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G8到G20”论坛答记者问环节文字实录

2010年04月10日15:24  来源:和讯网 
 字号:

  4月9日-11日,博鳌亚洲论坛2010年年会在中国海南博鳌举行,本届年会主题为“绿色复苏:亚洲可持续发展的现实选择”。

  以下为4月10日上午进行的“从G8到G20:全球经济治理新架构、新原则、新力量”论坛的发言实录:

  劳伦斯·格林伍德:现在开始开放提问,我是主持人用一下特权,我问第一个问题。我想问两位来自于亚洲的访谈嘉宾,在这组嘉宾里面我们听到多个发言人刚才提到了,希望亚洲国家发挥更大的作用,特别是中国和印度,刚才听到了罗伯特·霍尔迈茨副国务卿说,美国欢迎中印发挥这样的作用。中国不太愿意担当全球领导的责任,包括邓小平就此的说法,集中事情把自己的事情办好,这个政策非常明智。但世界进步到一体化了,今天的世界和邓小平时代的世界不一样了,中国正在形成的世界秩序当中的作用太大了,中国是否准备担当世界领导的角色,如果愿意的话如何扮演这个角色。对印度也有同样的问题,印度公司开始进行海外投资了,是不是印度政府在世界当中发挥的作用也有相应的反应,印度是不是更愿意在海外事务当中发挥其效应,帮助印度企业在国际市场上提高竞争力,并且促进更加优越的国际投资环境的形成?先请周行长回答。

  劳伦斯·格林伍德:也就是说中国会更加高调一些而美国相对低调一些,是吗?

  周小川:这对我来说绝不是简单地问题,我觉得这是更富有政治性的问题,当然我从经济领域回答了。我觉得中国的领导层、中国的政府领导邓小平先生的说法仍然是我们政府、我们党的指导方针,其实邓小平的说法主要是保持低调,韬光养晦,不要太高调。中国的作用也在发生变化,这一点也会发生变化,但我们政策的延续性会保持下去,这个变化也是一个渐进的变化。中国的声音会越来越响亮,会得到人们越来越多的重视,我们还会坚持,尊重由多国共同发挥重要作用的世界国际秩序,我们会继续注意倾听其他国家的关切。有时候只要有可能,中国都希望能够代表发展中国家发言,只要有这样的可能。我们看到世界经济发生很大的变化,我们需要与时俱进应对这些变化。现在是全世界越来越关注,倾听中国发出的声音,这既是一件好事,对我们来说也是一种压力,这也意味着我们要更加注意,把我们的事情办好,因为这与世界密切相关。

  拉贾·巴菲·米塔尔:印度获得独立一样,经济独立也实现了,从1947年以来,政府、国家发挥的作用都是非常低调的,显而易见是政府希望我们走出去,走向海外发展。而且我们有很大的青年人的人群,到2020年这个人群会变得更大。所以青年人带来的消费市场也是举足轻重的。印度的私营企业在进行海外并购的时候,甚至有一些具有传奇色彩的公司,就像TATA集团收购捷豹和陆虎,政府没有直接干预,但为企业提供了帮助,这是一件好事。印度政府会改变他们在世贸组织,特别在投资当中形成的立场吗?我代表印度工商联合会回答,印度政府非常注重产业界的意见和观点,这是奉献和索取的双向关系,要实现双赢。所以印度政府非常注重反映产业界的观点和想法。

  提问:非常感谢主持人给我的提问机会,我来自于西澳大利亚大学,我想对各位充满智慧的访谈嘉宾表示敬意。我们从七国集团、八国集团再到二十国集团,我们可以在危机的时候让各国团结在一起,和世界银行和国家贸易组织之间是什么样的协调关系?G20如何防范下一次危机的发生,下一次危机发生的时候怎么做,谁来牵头,有多少资金?比方说法国、美国、拉美、中国、印度有一个什么样的资金支持上的分配。因为我们需要一种机制化的安排来实现二十个国家和另外164个国家之间的协作。会以什么样的制度架构来推进,有什么样的规则?

