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永图对话鲍尔森实录

2010年04月10日09:24  来源:和讯网 
 字号:

4月10日,博鳌亚洲论坛2010年会在海南博鳌举行。博鳌论坛秘书长龙永图对话美国前财政部长鲍尔森。
4月10日,博鳌亚洲论坛2010年会在海南博鳌举行。博鳌论坛秘书长龙永图对话美国前财政部长鲍尔森。

  龙永图:女士们、先生们,早上好!因为今天早上我们有全会,所以我们要抓紧一点时间,现在就开始我们的对话。今天我们非常荣幸的请到了我们尊敬的合作伙伴,也就是亨利.保尔森先生,美国前任财长。

  大家知道,美国的高官包括财长在内,保尔森有两个非常特别的特点:第一,他是美国和中国关系最密切的高官之一,对中国访问次数非常多,每年要来中国两三次甚至更多次,很多中国的领导人对他非常熟悉。第二,保尔森在过去的金融危机当中发挥了非常关键的作用。所以在整个金融危机当中,保尔森的名字永远会在报纸的头条出现,所以我们非常荣幸请到保尔森先生参加今年的年会,跟我们一起见面,和我对话。

  首先我想问一下14个月没有来中国了,这次你来到中国博鳌,你为什么来博鳌呢?

  保尔森:非常感谢龙秘书长,你完全正确,我14个月没有来中国了。在这个过程当中,我在写关于金融危机的回忆录,而且这本书即将翻译成中文。我们也在思考下一步应该做什么事,下一步我人生很重要的工作就是做能源、环保方面的工作,所以我非常荣幸能够来到博鳌。这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经历,博鳌论坛是一个非常好、非常重要的论坛,关注世界最有活力的区域,我希望以后每年都能够来到博鳌。

  龙永图:你刚才提到你在写一本书,这是最新的中文翻译板,我也很荣幸能够成为首批阅读你的书的读者之一,你这本书希望给读者提供什么样的信息?

  保尔森:我参加美国政府工作的时候,当时没有想过写书的,我作为财长所经历的是非常独特的经历,也是之前没有想到的。我想把这些独特的经历以及我的经验跟大家分享。希望通过这本书把我在美国作为前任财长的经验跟大家分享。我们为什么会金融危机,为什么会采取这些措施等等。

  龙永图:美国应该从金融危机当中吸取什么样的教训?

  保尔森:通过中国向传递的一个信息就是我们在金融危机当中采取了一些非常非常措施,来拯救银行系统,这些措施是有明确目标的,但是是我们必须要采取的一些措施。我们所经历的几乎是和美国经济大箫条时期所经历的危险是同样的,经济大箫条时期有25%的人失业,所以我们成功遏制了这个情况进一步恶化,所以我们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但是与此同时,我们也保持了市场的重要地位。我们在世界各地也看到我们所采取的这些措施没有损害市场的一些基本原则,而挽救了这个市场,我们给银行注资,然后我们也从银行注资当中获益不少,所以我们在金融危机过程当中及时干预也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当然要从金融危机当中吸取教训,对以后不应该犯的错误我们都应该总结。

  龙永图:美国采取了大量措施,对美国的银行日常经营进行了很多干预。很多人说美国是对市场经济对相信的国家,这样的国家,政府都开始干预银行、市场,为什么中国这个社会主义国家政府不能采取更大措施干预市场呢?而中国现在正在加强改革,政府要逐步退出对企业的干预和日常的管理。作为中国政府官员参加入世谈判的时候,很多问题就是涉及到中国政府对经济干预过多,我们如果要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我们要遵循市场原则,我还做了很多其他政府官员的工作,我说服了很多政府官员退出市场日常管理。现在反过来美国对市场进行干预。

  保尔森:当我们对银行注资的时候,我们不是国有化,这一点要非常清楚。也不是说政府要控制银行。我们是注资之后了一些没有投票权的股份,在渡过危机后会采取一些退出策略,银行会把钱还给政府,政府是帮助美国银行渡过危机。

  龙永图:回过头来看,如果美国政府没有采取这些措施的话,情况是不是完全不一样,金融危机是不是还在继续或者我们会看到更加糟糕的情况,是这样吗?

