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迷李荣融的公司治理观:每年生产一个中石油

2010年08月25日09:13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橡子
 字号:

李荣融 插图/苏益

    (本文转载于 2008年12月08日 第一财经日报

    也许是从小就酷爱足球、因家境贫寒靠踢球获得的助学金才得以完成中学和大学学业的缘故,国务院国资委主任李荣融对体育的爱好延续至今,并经常使用体育术语表达他的观点。

  12月6日上午,在中欧国际工商学院与第一财经主办的首届全球管理论坛上,李荣融用“热身”、“预赛”、“正赛”的说法概括改革开放30年来国企改革的三个阶段。

  热身:从改革开放初期到十四届三中全会,大体上用了15年,通过扩权让利、实行承包经营责任制等措施,把国有企业引入市场。

  预赛:这之后到十六大之前,大体上用了10年时间,着力解决国有企业走向市场之后暴露出来的布局结构不合理、社会负担重、历史包袱多、企业冗员严重等问题。当时各种问题都暴露出来。

  正赛:党的十六大之后的5年,以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改革推动国企改革发展。针对长期制约国企的政企不分、政资不分、多头管理、出资人不到位、责任不落实等问题,十六大明确提出:国家要制定法律法规,建立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分别代表国家履行出资人职责,享有所有者权益,权利、义务和责任相统一,管资产和管人、管事相结合的国有资产管理体制。

  每年“生产”一个中石油

  李荣融在演讲中说,30年国企改革的目标是“推动国有企业逐步走向市场,真正成为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的市场主体,实现国有经济与市场经济的有效结合”。

  从2003年4月6日国资委在北京宣武门西大街26号原国家经济贸易委员会北门悄然挂牌至今,央企所交答卷年年刷新:2002到2007年,央企资产总额年均增长15.9%,营业收入年均增长24.4%,利润总额年均增长33.1%,上缴税金年均增长24.7%,总资产报酬率从4.9%提高到8.6%,净资产收益率从5.4%提高到12.3%。

  “这五年中央企业平均每年资产总额增长1.5万亿元,相当于每年‘生产’一个中石油。中石油现在的资产大概是1.5万亿到1.8万亿元,仅次于国家电网的2万多亿元。”李荣融在演讲中说。

  “不过今年利润可能要下来一些,主要是因为中石油、中石化(600028,股吧)的油价问题,还有电力行业受煤电价格影响的问题,但我们的税收今年估计要超过1万亿元,去年是8700亿元。”

  虽然成绩显赫,但李荣融并不满足,他觉得“潜力至少还有50%”。

  “大管家”的心

  在央企领导中,对李荣融有敬畏感的不在少数。他曾主导的在全球招聘央企高管的行动,曾被解读为“老板还要当婆婆”,意思是管得太细。但事实上,国资委成立时,李荣融就向温家宝总理表态“我绝不当‘婆婆加老板’”。

  在接受凤凰卫视吴小莉的访问时,李荣融说:“那个‘小媳妇’的日子我过够了,我跟企业讲我决不让你们吃二遍苦。”1968年从天津大学毕业后,李荣融到江苏无锡油泵油嘴厂当工人,他回忆说:“我当过几年工人,干了十来个岗位,最后成为一名‘消防队员’,哪个岗位缺人,我就可以顶上哪个岗位。”

  从工人到车间主任到厂长,直到1986年任无锡市经委副主任,李荣融在企业干了18年,也尝过审批经济的滋味。他说:“当时我们都有一句话,要跑穿三双鞋才能把项目跑成功。跑什么?就是看脸啊。看谁的脸?看审批人的脸啊,人家高兴就给你批了,不高兴就给你不批。原因有没有?有啊,他一会儿给你找点毛病,一会儿给你找点毛病,你回去改啊,改了再来啊,当然你来也不能空手来啊,那总得带点东西来……我两个基本建设项目都跑了8年。”

  但是,反对审批经济,并不等于不要监管。为什么要成立国资委?在李荣融看来,就是原来管人的管人,管资产的管资产,管事的一大堆,即常说的“五龙治水”、“九龙治水”,但谁也不对这个资产负责,好多投资项目投产之日就是亏损之时。

