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石油:部分城市天然气供应已接近极限

2009年11月21日09:08  来源:中央电视台
 字号:

 

  主持人:我们也看到这样一个问题,既然现在这个储气库还没跟上,那是不是现在使用量有些超前呢?供需的矛盾,我们还是要来分析一下需方的问题。

  韩晓平:使用量是按规划的,天然气的东西和别的不一样,不像萝卜、白菜,买了以后可以存在地窖里头,天然气来了就要用,所以任何一个城市的天然气使用都是要严格按照规划,所以不太可能出现这种情况。如果说你建了,没有人给你供气,这个气也不给你通,一旦通了气就要保证供气,现在是通了气,不能保证供气,那么问题就不在于用户,不在于城市,是不是没有按照规划,而是在于你是怎么来进行这种保证的。

  主持人:我们现在正在讨论的是全国有多个城市闹起了天然气的“气荒”,“气荒”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有一些什么样的解决之道?天然气会涨价吗?稍后继续。

  主持人:欢迎回来。

  我们今天正在关心的是全国有多个城市闹起了天然气的气荒,在也次闹“气荒”的城市当中,还有一个城市还是重庆。重庆也闹气荒,让人觉得非常意外,因为重庆本身就是产气的城市,到底那儿的情况怎么样?他们又采取了一些什么样的举措呢?

  我们接下来就来连线中新社的记者郭虹。

  郭虹,你好。

  郭虹(中国新闻社记者):你好,主持人。

  主持人:你在重庆当地感觉到这个“气荒”的紧张形势了吗?

  郭虹:在生活中最明显的就是打出租车很难,特别难。

  主持人:所以这一次重庆也出台了一个措施,就是直接跟出租车有的,就是以后打的要增加两块钱燃气的附加费,当时的老百姓和出租车司机他们怎么看这个问题?

  郭虹:对老百姓来说,大多数认为还是比较突然的,因为重庆的出租车的起步费是非常低的,三公里在五块钱左右,这相对来说,就增加了相当大一部分,但是大多数还是表示接受。而出租车司机来说,他们反映就觉得因为附加费是直接要上交的,对他们来说影响不大,但可能客流量会有一定的分流。

  主持人:反而是出租车司机开始担心了,是不是会造成生意下降了?

  郭虹:对。

  主持人:重庆方面他们有一些什么样的说法?相关部门怎么解释为什么要增加这两块钱燃气的附加费呢?

  郭虹:其实重庆市政府增加燃气附加费只是它缓解目前气紧的措施之一,它采取了三项措施:一个是向中石油方面争取更多的天然气供给量;二是采取优先供气的原则对工业和对生活用气方面采取不同的措施;第三才是增加燃起附加费。因为根据重庆市政府的说法是,重庆的油气比价关系历来是严重失衡的,由此导致油改气的车辆非常集中,他们有一个数据说现在目前油改气的车辆,用气的车辆占全市营运车辆的30%左右,因此政府决定开征CNG的附加费,通过缩小气和油的比价差,适度控制CNG的用量和CNG的改装。

  主持人:好的,谢谢郭虹。

  郭虹传达了有一个信息,这一次为什么要加这个两块钱燃气的附加费,是为了缩小用油和用气的差别,这么做有这个必要吗?

  韩晓平:它可能是没有气了,这样加了以后希望更多的司机去加油,但实际上,这一次我们也注意到,重庆当地的中石油也有一个解释,为什么出现短缺呢?就是老的气田气已经开始下降了,新的气田还没有打出来,实际上这背后就有很大的问题。因为作为一个生产规范来说,你必须要保证你不断地开发,我们知道天然气要不断的滚进开发,不是你打一个井下去以后,就源源不断,永远出气,它出一段时间肯定会下降,你必须再大新的井,勘探开发新的井,这有说明中石油在供气保证方面是严重不足的。

  主持人:投入严重不足,为什么会造成这样投入严重不足呢?

