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鳌资本论坛:经济转型中的资本市场定位实录

2010年04月10日08:45  来源:和讯网 
 字号:

  和讯消息 博鳌亚洲论坛2010年年会4月9日至11日在海南省琼海市博鳌举行,有来自全球的近2000名政要、企业管理者、专家学者、媒体记者等与会。以下为博鳌资本论坛实录。

  主题:经济转型中的资本市场定位

  时间:2010年4月9日

  地点:索菲特东方演艺厅

  秦朔:各位嘉宾,女士们,先生们,大家晚上好!非常高兴大家来出席博鳌亚洲论坛2010年的年会,今天我们这一场对话相当于第一场面对广大参会者的论坛,为了保证论坛的顺利以及我们电视工作者录像的效果,请大家一定要把手机关闭或调置静音状态,并尽量减少走动。亨利·鲍尔森先生因为特别紧急的事情,他明天早上7:30-8:30在宴会A厅与龙永图先生有对话。在本次论坛正式开始之前,我首先介绍今天与我们一起参加论坛的四位重量级嘉宾,我按照座次一一介绍:首先是台湾证券交易所董事长、台湾大学教授薛琦先生;富达国际投资总裁安东尼·博尔顿;美林亚太有限公司中国区行政总裁兼投资银行业务中国区总裁刘二飞;香港证券交易所行政总裁李小加。

  秦朔:四位在座的各位都非常熟悉了,下面本次论坛马上开始,今天我们讨论的主题是“经济转型中的资本市场”。在中国改革开放的过程中,应该说我们已经经历了一次很大的转型,从计划经济封闭变成非常开放的经济。在这个过程中,由八十年代开始由股份制企业发行带有债券式的股票,还有国债、公司、企业债,中国的资本市场走过二十多年的历史。在这个过程中,对整个中国经济的发展做了相当大的贡献,今天我们侧重讨论的是一个新的转型,也就是大家今天经常讲到的,转变经济发展的方式,从一个更加依靠投资和外需的经济变成一个更加依靠内部消费需求,更多自主创新的经济体。

  秦朔:在这样的过程中,资本市场发挥什么样的效用?大家说,去年十月份开始有了创业板,六十多家公司的市值提升是非常惊人的,这是不是经济转型唯一的通路,嘉宾们都会给出很好的开发。同时嘉宾会对全球化下新兴资本市场的走势跟大家做交流,如果大家有什么问题待会站起来提问,或者写纸条待会让主办方拿给我,我会替他们提问。首先请薛琦分析一下,台湾经济体因为早于大陆的经济转型,有十几、二十年的时间,在这个过程里面,资本市场如何扮演恰当的角色,有什么样的经验,有什么样的教训可以与我们分享?

  薛琦:谢谢主持人,各位听众大家晚安!刚才提出的问题,从台湾过去发展的经验,的确可以提供很多的经验。我们谈到台湾的经济转型,尤其是产业转型,第一波转型发生在八十年代。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台湾的产业正式脱离了所谓比较传统的劳力密集型产业,移向了中间产业,就是资本原料、零件等半成品,这个产业开始兴起。

  这一类的产业有一个特色,通常是相当资本密集,所以在八十年代的时候,这些产业的成长得益于资本市场提供了充沛的资金。尤其在1986年,诸位可能都不太记得了,在1986那一年,台湾贸易顺差占到GDP的20%,把台湾的储蓄率建去投资率也是20%,这样的经济体非常不平衡。这样的经济体对新台币产生很大的压力,所以1986年新台币进行快速的升值,这个升值产生了泡沫。但整个经济,尤其从产业的观点,从企业财务的观点,产生了一个很正面的影响,我们的这些上市公司利用这个机会筹措的资金,改善了财务结构。这样的情形一直到九十年代都继续进行。我给大家一个数字,这个数字很有趣,台湾过去产业财务的杠杆算是比较高,负债跟自有资金的比重,简单地说就是6:4。

  薛琦:负债大概是自有资金的1.5倍。到了现在这个比重刚才反过来,变成6:4。这个地方产生一个很难事先想到的结果是什么呢?在去年,大家都知道全球的经济都非常不好,我们的经济增长是负的,但台湾证券交易所有714家挂牌公司,因为财务问题被下市。诸位可以猜猜看有几家,你们可以才10家、20家,30家,我跟各位报告,只有1家公司因为财务问题下市了。各位可以看到,资本市场可以提供资本密集产业需要的资金,以及如果那个业主,就是那个企业家如果很有心、很用心的话,可以利用这个机会好好改善财务结构。

  薛琦:台湾第二波的产业转型在1990年代,大家看得很清楚的就是台湾IT产业,就是资讯科技产业的兴起。它的兴起代表1996年一直到现在。我给大家一组数据,1990年所谓IC产业占整个资本市场,就是台湾证券交易所的市值比例,大概是2.7%。你知道吗,经过十年的时间,到1999年的时候,这个数字到了52%。