  国资委成立后,国资委代表国家这个出资人对资产负责。李荣融也被称为“国有资产的大管家”。

  从工人干起的“大管家”,心和工人挨得很近。李荣融说过:“当工人的经历告诉我,职工是无辜的,因为他是跟企业领导跑的。一个企业领导一旦决策失误,企业垮台,吃亏的首先是工人。所以我往往以这样的心情来告诫企业负责人,要把你的职工养好,你作决策时就应该慎重。”

  致力于改进公司治理

  国资委刚成立时,要管大大小小企业196户,大的上百万人,小的千人不到。李荣融提出大家都要当行业前三名,于是有的企业把自己所在行业细分再细分,总能搞到前三甚至第一。

  “所以我说你充其量最多是个甲A,你也谈不上中超,咱们央企国家队恰恰应该到世界杯上较量,尽管我是最后一名,也是世界杯的最后一名;而你在中国打半天打个冠军,毕竟还是一个甲A冠军。”李荣融举例说,像石油公司,就要和埃克森比,也就是说要有一个对手,一个标杆,不一定马上做完,可以分步走,但首先要看到差距,看不到差距绝对没希望。

  “央企是要踢世界杯的”,“不在状态就换人”,是李荣融的两句名言。他曾经说,一个球员在场上晃荡,做教练一眼就能看出来。有些国企老总已经不在状态,如果不把他换下来,他不但不把球往前踢,还会往自己门里踢,而“真正优秀的选手一是自己少失误,二是要抓住对手的失误,哪怕是抓住一次,也许你就胜利了,这就是足球中的1:0”。

  上任没多久,李荣融就拿三九集团的赵新先和中航油事件开了刀。对赵新先,李荣融坚持“两分说”,他有过功,企业的建立也做了很大努力,但到后期没人监管,一个人说了算,亏损很大,“不动他最对不起的是职工,另外就对不起国家了。因为交给你责任很清楚,国有资产要保值增值,而你弄了半天都烂掉了。”对在新加坡上市的国有控股公司中航油因总经理陈久霖参与石油期货投机交易失败曝出亏损5.5亿美元,李荣融说:“他们那个风险手册规定得很清楚,不是没有风险管理,有,但是这本手册等于没用,都是一个人说了算,该报告的都不报告,反过来董事该履职的,也没有履职。”

  这些事件,让李荣融看到,最关键的还是公司治理结构问题,必须实行规范的董事会制度,“再晚了出事还要大”。

  出任国资委主任后,李荣融首次出访去了新加坡淡马锡集团。淡马锡说他们旗下的公司无一亏损,也都是国有企业,而原因之一就是“国有企业的董事与淡马锡的沟通很频繁,董事在董事会上表态,确确实实牢记了出资人的利益”。

  不少人评论,李荣融为改进央企治理,“押宝”在董事会试点的工作上。在江西铜业(600362,股吧)考察时,李荣融举例说:“上海国家会计学院院长夏大慰曾担任过很多公司的独立董事,现在也担任我们央企的外部董事,他就说在我们试点企业董事会当外部董事,可以独立地发表意见,发表的意见有效、有作用、有影响力。”

  公司治理的改进当然不只是董事会制度的改进,事实上,国资委对央企不务正业炒股、“那么多人搞房地产”、控制财务风险、防范法律风险都做了很多工作。李荣融在一次讲话中指出:“我要求中央企业必须建立法律顾问制度,企业在法律上出问题,吃的苦头太多。外国人来中国投资,最先来的不是搞经营、搞技术的,而是搞法律的。企业在国外生产经营难免有矛盾有摩擦,出了问题必须有完善的法律来保障企业的利益。法制不健全,条件可能很优惠,但是风险太高。以前,我国一家企业在秘鲁投资,对当地的法律研究不深,对当地的民俗也了解不透,南美国家的劳动保护很厉害,辞退工人远远比在中国困难,代价也远远高于中国,这些情况不熟悉,在投资前期吃了不少亏。”

  不过,通观李荣融的讲话,他最推崇的还是董事会制度的建立和优化,这和淡马锡模式的启发又有关系。所以,有人称,李荣融的人生轨迹和“锡”已融为一体:起于无锡,在国资委主任任上常谈“淡马锡”。

  无论民企、国企,都要靠治理

  12月6日上午,在李荣融演讲结束时,记者得到了唯一一个向他提问的机会。记者问:“如何看待目前民企的困难,是不是出现了‘国大民小’或‘国强民弱’的问题?”

