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似水流年之7日

2011-05-23 10:25:26 证券市场周刊  王安

  【《证券市场周刊》记者 王安】

  关注

  4月CPI同比涨5.3%

  骂游资反革命也没用

  国家统计局5月11日公布宏观经济数据,4月CPI同比上涨5.3%,环比回落0.1个百分点,食品价格上涨11.5%,为各类涨幅之最。

  旁白

  业内人士称,虽然4月CPI仍高位运行,但进入5月后,国际大宗商品市场有所回落,且CPI环比回落0.1个百分点,央行会保持观望,不会马上提高存款准备金率加息。但第二天央行即宣布从5月18日起提高存款准备金率0.5%。经济学家一思考,央行就发笑。实际上,各有各发笑的机会。

  CPI环比回落0.1个百分点什么也不说明,手一哆嗦就出来了,中国经济依然处于较高通胀。央行已经尽可能地使用了提高存款准备金率、加息等紧缩货币政策,但控制住了信贷规模,控制不住流动性,在商业银行体系之外,小额贷款公司、担保公司、典当行、地下钱庄各显神通,融资类信托产品层出不穷,有银行甚至开始为其客户做委托贷款业务,变身为信贷资金。4月份储户存款净减少4678亿元就是佐证,股市不振,黄金白银暴跌,房地产忐忑,农产品已过气,这净减少的4678亿元存款哪去了?投奔哪个解放区了?

  不能怪资金不讲政治,也不能怪金融机构推波助澜,这时候就是骂它们反革命也没用,金钱的本能必烧得它们上蹿下跳,四处闯荡。怪只能怪央行长期的负利率。当央行决定用负利率来保护银行和国企的利益时,就应该承认自己的调控之手软了,不好使了,当今社会毕竟不都是体制内了。

  玩笑

  居住支出一再玩乌龙

  跪求统计局帮忙租房

  在国家统计局5月11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新闻发言人盛来运表示,此前国家统计局网站发表的居民住房支出680元/月的数据,存在指标口径和数据的误用,不准确,是郑学工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国家统计局。

  旁白

  与一些政府部门死猪不怕开水烫不同,国家统计局从善如流。5月3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10年居民消费支出数据显示,居民每月住房支出为111元,排在衣食住行的末位。此数据即刻遭到质疑,有人跪求统计局帮忙租房。

  第二天,国家统计局网站发表住户调查办公室副主任的文章,解释“人均111元”来自抽样调查,不包括购建房支出和自有住房虚拟租金,主要是房租、水电物业费、取暖费等,是租房户和自有住房户的平均数,若按户计算,2010年城镇居民户均月住房支出为320元。

  5月10日,国家统计局网站再次发表核算司郑学工的署名文章,称“人均111元”的居住支出不是国民经济核算数据,而是住户调查得来的,“根据国家统计局网站上的数据粗略计算,2010年城镇居民人均用于居住的实际支出是每人680元/月以上,约合每户1958元/月。” 天哪,如果这数据在美国滚来滚去,还不要了奥巴马的命?每一个小数点的变动和迟疑,都会被对手利用。这不是数字,是政治,国家统计局太不讲政治了。

  谁想5月10日当晚,郑学工又在国家统计局网站发文说明,“文章纯属个人思考,并不代表国家统计局的观点。如果由于我的个人观点给社会公众造成了误解,或给国家统计局声誉带来损害,我在此表示歉意。”郑学工还表示,之前文章提到的居住支出680元/月,是夸大。

  不管郑学工是否真心表达歉意,从中可见国家统计局是想把居民住房支出压低。这似乎与国家统计局的利益无关,横不能因为居民住房支出不高,而请求结束对房地产的紧缩调控吧这对国家统计局有何好处?但再压低,压到“2009年国内70个大中城市房价上涨1.5%”,也于情于理都说不通了,天怒人怨。

  更惹人怨的是国家统计局官员的反击,“目前社会上出现了一种以误读和曲解统计数据以吸引公共眼球的现象,这是违背科学的和不负责任的,是对统计工作的偏见和歧视!”“希望社会各界能够理解统计部门,在发现统计部门的不足时,应多提建设性的意见,不要动辄诋毁甚至诽谤统计部门。”

  公众里有人怕国家统计局吗?就是“误读”了、“诋毁”了、“诽谤”了又怎么着?自取其辱。“房价上涨1.5%”才是国家统计局误读了社会,诋毁了有房阶层的美好生活,诽谤了政府和开发商的政绩和业绩。

