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亚洲经济的软肋”论坛发言实录

2010年04月10日19:39  来源:和讯网 
 字号:

  4月9日-11日,博鳌亚洲论坛2010年年会在中国海南博鳌举行,本届年会主题为“绿色复苏:亚洲可持续发展的现实选择”。

  以下为4月10日进行的“消费:亚洲经济的软肋”论坛的发言实录:

  白岩松:各位现场的来宾,非常欢迎大家在下午“困劲”过后在这样的会场,刚才一进来看到座椅基本都满的时候,我第一的反应,看样子作为一个期货,来到现场的各位对期货还是认可的,不知道讲到一半会走多少,我们已经提供了不错的期货。我们今天要谈论的主题叫做消费:亚洲经济的软肋,据说反映出中文的时候,软肋是贬义性的意思。我为四位嘉宾松绑,我不觉得亚洲经济的软肋以贬义的方式出现在消费上,四位嘉宾可以按照自己的方法解读主题,只不过85%左右的概念当中,亚洲更加刺激消费。针对这样的主题我介绍四位嘉宾:

  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樊纲;一会有很多角度从国民经济的角度提供。

  美国耶鲁大学金融学教授陈志武;他有一本书的名字很有意思,中国人那么勤奋,怎么叫《富不起来》呢?中国人是不是已经富起来,富起来是不是会去消费。

  香港凤凰卫视董事局主席兼行政总裁刘长乐;一方面我在凤凰看到很多广告,但又看到佛教内容,佛教应该让人节俭一点,如何让这两者平衡呢?

  百事公司全球副总裁斯帝文·凯赫,他是英国人,百事可乐经常来到中国,他存在着对这个话题的比较。

  接下来四位嘉宾用2分钟时间讲述自己的主题演讲,从陈先生开始。

  陈志武:谢谢大家,下午好,感谢白先生给我第一个发言。就2分钟简单说两句话,对于亚洲消费不足,中国的原因和其他亚洲国家的原因既有相同之处也有不相同,特别是过去十几年,国民民穷的现象越来越严重,经济增长是以每年10%的速度上升,但老百姓感受到的财务效应打了很大的折扣,就是因为这么多土地的升值,资产的升值,还有国有企业的利润由政府掌握,不是老百姓家庭每天可以决定怎么花的预算约束上。

  第二,亚洲消费不足也有文化的原因,但文化原因是太笼统的概念,文化本身是可以不断变化的,亚洲之所以在消费方面不像西方社会走得那么前面,也是跟原来一直亚洲社会没有解决好温饱问题,大家很自然的为了明天很好的活下去要存钱。经过五十年的变化,能够生产的东西越来越多,产能严重过剩,这种时候再等50年,亚洲文化本身爱储蓄,不愿意花钱的习惯,50年以后也会发生非常大的变化,谢谢。

  白岩松:下一位请刘长乐先生。

  刘长乐:谢谢白岩松,我接到这个问题的任务非常诧异,因为我是门外汉,为了更好地参与博鳌亚洲论坛,凤凰卫视是博鳌亚洲论坛的合作伙伴,我为了做好这个工科,这个话题是很大的话题,虽然亚洲消费不管从褒义还是贬义来看都是非常严重的问题。研究这个问题越深,你发现这个问题是很深的问题,消费问题说句老实话,之所以说它是严重的,亚洲消费确实成了问题,消费的力度,消费在结构上出现很多问题。这是历史造成的,也是亚洲发展过程中必然的阶段。我们定义成出口型的生产结构转变成内需性的结构,如果单纯从出口型向内需型的结构转换是很容易的,但深层次的问题我专门研究了陈教授和樊教授的相关论述,我觉得他们讲得非常好。特别是陈教授研究消费的问题,研究到关于新闻自由的问题,这跟咱们有关系。确实是这样,公开、公平、公正这些问题涉及到很大程度上信心本身平衡的问题。现在说实话,信息不对称使得出口型向内需型的转化受到很大的障碍,所以我们在博鳌亚洲论坛非常庄严的会堂能够研究关于亚洲的消费问题,实际上是一个大问题,是一个很深刻的问题。因此,我怀着非常虔诚的心态向三位专家和同行白岩松请教,往下的过程中抱着小学生心态跟各位嘉宾研讨。