  在同样的十年之间,台湾资本市场的市场以新台币计算,大概从2亿增加到12亿,换句话说,这个所增加的10亿里面,有超过一半都跑到了所谓ICT产业。有时候常常讲,每一个国家都是梦想,都希望发展ICT产业,但很少有一个经济像台湾一样发展得这么快,发展得这么好,这个地方有一个先决的条件,如果你没有一个成长得很快的资本市场,ICT的产业几乎是不可能的。当然,大家也知道,ICT产业是高科技产业,高科技产业需要高科技的人才。简单地讲,如果没有这个人才,没有很强劲的资本市场来提供非常资本密集的产业,给它提供充分的资金,这个产业就很难发展起来。

  薛琦:你去看台湾,台湾的资本市场在过去可以说将近有二十年的时间,我们说加速也好,或者说促进台湾产业的转型,真的扮演了一个不可或缺的角色。换句话说,没有这样一个资本市场,台湾今天的经济,或者说今天的产业结构一定不会像现在这样。最后简单地提一下,大家也很关心这个问题。关于中小型的科技公司怎么办?他们可能没有上市的机会,也没有什么抵押品到银行借钱,他们靠什么?他要靠创投,我们叫做VC。有人说台湾90年代的创投是全世界两个半成功的地方,很多人讲美国,这个大家都知道,还有半个是以色列,还有一个地方很奇怪,这个创投做一做也很成功,这就是台湾。大家可以看到,台湾的资本市场对于台湾科技产业的发展真的是扮演很重要的角色,我就先报告到这里,谢谢。

  秦朔:安东尼·博尔顿先生,您觉得资本市场应该做些什么加速经济的转型,并且通过资本市场发挥作用改变我们的经济发展模式?另外,我们大家都知道,你对中国市场充满了热情,其实您从英国退休之后就在香港设立了基金,您为什么有这么大的热情,您认为中国资本市场的未来如何,能不能跟我们讲讲您的看法?

  安东尼·博尔顿:我认为资本市场正在发生变化,首先在资本市场上市企业的组合类型,在未来几年当中会发生很大的变化。中国和我最开始投资的欧洲市场,比如说德国有些类似,一开始德国的市场也是以制造业和金融业为主,今天中国也是如此,但我觉得中期会有越来越多的服务业企业上市,进入到资本市场,制造业和金融业比重会下降,市场会进一步增加其广度,因此市场会有更多的机会。

  安东尼·博尔顿:可以说,如果说出口的黄金时代将要过去,我们会看到资本市场会发挥很大的作用,会有越来越多别的东西走入前台,我觉得会有很多的机会。为什么我放弃自己的退休生活,回到资金管理这一行?很多人觉得我对资产管理上瘾,确实有资本市场有让人上瘾的地方。

  我之所以对资本市场这么上瘾是有几个原因,我觉得中国非常符合我的世界观,很多人认为,我们整个世界,特别是西方世界在金融危机之后不会回到这个世界,鲍尔森有一个说法,之前有七年丰年,会有七年的贫瘠今年,我觉得今年下半年开始会出现这种情况,在美国、欧洲增长会放缓,一般来说都会如此,但是我认为在一些新兴市场,比如说中国增长会不错,而且这些增长对于西方有储蓄的人,愿意投资的人来说是非常有吸引力的。

  安东尼·博尔顿:在股票市场的下一个阶段,我认为牛市还有一年至一年半的时间,不会马上结束。我觉得股市会引导变革,第一阶段由商品、工业增长所引领的,接着会更加注重高质量的公司。第二个理由,我对经济的变化感到激动,因为在中国首先她的规模是非常庞大的,而且她对于国内的经济来说与韩国、台湾不一样,也不会与日本是同样的模式,所以她是一个非常值得关注的模式。第三,西方市场大家都比较关注,研究也比较多,这些研究的质量也比较高,在中国我觉得对选股的人来说,在研究方面有很大的潜力,因此我回到了中国市场上。

  秦朔:待会我们可以进一步的交流,因为他在投资界是赫赫有名的人物,他专门有反向投资的著作,非常有意思。下面请刘总跟我们分享他的看法,我特别向问他的是,其实从去年的创业板到昨天的股指期货,中国资本市场的建设越来越完善,我们有了创业板,场外市场也在酝酿新的做法。您认为我们作为转型经济体的新兴市场,应该发展的方向,比如说多层次和方向,究竟含义是什么,我们还有什么样的差距?您有二十多年这方面的经验,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吗?

  刘二飞:这个题目太大了,我觉得中国的资本市场属于发展初期,有点像童工似的,年龄不是很大就开始干活,得一边学习、一边发展,还得一边为经济发展发挥作用。所以不成熟的市场自然波动性比较强,投资者有的时候也不够成熟,炒股心态比较强,因为市场很多功能是缺位的,很多监管部门除了行使一般监管的职能之外还要行使其他的职能,整个市场没有那么成熟。但是我想,中国的股市在同等时间内,你回顾一下美国、英国、欧洲、台湾、日本的市场,同等时间之内发展时间最快的实际上也有很多不够成熟。

(责任编辑:HN030)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推广
热点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