  统计局一天到晚琢磨GDP,有些东西明显的是GDP的损耗,但不在统计范围里。在沈阳, 18层的辽宁省科技馆被126公斤炸药炸了,23层的天涯宾馆夭折,亚洲跨度最大的拱形建筑沈阳夏宫只站立了15年,投资2.5亿元的五里河体育场18年便下课。据说,炸辽宁科技馆时工人都极为心疼,它比近年的新建筑都牢固多了,1988年建成时拿过鲁班奖。

  有说法称,中国当代建筑的平均寿命只有25年到30年,而英国是132年,法国85年,美国80年。在我眼前有两个例子:我家街边有一栋船形建筑,4层楼,80多年了,德国人设计;著名的北京台湾饭店2010年被拆了,20年寿命,大股东是中粮集团。官员要建设一流城市,要几年大变样,要跨越式发展,能留下这栋船楼,已经很慈悲了。

  话题

  物流费用率超日本1倍

  路桥收费竟然暴利第一

  CCTV《经济半小时》栏目5月9日播出节目《聚焦物流顽疾:物流堵在最后一公里》,披露2010年中国物流总费用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约18%左右,比发达国家高出1倍。据中国物流信息中心的数据,以物流费用率(物流费用与物流物品价值之间的比值)来说,2010年中国物流费用率是9.9%,日本只有4.8%。

  旁白

  其中一个例子是,西葫芦在山东产地价格是5分钱一斤,到北京的社区菜市场卖1元,翻了20倍。北京市物流协会的调查显示,蔬菜从批发市场到零售市场的最后一公里,流通成本比从山东寿光拉到北京1000公里的费用至少高出150%。

  为什么进城的菜价高?是因为蔬菜进城难;蔬菜为什么进城难?是因为城里人(包括早先进了城的乡下人)要吃乡下人。但城里人不是人人都能吃乡下人的,要有权力,有地位。

  货车进城要办通行证,通行证每3个月换一次,工本费只有5元,但办不下来,要花钱托关系,每个季度都要花上千元。交管部门解决交通拥堵而限制货车进城,但结果并不好。许多货主找不到货车通行证,就把面包车改为客货混装,4辆面包车才能分运1辆载重2吨的厢式货车的货物,4辆面包车所占的道路远大于一辆货车,尾气排放也远大于货车,而货主所花费的买车费用、油费、道路通行费、工人工资都要上升4倍。谁也没落好。

  司机最怕罚款。有的车就拉了50块钱、100块钱的货,但罚单的数额是3万元到10万元,这是有法律规定的。有的小面包车才值2万元钱,罚了3万,就不要了,在车场存几个月,走个法律程序就销毁了。

  在全国,公路乱设卡、乱罚款、乱收费现象严重,每年全国罚款可达4000亿元。黑龙江省林甸县一位公路管理站站长酒后吐真言,他们2010年罚了294万元,多收了120万元,罚款先全部上缴,走个程序,财政扣下40%,返回60%执法者安能没有罚款积极性?

  执法者与货主也有默契,经常罚但不罚死,细水长流,罚款成为执法部门的常规收入,也成为货主的常规成本,执法者的部门利益转化为货主的成本,货主的成本又抬高了物价。

  高速公路公司的利润相当了得。比如上市公司现代投资(000900.SZ),这是一家由湖南省高速公路建设开发总公司发起并控股的公司,经营高速公路246公里。2010年现代投资(000900,股吧)净利润率为43.42%,而2010年万科净利润率为14.36%,中国银行(601988,股吧)为37.72%,中石油为9.54%,中兴证券为40.70%。《证券日报》曾评比过2009年三大暴利行业,路桥收费第一,金融保险第二,房地产老三。

  路桥收费特别辛苦所以暴利?非也。2008年,国家审计署对国内18个省份的收费公路进行审计,发现辽宁、湖北等16个省份在100条公路上违规设置收费站158个,至2005年底违规收费149亿元;首都机场高速路如果收费到2022年,将收回90多亿元,但它最初的贷款只有7.65亿元。审计署指出,这些做法实质是将政府提供公共产品的一部分责任转嫁给社会和公众。

  看明白了吧,谁有能力吃乡下人,吃城里人,吃全国人民?有人猜测央视做这个节目,是不是上层有意要整治公路收费了?依本人见地,亦非也。

  进程

  资本项目全开放争议升温

  “希望本届政府完成改革”

  在外汇储备高企、人民币国际化期望日高、通胀压力日重的背景下,关于中国资本项目完全可兑换正引发学界的热议。

  旁白

  中国似乎有个时间表。《“十二五”规划纲要》指出,逐步实现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

  央行副行长胡晓炼在2011年全国两会期间也表示,在未来5年里,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会有较大的进展。注意,这算不上时间表。