  斯帝文·凯赫:谢谢大家,也谢谢能够邀请我,邀请百事可乐参加今年的百事论坛,我想说几句。我从一个西方品牌公司的角度进行沟通的,我们和亚洲的消费者要进行沟通。另外,我还从一个大的食品、饮料公司的角度发言,我们在中国、东方很有业务,我们看亚洲市场的时候,我们觉得亚洲市场有很大的发展潜力,这种潜力非常巨大,是因为对于产品的人均消费比较低,尤其与美国相比非常低,将来有很大的增长,我们所有的跨国公司在中国都有很多的业务在发展。现在我们要问的问题,消费如何进一步的刺激,将来我们有什么样的战略。关于食品行业,大家对我们品牌的熟悉,对产品的熟悉是非常关键的,熟悉不仅仅是关键的问题,作为一个大的西方公司,在中国、在亚洲做生意的话,另外我们所关注的问题,可获得性和买得起,我们要保证消费者能够以适当的价格获得我们的产品,这是我们关注的内容,就是分销渠道非常关键。我们公司的成功,类似公司的成功,关键在于是否能够把产品提交给消费者,让消费者按照适当的价格买到产品。

    第三点,要保证我们的产品对消费者来说让他们愿意接受的产品,这在食品和饮料行业是最重要的。相关性是什么意思呢?首先相关性的意思是产品要实行本地化,百事是一个全球的品牌,但是最重要的是,这个品牌是不是能够适应本地的口味,本地的文化?西方的品牌面临着同样的挑战,就是要理解东方的文化,东方文化与西方文化有很大的区别。同时在亚洲不同的国家、不同地区的口味也是不一样的,这是我们需要解决的问题,才能进一步刺激消费。第四点,从我们的角度,让消费者变得更加成熟,而且能够区别不同的品牌,不同的产品,给他们带来什么样的享受。亚洲的消费者不仅仅关注方便性、口味和质量,而且他们希望购买具有社会责任公司的产品。比如说我们应该对于环境,对于社区更加关注,消费者才会购买我们的产品。亚洲的消费者变得更加成熟了,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内容,作为西方的公司也必须要记住这一点,如果我们想要扩大中国市场份额,需要这样做。

  樊纲:谢谢!我想首先这个问题先讲一点,今天大家好像在批判储蓄,消费低不好了,我想说说消费低、储蓄高的好处。亚洲国家之所以有这么高的增长,中国在增长得益于我们的储蓄,我们的东西建得这么快,包括这个地方都是储蓄来的。这么快的增长跟储蓄都是有关的,而且在早期发展阶段,任何国家包括发达国家,美国、英国早期阶段储蓄率比较高,我们正在这个阶段。不能用发达国家高消费衡量我们的消费,如果储蓄高我们就消费不起来了,有些发达国家建不起基础设施,虽然是市场经济,但这些就是问题。

  第二,不要忘记了,什么叫低碳?那天听一个节目,说低碳约会,我很便宜,没有花钱。天天教导我们,不能像美国那样高消费,亚洲人得低消费,否则碳排放太多了。这里面的矛盾值得我们注意。

  第三,我们要看到亚洲、发展中国家叫做新兴市场国家,最近这几年的消费还是有很大的增长,而且就从这一次金融危机和走出危机、实现复苏的重要原因是新兴市场国家、新兴中产阶级的消费。而在今后看世界,主要的需求增长的源泉是新兴国家的新兴中产阶级的新兴消费需求。说句实在话,是去年中国的两样消费,一个是汽车,危机当中汽车增长46%,还有一个是旅游,危机当中增长了22%,其他国家别提了,其他国家比重比我们高,包括印度和巴西,所以不要说新兴国家的消费没有增长,还是在实现正增长。

  第四,不多讲了,消费的问题不是消费的问题,我同意陈志武所讲的,消费问题是收入问题,是体制的问题,中国确实面临消费太少的问题,中国储蓄占领了52%,要解决这些不能光说消费,从体制和收入分配解决,才能真正解决这个问题,这是从经济学界开出的药方。希望下面在白岩松的主持下,进行一轮、一轮的深入问题讨论。

  白岩松:嘉宾用一轮的方式否定了单纯把消费当成经济软肋的十恶不赦的看法,需要一种平衡。接下来提供第二段期货内容,主要针对几个问题请几位嘉宾阐述,这几个问题首先消费到底是经济问题还是文化问题?也有很多人说了,中国人都有钱了,东亚的人都有钱了,他们都是克制,因为他从小都听到爷爷奶奶说要节俭,也有人说是因为经济不够。还有,什么是合适的,降到0难道合适吗,什么是合适的消费?第三,政府扮演什么角色?过去十几年的时间里头,大家不要看到中国老百姓储蓄率的提高,老百姓储蓄率的增高没有国企增多得多,是不是政府没有还富于民呢?最后一个需要看时间,从我个人非常关注,尤其对于东亚的几个国家来说,老龄化社会突然来了,在这样一种背景下,我们的消费该怎么思考?好了,接下来从第一个问题开始说其,究竟是文化问题还是经济问题。中国有几个外来品牌翻译得很好,有一个是奔驰,还有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中国人过年就想买百事可乐,在您看来,究竟刺激消费从消费来看是埋头生产产品还是了解他究竟要什么?

(责任编辑:HN013)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推广
热点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