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嘉禾:100层的金融工程大楼 我们只应用了1-2层

2010年11月03日21:25  来源:和讯  作者:芦长娟  

量化策略分析师陈嘉禾
量化策略分析师陈嘉禾

  和讯消息,关于金融工程的实际运用,按宽窄两种口径就有不同的范围。但不论是哪种分类方式,信达证券研究开发中心股票策略及量化策略分析师,陈嘉禾在做客和讯网最新栏目《中国宽客》时说到,中国只应用了其中的1至2层。

  以下为访谈实录:

  和讯网:我们现在开始聊聊学术方面的问题,如果把金融工程比作一栋大楼的时候,您认为它里面的零部件都有哪些,各自的作用又是什么?

  陈嘉禾:金融工程最主要的发源地是70、80年代从美国开始,这时候美国有各种各样的衍生品,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东西。我曾经看过一个ETF,这个ETF就是,标普500如果涨100点,这个指数会跌200点,反过来标普500跌100点,这个指数会上涨200点,美国有很多类似这样的东西。因为波动太多了,市场不可能把所有的价差填平,你发现它的价差,就可以做金融工程的一个方面。

  第二,通过一些指标,自动检测市场,这是金融工程的另一方面。

  还有就是量化,去做一些交易策略,以及套利等。

  金融工程有很多的东西,这些零部件在中国很多是不适用的。比如我想做空中小板中指,做多上证50,我做不起来。比如我看了上证跌了,懒的卖空,就想买市场跌100点,但能涨200点的基金,做不到。中国以后会慢慢发展,但如果说金融工程有100层,我觉得中国只应用了1、2层。

  和讯网:您觉得就目前这1、2层中,最困难的地方是什么?哪个零部件最容易出故障?

  陈嘉禾:量化投资和主动投资不一样,主动投资没有办法对自己的投资做检验,量化可以做具体的检验,比如说我在过去使用了多少数据,这个数据波动是多少,产生最大亏损和盈利是多大,都可以算。看国际历史,量化的死穴是杠杆太高。比如一个模型历史数据最高赔到20%,现在我可以开始采取这个策略,如果现在赔20%,如果我没有杠杆赔20%无所谓,如果我认为最大可能赔20%,就用4倍的杠杆,现在亏损率就是80%,甚至历史上用20%,我用5倍的杠杆,觉得不会赔到20%,那我就破产了。当年的长期资本管理公司最后死掉就是杠杆太高。

  和讯网:这也是我们面临最困难的问题是吗?

  陈嘉禾:在中国不是,除了期货有杠杆,股指期货有一些杠杆,其它很多东西没有杠杆。打个比方做套利,在美股可以做多标普500指数基金,做空标普500的指数期货,这是一个很简单的期现套利,我只需要这个交易的二分之一本金。在A股现货没有办法用杠杆,如果你融资的话只能融到50个股票,如果做沪深300的话,会有很多波动差。你只能在股指期货那儿用到最大5、6倍的杠杆,你的投资组合只有2倍的杠杆。如果我们做一种算法投资,不做套利的话,对沪深300成分股做一个算法,认为这个算法历史上是有效的,我可以算,根本赚不到钱。杠杆可以扩大你的收益,也会让你死的比较难看。我们昨天看全球对冲基金,我们在想最烂的一家会赔到多少,彭博统计了两千多家,我原来认为最烂的一家可能是80%、90%,结果那一家赔了99.99%,只剩了0.01%,说明他的杠杆肯定很大。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 “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 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 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责任编辑:张纯洁)
我有话说已有0位网友发言看看大家都说了啥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推广
热点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