。我觉得这正说明了张爱玲的气场强大,但还不够强大。

  模仿她的写作风格,学习她的姿态,了解她的全套八卦,读过她所有的作品,就产生一种拥有感,觉得自己拥有对她的解释权,这是典型的粉丝对待偶像的心态,列侬被杀,其实就是这种拥有的幻觉被打破的时候病态到极致的表现。张迷中的一部分人,在谈论张爱玲的问题,会情不自禁的采取一种很霸道的方式来表达,以粉丝的姿态去质疑其他的读者评论的权利和资格,去比较谁更懂她,再伴随着一种模仿出来的张氏优雅的姿态,却表达了一种粗暴的否定,这一部分就成了张迷的一个标签。我想这是为什么有的人对张迷比较反感的原因,喜欢一个人是没有问题的,问题是霸道。但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小说家,他拥有的是读者,而不是大量的粉丝,他们只属于自己,属于整个世界,却不可能被一小部分人所拥有。而且一个作者的读者和读者从本质上来讲都是平等的,并没有什么谁更有资格谈论作者之分,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个人一直觉得,虽然张迷是蛮希望张爱玲得到更多的承认的,但是却往往没想到过,张爱玲偶像的形象和张迷自己,这么多年来,其实是耽误了很多人认识到她是一个好作家的重要因素。正可谓,成也张迷,败也张迷。

  同样,偶像这个身份也耽误了张爱自己的写作道路,张爱玲的文学成就本该远远大于今天,但是她没有走出来,走下去。世人都认为这是因为她后来离开了胡兰成的缘故,但是我在看《小团圆》的时候,读到宋淇写给张爱玲的信的时候,其中有一句,“你是一个偶像。”我就明白是什么把张给耽误了。一个作家,如果放不下“我执”这种东西,想要超越是很难的,尤其是像张这种少年成名的人,得到的太容易,反倒要用后面整整漫长的一生,去学习舍去,一把年纪的时候,写点什么,还要顾虑自己是一个偶像的问题,得失心这样的重,这样的写作,少了一份身为作家的纯粹自在,如何能跳脱豁达,达到大境界?

  所以,一边看《小团圆》的时候,我心里一边是感到欣慰的。这是它带给我的感觉比预想中要好的原因之一。作为偶像的张爱玲被她自己一手颠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背叛了她的粉丝,但是她不可能像列侬那样被再杀死一遍,中国人也不作兴用这么激烈的手段表达。所以就有粉丝比较愤怒的迁怒于宋以郎不应该出着本书。而作为一个写作的人,我更喜欢这种自我颠覆,因为这是一种身为作家才能理解的自由和解脱,虽然这自由和解脱来的太晚,也不是那么彻底。但,有总好过无。

【来源:信息时报】 (责任编辑:和讯网站)
推广
热点
推荐
我有话说已有0位网友发言看看大家都说了啥

如果您还不是和讯注册用户,欢迎您注册

理财产品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script src="http://utrack.hexun.com/track/track_xfh.js?ver=20120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