  罗伯特·霍尔迈茨:这是很有意思的回答,不需要等到下一次危机爆发再证明G20的有效性。其实G20的作用是这些国家占到世界GDP的80%,并不是说我们就可以忽视占有世界GDP20%的其他164个国家。G20发挥的作用,希望在各国做出决定,比方说国家领导可以给他们的财长和央行行长发出指示,而这些财长和央行行长又会参加其他很多协商机制,他们可以告诉世行、WTO,虽然他们不能直接指挥这几个机构,但他们可以越来越多地发挥领导的作用。而且可以在这几个重要的多边机构当中和非G20成员的领导就贸易自由化,就改进金融体系,以及世界银行IMF的代表性平衡、投票权平衡之间进行更多的协商,所以G20和其他几个机构组织之间的合作非常重要,我们也要预防下一次危机,避免下一次危机,除此之外还有其他很多事情可以做,提升全球治理,不要等到下一次危机爆发再做这些事情,再做这些改进。有一点非常重要,那就是发展,世界上有很多贫困国家,贫困人口,日收入不到2美元,我们都有责任解决这个问题,一旦在G20里面有推动力解决发展问题,并把推动力放在现有的组织结构的框架当中,不仅在G20框架当中,可以动员其他很多国家解决发展问题。

  我不想让人觉得美国会变得更低调,美国应该发挥更强的领导力,但我们必须要更加注意倾听其他国家,特别是亚洲国家的观点,我们希望在亚洲发挥更积极主动的作用,更生机勃勃的作用。因为亚洲的繁荣、增长、稳定对于美国来说是至关重要的,通过博鳌亚洲论坛我们也能够听到其他国家的声音,其他国家的想法,这些意见对于美国的领导层来说都是具有非常宝贵的意义。

  提问:我来自于金融时报,我想谈谈全球经济失衡的纠正,周行长是不是要实现人民币的升值,如果要这样做的话,什么样的调整幅度是合理的,什么时候会做这样的调整?想问一下罗伯特·霍尔迈茨,你们对于中国在人民币汇率上的期待是什么?

  周小川:对不起,这并不是一个讨论汇率的场所,今天的主题是G20,是较强有利的可持续的增长,这是我们讨论的话题,在这样的框架当中与G20有关的有几个重要的政策上的关切和实现平衡的增长。比方说结构性的政策、改革以及各方面能够带来结构性变化的激励机制,带来一个更加平衡的增长格局。还有一些问题,要解决的是社会保障、社会福利、贫困差距,还有一些国家需要降低储蓄率,另外一些国家需要提高储蓄率,这是我们在实现全球经济平衡方面的重要政策问题。所以对于今天会议的主题,因为谈的是G20,所以我还是想重申一下,G20公报当中谈到的,匹兹堡公报当中谈到的发展框架。

  罗伯特·霍尔迈茨:我非常赞同周行长的观点,不适合在这里谈,因为将来中美两国会有很多专门的对话,以及和中国等其他国家之间有谈话谈到经济问题,并不是在这个场所当中谈到你提出的问题。

  提问:路透社。本次会议谈的是G20,肯定是与货币有关的。我想问一个问题,中国的人民币能否扮演重要的角色,是否有“亚元”在世界经济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皮埃尔·兰度:周行长也许有观点,我想这个问题将成为一个重要的问题,站在货币角度来说世界变得多级,这个过程我们需要高度的关注。我想这涉及到各国之间相互依赖的问题,也就是说无论在国内、国外,用更高效来配置我们的货币资源,比如说海外投资的重要性必须要进一步加强,世界、亚洲的货币机制会扮演一个很重要的角色,所以肯定会出现与现在的机制不一样的机制,而且也希望更多地国家参加这样的过程,为世界经济创新做出贡献,这是需要一个缓慢的变化过程。我相信这将成为G20峰会的重点,也是法国总统的一个议题,需要我们之间进行紧密合作和讨论。

