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工行金融创新双刃战 姜建清思辨亚洲路径

2010年09月16日01:32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字号:

  银信合作叫停以来,有商业银行先是将新的银信合作“创新性的”调整为投资前期已成立项目,进而“创新性的”向信托公司支招将存在风险苗头的信托项目“展期”。如此这般“创新”,固然可以将银行资金和客户资金即期风险隐藏起来,却无法掩盖在地产信贷持续调控下的远期风险。

  事实上,在市场化竞争日益激烈的当下,走出金融海啸阴影的中国银行业,适度的金融创新自然必不可少,而过度的金融创新却有垒高风险隐患之嫌。

  就在2010年1月,工行董事长姜建清在台北举行的天下经济论坛上首次提出金融创新的风险问题。他称,“金融创新是双刃剑,用得好,它是金融发展的动力,如果放任自流或过度滥用,必将导致风险高度累积。”他进而称,“金融危机不能扼杀金融创新,关键是要妥善处理创新和风险防范之间的关系,走出一条具有亚洲特色的创新之路。”如今,这一前瞻性的双刃论在工行尚待实操下文。

  创新的时点与节点

  工行深圳分行向来是工行的金融创新基地。且不说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深圳金融引领的全国创新之风,在遭遇了世纪之初深圳银行、保险、证券、基金、信托风险高发和大整顿的阵痛之后,如今包括工行深圳分行在内的国有大银行试图再领金融创新风潮。

  深圳某金融人士称,南方大银行加强金融创新,有几层原因,这包括国有大银行上市后的创新需求,南方市场竞争充分下的创新需求,近距离对接和借鉴港澳台和西方的创新需求,企业客户和个人客户对银行的创新需求。“在诸多创新需求下,工行等大银行如不创新,其客户群面临流失风险;而一旦选择创新或跟进创新,其规模效应是中小银行难望其项背的。”

  就工行深圳分行而言,此一轮创新要从2005年算起。当时工行深圳分行配合零售银行转型,确立了“以理财促发展”的市场策略,2005年5月18日其本外币储蓄存款余额首次突破500亿元,处于深圳同业市场领先地位。

  再如按揭贷款。数年前零售银行转型之初,各家银行纷纷以按揭贷款作为发力点。市场的激烈竞争也让银行变相纵容了地产中介对客户资金的挪用行为。

  在2007年中天置业倒闭和2008年1月“创辉倒闭事件”的相继发生同样都是源于中介挪用客户资金。前车之鉴未能给银行界以警醒,且卷入进去的原因在于,银行只考虑放贷谋利,而不用为房产中介挪用客户资金负法律责任,在监管层和社会的压力下,购房第三方资金监管才在2008年纳入银行房贷实践。

  2009年信贷扩张之时,为了放大新的信贷规模,工行深圳分行早在年初的一个月时间内,联合大连华信信托、华润深国投信托进行银信合作,发行信贷资产、承兑汇票资产转让等本币理财产品6笔,合计募集金额近10亿元。

  某信托公司人士称,在银信合作模式下,银行是主导,信托是银行放大信贷规模的工具。银行愿意创新,信托公司有钱赚,何乐而不为。为了配合银行创新,像信贷资产双买断、两家银行对倒等模式,信托公司都做过。

  就在此时(2009年4月22日),工行与深圳市政府签署金融合作备忘录,承诺 “将工行深圳分行作为金融创新基地,在金融产品和服务上先行先试”。

  工行管理层也意识到,如此固然可以赢得市场美誉,但容易形成“扩张拳头硬、风控拳头软”的行事格局。

  在今年7月份银信合作叫停后,工行对银信合作产品进行潜在“创新”,即在银信合作产品说明书中,由以前的“投资于信托融资项目”变更为“投资于前期已成立的信托融资项目”。工行在7月20日、7月28日、8月26日均有此类理财产品问世,这与72号文新规中的“信贷理财类业务占比超标公司不得发放该类新增业务”的限制是否有冲突,业界有不同看法。此举被业界称为TOT(信托中的信托)。

  近前因一些地产项目出现不能按期开工、按期竣工,进而不能按期兑付信托资金等风险苗头,工行深圳分行又提出了信托计划展期的“创新”模式。深圳某股份制银行人士称,工行“创新”模式经其他银行仿效,由此是否会追加规模效应和相应风险扩大化则不好估量。

  “双刃”思辨

  其实,工行深圳分行金融创新路径,并不完全是其自身的问题,这一方面受当地市场因素影响,另一方面也受工行整体创新思路影响。

  2006年5月在北京举行的中国金融高峰会上,工行董事长姜建清呼吁加大金融创新和实施银行转型是中国银行业防范风险和稳健发展的现实需要和唯一出路。

  这一提法被工行总行次年组建的产品创新部所呼应。当时,工行总行和一级分行(含工行深圳分行)均组建了类似花旗模式的产品创新管理委员会。从2007年创建产品创新部起,工行推出的金融创新产品数量以每年10%的速度递增。其中,仅2009年上半年就推出320个金融新产品,使工行金融产品总数增加至2375个,比上年末增长15%。

  此后,姜建清年年倡导金融创新。如在2008年12月召开的工行总行党委扩大会议上,姜建清再提工行要加快金融创新步伐,稳步发展非信贷融资产品,不断改进和创新信用卡、个人金融、电子银行等业务。

  这些思考和提法诚然是对的,大银行也到了不创新未来没饭吃的窘境,在金融创新实操上,工行的不少金融创新是在争议声中进行的。

  2009年2月,工行在新修订的《牡丹信用卡章程》中取消了全额罚息规定,工行牡丹信用卡持卡人到期没有全额还款时,已偿还的部分将不再计收利息。工行这一破冰行为当时并没有得到同行的响应,原因即是全额罚息这一国际惯例在经济下行期间,可规避信用卡恶意透支和套现等风险。

  就银行合作而言,在各种创新模式之下,工行银信合作一时成为业界翘楚。截至上半年末,工行发行银信产品324款,居四大国有行之首。在目前全国银信合作业务总额2万余亿元中,仅工行就有4400亿元,其中的融资类业务规模为2350亿元,且有多达1000多亿的融资类产品将在今明两年内到期。尽管这些理财产品对工行盈利贡献不足2%,但相应风险也在工行管理视野之中。

  对于此点,自2006年以来长期在工行内部主导金融创新的工行董事长姜建清,年初以来似乎有了新的思辨,这就是金融创新“双刃”论,他试图解答的是如何找到一条创新与风险把控良性互动的亚洲金融创新新路径,这或许意味着工行的金融创新正面临转型。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推广
热点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