  中国自1996年12月宣布接受IMF第八条款实现经常项目的可兑换,而资本项目一直处于管制状态。近年中国外汇储备加速增长,2006年突破1万亿美元,2009年突破2万亿美元,2011年便突破3万亿美元,5年上3个台阶。至2011年3月末,中国外汇储备余额30447亿美元,占全球外储的1/3,居世界第一。但外储多了也着急,央行行长周小川说,外储已经超过了中国需要的合理水平。规模激增的外储给央行造成很大的对冲压力,央行甚至发愁外储安全。为此,目前主流观点是加速人民币自由兑换,即人民币资本项目开放。

  中投公司副总裁谢平认为,中国已具备资本项目可兑换的条件。但学界对此也有争议,认为如果利率和汇率这两个资本价格不理顺,一旦放开资本管制,将难挡大规模的跨境资本流动,直接冲击经济与金融稳定。

  这些技术性的争议是次要的,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耳,最重要的不在此。谢平说:“我很希望本届政府能完成这项改革。”这才是最重要的:本届政府只剩1年了。这也是为什么我不认为上层要整治公路收费,那边的水也很深呢,也需要时间。

  忐忑

  一套一标违者每套罚5000元

  地铁禁拍照看旅客都像特务

  国家发改委5月12日通知,房地产开发企业违反明码标价规定未实行“一套一标”,每套处5000元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或者由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吊销营业执照。发改委3月16日发布了《商品房销售明码标价规定》,规定从5月1日起施行。

  旁白

  发改委的逻辑是:我发出了《商品房销售明码标价规定》,如果有老板胆敢违抗,便有上位法《价格法》、《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等法规为自己保驾护航;如果还不从,便可命工商出面打理发改委真是超级大机关,自己立规矩自己执行规矩,立法司法雌雄一体,法力无边。

  不是老板敢和发改委过不去,实在是这“一套一标”不靠谱,在国际国内宏观形势起伏跌宕的大局下,在4万亿汹涌澎湃热情高涨时,在房地产价格无边浪漫无限想象的环境里,“一套一标”就好比命令一张地图管10年,扯吧。明知扯也要认,罚款5000元不算大钱,比天价酒少,但这道理不顺。就说这价格欺诈,罚联合利华(中国)200万元,人家说“充分了解中国国情”,知道中石化、中石油不属于《价格法》和《反垄断法》的调整对象,只好自认倒霉,坚决接受。

  雌雄一体法力无边,马上就有一例佐证:5月13日,有北京市民在首都之窗来信中留言,称坐地铁想拍照留念,遭到站务人员制止。北京地铁公司答复称,禁止拍照原因一是无法甄别旅客拍照的目的;二是拍照可能会影响客流疏散及地铁运营,如需在地铁站内拍照、录像,需提前与地铁运营公司宣传部门联系。

  妈耶,非要把良民们整得像间谍,或官员,还要与宣传部门联系,那里是谁都能去的吗?在北京地铁公司和北京京港地铁有限公司官方网站及《乘客须知》中,并没有提及拍照一事,如今蹦出这么一出,真个满嘴里跑地铁,自由行。胆子再大点,地铁公司敢把天安门广场、时报广场都列为禁拍区。朝鲜大街上是禁止拍照的,学吧。

  纵横

  保障房偷梁换柱

  任大嘴预言成真

  一家证券机构调研河南、河北、湖北等地保障房建设时发现,一些地方将此前就一直在建的教师宿舍、工矿企事业单位员工宿舍、职工公寓和人才公寓等纳入了保障房统计中,这种偷梁换柱的办法有被各地效仿之势。

  旁白

  见招拆招呀。在广东顺德,一保障性住房用地被美的集团低价竞得,将建设2000套限价房和400套公租房。仅这一个项目,就占去顺德市2011年领到的保障房建设任务7750套的近1/3。但竞买文件中却注明,这批保障性住房建成后,将定向供应顺德大企业员工,而在顺德符合大企业标准的,只有美的集团一家。

  这样,政府既可将责任转嫁给企业并解决了政府建设资金问题,又让企业受惠,还能应对中央政府的检查,三全齐美。但保障房变为员工宿舍后,保障房的本意与公平原则被毁了,城市低收入者依然不能安居。这还算不错的,没玩虚拟拍地、政府出钱、公务员拿房的闹剧。

  此前任志强就大嘴预言:国家强力推进保障房,但又没有一部相对完善的法规性文件,难免让地方政府钻漏洞,为完成任务而玩注水。或许不久之后,拆迁房、棚户区改造、公务员分房、教师分房、定向安置房等,摇身一变都将加入保障房之列。

  我们坚决反对任大嘴不负责任的预言,但官员们为什么不努力让任大嘴的预言破灭?

