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洪锡炫:社会媒体在危机渲染中存在负面效应

2011-04-15 09:32:57 和讯网 

  和讯消息 4月14-16日,博鳌亚洲论坛2011年年会在海南博鳌举行,今天上午的分论坛主题是“危机管理与媒体责任”,出席本场分论坛的嘉宾有:韩国中央日报会长洪锡炫;香港凤凰卫视董事局主席刘长乐;道琼斯兼华尔街日报报总编辑汤姆森,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副主任王国庆;新华社副社长周锡生。洪锡炫在论坛上指出,日本地震事件中,韩国媒体的报道显示,社会媒体网络也存在着负面效应。他说,像核反应堆事件。像这些核辐射的效应或者核辐射的负面影响在社交媒体当中得到过多的渲染,这主要是由这些社交媒体网络推动的。今天实际上这些核辐射的原料,比如说将会在12个小时之内传递到朝鲜半岛上,我觉得传统媒体必须要在政府帮助下介入进来。

  以下是文字实录:

  洪锡炫:谢谢!说到这个话题的时候,我想举两个例子。这两个例子都是韩国媒体曾经经历过的。我觉得从这个角度来谈一谈可能大家更感兴趣。这两个例子其实也是充分证实了数字时代以及新兴的互联网和社会媒体出现。这种媒体与传统媒体之间的交互。因此媒体报道的最终的结果也充分地证实了新闻报道之间出现的革命性的交互。这主要也是基于传统的媒体和现代的社会以及数字媒体之间的交互。首先举一个例子,我想我们每一个媒体都是报道了日本的海啸和地震事件,韩国与日本距离比较近,同时文化和历史上和日本有着一定的渊源。因此我们认为在我们报道这场日本危机的时候所采取的角度和手法与我们报道其他危机是不一样的。有一个重大区别,就是在海啸发生的时候,因为日本NHK报道,日本NHK在全国各地都安置了摄像头,派了一些摄影记者想要记录实时发生的状况。所以一个小时之内海啸就在电视上直播了,然后又在韩国电视上转播了。海啸是下午2:45发生的,不到一个小时内韩国全国民众都可以在电视上看到这场灾难的发生,而且是实况报道。

  这可以说是在危机报道中前所未有的现象。这好像是现场节目实时发生的,而且还不是半夜。是在下午,人们可以在办公室看电视或者在家里看电视,还有一些可以通过移动设备观看这个节目。韩国是互联网接受程度最高国家,即便家庭主妇都可以随便上网。因此我想和其他危机情况不一样。我们好像在报道日本危机的时候,就好像在看真人秀节目,而且是很大规模。刚才Mark PNEE说日本海啸报道不足,但是在韩国是报道过度。在日本发生这场海啸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媒体都报道这次事件。大概有80%媒体覆盖率。事实上我们看到数字媒体、社交网络媒体和传统媒体发生密切的联系。因此我的确很惊讶地认识到这种联系,我自己60多岁了,我那一代人其实是彻底地受过了洗脑,我们知道日本人对我们所在的国家曾经做过很可怕的事情,所以我们心里有一些很复杂的心里纠结。但是实际上通过我这次的体验,我惊讶看到年轻韩国人对日本事件表示出的同情心,他们甚至愿意直接走出来提供一些帮助。对我来说这真是一场惊奇。即使韩国在历史上经历了那些所谓历史上和日本之间的敌意。所有这些仇恨似乎都已经消失了。

  传统媒体会说双方都会存在一些情感上的因素,但是我们仍然很惊讶地看到年轻一代人不一般的表现。因此传统媒体必须要跟上去。传统媒体也必须跟上公众本能的反应或者公众的自发反应,同时这些反应也在twittle以及其他社交网络上公布出来。因此我觉得这个例子是很有意思,也是值得我们关注的。特别对于社会媒体网络时代而言。因为时间有限,我就不再介绍第二个例子,以后有时间再说。不过我想强调一点,那就是社会媒体网络也存在着负面效应。比如说像核反应堆事件。像这些核辐射的效应或者核辐射的负面影响在社交媒体当中得到过多的渲染,这主要是由这些社交媒体网络推动的。今天实际上这些核辐射的原料,比如说将会在12个小时之内传递到朝鲜半岛上,我觉得传统媒体必须要在政府帮助下介入进来。但实际上社交媒体这些说法完全不正确、完全没有科学依据。实际上是应该由政府提供一些比较健全、客观性的分析和推理。但并没有做到这一点,所以我觉得像在海啸报道的这次事件,在韩国媒体的报道以及数字媒体的环境。我觉得在韩国也是比较发达的,这个例子就是一个比较有代表性的例子。谢谢!

  

(责任编辑:佘振芳 HN017)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