  李荣融回答说:“我想今天民营企业碰到的问题跟我在国有企业前几年碰到的问题一样,都是前进中的问题。不久前我去浙江、广东作调研,浙江也有好几位民营企业家我们都是好朋友,他刚发生问题我跟他一样的心情,我很着急。”

  “但是我去看了以后就说,我们当初犯的错你开始犯了,国资委成立之初很重要的任务就是治‘三乱’,乱投资、乱决策、乱担保。这‘三乱’轮到民营企业了,我在绍兴所看到的就是乱担保,我说的那几家企业都不是小企业,我看了以后很心疼。

  “所以我还是坚持我的观点,不管什么所有制企业你都得遵循企业发展的规律,而首要的恰恰是决策。如果决策失误,执行者再有能力,我只能说减少损失,不可能抹掉损失。但是这些民营企业家所犯的错误恰恰是决策不够科学,我认为这是他们所付的学费。我们国有企业已经付了,我们付的代价比他们大得多,今天才学会什么叫风险。这一段央企有所成绩,我归纳,是我们注重了这些因素。这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而是我们在实践当中认识怎么办企业,费了很大的劲搞规范董事会试点。

  “什么叫规范?按我的观点就是,有效就是规范。我们很多企业都有董事会,雷曼公司也有董事会,问题是出在没效,犯的错误都是一样,一个人说了算。

  “我认为不要把现在的民营企业看小了,他们在失败当中酝酿着后劲,我相信我们民营企业迟早也会进入500强的,因为企业都需要一个成长的过程,如果把这个过程看得太简单,我认为这是认识上的错误,对我们的民营企业的增长没有好处。就像宽容我们国有企业一样,应该宽容我们的民营企业。我深信民营企业的困难是暂时的,光明就在前面。”

  对公司治理,李荣融可谓情有独钟,“唯此为大”。一个多月前在江西铜业考察时,他说:“我希望你们不仅仅是明星,而是要成为巨星。在篮球场上,‘明星’可以发光,可以闪烁,一会儿2分球,一会儿3分球,看看挺好,但是不稳定。‘巨星’就是恒星,他可以一直闪烁在球场,特别是在关键时刻,寄希望你投这个篮,你一投决定胜负,不会令人失望,这就是巨星。我佩服以前的乔丹和现在的科比,只要乔丹在场上,最后的那个球肯定就是给他,教练布置这个战术,实际上就是让乔丹投篮,他决不让你失望,这就是巨星。”

  “要从明星变为巨星,首先要把基础工作做扎实,没有什么好偷懒的。基础不强不可能盖高楼,楼高超过基础的能力肯定要倒。当年的乡镇企业发展很快,出现了不少明星,但绝大多数因为基础不牢,都是昙花一现。我对中央企业要求也一样,都要把基础搞好。有多大能力办多大的事,有多好的基础盖多高的楼。企业的发展必须要有权威,但是仅仅靠权威的企业是很可悲的,更重要的是要靠制度。建设好企业公司治理结构和一整套制度,才是企业可持续发展的基础,是基业长青的基础。”

  国企靠建立规范董事会制度,改善公司治理,是否能真正克服传统的弊端,真正成为市场竞争的最终赢家?有人并不同意李荣融的观点。但没有人否认,在他的努力下,中国国有企业尤其是央企的治理意识和治理能力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

  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使命。李荣融离开论坛现场的时候,记者充满敬意地向他伸出手。我相信他说过的话,“不管走到哪个岗位,不管时间有多长,哪怕只有一两年的时间,我都可以无愧地说,那里留下了我的脚印,我绝对不会像流水一样走过。” 

(责任编辑:HN016)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推广
热点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