  保尔森:如果不采取这些措施,我们会经历非常严重的灾难,2008年9月中旬的时候,雷曼兄弟公司破产、美林公司也几乎要破产的过程当中,还有AIG被美国政府拯救了一下,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一个星期之后很多的欧洲国家开始注资拯救他们的银行系统,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还有很多的美国的蓝筹股的工业公司、制造业的企业也面临很大的问题,所以整个经济面临崩溃的危险,所以整个金融系统的崩溃会导致实体经济的崩溃,很多一些制造业公司他们没有办法付工资,他们可能会对其他实体经济产生一些连锁反应,甚至我们可能面临25%的人失业风险,很多人会无家可归,在这个过程中如果美国政府当时不采取措施的话,我们可能会面临一个巨大的经济灾难。我这本书的名字意思就是崩溃的边缘,我们当时的确离崩溃的边缘非常接近,如果当时不采取快速行动,虽然当时我们做的是非常的措施,很不受欢迎的举动,但是的确挽救了美国经济乃至世界经济。

  龙永图:美国那么多年这么多的原则好像被破坏了,可能我们教科书上有一些原则,好像我们做的一些事情违反了市场原则,一些承担风险的或者在冒风险的机构他们希望能够为股东盈利,他们应该是自负盈亏的。

  保尔森:按照经济学原理来说是这样的,我们的监管我觉得是不违反原则,我觉得应该有一个强健的监管体系,这是我始终相信的。我们的监管系统现在已经很落伍了,很多监管体系是美国大箫条后建立起来的监管体系,也就是美国上世纪30年代建立的监管体系,到现在很多已经跟不上时代发展。我们需要对现行的金融监管体系进行改革,给监管体系注入一些新的活力,这是非常重要的。作为政府来说,监管体系是保证大型的一些金融机构不会重蹈覆辙的一个重要的保证。所以一些重要的金融机构和一些经济相关的部门我认为还是需要进行严格的监管。

  龙永图:别人也经常在问在中国加入WTO过程中,我们有一个词叫做“国民待遇”,中国公司也好、外国公司也好,都应该一视同仁,都应该采用同样的国民待遇。在你们救助美国经济过程当中,你们没有救雷曼兄弟,但却救了很多其他公司,比如AIG,你们为什么不一视同仁呢?

  保尔森:前面我提到过我们在考虑进行救助的时候,有很多现行的机构和监管的体系,特别是我前面提到的大箫条时期建立起来的监管体系有一些法律的规定,当时我们没有办法去救助雷曼兄弟。其实我们是花了很大力气想要救助雷曼兄弟公司,贝尔斯登当时我们找到一个买家JP摩根。另外AIG作为保险业很重要的公司,他们有自己独立的信用评级等等,我们当时试图救所有的大型金融机构,保证他们不破产。但是因为我们这个系统或者监管体系太分散了,所以有一些特别的案例我们没有办法及时去进行救助,这就是可以解释为什么我们救了AIG,而没有救雷曼,不是不想救,而是当时因为有一些体制问题而没有办法及时救助。

  龙永图:今天看来是不是有点遗憾呢?

  保尔森:我也尽了力,我们也希望拯救雷曼兄弟,但是回头看一下,雷曼兄弟不是危机的原因,它只是危机的一个表现形式。但是雷曼兄弟引起了整个危机的出现,而且减少了我们对金融危机的信心。它可以说加重了危机恶化,但是它不是一个原因,它是一个迹象。欧洲很多银行倒闭,然后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亏损非常大,雷曼兄弟倒闭的同时,很多机构也是倒闭。所以如果我们能够拯救雷曼兄弟的话,比如说美国银行购买雷曼兄弟,它就不能够帮助美林。美林倒闭的话,后果更严重。也就是说雷曼兄弟如果没有倒闭的话,美国国会也不会开会来给我们授权。所以我的意思是我们想试图拯救它,但是我们要找到方法和权力才能这样做。因为很多人那个时候不相信我们,他觉得我们就是犯了错误。但是那个时候我们确实没有这样的授权来拯救它,在那个时候确实是这样的情况。

(责任编辑:HN030)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推广
热点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