  市井

  宁波机场让领导先飞

  克林顿占跑道被抗议

  5月8日下午,海航宁波至北京的HU7197次航班,因天气原因未能准时起飞,本应后起飞的HU7297次航班却提前起飞。面对质疑,机场工作人员回应称“有一名重要旅客因有重要公务赴京,要求航班提前起飞”。按照1993年国家民航总局《关于重要旅客乘坐民航班机运输服务工作的规定》,重要旅客是指“省、部级(含副职)以上官员”、“军队在职正军职少将以上军官”。

  旁白

  就这点小事?这是大家看到的,没看到的多了。就看满大街的禁入、清场和警车开道,有多少是有规矩的?又有多少是瞎来的?某次我随一个记者团到武汉,被警车开道在大街上逆行,看着街边的市民,我臊得慌。

  克林顿刚入主白宫时,有一次他的空军1号占据跑道半小时才飞,引发全美国众多抗议,末了白宫发言人出面道歉。原来,克林顿在飞机上理发来着。好在克林顿没隆重编个理由搪塞,比如飞北京吃烤鸭。多大点事!

  态度

  宁波机场让领导先飞

  克林顿占跑道被抗议

  有知情人士称,4月23日下午,他受朋友邀请去故宫参加建福宫一会所开幕式,有100多人参加,大部分是长江商学院CEO班的毕业学员。举办方表示,建福宫将成立会所,向全球限量发行500个会员证,入会费是100万元,会员可享受在建福宫吃饭、宴请、开会等服务。会上还发了一份《入会协议书》,其中有一栏为“故宫专属车证申领信息”和“车牌号码”。

  旁白

  没能防住小蟊贼可以理解,因为天要下雨警报器失灵;向警方送锦旗“撼祖国强盛,卫京都泰安”,认为“撼”字显厚重也罢了,故宫里都是大学问家非一般百姓所能交流;复建的建福宫花园要商业经营,故宫却不必愣不承认,“不存在也不可能作为所谓的顶级富豪私人会所”爱钱还害羞吗?不就是用了老祖宗的名声、全国人民的地界去爱钱嘛。会员证没有推销给官员,故宫已经很有良心了。

  猜测

  深圳向农民工道歉

  或是党委拿定主意

  4月27日深圳市住建局发布《通知》,其中第六条规定,在严肃处理期间,严禁农民工通过群体性上访等非正常方式或手段讨要工资,凡是组织参与集体上访事件的一律按相关规定严肃处理,造成严重后果或恶劣影响的,追究其刑事责任。此《通知》遭到各界质疑。近日深圳住建局撤回了这个文件,“向社会各界,特别是广大农民工朋友表示歉意”。

  旁白

  一个世界大学生运动会把个深圳糟蹋成什么样子!先是买菜刀实名制,再到清理8万治安高危人员,这回又来这么一出儿。

  追讨欠薪是农民工的合法权利,这是公理,无需质疑。值得注意的是,此番发难的是《深圳特区报》,其评论文章相当尖锐,称“深圳住建局既非执法部门,亦非司法机关,却声称要严肃处理行使正当权益的农民工,追究其刑事责任,这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尖锐不重要,网络上尖锐多了,关键是深圳党报说话了,这是否表明深圳党委的态度?如果深圳党委不发话,深圳住建局会撤回文件吗?此前深圳公安搞的清理8万治安高危人员的有罪推定事件,深圳党委没发话,此事就不会纠正了?

  面对大场面,深圳不是唯一紧张的城市,北京奥运会亦如此,草木皆兵,以致老外以为中国百姓不会找乐子。哪的话,“文革”那么惨烈的环境,大家还闹得风生水起,至今红歌飘扬。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了,不只是政治经济要改,心境也要改。中国政府是合法执政,大的方面拿得住,对一些小的争执不必太紧张。中国领导人到国外访问,对那些扔鞋、示威已能做到淡定,天塌不下来吧。

  情形

  醉驾入刑烤最高法院

  高晓松为何戴铐上庭

  5月11日,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张军在全国法院刑事审判工作座谈会上表示,要正确把握危险驾驶罪的构成条件,不应仅从文意理解,认为只要达到醉酒标准驾驶机动车的,就一律构成刑事犯罪。

  旁白

  我同情醉驾的音乐人高晓松,男人,尤其是文艺人,哪有不喝酒的?醉驾不过是因为过高地估计了自己而已当然这不对。而张军的说法从理论上说也没问题,《刑法》总则第13条中有关犯罪概念的条文说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实际情况也千差万别,不同的人对酒精的耐受力不同,在青藏公路上醉驾对他人的危害程度显然轻微

(责任编辑:韩冰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