  我想G20在危机的时候主要是关注短期的行为和解决方案,以此应对危机。用短期的方式解决金融体制的改革,但是我也意识到,二十国的领导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并在解决这个问题,过去很多年国际货币基金会是研究这个问题的地方,最近根据我的了解,他们就这个问题做了一些调查、研究,我们也会在适当场合参加,表达我们的意见,但我觉得这是一个长期的问题,也不可能短期会有一个结果出来。

  提问:您好,我来自PS的代表,我用中文提问。作为一个普通人,在我看来G8也好,G20也好,都是财大气粗国家展示领导力的舞台,我非常同意刚才罗伯特提到的,其实世界上还有发展,很多国家发展是我们面临的挑战,希望众多国家发挥影响力。刚才习副主席提到了亚洲还有1/4的贫困人口,今天有亚洲银行、世界银行和中国银行的领导在,在亚洲两位主要的发展机构领导人,你们如何评价中国在两个重要的发展机构中所起到的作用?另外一个问题,我想请教一下周小川行长,中国未来通过世界银行和亚洲发展银行这样的国际发展组织促进中国与亚洲自身的数千万贫困人口的发展当中有什么样的设想?

  胡安·何塞·达布:讲到中国发展中的作用,晚些时候我们会建立世界银行与中国建立关系三十周年,一开始的时候世界银行向中国巨大地帮助,帮助中国的发展,今天早上财政部副行长讲的一样,他们非常赞赏世界银行在这个过程中发挥的积极作用,中国已经是开发的合作伙伴,中国会继续成为我们支持的国家之一。当然,我们也把中国的先进支持和做法、先进经验复制到其他地方,也就是说中国曾经是学生,但现在在很多方面已经成为老师,中国还有很多的挑战。因此,我们将帮助政府来应对发展方向的许多挑战,其中一个例子就是非洲。我们开始在非洲方面与中国进行合作,来帮助发展中非洲国家开发他们的资源,还有其他的例子,就是双方之间在发展方面进行合作,比如说印度也是一个例子,在气候变化方面我们印度有一个项目使一百多万的农民受益,也在其他国家复制这样的项目。我觉得可以南方国家有很多先进经验值得我们借鉴。

  劳伦斯·格林伍德:亚洲开发银行也是这样的情况,中国是我们最大的股东,中国在发展方面也是楷模。我们在过去二十年学到了很多先进的做法,对我们非常有帮助,东帝汶领导也讲到这些问题,怎么利用中国先进经验的问题。还有一些例子,沼气,生物制能源在农村地区的应用等等,还有直接加大中国海外发展援助的项目方面,因为在亚洲、非洲,中国是很大的捐助国,在这些领域我们将继续扩大与中国合作的力度。

  周小川:我觉得发展的问题一直是中国的优先,但是中央银行在发展中起到的作用是非直接的角色。中国央行首先的责任是币值的稳定,也就是说防止通货膨胀的出现,防止信贷的过度扩张,所以用一种非直接的方式来促进发展,为进一步发展提供空间。

  第二个央行的角色,就是我们在中国也负责,确保金融市场的稳定,金融机构的稳定,我想这也是非直接的角色。金融市场的活动把储蓄变成生产和工作以及服务所需要的资金,这是主要的渠道之一。

  第三个重要的作用,是中央银行与其他货币机构合作,关注、预防金融市场出现危机。一旦这个市场出现问题,就会给经济带来很大的影响。所以,我们的作用不是那么直接,但是我想这是央行应该扮演的角色。

  劳伦斯·格林伍德:时间要到了,因为午餐就要开始了。我必须要宣布我们会议结束,我不想做一个总结,但显而易见的是,希望G20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欧洲、美国的同事不光是欢迎,也是鼓励亚洲国家,尤其是印度和中国扮演更大的角色,所以我想我们肯定会取得成功。请大家和我一起感谢各位嘉宾分享他们的观点,谢谢。

(责任编辑:HN030)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推广
热点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