  韩晓平:也可能是他们说的不赚钱,他们说的气价太低了,我们不赚钱,所以我们不愿去做这样一件事情,是不是有这方面问题我们不知道,但是确实他们在这方面没有很好地履行一个供气的责任。

  主持人:是不是涨价了就能够解决“气荒”呢?

  韩晓平:现在也很难说,因为涨到多少能够满足他们的胃口我们现在不知道,如果说国际油价涨到130块钱,你要对应着那样一个价去涨气价的话,恐怕谁也受不了,所以这实际上是一个悖论。如果你气价涨太高的话,那么市场可能不接受你,很多人就不用气了,如果气价太低的话,可能对石油公司来说又是一个很大的影响,所以双方之间,应该更有效进行一个定价机制。现在完全不是市场来定价,完全由一个行政来定价的话,可能确实也存在一定的问题。

  主持人:但是说到价格,我看到美国的天然气价格在美国南方的一些城市,他们的天然气价格是每立米一块四,但是我们这里,天然气的出厂就是每立米一块钱,但是到了终端用户那儿要三块钱,这怎么会差别那么大?

  韩晓平:这确实有一个很大的问题,我们知道美国南方,美国主要的问题是,美国是一个非常开放的市场,无论从勘探开发,到输气,最后到地下储气,到供气全部都是开放的,所以正是因为这种开放促进了整个的竞争,因为这种竞争使大家消费者获得更低的气价。在中国由于我们少数,只是有那么一两个企业来经营那些事情,而且他们彼此之间又不相往来,所以他们的使用系统,他们供气系统又非常封闭,所以就造成他们整个勘探开发如果不足的话,那么下一个供气就不能保证,而且他们永远会觉得这个气价是不能满足他们的要求的。还有,他们会把输气管道的折旧算得非常高,使进气的价格非常低,所以卸任即便你生产了气,也很难进入到这种管道。由于这种少数企业垄断的市场,也造成了我们今天的供气短缺。

  主持人:如果打破这种垄断的格局,让更多的企业进来,是不是就不会再闹“气荒”了?

  韩晓平:当然是这样,因为美国的经验告诉我们,就是更多的竞争者进入这个市场的时候,才能保证天然气的供应,现在中石油、中石化,他们现在确实可能碰到两个问题,一个就是他们技术本身不能够不断地开发出新的天然气来。另一方面,他们可能投资的意愿也不是那么充分。在这种情况下,更多的企业主体能够进入这个市场的话,肯定对整个市场会有一个促进。就像“鲶鱼效应”,就会促进我们的企业更多向这方面的发展。所以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开放市场,不仅要开放上游的市场、中游的市场,也要开放地下储气库,下游的市场现在是一个竞争的状态,这种竞争应该引进更多的主体,而不能让这些企业形成垂直一体化,特别现在担心中石油的公司,上头开发天然气,中游输送天然气,到下游又去经营城市供气,这样就可能会对整个经营的格局会造成一种很大的影响。

  主持人:所以您觉得,如果解决这个气荒,所以开放市场会比涨价更加有效。但这边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说如果开放市场,让更多企业来进入,会不会造成一些资源的乱采乱砍呢?

  韩晓平:乱采乱伐这个实际上是管理的问题。但是我们首先担心的是安全问题,天然气供应,但是如果没有气供的时候那是最不安全的,我们已经达到了最不安全的程度了,与其这样我们为什么不让那些更多的愿意进入这个市场的人来开发天然气呢?实际我们并不要担心,包括外资企业都可以来,如果你有技术,你在中国打出天然气来,我们就应该开放。因为美国实际上就是非常开放,因为这种开放,使美国的天然气源源不断地增加了新的供应,特别是最近发现大量的页岩气,也就是奥巴马为什么敢去承诺,他在减排上,参加整个全球的减排。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推广
热点
推荐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理财产品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