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港交所李小加:人民币国际化是必要可行和长期的

2011-04-16 10:25:03 和讯 

香港交易及结算所有限公司集团行政总裁李小加
香港交易及结算所有限公司集团行政总裁李小加

  和讯消息 4月14-16日,博鳌亚洲论坛2011年年会在海南博鳌举行,今年年会的主题是“包容性发展:共同议程与全新挑战”。香港交易及结算所有限公司集团行政总裁李小加在参加分论坛“人民币走出去:挑战与机遇”时表示人民币国际化是一个必然、可行、充满挑战的一个过程

  李小加表示,人民币国际化说这个词的时候,大家想的不一样,有人从战略上讲,有人从经济上讲,有人从技术上的使用来讲。我今天非常简单地从三个方面简述一下: 一、我认为人民币的国际化、走出去是必要的、必然的。二、可行的。三、将会是一个长期的、充满挑战的过程。

  以下为现场文字实录:

  李小加:人民币国际化说这个词的时候,大家想的不一样,有人从战略上讲,有人从经济上讲,有人从技术上的使用来讲。我今天非常简单地从三个方面简述一下: 一、我认为人民币的国际化、走出去是必要的、必然的。二、可行的。三、将会是一个长期的、充满挑战的过程。

  为什么说是必要的、必要的?这个非常简单,中国已经经过过去30年的改革开放,我们把可以出口的东西都出口了,30年进口大量的资本,无论从货币学、经济学各方面讨论,我们从中国作为资本进口的时代逐渐向资本出口时代过渡,这是一个必要的,现在太多了,简单用老百姓的话就是太多了,太多就挡不住,不可持续,这是第一个概念。第一个问题无论是国际化还是走出去,不是说要不要做,这个辩论没有意义了,问题是怎么做,做多快,在什么样的风险前提之下可以操作?之前说国际化、开放,大家想风险怎么办?现在更大的问题是不开放风险怎么办?现在说不开放你得证明有没有风险。我认为不光是一个简单的人民银行外管局关注的问题,而是政治经济决策部门关注的问题。

  中国每次做比较有争议性的问题,大家认为资本向下没有开放是两次重大经济危机能够得以幸免重大原因,这的确是,但我们不是说我们非常英明的决策,而是门没有开,只好外面有风来了,我们说多聪明?我们没有开门。回过头来可以这么看,幸亏没有开,但我们并不是说明知如此,所以没有开。到了今天,我们从这个说法上大家提资本向下开放比较有争议,没有说,我们从贸易向下、经常向下先说,没有关系,中国很多事情是光说不做,有些事情是光做不说,但是核心不会变,无论怎么说、怎么做,人民币走出去和资本向下结合在一起,不能人为的分割。我们过去说不能做私有制,资本主义,但我们可以做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现在也是从人民币国际化也可以,我们从好说的开始做,然后慢慢向可以说的地方再说,实在不能说的时候就不说,只做。

  可行性是绝对可行的,很多人认为,尤其是西方的朋友认为你们这是属于白日做梦,或者都是非经济学家、非专家讨论这个问题。第一,中国贸易上还是全球顺差的大国,顺差的问题就是卖出去的东西比买进来的东西多,卖出去的东西多,买进来的东西少,持有人民币的机会永远和你持有别人货币是不可比例的,在非对称的情况下,即便人民币国际化以后,大部分的人民币就回来了,因为你卖的东西多。二是资本现象不开放,如何做人民币走出去、国际化?在大的制约条件之下认为不可行,你们基本上不知道在说什么。我觉得西方朋友要逐渐熟悉我们做事的方法,我们是这么说的,但做法和说法有一定的时间上和历史上、空间上的差距,这没有什么关系,西方朋友如果还没有理解,可以慢慢花时间理解。

  第二个可行,我们有一个短暂而不是永久的窗口,由于一系列的国际货币系统中间的不合理,中国特色、中国特殊情况,人民币升值在相对的一段时间之内结构性的升值,这为我们提供了历史性窗口说结构上无法长期持有的情况之下,有了这个诱因让大家长期持有。如果人民币进入贬值轨迹的时候让大家做国际化是无法做的,不要浪费历史的契机。同时在开放的过程中,做的过程中,我们回过头来不断地要在贸易向下的过程中,不断要在资本向下上进行调整,同时我们之所以不愿意做,怕对国内的货币政策、汇率政策、利率政策有冲击,经常说在香港离岸市场做,会形成对国内的冲击,首先冲击很小,香港到2万亿,占国内整体的M2和债券市场只有不少的一点,而且是到2万亿以后。而且有冲击怕什么,不要叶公好龙,做离岸市场就是想做出一种机制,能不能看至少在进行尝试、测试,人民币汇率逐渐的改革能不能做成。冲击之下稍微有一些影响不是坏事,而是好事,只有这样你天天泡在家里的游泳池和缸里永远不会淹死,但你永远不会游泳,先在河里游,然后在到湖里、再到大海里游。同时有香港的债券,香港有一国、安全;两制,试不同的方式,三是国际化的市场,可以走出浴缸,进入到很安全的河里面。

  大家知道,人民币的国际化向资本向下带路的,而不是做一个简单的孤僻的游戏,这没有意义。刚才戴行长讲了,是非常困难的。首先第一钱没有出去,首先让钱出去,又不能赶出去,水往低处流,有压力才能流出去,在外面流会要回流,回流以后不能把外面市场弄干了。先得人民币出去,现在出去了不少,4000亿,年底1万亿,明年2万亿,这不是我的预测,我只是随便说,已经出去了,产品已经出来了回流机制也起来了,但现在回流机制大量的中国企业愿意到香港发债,又把钱拿回来了,拿回来怎么办?外面干了,外面怎么办?一系列的制度措施慢慢做起来。人民币的国际化不是人为做出来的,不是几个人商量怎么做,人民币作为货币一定是大家愿意用你才有可能出去。市场的力量是最重要的,人民币的国际化最终靠市场。

  我们作为基础设施的建设者,我们做的事情是把制度去掉,把制度里面不合理的东西、障碍去掉,但不可能拿着一个大机器、抽水机抽出来,水是依靠自由流动的,把其中的障碍弄出来。到底是流动性在前还是产品在前,有产品才有流动性,有流动性才有产品?这一切慢慢来。首先是必然的、必须的,二是可行的,三是长期的,工作不是一天、两天做成的,我们既要保持热情,又不能过渡的乐观,谢谢。

  

(责任编辑:刘涛 HN002)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合作供稿方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