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金融监管的新格局”论坛发言实录

2010年04月11日15:48  来源:和讯网 
 字号:

  4月9日-11日,博鳌亚洲论坛2010年年会在中国海南博鳌举行,本届年会主题为“绿色复苏:亚洲可持续发展的现实选择”。

  以下为4月11日进行的“全球金融监管的新格局”论坛的发言实录:

  安允文:各位朋友,早上好!我的名字叫安允文,是彭博电视台记者。非常感谢各位参与我们这一节的讨论,我相信我们会有非常精彩的讨论。我们谈的话题是关于金融、监管和改革。既会谈到西方的情况,也会谈到中国的情况,因为现在是全球化的经济,资本的流动是全球性的。在美国,我们现在也在探讨他自己的金融改革,包括参议院、众议院都谈在谈,很快就会有自己的决议。美国这个国会想等到医疗改革提案之后来去做他自己的改革决议,我们在这75分钟当中,包括政府、企业、监管部门一起探讨这个话题应该讲也是有非常重要的意义。我在这边有7年时间,也看到有非常大的变化,我们也都知道中国有非常多的变化,而且全球事务中中国也发挥越来越大的声音。我们要谈的是中国应该发挥多大的声音,是不是应该发挥更大的声音。加拿大有一个政策决策者说进入监管的这些规则当然非常重要,但是裁判是会要来控制整个比赛的规则和节奏,我在这里首先介绍一下我们的几位嘉宾,然后听听他们的见解。

  我左边这位是中国银行(601988,股吧)业监督委员会主席刘明康,我们知道中国过去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现在我们要谈的是可持续的复苏。您也一直是谈到中国怎么能够使用西方的模式进行自己的改革,您是怎么看待整个全球或者西方金融监管体制重新的改革以及中国怎么样发挥更大作用?

  刘明康:我们从这一次危机当中所吸取到的教训,美国、英国和其他国家是不是需要减少他们相互之间的联系,这些其实都是非常重要的话题,我们都要记住。从管理、监管角度来讲,我们必须要去减少自由市场,不能完全相信是能够完全自己进行监管,有的时候需要外部的一些帮助,我们的监管必须要非常有效,而且是要符合整个市场的活动。如果我们受到有些问题的话,要能够及时拉到正确的轨道上来,我月的这恐怕是这次经济危机当吸取的教训。中国金融银行体系还能保持健康的原因,大家看到我们没有出现银行挤兑的现象,也没有通过政府在这次金融危机当中进行注资。整个银行体系去年新发贷款达到十万亿,今年可能会达到七点五万亿从而支持经济复苏。我们对风险管理、风险控制也设定了范围,我想在这样一个风险管理的框架之内,我们就知道怎么能够对新发的贷款进行更好的风险管理。

  其实在中国从监管这个角度而言,我们可以看到的是我们是坚定这样一个原则,就是要回归基本面,我觉得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在中国我们一直是认为传统的那些基本的、最简单的,但是非常基本的这些要素还是不应该忘记,不应该被忽视。而且不能因为我们所说的金融行业的创新或者调整就完全忽视了基本面。很多时候我也会经常告诉我们那些监管的部门:第一,要回归基本面,要去减少我们的杠杆,而且要减少相互的联系,我指的是结构上以及包括我们的开发业务模式。第二,如果你没有经验、没有相应的技能,而且也没有一个长期承诺的话,不能够去关注和打击市场运作的风险的话,那么最好还是给自己设定监管的保障。第三,预防总是被治疗来得更加有效。因为现在大家都非常侧重于要去设计这个、设计那个,要加很多附加的缓冲工具等等,但是其实这些是非常昂贵的,预防要比治疗来得更加有效。最后一点,我们也坚信团队合作是非常关键的,因为现在我们的资本是流动的,但是监管总是似乎以国家为单位的,所以我们所需要做的是跨境合作,我们需要跨境的或者说国际的这样的标准,而且我们必须遵守这些国际标准,要加强信息的沟通和交流。对我来讲这是非常重要。

  安允文:美国的监管改革您是怎么来看的?奥巴马的一个金融顾问谈到在过去25年银行的一个创新可能就是ATM。他也是说投行、商业银行应该分割开,你是怎么看待美国的情况,还有加强美国金融监管会带来什么结果?

  刘明康:我想我是不应该去管其他国家的事务,整个美国的监管机制,我支持它的改革。至于说到保险方面的监管机制,也需要重新调整和改革,因为我们看到现在对于美国的保险行业有超过50个不同的机构都是可以发挥监管的作用,这是不具可持续性的,我们需要这样一个监管机制是能够进行更加有效。对那些大型商业银行,你必须考虑它的融资来源和资本市场之间必须有一个防火墙,我们一直说贷款、存款比例,这些传统的财务指标其实还是非常有效帮助我们设立风险管理、防火墙的作用。就是说让我们资本市场和传统大型商业银行之间有一个很好的防火墙,你不能总是靠自己的融资渠道或者说资本市场这些工具,你可以用一些,但是不能够泰国的依赖这些资本工具,因为这些资本的工具都是比传统的那些零售的融资、筹资的渠道更加的有波动性,所以你必须要记住传统大的商业银行,他们必须要去满足或者说去照顾到存款人的利益,而且你去拯救他们的成本非常高,我们也不能够容忍他们的失败。另外,对于一级交易,如果你想保留这一点,你也必须要有相应法律法规,要有内部的机制和标准去检测和监控。否则就有可能需要靠零售银行支持。

