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雨绸缪:企业的反周期战略”论坛发言实录

2010年04月10日19:28  来源:和讯网 
 字号:

  4月9日-11日,博鳌亚洲论坛2010年年会在中国海南博鳌举行,本届年会主题为“绿色复苏:亚洲可持续发展的现实选择”。

  以下为4月10日进行的“未雨绸缪:企业的反周期战略”论坛的发言实录:

  威廉·鲍威尔:各位下午好!我是《时代》、《福布斯》杂志中国社社长威廉·鲍威尔,这一节的讨论嘉宾都是非常知名的,我们一起来探讨这个话题,我向大家简要介绍一下各位:德国赢创工业集团董事长英凯师;这个公司覆盖不同的产业,有化妆品、塑料、汽车原材料的供应。

  塔塔国际董事长穆瑟拉曼;过去三年一直是博鳌论坛的赞助商,大家肯定很多人都认识他,是塔塔工业的董事长,也是全球最大的钢铁商之一了。

  菲律宾(阿亚拉)Ayala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阿亚拉;在马尼拉历史最悠久的集团,这个公司覆盖不同的领域,有电信、地产,也从事信息技术领域。还有六、七个不同的行业我这里还没有提到呢。

  MEC控股执行副董事长科奈鲁;他来自于迪拜,也是在能源矿产和大宗商品等领域的全球供应商之一,因此我们今天的各位嘉宾覆盖各个不同的行业,很具有代表性的。

  我们要探讨的话题非常有意思,我觉得我们现在生活在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时代,我来自于美国,美国以前有一位是世界上最有权利的经济执行者之一,也就是格林斯潘,但是他要在媒体、国会面前,每一天都要做很多的讲述,不是要去谈我们反周期的货币政策,前美联储主席说,对美联储而言,主席的职责就是派对结束的时候要收拾好,而格林斯潘没有做到这一点。我们从企业角度探讨这个话题,对于企业的CEO来说,有没有可能实施反经济周期的战略,在经济好的时候意识到市场有可能像过去几年这样走上衰退,而在衰退的时候又可以采取措施来加强公司的战略地位,而且可以在不同的市场为市场复苏做好准备,我想请阿亚拉回答这个问题,你们集团覆盖这么多行业,你觉得可不可以利用反周期管理集团,你觉得现实吗?

  阿亚拉:菲律宾也有不同的经济波动时期,我们的资产负债表也可以反应经济的波动。包括现金、流动性的问题,其实在现在这个环境当中,我想在1997年的时候,当时在亚洲也出现了经济危机,当然在这之前有过一段时间的繁荣,在这么大的变化环境之中,你要资产负债表能够做好准备,你能够有一些新的联盟,你能够创造流动性,能够去应对困难的时期。

  亚洲也波动性,对我们来说,97-2002年期间,我们看到很多的举债,让我们抓住当时菲律宾行业的机会,但你不能预测市场什么时候转好,我们花了6、7年的时间,才发现价值再次上升,这就是一个价值创造的过程,花了6、7年的时间。说到底你是可以做到准备的,因为市场总是有波动性。

  穆瑟拉曼:我相信不会永远是牛市,我也问你同样的问题,从理论上来讲,好像我们可以预测很多事情的,我们也是能够按照反周期的战略运作和管理一个公司,但我发现现实生活当中很少有这样的情况,大概作为人类来说,我们还没有真正的学会从历史当中借鉴经验。也说一下我们自己的情况,大概从2002年-2006年、2007年这段期间,在这5、6年的时间当中,我们出现了对钢铁前所未有的需求上升,而且价格也很高,那个时候钢铁的价格,有一段时间又出现了很大的波动,有连续5、6年的时间,我们取得了5%的增长,这是之前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这是一个迹象,说明在钢铁行业会出现一些问题,但人们出于自满,就是不愿意相信这样的情况,我想其实对钢铁行业来讲,任何人都预测到这一点,任何人都觉得会出现危机,这是一个很大的教训,对任何人来说都是如此。当然,如果我们说我们当时预见到了,也采取行动了,我就是在说谎,我们也没有采取什么措施。我可以告诉大家的是,大部分的钢铁行业都是如此,因此我在想,是不是人类还没有很强的能力从历史当中借鉴经验和教训,我们时时刻刻必须要谨慎,时时刻刻必须要确保你的财务和商业基本面保持良好,不管是经济好的时候还是经济不好的时候都必须做到这样的情况。另外我也觉得,有一些基本面的东西,随时随刻都必须做的,你必须采取措施。

  威廉·鲍威尔:可以举一些例子吗,这些基本面指什么方面?

  穆瑟拉曼:我昨天刚刚跟同事说一件事,说的是很多年以前,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可能大家都熟悉,对于那些百年老店来讲,他们都有一个特点,一个是财务上的稳健,我觉得很多人,包括很多公司在过去5年没有办法展现财务的稳定性,这也显示出几十年以来人类似乎没有从历史当中吸引经验教训。

  英凯师:的确,大部分人都觉得企业的高层,特别是企业的CEO应该对未来有很好的展望和愿景,但是三十年代以来,最大的一次经济危机似乎不是我们在商学院的教科书上找到答案的,也没有任何迹象,也是史无前例的。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不能把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必须要让你的公司覆盖不同的地域,多样化覆盖不同的行业,这也是一般来讲成功企业的模式。但其实现在看到的是,实体经济和金融体制之间没有相互信任,我们是不是还要信任评级机构呢?我们是不是也要相信金融机构的咨询建议呢?恐怕也要挑战他们的想法,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当中,我觉得应该不要互相指责,需要一个健康的金融体制,我们都同意的是现在还是有盲目的信任,有缺乏透明度,而且全球很多政府、政客、监管机构还是能够发挥影响力,让我们走向正确的道路,保证原材料、大宗商品的价格能够是供求关系决定,而不是靠投机,这是我们应该吸取的教训。

(责任编辑:HN013)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推广
热点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