  另外在商业银行一级交易或者自营的交易,必须要确保能够有内部的公司治理和审计机制,而且要足够的强大。而且你必须确保能够对资本善加使用,而且要有相应的准备金来应对市场风险,就算对于所谓的代人交易的话,它必须要有一个非常强健的风险监控机制来防范交易对手风险。对于自营,要有一个储备金处置,并且有一个有效的防火墙体系,来进行内部的风险管理。从根本来说,我坚信美国的格拉斯帝尔格尔法案是稳健的、是合理的,我们虽然不能照抄,但是我们还是不能忘掉它的本质。

  安允文:非常感谢刘主席跟我们谈了中国的挑战。我想问一下来自Isaac Souede的看法,您觉得是不是以前的监管体制是过时了,我们需要多少的监管才合适,如何有一个正确的界限?有一些方案对对冲基金监管好像不太欢迎。

  艾萨克.苏埃德:我们现行体制已经不能充分对我们现实情况进行监管,大部分监管是在美国30年代制定的,但是现在世界已经发生巨大变化,现在废除了格拉斯格法案,这个做法加剧了我们一些问题,我们因此需要一个全面的监管框架以便适应我们全球化的世界。有危机、有痛苦,也有机会,现在我们世界就面临这样一个机遇。我们建立了一个金融稳定区以及IMF,我觉得这都是非常重要的,他们必须5月份提出报告,在6月份G20会议中审议具体报告。刚才刘主席讲的非常好,就是我们需要一个简单的、全面的,而且是全球统一的一个基础线。在20国集团,你如果没有统一的基本线的话,肯定会出现监管套利的情况,那么就是非常遗憾了。各个国家在基本线之上,他认为增加哪些措施,当然这是各个国家自由决定的。但是我们有一个基本的全国统一的框架,至少在20国之间形成这个统一是很有必要的。否则欧洲搞一套、美国另搞一套,这就会损害资本流动,积聚很多压力,最终导致金融海啸。我们需要在全球化当中寻找全球化监管。监管要制定统一的基本线,然后各国再根据本地需要,这个当然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安允文:盖特纳曾经把金融稳定作为第四个支柱。WTO其实已经很有问题了,现在又出了FSB,你觉得他会有效马?

  我觉得应该努力试一试,20国集团表现的意愿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他不能做,别的也不能做了。20国发挥的领袖作用就相当于一个G2的形式。就算他不是一个完美体系,但是至少有一个改进的基础,我们必须设定一些基本原则,这对所有人都是有益的。调整、改进这个在之后都可以进行,但是刘主席已经说了,不管怎么说,都是简洁的、全面。

  安允文:您觉得我们在IMF框架中引入一个全球监管机构,您觉得这个想法怎么样?而且20国集团当中,发展中国家应该发挥什么作用帮助形成规则?

  许嘉栋:在设定金融管理新规则的时候,除了以前G8、G7主要国家之外,我个人是完全赞同,如果要设定一个金融监理新规则,最好设定一个全球通用的规则。要不然就会产生监管套利这方面的问题。所以最好能够有一个全球共识,制定一个全球共同适用的监理规范。如果能够扩大到G20国家,这个规则实行起来效果会比较好一点。

  我除了做这个回应之外,我个人对于目前所提出来的监理新的规划说一些看法,大家也清楚了解所谓金融监理长期以来有一个钟摆现象,钟摆就是两边摇过来摇过去,一直持续摆荡。钟摆还有一个现象,左右这么摆的时候,左边弄高一点,摆到右边的时候也会高一点。我们现在金融监理大概也是这样,所谓钟摆,过去因为金融业特殊关系,你不能完全放任,政府也要管。自由放任的目的主要是要提高金融的效率。要鼓励创新。但是政府又依据金融业的特性,政府不能不管。但是要管主要目的是顾虑金融安定,避免风险。基于这个目的,政府必须要管。但是这两者,我们任何措施有利有弊,两边都要顾虑到,但是顾虑的时候能不能取得平衡这一直是困扰所在。现在面临的一个状况是,过去我们为了追求效率,在80、90年代追求所谓的自由化、效率化。所以金融放宽管制,放的非常松,太松的结果当然就产生了金融海啸大的问题。现在要恢复管的时候,管又变得太严。就是我刚才讲的钟摆第二种现象,这边摆的太高,回来的时候这边又管的太严了。我个人认为要加强监管的时候,程度上、尺寸上好像个人觉得拿捏的太紧了一点。

  太紧的话,就会产生问题。你要提高金融效率、鼓励创新,这方面会不会受到影响过去一段时间我们都讲到对消费者、投资者希望提供多元化服务。现在这么一管,比如刚才主持人提到的,要限制银行规模、限制业务范围。银行业有大规模的经济,如果你要享受大规模经济,你的业务规模必须要大、范围要广。一限制的话,这方面效应就差了。银行也不能跨入投资银行业务,多元化客户需求也没有办法照顾到。这个方面可能又有一个损害。

  现在这样管下来,一旦管太严,大概几年后主管机关又会觉得金融体制有问题,又开始松绑。一松一紧,让金融业在经营上经常要调整。这种调整来调整去,也不是一个好的现象,我可以预见未来大概是这样的现象,又会放松回来。另外就是,监理要有效,必须全球一起适用。现在所提出来的改革构想要让全球所有国家一致同意,大概很难。有些国家管的紧一点,有些管的松一点,无可避免就是监管这方面套利现象一定会发生。有些国家要照顾金融业者利益的时候,他可能松一点,业者跑到那边去经营。他这边有一个取巧的好处。全球一体做统一规范,这确实有难度。谢谢!

(责任编辑:HN003)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推广
热点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